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結婚當天,居然被天邊飛來的一口鍋給砸死了,而且那口鍋還把她的頭給砸飛了。」林曉曉說道。

「呵!看來,就是她了!」孫挺接過林曉曉手上的資料,看完后說道。

無頭新娘生前的下落,看來是找到了。 「看來坐敞篷轎車也是有風險的啊!」看完資料后,.

「這就叫樂極必反。」王磊補充道。

「這個新郎也太渣了吧!新娘前腳剛死,他後腳就娶了自己的青梅竹馬。」林曉曉憤憤道。

原本希望通過嫁女來改變家境的陳家,在陳阿花死後,只得到了新郎阿明家的一些金錢賠償,並沒有像之前想象的那樣,當烏雞變成鳳凰后,陳家從此就走上了飛黃騰達之路。

所以,陳家就糾纏著甩鍋的王太太,並提出了高額賠償。

可是,王家並不富裕,根本就拿不出七位數的賠償金,最終,陳家提出了上訴,狀告王太太殺人。

也正因如此,陳阿花一直沒有下葬,屍體至今還擺放在警局的太平間里。

當孫挺一行人來到太平間后,發現陳阿花的頭已經被法醫縫回了脖子上,雖然脖子和頭的介面處還有些突兀,但至少她的頭回到了身體上。

陳阿花依舊穿著那身昂貴的白色婚紗,靜靜地躺在停屍床上。如果忽略掉婚紗上星星點點的血跡,感覺陳阿花只是睡著了而已。

與陳阿花的鬼魂進行過纏鬥的孫挺,很難想象到,面前這具面容姣好的女屍會變成一個惡靈。

可謂造化弄人啊!

也不知道陳阿花何時才會被家人領回去安葬,得到真正的安寧。

孫挺讓法醫給陳阿花補了一下妝,然後拿出手機,給她拍了一張遺照,打算等下次見到陳阿花的鬼魂后,將照片給她看,讓她知道,自己的頭已經找回來了,可以安心地離去了。

不過,已經害死過人命的陳阿花,終究還是無法得到善終,即使怨氣消除了,也會在地府得到制裁。

與此同時,地府派出了最大的鬼力,在人間搜尋著無頭新娘的下落。

不過,無頭新娘沒找到,倒是尋到了許多被漏掉的鬼魂和惡靈回來,這讓閻王再次大發雷霆。

「平時你們都是幹什麼吃的!如果不是這次派出了這麼多的陰兵和鬼差,這些鬼魂和惡靈是不是還要繼續在人間晃悠啊?」閻王看向下面那群跪著的下屬,生氣地說道。

他感覺,蕭瓚一人就可以頂他地府一支軍隊,這讓他煩躁無比。

地府養了這麼多的陰兵和鬼差,居然就逮不全遺留在人間的鬼魂和惡靈,這讓他閻王的顏面何存?

「一個二個的平時話那麼多,現在怎麼連屁都不放一個了?放任那麼多的鬼魂和惡靈在人間,你們是不是想看到人鬼一家親啊!」閻王繼續呵斥道。

「!」

就在這時,也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回應閻王的話,一陣屁聲從那群鬼差里傳了出來。

慕先生的小女僕 「讓你們放屁就真放啊?誰tm放的屁,自己站出來!」閻王拍著桌子怒吼道。

「我..是我…」一個鬼差戰戰兢兢地走了出來,並縮著腦袋舉著手臂。

其他陰兵和鬼差都憋住笑,將頭埋得更低了。

「你tm是鬼啊,怎麼也學著人放屁了?」閻王無語道。

「那..那啥…我有次抓鬼的時候,路過了一家餐廳,順手,順

手抓起了一個肉包子,我..我本來是想拿肉包子去砸那隻鬼的,後來..後來被肉包子的香味給吸引了,就把..就把肉包子塞進自己的嘴裡了。」那個鬼差吞吞吐吐地說道,說完后,頭埋得更下去了。

「噗哈哈哈…」

聽了鬼差的話,下面的陰兵和鬼差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閻王扶額,真想一掌把這個貪吃的鬼差給拍得來魂飛魄散。

「你是鬼,鬼能吃人吃的東西嗎?」閻王無奈地說道。

「我..我就是好奇,我以後不會再吃了,我發誓,自從吃了那個包子后,我就老放屁。」那個鬼差怯怯地說道。

「好啦!都滾吧,九殿閻王和鬼王留下,其他鬼,有多遠滾多遠,抓不完人間的鬼魂和惡靈,都tm留在人間,別回地府了!」閻王揮了揮手,罵道。

「你們說說看,你們養了一群什麼廢物?」閻王看向九殿閻王和那幾個鬼王,憤憤道。

「是我們管教無方,下去后,我和其他八殿閻王一定會對他們進行批評教育的。」一殿秦廣王立即站了出來,誠懇地說道。

「是是是!」聽到秦廣王這麼說,其他八殿也站了出來。

「我們也會對下屬進行批評教育的。」看到九殿閻王都站出來了,幾個鬼王也附和道。

「呵!批評教育有用的話,要蕭瓚幹嘛?」閻王冷哼道。

難怪蕭瓚總是明裡暗裡地諷刺自己,這麼多的鬼王鬼官,居然就找不出一個厲害的來,全都是表面功夫做得好,轉個背就把自己的話當屁給放了。

閻王決定了,要整頓地府的秩序,首先就要整頓面前這些當官的。

「三日,我只給你們三日的時間,如果還找不出那個無頭新娘,你們全部降職一級。另外,一個月內把遺留在凡間的鬼魂和惡靈都清理完,否則,再降一級!好了,你們也滾吧!」說完,閻王就朝他們揮了揮手。

