Recent News

高橋一輝閉了下雙眼,深呼吸后,才是轉頭看向若山未莉道:「若山小姐,聽了千島姬子小姐的話,你應該明白了吧?」

若山未莉扶了扶眼鏡,將右側短髮挽向而後,點了點頭,卻又立馬搖了搖頭。 「這隻能說明,她們曾經的事,也只能說明,是那白貓殺害了上原老師,卻不能證明,不是你指使的,如果不是你指使的,為什麼白貓會與你一起行動,為什麼白貓會殺了其他參與者,偏偏不對你動手?」 高橋一輝扶額,他沒想到,若山未莉竟然現在都還不相信坂本冬凜不是他的魔使。 「就算你上山之前不知道魔使,但不代表你不會在上山後和她簽訂契約,或者達成某種協議,比如——」 若山未莉故意將聲音拖長,摘下眼鏡擦拭著上面的雪花,扭頭看向上原麻衣,微笑道:「比如,放棄簽訂契約,只要上原家的家產。」 「啊這,」高橋一輝愣了一下,疑惑道,「然後她告訴我一切,讓我將這些告訴麻衣小姐?」 「若山小姐,你不會忘了你的百億支票,再加上上原家除了姬子小姐的契約簽署外的所有東西做籌碼,我都沒有答應,」高橋一輝笑道,「還是說,你認為這樣的胡攪蠻纏會有用?」 若山未莉選擇沉默。 見眾人還在盯着,高橋一輝嘆了口氣,無奈地說了聲「罷了」。 「你們不就是認為坂本冬凜的行為邏輯,不像是要帶姬子小姐離開,反而像是在幫我一樣嗎。」 高橋一輝攤了攤手,揭開了自己所看到的真相。 坂本冬凜離開上原家后,依然一直在盯着上原家的一切,這百年間,她不止一次對上原家的人出手,而目標,全是她判定傷害過千島姬子的人。 ...

葉辰看著白骨金字塔,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詭異!」 面色有點難看的他,不禁輕聲呢喃。 一旁的董建見此,也是一臉的難看,如此龐大的金字塔,這需要多少的白骨來堆砌成啊! 而這又殺了多少的生靈,才能建造成這番模樣。 不管是葉辰他們也好,還是其他那些人也罷,此刻見到這東西后,均是面色慘變。 轟隆! 又是一聲巨大的雷鳴,只見高空中陰雲之內竄出了一道足有水桶般粗的雷電來,瞬間直接劈到了白骨金字塔的頂端。 刺啦! 接觸的瞬間,彷彿整個白骨金字塔被激活了一樣,無窮的雷電陡然自金字塔上爆發而出。 天空中的雷霆彷彿是受到了召喚,一下子全部密集的衝擊了下去,打上了白骨金字塔。 望著一系列的變故,所有圍觀的人早已神情麻木,即使之後還會有什麼變化,也已經不能讓他們在有任何的驚慌了。 …… ...

「又是一場硬仗….!」

一縷縷元力再度湧出,劉晟也是擺開了架勢,心中暗道。 雖然他剛剛擊敗了林月,不過體內元力也消耗了不少,哪怕吞服高級丹藥回復元力,短時間內也不可能恢復到巔峰狀態,想要擊敗高星境十重的林秋水並不容易。 「少廢話,劉晟,今天你必敗無疑!」 話音落下,林秋水也是冷冷一笑,隨後伸手朝著指間靈戒一抹,瞬間從中取出一根天藍色的鑌鐵巨棍,棍身之上纏繞龍紋,此刻正散發著不俗的靈氣波動,似乎是一件頗為強悍的靈寶。 「水龍棍?」 「看來秋水這小子是打算一招定勝負了.....」 看到林秋水亮出本命靈寶,台下觀戰的林晉南也是若有所思,對方是其二弟之子,雖然平日內在家族受到的關注不如林帥,但也絕對不少,算是嫡系子弟中的精英。 而且林秋水手裡這一件本命靈寶也十分不俗,乃是一件名為水龍棍的准五品靈寶,可以無形化有形,最大化增幅武者的元力,同時憑空凝聚出一道威力巨大的水龍,對於專修水屬性功法的武者有加持作用。 「大哥,您放心。」 「以秋水的實力,除了劉玄羽和尚未出現的劉雲鷹之外,其餘劉家子弟根本不是其對手。」 「這一場百分百可以拿下,至於接下來的比試便不好說了,希望那個叫做費仁的小娃娃不要拖我們林家的後腿....」 面對林晉南的神態反應,一旁的林焚同樣輕撫長須,隨後幽幽道,然而卻是意有所指,目光視線不時瞥向費仁所在的方向,臉色冷漠。 ...

