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著葉天口中的爆喝之聲傳出,那巨大的火焰法陣,陡然便是將王遼徹底的所在了其中,八級法陣之位,陡然間便是衝天而起! 棲木奶奶看了一眼沐靈夕手中的玉牌,這才開口說到。

「那塊玉牌是少宮主父親留下的,宮主一併留給了少宮主。」

沐靈夕在得知這塊玉牌乃是父親的物品之後,再次仔細的朝那塊玉牌看了過去。

只見上面沐衍兩個字,被白色的光芒籠罩著,讓沐靈夕感覺十分親切。

一邊看著,沐靈夕不由得想到,難道這沐衍兩字就是自己父親的名字。

棲木奶奶似乎看出了沐靈夕心中的疑惑,然後說到。

「這兩個字就是少宮主父親的名字,雖然老奴並不知道姑爺的身份,但是老奴可以確定,姑爺的身份無比高貴,若不是遭受奸人所害,想必現在定不會讓少宮主遭受這麼多苦難。不過靈之境是姑爺特意留給少宮主的,想必這等至寶定能保護少宮主安全。」

沐靈夕聽到棲木奶奶的話后,頓時緊緊的將那塊玉牌拿在手中。

「我可以將這塊玉牌帶走嗎?」

棲木奶奶聽到沐靈夕的話后,心中不由得心疼不已。

「少宮主帶著便是,只不過少宮主要小心收藏,莫要被外人看到了,若是那些奸人所見,定會知道少宮主的身份,到時候恐怕少宮主會有危險。」

沐靈夕只是想將這玉牌帶在身邊,留個念想罷了,她當然也知道這玉牌是身份的象徵,若是被奸人所知,恐怕就會想方設法的抓住她來要挾她的父親了。

想到這裡,沐靈夕頓時點了點頭。

「棲木奶奶放心,我會小心保管的。」

輕輕的摸索著手中的玉牌,沐靈夕感覺就像是父親陪在自己身邊一般。

時間一分一秒的在沐靈夕那紛亂的思緒中緩緩流逝。

又過了一天,沐靈夕見宮佑冥還沒有出來,不由得有些焦急。

「棲木奶奶,一般獵取龍獲獸需要多長時間啊!為什麼宮佑冥現在已經進去四天了,到現在還沒出來?」

棲木奶奶知道沐靈夕是擔心了,笑了笑然後說到。

「少宮主莫要心急,以前就算老奴靈力充足時,想要獵取龍獲獸,都需要耗費三天的時間,更別說宮佑公子了。他本就不是我雲凰宮之人,並沒有抵禦雲凰之火的能力,想要獵取龍獲獸,想必至少也需五天左右的時間吧!少宮主再耐心的等等,有那靈羽護著,宮佑公子不會有事的。」

沐靈夕聽了棲木奶奶的話后,這才放下心來。

就在她準備詢問棲木奶奶靈獸獵場中的一些情況時,只見那通道口頓時傳來一陣強烈的靈力波動。

沐靈夕頓時緊張的朝著那通道口的方向看去。

總裁大人污力猛 只見那入口處的虛空一陣扭曲之後,宮佑冥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了大殿的中央。

沐靈夕驚喜的衝上前去,擔心的問道。

「你沒事吧!」

宮佑冥在聽到沐靈夕的聲音之後,卻是一把將朝自己衝來的沐靈夕攬在了懷中。

一手輕撫著沐靈夕的後背,一邊說到。

「我沒事!讓你擔心了。」

沐靈夕在聽到宮佑冥的聲音之後,卻是有些不相信的從宮佑冥的懷中掙扎出來。 嘭!嘭!嘭!

在那八級火焰大陣成型的瞬間,一層火幕便是將其死死地困在了其中,王遼此刻,也是如同一頭困獸一般,不斷地衝撞著那巨大的火焰法陣,瘋狂的想要從中衝出來!

然而,八級法陣之威,又豈是那麼容易就能夠破除的?

「我會送你安然上路的,不要著急。」

葉天的臉色頗為的冷冽,手掌一翻,便是有著上百枚火屬性的靈基石朝著那大陣飛掠而去,將大陣加固了無數倍,與此同時,葉天的手中的動作,陡然便是開始有了變化。

「哼!葉天小兒!且看本尊如何將你這火陣給撕碎,羅剎鬼骨的威能,可不是你想想的那麼簡單!」

法陣之中,王遼的咆哮之聲,也是陡然傳遞而出,大量的青玉蓮火組成的法陣,讓的他的身上不斷傳出死氣被煉化的嗤響,然而,他那一雙被羅剎鬼骨覆蓋的雙臂,卻是接連不斷的朝著那火焰大陣的火幕捶打而去!