「閻王,需不需要我出手幫忙?」看到九殿閻王和鬼王離開后,小白從暗處走了出來,問道。

「幫忙?你別給我添亂就行了!」閻王冷哼道,就開始思考著如何整頓地府的問題了。

有人歡喜有人憂,哦不,用在地府,就是有鬼歡喜有鬼憂了。

看到九殿閻王被酆都大帝給責罵了,這可高興壞了他們的死對頭四大閻君。

原本,當得知酆都大帝派出九殿閻王的精兵去凡間找無頭新娘時,四大閻君還有些嫉妒和不甘,雖然他們手裡的陰兵不如九殿閻王手下的精兵厲害,數量也相對少些,但對凡間的情況,當然是四大閻君更熟悉啦!

不過,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看到九殿閻王被責罵后,他們覺得,幸虧這件差事沒有落到自己的頭上,否則,現在跪在殿上被責罵的,就是自己了。

「小范,雖然讓你假扮白公,有些委屈你,但現在看來,說不定還是一個機會,一個證明我們四大閻君比九殿閻王能力強的機會。」寇準拍了拍范仲淹的肩膀,說道。

「我不覺得委屈,能去凡間實地考察,也能收穫不少東西,還能積累鬼脈。」范仲淹笑著說道。

「小范說

得沒錯,我們四個之所以一直在地府不受眾鬼待見,還不是因為我們是空降部隊,不像九殿閻王他們,是原住民,根基紮實。」韓擒虎說道。

「嗯嗯,我希望不僅能早點找出無頭新娘,順便把旱魃也引出來,這樣,我才能獲得閻王的好感,鞏固我們在地府的地位。」范仲淹說道。

「去吧,小范,地府的事情就讓我們仨來處理,你安心地待在人間吧。」包拯拍了拍范仲淹的肩膀,說道。

隨後,范仲淹就幻化成了白公的模樣,跟隨那些陰兵和鬼差,再次前往凡間了。

這時,無頭新娘並不是知道自己已經被地府給通緝了,依舊遊走在凡間,尋找著自己的頭顱。

「我的頭..我的頭…」在每穿透一個行人的時候,她就會喊上一句。

不知不覺間,無頭新娘就飄到了二品天下,這裡是榕城的一條吃貨街,許多大大小小的餐飲店都開設在這裡。不僅如此,有幾家在榕城頗具名氣的酒樓也開在這裡。

「頭?」突然,無頭新娘停了下來,似乎像發現了什麼似的。

前方,一家叫「大蓉冒」的酒樓正在舉辦著婚禮。

只見,新娘和新郎正站在門口接待客人。

「你是我心中最美的雲彩…」無頭新娘又唱起了歌,並飄到了新娘的面前。

「嘶..我怎麼突然覺得全身發冷啊?」新娘突然感受到一陣陰氣襲來,讓她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降溫了嘛,我進去把那件披肩給你找出來。」新郎說道,隨後,就把手裡的盤子遞給了新娘,轉身進去了。

「嘻嘻,我的頭!」無頭新娘在新娘的身邊轉悠了一圈后,就趴到了新娘的背後,並伸手攀附在了她的脖根處。

「呃!」感覺脖根處被勒了一下,新娘有些不舒服地皺了下眉頭。

雖然,現在是白天,但因為無頭新娘在吸食了林姍姍和金太太的精魂后,靈力變得強大了,所以,她不再懼怕白晝了。

而陰兵和鬼差們則依舊只在夜晚出沒,畢竟,白晝的陽氣過盛,也會消耗他們的精魂。

但偽裝成白公的范仲淹卻冒著這樣的風險,依舊在白晝里尋找著無頭新娘的下落。

因為他知道,有些惡靈並不懼怕白晝。

求真解惑謀發展 「咦…」當范仲淹飄到二品天下后,就被一股強烈的怨氣給吸引了過去。

「呵!無頭新娘,我終於找到你了!」來到大蓉冒后,范仲淹就看到了趴在新娘背後的無頭新娘。

「我的頭…」看到范仲淹后,無頭新娘就產生了一種無名的恐懼,她慢慢地從新娘的背後飄了下來,然後,一點一點地朝後面飄去。

「過來,跟我回地府去!」范仲淹拿出了鎖魂繩,對無頭新娘說道。

「我的頭!」大喊一聲后,無頭新娘就溜走了,並且喚出了陣陣陰風,將大蓉冒周圍的樹和人吹得東倒西歪的。

「呀!怎麼刮大風了?」眾人疑惑道。

「呵!這麼囂張,就讓你嘗嘗我鎖魂繩的厲害吧!」說完,范仲淹就向著無頭新娘逃竄的方向,甩出了鎖魂繩…… 鎖魂繩一出,就像條銀蛇一般,「咻」的一下就飛了出去,並在半空中閃出一道銀,破風而去。

