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我就長話短說了,許小子你救了小樹和藍舸的命,我將傳你一門我自創的武學,如果你吃飽了,就跟我來後院吧。」

東邪話畢,一撩長袍,走向後院。

能夠得傳東邪的武學,少年們紛紛羨慕的望向許夏陽。

還是李飛馳還停在原位,忍不住道了一句:「夏陽還不快去?待會島主人都走了!」

許夏陽微微點頭,抬步走向後院。

東邪要傳自己武學,這是許夏陽沒有料到的,看起來朝小樹和藍舸在東邪的眼中的確很重要。

許夏陽步入後院,東邪背對著自己,卻彷彿親眼看著許夏陽入了門,開口道:「許小子,你願不願意拜我為師?」

「哈?」許夏陽一怔,不是傳自己武學嗎,怎麼變成了要收自己為土地了?

東邪轉過身:「你這小子雖然修武天賦只是堪堪夠格,但你為人重情重義之餘,卻又不失傲氣,你雖尊敬我,但是怕是我在你眼中也沒有什麼值得敬畏的吧?」

「前輩言笑了,夏陽豈敢。」許夏陽乾笑了一聲,不愧是活了快百歲的老妖精,目光就是毒辣。

不過,許夏陽的傲氣也不是天生的,而是歷經完全輪迴,成為最強者一步步磨練出來的。

「不必多說,我最欣賞的就是你內心這股將一切都不放在眼中的氣勢,我在問你一遍,你願不願意做我的弟子。」東邪再次開口問道。

許夏陽認真的思考了一番,然後上前拜倒,輕聲道:「師尊!」

「很好!」東邪面帶笑意的點點頭,看起來確實很高興。

「你雖拜我為師,我卻不會管束你太多,而且你如今實力不夠,在外可以選擇隱藏我的弟子身份。」

「修武學院是正途,你順著學院一路向上獲得的好處是我也給不了的,因此你得繼續上學院。」

「除此之外,我會給你三個錦囊,教你一套掌法,我現在先教你掌法。」東邪道。

東邪身體緩緩動作起來,為了讓許夏陽看得更清楚,速度放緩至極。

「你運起內力,至天海穴、弄五穴……的順序,然後一掌打出!」

轟!東邪儘管只使用了絲絲真氣,然產生的力量還是將身前的一處岩石打的粉碎。

「此掌名為黯然銷魂掌,乃我自創玄級中品武學,你若練成,同級之內無敵,若是有日你在江湖上行走遇見屍王宗的人,這也是你向是師兄師姐驗明我弟子身份的獨門武學。」

東邪一邊說著一邊準備演練第二遍。

許夏陽卻道:「師尊,我以學會,不比了。」

說著,許夏陽運起掌法,一掌拍出,雖因為沒有內力而發揮不出玄級中品武學的本來威力,但也是發出陣陣破空聲,威力不凡。 東邪驚訝的看著這一幕,作為黯然銷魂掌的創始人,他自然是知道這門掌法的難學之處的。

可是,許夏陽卻的的確確的看他演示了一遍,就將這掌法學會了。

「你……很好,我沒有看走眼。」東邪不愧是見過世面的武道高手,見過的天才數不勝數,點頭沉聲道。

「你的武學天賦很不錯,可以多多發揮,多學幾門武學,會得多了,再過幾年自創武學也是不無不可,只有自己創造的才是最適合自己的。」東邪開口道。

東邪的觀光比黎遠院長看得遠多了,黎遠還在擔心許夏陽可能因為過多的修習武學而導致晉級不了武者。

但在東邪這裡,晉陞一品武者什麼的,他完全提都沒提,看到的已經是許夏陽自創武學的美好光景。

「多謝師尊教導。」許夏陽恭敬道。

既然真的拜了師,那麼自然要有弟子的樣子,尊師重教,對此許夏陽的認知很清楚,做的也很不錯。

「好了,我原本還打算今天先教你個大概,等我出去辦了事在回來繼續教你黯然銷魂掌,看來是我小看了你。」

「這是三個錦囊,你晉陞到武者境界的時候時候打開藍色的,晉陞到武徒境的時候打開紅色的,晉陞到武師境的時候再打開紫色的。」東邪掏出早就準備好的三個袋子,凌空扔到許夏陽身前。

看來東邪剛回島,就已經做出了收下許夏陽為第三個弟子的決定了,也不認為許夏陽會否決自己。

許夏陽伸手一把抓過三個顏色不同的袋子,也不多看,直接塞入懷中。

東邪對許夏陽的表現很滿意,微微點頭:「我要做的已經做完,你還要什麼要問的嗎?」

許夏陽斟酌了一下,開口問道:「師尊,成為你的弟子,我需要做什麼,需要注意什麼。」

東邪回答的很快:「夏陽,做我的弟子,我不需要你替我做什麼,況且你現在的實力太弱了,真的要幫上我,也得你成為一個出色的武道宗師之後。」

「不過,你在實力強勁之前,最好不要暴露是我東邪弟子的身份,因為我一直以來都是獨來獨往,無門無派,沒有勢力可以給你依靠但卻得罪了不少小人,這些小人自然不敢出現在我面前,但是對你就未必了。」