雖然對於法陣一道並不是十分的清楚,但網聊卻是明白其中最基本的原理,只要不是九級法陣,只要破壞了陣基,大陣自然會被摧毀。

而這八級法陣,赫然便是葉天慌忙凝聚的,以至於需要靠著加入靈基石來加固法陣,這法陣本身就是陣基所在,只要破了這法陣的火幕光罩,這法陣自然便會被破除而去!

伴隨著王遼接連不斷的捶打,法陣之中,居然是真的開始出現了道道顯眼的裂縫,而隨著這些裂紋逐漸的增多,外面的靈基石,也是一個接一個的爆碎而開,真箇法陣,此刻都是變得搖搖欲墜起來!

不過這些,倒是並未引起葉天的主意,他的雙手之中,離火籙,坎水籙,巽風籙,三枚完整的陰陽籙,正在一股浩然的生命氣息之下,逐漸的融合在一起!

創再出靈巢空間之後,葉天便是找到了這四種屬性為完美的平衡之法。

水生木,木生火,風助火勢,烈火焚天!

此刻,葉天手中的陰陽籙,正徐徐的融合在一起,坎水籙在最下,融入那磅礴的木屬性生命氣息之中,而那生命氣息,悉數被離火籙點燃,巽風籙,最終也是朝著離火籙中融合而去,三道陰陽籙,一股磅礴的生命氣息,四種屬性,陡然間便是融合在了一起!

而與此同時,那王遼瘋狂的攻勢,終於也是讓得葉天掃除的靈基石紛紛爆碎而去,整個火陣在一瞬之間徹底的崩塌,化作漫天的火光飛散!

「小子,像將羅剎鬼骨煉化?哈哈……你這是痴心妄想!」

王遼那森然的狂笑之聲,隨著火陣的破碎陡然傳出,那磅礴的死氣,也是瞬息之間如同浪潮一般涌動而起!

然而,葉天此刻卻是嘴角帶著幾分笑容,微微抬起那張已經略顯得有些蒼白的面龐,望著王遼輕笑道:「我幾時說過要煉化你的羅剎鬼骨?這種東西,我從來都是將之粉碎而去!」

話音一落,葉天的身影便是陡然間飛退而出,而在他的手心之中,此刻正有著一枚巴掌打的符籙懸浮著,那符籙顯出一股如同翡翠一般的青綠之色,看上去就像是上好的翠玉雕琢而成的一般,而那枚小小的符籙之上,此刻正有著一股恐怖的氣息緩緩生出,它所劃過的空間,居然都是直接紛紛的碎裂而去!

「這便是你最後的手段了么?小子,你可不要讓本尊感到失望啊!」

望著葉天手中的符籙,王遼的臉色也是略微的一變,其中掩藏著的一股氣息,讓他心中有些發毛,他能感覺到,那符籙十分的危險,但卻也是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那符籙此刻已經將他鎖定了!

「不會的,我保證,我會送你一個轟轟烈烈的死法!」

葉天臉上的笑容,在此刻也是顯得森然了許多,屈指一彈,那青綠之色的符籙,便是直接葉天的手心之中飛射而出,納福路飛行的速度並不算是很快,而在飛行的途中,也是完全沒有任何的聲音發出,只是當它掠過一片空間的時候,空間之中便是會有著道道細密的裂紋浮現而出!

安靜,卻危險,美麗卻充滿殺機!

葉天望著那破空而去的一枚符籙,心中也是滿滿的期待。

這是他此時此刻,能夠用處的最為恐怖的爆發手段了,其威力,還要遠遠超過炎霜熔溶符,這是葉天從未嘗試過的陰陽籙使用之法,也是這天階靈術進入葉天手中一來,第一次發揮出其真正極致的威能!

三符劃一,陰陽破!

「呼……」

閃動著幽幽綠色火光的雙眸死死盯著那飛掠而來的符籙,王遼的心中,陡然有著一股別樣的恐怖之感。那符籙看上去輕飄飄軟綿綿的,彷彿揮手拂袖都能將之擊潰,然而,王遼的心中,卻是抑制不住的有著一種恐懼之感。

彷彿那是閻王發出的催命符,催促著他交出命來!

「羅剎鬼骨,森羅骨盾!」

伴隨著王遼口中的一聲厲喝,那羅剎鬼骨,頓時便是在王遼的跟前凝聚起一面刷大的骸骨盾牌,心中的恐懼之感,讓得王遼在第一時間將自己最強的防禦手段使用了出來,他知道,這東西的威能肯定不簡單,此刻的他,避無可避,在那符籙的鎖定之下,他必須將之強硬的接下!

成則生,敗則亡!

「咻!」

伴隨著一聲輕細的破空之聲,那翠綠色的符籙,終於是落在了那骸骨盾牌之上,在二者相撞的一瞬間,整片天地都是瞬間變得寂靜了下來,彷彿所有的聲音都是在這一刻完全的消失不見。

而這樣的寂靜,僅僅只持續了不到一秒,便是被接踵而來的轟響之聲所取而代之!

