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肌肉男的話,我都快哭了,還有比這更無恥的事兒嗎,老子兜里的所有東西,包括錢包還有手機都被偷走了,你現在讓我給你錢,我給你茄子啊。

「沒錢。」

我搖了搖頭說道。

「沒錢好說,哥幾個,給他漲漲教訓,還敢來老子這裡吃霸王餐。」

然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反正我是被這夥人給折騰的不輕,最後又被扒光了衣服,扔到了大街上。

幸好那個時候夜深人靜,大街上幾乎沒有什麼人,偶爾才有一個人騎車經過,我撿了一塊垃圾桶的蓋子,擋住了自己的隱私處,一路小跑的回到了家裡。

可是到家的時候才是最悲催的,老子根本就沒有鑰匙。

衣服都沒有,哪裡來的鑰匙啊,我就那麼光著屁股,站在樓道里干著急沒辦法啊。

幸好有一個好鄰居,是一個寡居多年的老大媽,年齡快八十了,老眼昏花也看不清楚我沒有穿衣服,聽說我忘了帶鑰匙,就給物業打了一個電話。

很快的物業請來了開鎖公司的人,幫著給我開了鎖,我這才進了家門。

回家坐在沙發上,我心裡越想越不是滋味兒,這都是什麼事兒啊,被打悶棍先不說了,因為我知道是墨鏡男乾的,被送到那個地方還遇到了仙人跳,他們明顯就是設局捉弄我。

因為我兜里喜歡裝著現金,雖然現在無現金支付開展的如火如荼,我主要是因為工作的原因,會給一些妹子紅包,身上每天也都是萬兒八千的不離身。

那些人一定是看到我兜里的錢太多了,就起了歹心,故意的使出了仙人跳這個老掉牙的套路來,讓我入局。

破財就算了,錢還能賺回來,可是墨鏡男也太缺德了,他誰啊,憑什麼左右別人的命運,這也激起了我的反抗決心,我要向墨鏡男宣戰。

想到這裡,我暗下決心,一定要打回去,讓我今天吃癟的事情,全部的還給墨鏡男。

引出來墨鏡男並不是難事兒,只要我繼續和趙穎搞曖昧的話,我想墨鏡男一定會再次出現的。

從墨鏡男的行事風格來看,他也根本就不怕我,所以我和他面對面的機會可能馬上就將上演。

打定了主意,我換好了一身新衣服,然後先去了手機*店,挑選了一部喜歡的品牌,畢竟昨晚上不但丟了錢,就連手機也丟失了。

上了號,能夠聯繫他人了,我就準備回到公司去,可就在我做好了這一切的時候,我的手機居然響了起來。

卧槽,這可是我剛剛買的手機啊,號碼還是新上的,除了我並沒有第二個人知道,是誰給我打電話的。

我感到很好奇,接通了電話,話筒里傳來了墨鏡男的聲音。

「你好,昨晚的大餐吃的怎麼樣,很享受吧?」

我正找墨鏡男呢,沒想到這個混蛋居然自投羅網,還給我主動地打電話。

氣得我渾身直哆嗦,我沖著話筒大聲的吼叫道。

「你這個畜生,還有臉給我打電話,你他媽的到底是誰,找趙穎有什麼目的,你說,你給我說清楚。」

我承認那個時候,我確實是有些歇斯底里不可理喻,但也是很正常的反應,誰不是在氣頭上會失去理智。

「你瘋了,我不和瘋子說話,你最好記住了我警告你的話,如果你不配合的話,那可就別怪我對不起了。」

墨鏡男似乎很享受我氣瘋的狀態,語氣也是舒緩的不得了,就好像這件事兒和他沒有關係似得。

「你已經對不起我了,我不在乎還有下一次,卧槽尼瑪的。」

如果墨鏡男站在我面前,我發誓當時一定會把他撕碎了。

「怪不老闆看不上你呢,不沉穩,沒有忍耐力,哎,別怪我沒有幫你,是你自己不把握住機會的。」 墨鏡男似乎是對我失去了耐心,直接的掛斷了電話,不管我多麼的回撥回去,永遠都是忙音。

接下來我受到了一個文件夾,裡面的照片讓我啞口無言。

我看到裡面的照片全都是我不穿衣服的裸照,這尼瑪就是昨天晚上我在那間屋子裡被拍攝的,讓我憤怒的是,在我的身邊還有一個暴露的『大奶牛』。

本來我被憤怒沖昏了頭腦,可是這些照片卻令我清醒了許多。

我開始從新梳理這一切,剛才墨鏡男似乎還提到了,他並不是沒有幫助我,是我沒有抓住機會,而搞我的人並不是墨鏡男,而是他的後台老板。

這就更讓我懷疑了,薇薇如果是他的後台老板的話,墨鏡男沒有必要這麼隱藏薇薇的身份啊,況且薇薇已經跟我挑明了,就是不希望看到我比她過得好。

而墨鏡男似乎並不是這個目的,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不希望我和趙穎在一起,不確切的應該說是不希望趙穎和我在一起。

換位思考一下,如果你要是那個老闆的話,這將是一個什麼關係?