藍曦若看着漸漸圍上來的顧客,嘴角依舊帶着笑意。似乎她才是那個看客,而沉世森,自始至終就是個跳樑小丑。

「恩將仇報?沉家家主,這您就血口噴人了啊。恩將仇報呢,是小人才幹的事情,您最好能清楚,我之所以有能力還沒走的原因呢,就是因為我知恩圖報。」 藍曦若的嘴角忽然綻開,望着沉家家主,帶了幾分殘忍。 既然這沉家家主自己找上門來了,該辦的,不該辦的,都一起辦了吧! 其實剛開始的時候,對付沉家家主純粹就是因為沉月。但是現在,沉家家主三番四次的找她麻煩,早就惹怒她了。 藍曦若不是剛剛穿越來的那會兒,因為顧慮到好多事情,所以有諸多牽制。現在可是在光影大陸,誰認識誰? 就算是撕破臉皮,大不了就是打一頓唄,還能怎麼樣?光腳的不怕穿鞋的,藍曦若一點都不在乎自己會惹出什麼事情來了。 這亂七八糟的邏輯,險些氣歪了沉世森的鼻子。 這他娘的也是講道理? 純粹就是放屁! 「藍曦若,你不要蹬鼻子商量,你最好想清楚了,這家店,還是在我沉世森的名下,我隨時都能收回!」沉世森又是一拍桌子。 藍曦若沒有立刻接話,只是摸摸被沉世森拍過的桌子:「我說您老悠着點,這麼大年紀了,桌子倒是沒事,別把您拍出個三長兩短。你說,這責任是你的,還是桌子的?」 這句話,直接讓圍觀的群眾們笑了。 ...

爺爺我回湖南老家去了,就憑他這麼小氣的話,說什麼我也不給他賣命了。」

四個人已經達成共識了,這心裏反而踏實下來了。 吃了晚飯以後,四個人早早的就上床睡覺去了。 第二天早晨,四個人早早的就起來了。 瀟湘子對三個人說:「我先到城門那裏轉一轉,問一問那看門的士兵,看看今天開不開城門呀? 如果開城門的話,我立刻就回來叫你們,趁著開城門的機會,乾脆咱們四個人就走得了。」 趙飛宇他們三個人聽了點了點頭。 「嗯,那你就去吧,我們在這裏等你的消息。 如果有消息的話,那你就趕緊回來。 然後咱們四個人一塊兒出城去,至於這裏的事兒,那已經跟咱們沒有任何關係了。」 瀟湘子一轉身出去了,大約過了一個來時辰,那瀟湘子又回來了。 「我說姜大哥,飛宇、黑牛二位賢弟,剛才我已經打聽了那守城的士兵了。 正午時分的時候,要開一個來時辰的城門,城門打開以後,城裏的人許出不許進。 ...

《萬族之劫之劫難重重》第一百六十七章闖關(二合一求月票) 葉文茵抬起頭,眸子里的冷靜果斷讓黑衣男愈發愛罷不能。

「看來傅王妃早就知道我埋伏已久,剛剛一席話只是故意引起我的注意。」黑衣男知道自己居然被套路了,訕訕一笑。 「所以公子,」接著葉文茵又換回往日的嬉皮笑臉,「不僅貨真價實,而且包郵送到家。」 「當然買,在我離家京之日,定來取貨。」接著黑衣男把手上的黃金丟給葉文茵,「這是定金。」 說著黑衣男轉身離開。 「多少個?」葉文茵朝著黑衣男的背影喊道,黑衣男只是擺擺手,「有多少要多少。」 葉文茵滿意的點點頭,習慣性的把金子放進嘴裡咬上一口:「放心,今天的事我不會說出去。」 黑衣男比了個OK的手勢,葉文茵一下子愣住了,這不會也是穿越過來的吧。 百里粟粟本不打算買冰鑒,把方載打暈后剛想離開卻聽到葉文茵給老頭免了單,本著對一切事物的好奇,覺得此女子頗為有趣,想逗趣一下,沒想到她伶牙俐齒的一席話,讓自己痛失二十兩黃金。 如果不是身份特殊,現在暫時不能讓其他人發現自己的身份,也不會為了給葉文茵封口費拿錢買冰鑒。 回到永安客棧,百里粟粟氣哄哄的推開門,外衣一脫:「你給我拿的什麼破衣服?」 「王...」百里菟菟立馬改口,「公子怎麼了?」 「衣服買錯了。」百里粟粟換上自己的衣服,往床上一躺,還好沒有穿成這樣出去溜達。 ...