「轟!」

驚雷一般的轟響之聲,乍然間在整片天地之間響徹,恐怖的氣浪瞬間席捲而出,地面之上的土石瞬間翻飛而起,就連的園林附近,近乎千米之內的所有建築,都是在這一個,背呢恐怖的氣浪碾壓成了碎片!狂風席捲,恐怖能能量風暴,在天際之上驟然擴散而開,衝擊之力蔓延出千米之外方才略微的有所消減,園林之中的地面,直接是被掀開一個超過三十米深的恐怖坑洞,一時間,空氣之中滿滿都是一股毀滅氣息,彷彿末日降臨!

遙遠之處,蕭琴和司馬尋風二人望著這恐怖的衝擊力,感受著席捲了千米,依舊無比滾燙的勁風扑打在臉上,一時間都是有些失神。

這般恐怖的威勢,算是他們平生僅見了。

這股恐怖的能量風暴,在天際之上盤旋了近五分鐘的時間,方才緩緩的消停了下來,葉天的目光緊緊盯著那能量風暴肆虐的中心之處,終於,當得那能量風暴散去之時,王遼的身影,方才顯露了出來。

此刻,那漆黑的羅剎鬼骨完全將王遼包裹其中,讓他看上去就像一具被色的骷髏,而隨著那能量風暴的散去,那漆黑的骨甲,終是如同粉末一般,隨風飄散而去,露出了其下,王遼那已經完全斷絕了氣息的身軀!

他已經死了,死得透透的,葉天根本無法再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一絲一毫的生命氣息,此刻的他,只是一具屍體,無力的朝著下方墜落而去。

他贏了,贏得毫無疑問!