許夏陽暗道一聲慘,看來以後東邪弟子這身份很長一段時間只能自己和師尊東邪本人二人知曉了。

「夏陽,好好修鍊,師尊看好你。」東邪上千拍了拍許夏陽的肩膀,然後直接御空而起。

「我且去一趟大永魔窟!諸位自便!」真氣激蕩著將東邪的話語傳遍整個桃花庵,許夏陽回到席間的時候,少年們正羨慕的望著天空東邪離去的方向。

見到夏陽歸來,張傑忍不住開口問道:「夏陽,東邪前輩教了你一門什麼武學啊?」

許夏陽還沒回答,為兄弟著想的李飛馳已是開口道:「張傑,這是夏陽的底牌,不要詢問了吧,相信下個月的比試上,夏陽會有機會用出來的。」

張傑想想的確這麼問不合適,抱歉的說了一句:「是我孟浪了。」

「無事。」許夏陽倒也沒放在心上,少年們入世不深,唐突一些是正常的。

經歷的多了,自然就會愈發的沒了年輕氣盛。

……

原本以為東邪師尊會在當天就回來。

結果許夏陽一行人在桃花島玩到最後一天的時候,還是沒有等到師尊回來。

倒是島上負責採集信息的僕從將江湖上關於師尊的消息帶了回來。

東邪雖然隱居桃花島,但對外界的信息卻不是一無所知的,自然有自己的信息渠道。

僕人帶回來了關於東邪的信息。

說是七月一日晚,隱匿江湖十年,名聲卻越來越大的東邪忽然現身大永魔窟叫戰六指琴魔。

說起來六指琴魔和東邪算是在同一個年代的人物,年輕的時候因為東邪太出色,一直未能有交手的機會,於是在苦練成名后六指琴魔便連續數次挑戰東邪。

結果自然是慘淡,剛開始東邪還會出手輕易打敗她,但後來幾次,東邪乾脆就懶得赴約了,直到東邪破入六品層次,隱匿江湖,兩人已經十幾年沒交過手。

如今隨著時間的沉澱,兩者總算是處於了武者同一層次——六品武王。

東邪突然現身叫戰,六指琴魔自然是欣然迎戰,雖然年齡可能可以當大多數人的外婆了,但據現場觀戰之人所說,那六指琴魔依舊是皮膚如脂,面容妖艷無比。

兩位六品武王開戰,那場面真的是震天動地。

據說是六指琴魔先出手,天魔教玄級上品的功法天魔琴功在六指琴魔手中發揮的淋漓盡致,一些修為低下不知死活靠戰場邊緣的江湖武者聽了琴音后就這麼白白丟了性命。

但很快,一道金光從戰場中心中閃出,霎時間將整個黑幕照的如同白晝。

一招過後,六指琴魔就這麼敗在了東邪的金剛不壞神功之下。

在那一戰後,六指琴魔放話輸的心服口服,並願意答應東邪的要求,至於是什麼要求,就沒人知道了,不乏有桃林人士藉機編出一些什麼故事。

有人推測,東邪將自身的金光不壞神功推演到了地級,離著成為七品武帝不遠了。

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東邪原本就是排在第一位的。

在這一戰後,在武王這個境界中,東邪隱隱的被譽為了六品武王境第一人。

只是這一戰之後關於島主去向的信息,就沒有任何人知道了。

師尊沒有回來,但許夏陽得要北溪縣了,雖然有些擔心,但也沒有辦法。

「以師尊的實力,明國境內想要傷害到他的也沒有幾個,想必也不會出什麼意外。」許夏陽自我安慰了一番,便和眾少年一起上了樓船。

只是,朝小樹卻沒有在回去了。

藍伯說因為小樹少爺實力不夠,島主有留下話,將小樹的實力訓練到足以自保的程度后才會讓他繼續去考修武學院,並且已經送信去和朝小樹的父母說明了情況。

「夏陽哥,你們書院比試上一定要成功啊!我以後一定會來修武學院找你們的!」 驚悚遊戲的角色都暗戀我 朝小樹揮手告別,臉上寫滿了不情願。

「我們等著你。」 下午時分回到許宅,許夏陽剛到門口,就被等在屋裡的張蘭芳和許巧巧接了進去。

「怎麼樣?沒遇到什麼是吧?」這是張蘭芳的問話。

「怎麼樣?好不好玩呀?」這是許巧巧的問話。

差別一目了然。

在母親和妹妹的夾攻下,許夏陽自然是不得不臨時編造了一個美好的太湖五日游。

聽得兩個女人那是一個迷神炫目,紛紛叫囂著桃花開的時候一定要讓許世雄帶著全家一起過去玩。

「娘,巧巧,我下個月就要去參加書院比試了,先去練功了。」許夏陽終於受不了想了個借口擺脫了這娘倆。

這倒是是個好借口,張蘭芳立即便鬆開了拉住兒子臂膀的手。

許巧巧也懂事的替自己的親哥哥加油。

「書院比試大概會放在縣兵校場,到時候你們都可以來縣城替我加油。」許夏陽道。

北溪縣初等修武學院是採用全封閉式管理的,入校的學生除了假期一律是不準出校的。

而且雖然名字上掛了北溪縣三個字,但實際上學院卻是修建在北溪縣北部的一處荒山上,普通人根本連進都進不去。

這次修武學院搞創新弄出來這個針對北溪縣的書院比試,學院院長和縣尊商量后,比試場地也是放在了縣兵校場那兒。

「那真是太好了!到時候我讓你姐姐他們也過來!見證我們許家就要出一個真正的武者的時刻!」張蘭芳已經想到到時候對著自己閨蜜老闆娘們說台上那個是自己兒子是多麼爽快的場景了。