所以趙穎是那個老闆的小三的身份,立刻呈現在我的眼前,如果不是這層關係在作怪的話,墨鏡男會這麼上心的整蠱我嗎?

先是幹了我一悶棍,然後又讓那些地痞流氓來侮辱我,現在好了,還給我發來不堪入目的照片來威脅我。

雖然畫面上的我並不是真的搞那種事兒,可是別人看到了誰會相信呢?他們都會認為眼見為實吧。

如果要是我的女人和別的男人好了,我心裡也會很難受,感覺不舒服。

就像是薇薇一樣,被那個糟老頭子攥了一把屁股蛋兒,我心裡就難受了好幾天,既然這樣,趙穎是人家的小三,我也就沒必要和她繼續好下去了。

於是我心裡打定了主意不再和趙穎進行下去,並不是我懼怕了墨鏡男的手段,而是我不想和一個不幹凈的女人開始一段新的感情。

當我來到了公司之後,本來我想著對趙穎冷落一下,可是令我沒想到的是,居然是趙穎先不搭理我的。

她就當是沒看到我一樣,直接的選擇了忽視,全當我是空氣一般。

「哎哎,你們發現了沒有,趙穎好像變心了,不再對咱們的總經理投懷送抱了。」

「是啊,我也發現了,你看趙穎的臉上有多冷漠,就差變成仇人了。」

「別八卦啦,人家那是鬧矛盾了,一會兒就好了。」

那些直播妹子們都是人精,平時最愛的就是八卦扯淡,現在好了看到風就是雨,嘰嘰喳喳的說個沒完沒了。

倒是最後的那個妹子說的話,讓我有些不甘心,是啊我們是不是有矛盾了,我拒絕了趙穎的好意,趙穎已經決定要以身相許了,我卻在那個時候打起了退堂鼓,這不是不給人家面子嗎。

再說了趙穎身後的那個老闆我也不怕他,趙穎都和那個臭男人分手了,就代表和我沒有關係,我管他干甚,直接的和趙穎好好地相處不行嗎?

想來想去我覺得還是和趙穎好好地談一談,於是我來到了趙穎的直播間。

因為我是經理的緣故,現在又不是直播時間,所以我也沒有敲門,直接的推門進去。

趙穎並不在直播間,屋子裡空蕩蕩的,可能是去洗手間了吧,倒是趙穎的手機躺在桌子上。

還偏巧不巧的在我最好奇的時候亮了一下,一條微信飛了過來,因為密碼我不知道,所以我打不開屏幕,但是簡短的提示,我還是看清楚了。

哥哥:『我沒有說錯吧,他就是那種人,你最好離他遠一點。』

呃?我怎麼沒有聽說趙穎還有一個哥哥?

不過我轉念又一想,現在都什麼社會了,隨便哪一個關係不錯的人都可以叫哥哥吧。

不對,就是叫哥哥,那也是一個『哥』字吧,所謂的哥哥只能是親哥哥吧?反正我們那裡是這樣的,熟人就叫一聲『姐』或者『哥』什麼的,一般都是某姐某哥。

我正在思考著趙穎的哥哥到底是誰,趙穎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我的身後,臉上籠罩了一層冷傲的冰霜,冷冰冰的使得整個屋子的溫度,瞬間冷下來好幾度。

「趙穎你回來了?」

我有些尷尬的問道,我也說不清楚,為什麼我和趙穎的距離忽然變得陌生了起來。

「總經理找我有什麼事兒嗎?」

趙穎依舊是面無表情,而且還有些很生氣的樣子,那個態度別提有多生硬了。

「嗯,沒什麼,我就是想談一談。」

我到了嘴邊的話,都被這種冷漠給冰封住了,一時也想不起來了,只好隨口說些沒用的。

「嗯,那就不必了,時間差不多了,我也要開始工作了,總經理您也知道我的業績不怎麼好,所以必須笨鳥先飛,勞您大駕,我要直播了。」

卧槽,趙穎直接的給我下了逐客令,這可是從來都沒有過的事兒。

我很尷尬,只好點了點頭,關上門離開了。

出了門我的心就像是從五十層樓頂摔下來一樣,感到很失落。

「哎哎,總經理,吃了閉門羹吧,我可以幫你啊。」

我剛剛離開趙穎的直播間,隔壁的小八卦劉小妮就撅著小嘴笑道。

我怎麼把她給忘了,關鍵時刻還是能起到作用的嗎。

「嗯,那你告訴我,趙穎今天怎麼不開心,是有人欺負她了嗎?」

我關心的問道。

「沒有啊,今天早晨她接到了一個電話,然後就變得不開心起來,還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怎麼那不是總經理打給他的嗎?」