葉天的目光,望著那王遼的屍體朝著地面之上墜落而去,胸中那一股壓抑質感,終於是徐徐的散去,此刻,他終於走到最後一步了。

葉天腳踏著虛空,走到了那園林的上空,負手而立,深吸了一口氣,旋即,便是朗聲喝道。

「司馬老賊,給我滾出來受死!」 「我沒事!讓你擔心了。」

沐靈夕在聽到宮佑冥的聲音之後,卻是有些不相信的從宮佑冥的懷中掙扎出來。

眼神上下仔細的打量著宮佑冥。

雖說宮佑冥說的雲淡風輕,但是沐靈夕卻聽出了宮佑冥聲音中的疲憊。

然而直到她看清宮佑冥此時的狀態之後,心中卻是更加的不放心了。

只見宮佑冥的臉色略顯蒼白,就連身上的衣服都是重新換過的。

看到這裡,沐靈夕表情嚴肅的看著宮佑冥,出聲問道。

「快告訴我,傷到哪裡了?要是你不說的話,我就親自動手檢查了。」

宮佑冥在看到沐靈夕那一臉嚴肅的神情之後,卻是輕笑一聲。

伸開長臂頓時將沐靈夕再次攬進了懷裡,然後說到。

「都是皮外傷,就是看著嚇人而已,怕你擔心,還特意換了衣服,結果還是被你發現了。你若是想看,晚上我脫了衣服給你看個夠。」

沐靈夕原本在聽到宮佑冥受了傷后,心中擔心不已,結果在聽到宮佑冥後面的話后,臉上卻是燒起了一朵紅雲。

「誰要看了,我才不想理你呢!」一邊說著,沐靈夕腳下生風般的逃離了這座大殿。

棲木奶奶在看到沐靈夕那羞窘逃跑的樣子之後,卻是喜笑顏開。

看來雲凰宮裡就快要辦喜事了,她之後的日子可是要忙起來了,也不知到時候宮主還能不能趕回來。

宮佑冥在看到棲木奶奶臉上的笑意之後,卻是從手中拿出了一樣東西。

「還請棲木奶奶看看,這是否就是龍獲獸的神燧?」

棲木奶奶聞言,頓時朝宮佑冥的手中看去。

只見一顆散發著熊熊火焰的晶體正靜靜的懸浮在宮佑冥的手上。

只一眼,棲木奶奶頓時點了點頭。

「正是!這次真是辛苦宮佑公子了。」

宮佑冥見棲木奶奶確定之後,這才放心下來。

「只要能解除靈夕身上的音蠱,這點事情何足掛齒。」

棲木奶奶在聽到宮佑冥所說的話后,頓時點了點頭。

宮佑冥對沐靈夕的看重,棲木奶奶看在眼裡,也是放心下來。

「宮佑公子想必也累了,老奴早已備好偏殿,宮佑公子若不嫌棄,就先休息,晚上雲凰宮準備了晚宴,還望宮佑公子屆時前來參加。」

宮佑原本想先去找沐靈夕,結果在聽到棲木奶奶的話后,只得點了點頭。

畢竟這裡是沐靈夕的娘家,現在他們還沒成親,若是他再賴著沐靈夕,倒是不好了。

正想著,只見棲木奶奶對著大殿之外招呼了一聲,葉靈頓時出現在了宮佑冥的面前。

「葉靈,你帶宮佑公子先去偏殿休息,宮佑公子若是有什麼需要,你儘管準備就是了。」

葉靈在聽了棲木奶奶的話后,卻是開心的對著宮佑冥說到。

「宮佑公子,快跟我來吧!龍獲獸脾氣不好,想必你也吃了不少虧吧!」

宮佑冥在聽到葉靈的話后,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那龍獲獸的脾氣可不是不好這麼簡單吧!多虧他實力還算不錯,若是實力稍差一點,想必自己的小命此時早就交代在靈獸獵場了。 「司馬老賊!滾出來受死!」

葉天的聲音十分的洪亮,像是一股浪潮一般,在整個王城之中席捲而過,而與此同時,葉天身上的一切威勢,此刻都朝著那園林之中壓迫而去!

就在方才,陰陽破的恐怖威能下,整片園林幾乎都是被掀去了大片的土地,大量的地下建築職業從泥土之下暴露了出來——那是風墟國前代君王們共同的陵墓,而此刻,司馬桀也正在其中!

葉天身上擴散而出的靈氣能量,像是一把無形的巨大鏟子,將泥土一層層的剝開,終於是將那陵墓的大門給找了出來,此刻,那陵墓的大門之上,正有著大量的鐵索,以及數之不盡法陣雕刻,像是要講什麼恐怖的東西封鎖在地下一般。

飄然落在那大門之前,葉天直接伸出手掌,按在了那大門上,手臂猛然一震,那九級法陣之中方才具備的毀滅法則直接涌動而出,瞬息之間,那門扉之上的法陣便是成片的破碎而去,而那陵墓的大門,亦是被也直接震碎而去,化為一地的碎石!

司馬尋風在這一時間靠近了過來,不過還沒走近,卻是被葉天揮手攔了下來。

「殿下,先不要著急下去,你在外面等候,我一人去就行了。」

葉天也是清楚,這閉關之所中,恐怕也是有著不少的危險存在,那司馬桀此刻一點動靜都沒有,也不知這傢伙,到底是達到了一個怎樣的階段。司馬尋風下去,恐怕很多事情也是應付不過來的。

司馬尋風並未多說什麼,他也是清楚,自己下到陵墓之中,很有可能成為葉天的累贅,當下也是將肯定的目光朝著葉天投遞而去,點了點頭。

那陵墓的門扉算不得很高,其中也是只有一條筆直向下的階梯通道,看上去倒是並不像葉天想象的那麼華貴,而那其中,此刻也是有著陣陣陰風透出來,讓得葉天感到一陣不舒服……

動身朝著那通道之中走去,沒有兩步,眼前便是完全被一片黑暗所籠罩,那黑暗實在是太過純粹了,即便是葉天這些年煉成的夜視能力,都是完全無法看清任何東西,唯有眼底之中升起兩團細小的火苗,將視野完全點亮之後,方才能將這片地下空間之中的情景看得清楚一些。

這地下空間,顯得十分的簡陋,周圍別說是什麼華麗的裝飾了,連那最基本的建造走沒有,就像是挖出了一片地下空洞,然後直接拿來使用了一樣。

下行摸約十分鐘,葉天眼前的視野,方才是變得開闊了一些,這地下陵墓顯然是已經有些破敗了,地面上不少的植物根莖都是已經長到了這地下空間之中,不少地方都能看見一些樹木的根盤踞在牆上,而放眼望去,葉天也是頓時感覺到,這風墟國歷代的君王,享受的待遇顯然都不是那麼的好……

這整個地下陵墓,根本沒有什麼墓室之類的建築,兩邊的牆面之上,有著不少掏空出來的孔洞,那些空洞就只有足夠一個人平躺在裡面的長度和高度,不少的屍身,就直接這麼躺在那些個孔洞之中,看上去也是異常的簡陋。

起初葉天還將這些人當作是為那些君王守靈陪葬之人,但當得葉天稍微瞧了瞧那些屍身身上的服飾之時方才發現,這些人,正是風墟國歷代的王公貴族,地位都是極其的不低!

一番仔細的查看之後,葉天也是發現,這些屍身,有些顯得相當的奇怪。絕大部分的屍身都已經只剩下皚皚白骨了,但每隔一段距離,就會有一兩個屍身不腐的,那些並未腐敗的屍身,看上去就像是被精鍊過的傀儡一樣,給人一種十分堅硬冰冷的感覺。

這樣的感覺讓得葉天心中有些不舒服,腳下也是加快了幾步,欲要朝著更深處的地方走去,然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