「這個可以有,都大半年沒看到姐姐了。」許夏陽也開口道。

年關的時候,嫁到隔壁縣的許盼兒倒是帶著姐夫和外甥女來過娘家一趟,但之後就立刻回了南屯縣了。

說起來,前段日子遇見的那個叫公孫明的,似乎也是來自南屯縣。

「好了,兒子,我會寄郵件給你姐,你要去努力吧,娘不打擾你了。」在張蘭芳的催促下,許夏陽去了後院練五禽戲去了。

晚上,許世雄回來,親自下廚做了一大桌子菜。

許世雄當初就是靠著這手廚藝一步步發展至今,直至開了北溪縣也數一數二的醉霄樓,廚藝自然是不用說。

一家四口吃的如何滿嘴流油不提,假期的最後一天就這麼其樂融融的過去了。

第二天一早,許夏陽兩兄妹照常上學。

來到明山書院,五名比試候選自然而來的來到了後山修鍊場。

院長黎遠早早的等在了修鍊場。

「只剩下二十五天就是比試開始的時候了,為了避免出現意外,這二十五天里,我們採取溫和一些的方式進行鍛煉。」黎遠開口道。

對這次比試,黎遠是真的很放在心上。

毫無疑問,只要在比試上得了好名次,那麼明山書院的名聲自然就是打了出去了。

很有可能比試過後,北溪縣百姓就會根據這個比試的名次,給各大書院排名。

所以,許夏陽幾人在比試上獲得好名次是很有必要的,而且對他們自己來說可以免去高昂的學費也是很不錯的福利。

書院子弟還算家境優越的。

君不見一些鄉鎮子弟,可是族裡族外一起湊錢供起一個修武好苗子。

沒有婚姻的愛 根據黎遠得到的消息,這是全國的初等修武學院第一年舉行類似的比試,所以參賽學生只在本地有名的書院中選取。

而且書院中的學生的確至少文化課都是過關的。

但到了明年的比試,學院可能就會從全縣合適範圍內選取適齡少年進行比試,決出十名免費入學的學員。

在正常的入學考試外,另設這麼一個免除學費的特別招生,這算是給那些家境貧寒的底層寒門子弟的又一個機會。

能夠讓一些武學天才免於因為家境原因而被錯失於學院之外。

據說這是當朝大武官提出的學院改革建議,在朝堂上也是獲得了一致好評。

大武官乃是明國各大學院名義上的最高長官,具有任免各個學院院長職務的權利,是明國中樞的最高掌權人之一。

對於雷猛四個,『武者基礎發力』黎遠該教的都教了,剩下的就是靠他們自己領悟了。

而對許夏陽,黎遠在和他單對單打過一遍后,就發現自己對許夏陽真的是沒有什麼可以教的。

論戰鬥經驗,許夏陽表現的簡直比百戰精英還百戰經驗,在上個月力量提升上來了后,黎遠自己和許夏陽打都得提起精神來應付。

論武學招式,許夏陽的柔拳比黎遠自己學自學院的明太祖沖拳還要出色。

黎遠覺得,許夏陽差的可能就是時間和一顆精氣丹,再過段時間讓許夏陽把力量提升的更高一些,在用一顆精氣丹作為引子,許夏陽就能晉陞為一品武者。

並不是只有不入品的武者才能加入初等修武學院,一些大家族子弟就是在族內成為一品武者后才進入的修武學院。

在明國幾個比如京都初等修武學院等有名一些的初等學院中,一品武者入學甚至並不少見。

修武學院畢竟是官辦組織,除了掌握各種修武資源外,其本身的政治意義也很強大。

從初等修武學院畢業,只要你想,中樞可以直接給你任命官位,就算實力不夠沒有畢業,接受學院三年教導后選擇入仕審核過程也會比普通人快很多。

而普通的武者乃至武徒想要入仕,審核測試的流程可是無比的麻煩,查清祖輩三代有無污點只是其中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更別說那些江湖門派的子弟,一些與官府有過往來的正道門派還好一些,至少還有一些機會,那些魔道門派,他們想要入仕,幾乎是不可能的。

剩下這二十多天里,黎遠開始讓五名少年自己獨自修鍊。

讓少年們分散各處,寧靜的自我修鍊。

美名其曰『暴風雨前來的寧靜』。

似乎還真有那麼點用處,少年在獨自安靜的修鍊中,氣息變得更加穩重了一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