小八卦又開始打探消息了,我白了她一眼。

「說點乾貨,你知道趙穎有個哥哥嗎?」

我開始意識到,很有可能是那個所謂的哥哥打給趙穎的,也就是說就是墨鏡男身後的那個老闆。

「嘿嘿嘿,總經理有什麼好處嗎?」

小八卦呲著小虎牙,一副欠揍的模樣,我心裡真想暴揍她一頓,都什麼時候了,心裡還想著要好處。

「有,上首頁,給推封。」

我心說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給她好處,收買她,就讓她做我的一條忠犬吧。

「推封?真的?太好了。」

小八卦的小虎牙暴露出來,顯得卻也挺可愛的。

「哎哎,別光顧著高興了,該你給我爆料了。」

我心裡那個急啊,總不能拿了好處不幹活吧。

「沒問題總經理,當我上了推封之後,我就告訴你。」 艾瑪,不帶這樣的,話說到一半兒又不說了,都怪我平時對她們太好了,沒有一點領導的威嚴,所以小八卦才敢對我這麼無理。

「哎哎,還能不能說話啦?」

我心裡又不甘心,就沒有走,敲了敲小八卦的直播間大門說道。

「總經理,把對我的許諾兌現了,什麼都好說,就是讓我陪你睡都沒問題。」

小八卦嬉笑的說道,絲毫沒有因為我是她們的總經理而有什麼心理負擔。

「行,我這就安排去。」

為了趙穎我也是拼了,其實以前小八卦不是沒有和我提過類似的要求,可問題是小八卦的業績也懟慘淡了點,就是給她封推,也是白搭,公司只能幹賠錢。

所以小八卦才不相信我的話,非要兌現了承諾才答應幫我的事兒。

我來到了後台維護組,找到了負責人,安排好了小八卦的封推工作,本來這些都是由攻關小組負責的,因為我發小的胡作作,搞得公司雞飛狗跳業績慘淡,不得不裁員。

最後只要讓維護小組負責攻關組那一攤子活兒了。

我拿到了和上一層大公司的預約合同,上了小八卦的封推,這樣在各大網站的首頁,都能看到小八卦的推薦位了,還是最醒目的那種。

如果這樣都不賺錢的話,就只能怪你無能了。

「喏,看看吧。」

我把合同拍在了小八卦的桌子上,讓她看清楚了,上面可是小八卦的頭像。

小八卦不可思議的看著我,眼睛瞪得大大的,那種驚喜可想而知,這意味著財富的降臨,起碼收入五萬+。

「總經理我愛你。」

小八卦激動地說道,眼睛里充滿了崇拜的目光。

「謝謝了,這個就不用了,已經有愛我的人了。」

我趕緊的擺擺手,示意小八卦趕緊的干正事兒吧。

「哦,那我就不叨擾總經理您了,您可是日理萬機,大忙人一個,您先忙去吧,我會做好自己的事兒的。」

小八卦畫鋒一轉,開始給我轉移話題,這娘們是什麼意思,玩我啊?

「哎,你可不能過河拆橋,我可是認真的。」

我一把按住了封推合同,有些生氣,臉色也變得不好看起來。

「哈哈哈,總經理您真逗,不會真的當真了吧,就是當真你也得容我一個時間吧,我好好的給您做一個內應如何?」

小八卦一看情勢不對,小臉立刻變得燦爛許多,連忙給我許下了承諾。

我一想也是,總得給小八卦一點時間吧,我也就答應了下來。

「嗯,趙穎你可得給我盯緊了,特別是什麼男人和他聯繫,一定要讓我知道。」

我壓低了聲音說道,生怕被隔壁的趙穎聽見什麼。

「放心好了,您就是不讓我去做,我也會因為好奇心去弄個明白的。」

無語,小八卦果然是小八卦,這種窺陰癖的性格還真是讓她有了發揮的空間。

「幹得好繼續給你封推。」

臨出門的時候,我許下了新的承諾,不給這小妮子一點實惠,她是萬萬不給我辦事兒的。

「真的,得嘞,您就請好吧。」

小八卦的臉都快笑癱了,這種好事兒哪裡找去,這就相當於給她送錢啊,我這個總經理倒成了拍馬屁送禮的了。

有了小八卦這個內應的話,我對查出來墨鏡男的真實身份很有信心。

晚上我就受到了來自小八卦的信息,她告訴我趙穎最近的行為很不正常,經常一個人躲到衛生間接打電話,小八卦已經很努力了,可就是聽不清楚。

「你為什麼聽不清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