緊接著,范仲淹也跟了過去,凌空踏虛,以追雲逐月之姿朝著無頭新娘逃竄的方向追去。

一陣「噼里啪啦」的閃光過後,鎖魂繩很快就套住了無頭新娘,並試圖將其鎖住。

「啊!」無頭新娘大喊了一聲,就在鎖魂繩將其鎖住之時,竟硬生生地從它的束縛中掙脫了出來,並拉扯著還掛在身上的鎖魂繩朝前方奔去。

「沒想到,她的靈力如此強大!」發現無頭新娘掙脫出鎖魂繩后,范仲淹忍不住感嘆道。

「再收!」范仲淹大喊道,並伸出手,在空中比劃了一下。

隨後,鎖魂繩再次將無頭新娘捆綁住,並試圖將其徹底鎖死。

「啊!啊!」無頭新娘再次掙扎,可惜,這次卻始終無法掙脫出鎖魂繩的束縛。

「鎖!」范仲淹大喊道,再次比劃了一下。

隨著范仲淹的比劃,鎖魂繩「咔嚓」一聲,將無頭新娘徹底鎖死。

「啊!」無頭新娘被鎖魂繩鎖死在了半空中,掙脫不開,只能無助地吶喊。

伴隨著無頭新娘的吶喊聲,她全身上下的怨氣再次凝聚,並匯聚成了一股強大的力量。

這股力量雖然無法將無頭新娘從鎖魂繩中掙脫出來,卻能召喚出強大的陰風,席捲著整個大地。

「嗚嗚嗚…」

陰風襲來,將整條二品天下籠罩在了不見天日的陰霾之下。

樹木東倒西歪,人群也被吹得來像離線的風箏,跟隨著落葉在半空中飛舞。

「啊!」

「救命啊!」

「咚!」

「啪!」

人們的呼救聲、摔倒聲,東西跌落的聲音,以及樹木折斷的聲音……此起彼伏地響徹在整個街道上。

「可惡!」看著眼前的災難,范仲淹怒吼一聲后,從身後抽出了一條帶著倒刺的皮鞭,這本是白公的東西,但為了扮演好白公,連他的全身行頭都全帶上了。

「啪!」范仲淹甩出了皮鞭,就朝著半空中的陰風狠狠一抽。

皮鞭一出,陰風驟然變小,漸漸地,就只在無頭新娘的周圍彙集。

眼看著范仲淹將自己用怨氣喚出的陰風給抽散了,無頭新娘不敢再反抗了,而是踏著身邊的陰風朝遠處逃去。

「鎖魂繩,回來!」范仲淹大喊道。

可惜,儘管鎖魂繩鎖住了無頭新娘,但依舊在陰風的作用下,捆綁著無頭新娘朝遠方飄去。

無奈之下,范仲淹只得一邊搖著鎮魂鈴,一邊朝無頭新娘再次追去。

「叮叮叮……」

鎮魂鈴的聲音雖然沒有將無頭新娘完全鎮住,卻讓她方寸大亂。

飄著飄著,無頭新娘竟來到了一座郊外的公墓。

「我的頭…我的頭……」看到公墓后,無頭新娘似乎有種回到了娘家的感覺,居然興奮了起來,完全忘記了自己正在被范仲淹追殺。

只見,無頭新娘在不同的墓碑前轉悠著,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范仲淹緊

隨其後,也來到了公墓里。

「鎖魂繩,回來!」范仲淹大喊道,並朝著無頭新娘的方向比劃著。

也許是無頭新娘的怨氣耗盡,也許是范仲淹增強了自己的意念,鎖魂繩這次順利地牽引著無頭新娘,向著范仲淹靠攏。

「我的頭…」當發現自己被拉走後,無頭新娘伸出雙臂,想再次掙脫,可惜,鎖魂繩的另一頭已經回到了范仲淹的手裡。

「呵!終於逮住你了,你這個為非作歹的惡靈。」范仲淹吁了一口氣,將鎖魂繩的另一頭系在了自己的腰間,準備帶著無頭新娘回去交差了。

「白公,是你嗎?」就在范仲淹準備轉身離去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叫住了他。

范仲淹停下了腳步,但並沒有回過頭,因為,他在思考。

雖然,他現在是假扮的白公,但這個喚住自己的聲音明顯不是鬼魂,而是人。

那麼,一個普通人怎麼會看到自己呢?又怎麼會認識白公呢?

只有一種可能,這人是旱魃!

得出這個結論后,范仲淹有些興奮,但更多的則是緊張,因為,他不能露餡,不然,閻王的心血就白費了。

「小..八?」在腦中回憶了一遍白公對自己交代的一些關於旱魃的事情后,范仲淹才慢慢地轉過身,故作驚訝地問道。

「是我!你..你還活著?」那個蒼老的聲音略帶驚喜地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