果實的力量激發不出。

“海、海樓石嗎?糟了!” 她滿臉害怕,就聽旁邊響起一個男人的聲音:“天月時嗎?我是宇宙時間管理委員會員工,你非法進行時間穿梭,已經被捕了!” “……啊,啊咧?什麼?” 天月時懵懵地瞪大眼睛。 菲戈看着牀上的少女一笑。 【犯人:天月時】 【等級:R1】 【狀態:關押中】 【犯罪指數:1】 【抓捕參與度:100%】 【可選收益:化妝、惡魔果實開發(暫未激活)、乞討】 選擇惡魔果實開發。 ...

「然後許諾給他們一些東西,這些事情也不是不可能發生的。」

李恪不慌不忙的解釋道。 「難道是高句麗?或者是蠻荒族人?」 聽見李恪的解釋,李世民瞬間就想到了這兩個一直對大唐圖謀不軌的鄰國,有些狐疑的詢問道。 「蠻荒族人?」 李恪再一次聽見了這個蠻荒族人四個字,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有些自信的微笑自言自語道。 根據之前李恪聽見這四個字,就是在剛才系統的口中聽說的,系統的懲罰就是蠻荒入侵大唐。 系統的懲罰並非只是單純的增加一些炫彩,也許真的有一些線索包括在其中。 所以面對這個蠻荒族人,李恪並不持有反對的態度。 (已修改) 李耀從海藍石中取出鐵盒問道「老師,這是什麼?」 千道流看着拿出鐵盒的李耀說道「打開看看,這是老師的收藏之一。」 李耀搬動鐵盒的鎖扣,一聲咔擦,鐵盒上面的盒蓋開啟,盒中放着一塊閃爍著紅色光芒的晶瑩臂骨, ...

隨著一陣槍聲,所有的偷獵者全都死亡。

處理完偷獵者之後,一位大漢立刻來到了長官的面前。 「長官!十五名偷獵者無一生還!」 為首的長官靜靜地點了點頭。 「十五名偷獵者竟敢公然獵殺明星虎王!此事最大惡極!」 大漢聽到長官正氣慷慨的言辭頓時精神為之一振。 「長官說對!」 「咳咳~」 為首的長官頓時站直了一些,「雖然我們已經將所有的偷獵者全部解決,但是任務還沒有完成!這群偷獵者在偷獵時同時使用了手槍、獵槍還有狙擊槍!所以祝融必然已經受傷嚴重!」 「所以我們的任務是將祝融安全地帶回倫滕波爾老虎救助中心!」 那名大漢聽了長官的話之後頓時愣在了原地。 他明明看見祝融還活蹦亂跳的,可是自己的長官為什麼非要說對方受傷嚴重了? 「有問題嗎?」 ...

六角巫師道:「劉子龍分析的沒錯,這其中確實有許多很難說清楚的原因,光是這架鋼琴,裡面就有很多玄機。」

「就算他身上的那隻鐵葫蘆是道家秘寶,也不會太厲害。」 「本來我們這次的目標也不是鋼琴。」夏末說道,「小鬼們不能見陽光,既然收進葫蘆裡面,挨個超度太麻煩了,不如放在陽光下,叫他們魂飛魄散吧。」 法禪嘖嘖了兩聲:「果然,最毒婦人心!像你這種婆娘,以後誰娶了肯定倒霉。」 對於他的這種污衊行為,夏末並沒有過多在意,最後的生殺大權都放在了我的手上。 選擇起來確實困難,因為我的本意是不想殺無辜的鬼魂。 夏末聽后,搖了搖頭,表示不贊同。 。 「還有一部分原因,應該是顏府與丞相府之間已經形成了某種暫時還不能切割的利益關係,而這種利益關係又與東宮有着直接的牽連。」 顏幽幽端著花茶的手,隨着四王的話,不可抑止的顫動了一下。 「所以,四王爺的意思?太子會保顏修洪?」 四王點點頭。 「這是意料之中的事兒,也是昨晚我和二哥阻止你殺顏修洪的原因之一,從情理上來講,子殺父,有違天道,從律法上來講,外界會認為顏修洪所做之事都是受了顏白氏的蒙蔽,畢竟顏老太爺和老夫人也被顏白氏暗算身亡命殞,顏修洪也算是受害者,一旦你手刃了他,太子和丞相府定會反將一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