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你個挨千刀的,我星星你個大星星。」

「宿主,系統不是猩猩,系統是你爹。」

生氣的蘇小北火速將身上的水擦乾,穿上衣服飛快的跑進了屋裡。

在心裡想著,老子就不穿了,你能把老子怎麼樣,難不成你還能電死我。

只見,系統在腦中提示道。

「請穿衣,請穿衣,你不聽爸爸的話,還讓爸爸給你發什麼任務,傻幣,快去死吧。」

看完系統所說的,蘇小北陷入了沉思中,系統說的沒錯,任務是他激活的,而他現在剛堅持了半天就要放棄,的確說不過去。

於是,蘇小北走到外面將衣服穿在了身上,扶著牆緩緩的走進了屋裡。

躺在穿上,艱難的拿起了手機,發現有無數條的信沒有回復。

有一條是高中同學聚會的,還有一個是張塵宇發來的信息,剩下的全部都是李清韻發來的。

給他們回完信息以後,蘇小北關上了燈,躺在床上,想著這幾天發生的事情,意識逐漸變得朦朧了起來………

轉天早上,蘇小北緩緩的睜開了眼,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腰酸背痛,想要起身,卻發現自己沒有力氣,只好在內心中呼喚著系統。

「叮,檢測到宿主肉體已輕微受損,推薦升級肉體修為。」

「快升級啊,我都要死了。」

「叮,升級成功,扣除800靈氣。」

升級完成後,蘇小北才緩緩的坐了起來。

下床以後,感覺風衣給他帶來的重力感沒有了先前的那麼強,現在的他甚至可以跳起來了。

這就好比之前風衣給他帶來的感覺有一個大胖子壓在自己的身上,而現在的感覺就是,這個胖子減肥成功了。

就這樣,穿著健身大衣的蘇小北,開始了他的每天健身任務。

跑步的時候,沒有辦法太快,只能慢慢跑,不過一會也就跑完了。

而蛙跳的時候,就變得很慘了。

當然,剛開始的時候還沒什麼問題只是不停的喘著粗氣。

然而,到了後面的時候,風衣的重量開始顯現了出來,蹲下去以後,沒有力氣起來了,就只好蹲在哪裡。

這時,蘇母看見他蹲在哪裡不動,靜悄悄的走了過來,輕輕的推了一下他。

咚,一聲清脆而又明亮的聲音響起,只見蘇小北雙漆跪趴在地上,然後蘇母在旁邊笑出了聲,用手機給他照個相,這才將他扶起來。

歇了一會,蘇小北又努力的奮鬥了起來………

完成任務以後,便又是老闆剋扣員工財產的故事,經過一番爭論后,老闆還是贏了,員工是不可能翻身滴,這輩子都不可能。

蘇小北拿起了手機,看見了張塵宇給他發的信息,於是給他打了個電話,讓他到家裡來一趟。

然後,帶著他去了一家飯店,邊吃飯邊討論該怎麼辦。

蘇小北點完菜以後,翹著標準的二郎腿對他說道:「你能不能聯繫到有點實力的人嗎?」

張塵宇想了想,點了點頭說道:「沒問題,我能聯繫到幾個退役軍人,還有幾個學過散打什麼的混混。」

醫生大佬是白切黑 他說完之後,蘇小北喝了一口82年的可樂對他說道:「那我要是建個保鏢公司,你來當這個總經理,怎麼樣?」

說完,張塵宇連忙擺手說道:「您要是讓我當個保鏢還可以,您讓我當經理,那我恐怕夠嗆能勝任這個職位啊。」

蘇小北用堅硬的語氣對他說道:「我說你能,你就能,做人要相信自己,不相信自己怎麼能行呢?

就這樣,吃完飯你就去找你說的那些人,先跟他們說五險一金公司包了。」

PS:叮,察覺到作者娛樂時間過多,正在降下懲罰,請作者做好準備。 吃完飯之後,張塵宇去聯繫他所說的退伍軍人和會武術的小混混,作為保鏢公司的第一批棟樑。

而蘇小北則想起了之前系統抽獎得到的雲頂花園5折劵還沒用,這下既有時間又有錢,當然要將它收入囊下。

於是,開著拉法在大街上轟炸,引起了無數遊人回頭觀望,真是令人好生羨慕。

蘇小北打開導航,在公路上飛快的行駛,不一會便到了大名鼎鼎的雲頂花園。

整個江州最大的房地產公司,確實與外面的貓貓狗狗不一樣。

在售樓處的停車場上,停放著好幾十輛的豪車,基本上都是賓士寶馬等常見的車型,偶爾也有幾個百萬,甚至上千萬的跑車。

僅僅是停車場,就顯示出了他身為房地產大哥大的地位。

不過最為惹眼的,就是好多個西裝革履的銷售人員,熱情洋溢的攔著車,想要接到一名買房的客戶。

但是在蘇小北走過來的時候,卻被所有人忽視。

「奶奶的,早知道自己把車停這邊。」

剛才蘇小北圖方便,直接將那輛法拉利拉法停在了斜對面的銀行旁邊,自己是走過來的,否則肯定有不少銷售圍著自己轉悠。

不過算了,現在的社會就是如此現實,反正自己也不在乎這些。

蘇小北無奈的搖了搖頭,緩緩的走了進去。

「恩,不錯不錯。」蘇小北在心裡感嘆著,就是這接待有點狗眼看人低。

售樓處的大廳弄得非常不錯,金碧輝煌,旁邊弄了一個堪比五星級酒店的貴賓接待室,果然是大開發商,手筆就是不一樣。

再看兩旁的禮儀接待,迎賓小姐,也很不錯。

一個個白皙高挑,若是到時候弄回家,給父母捶捶後背,當個保姆那應該挺養眼的。

什麼?

若是兩個臉上泛起標誌性微笑的禮儀小姐,知道蘇小北此時心中的想法,非要將他一腳踹出去不可。

臭不要臉的。老娘身高一米七,身材玲瓏有致,皮膚細膩,彈性十足,盈手可握小蠻腰,每個月做做外圍月入五六位數。

給你當保姆,怕是活在夢裡呢吧。

見到有客戶上門,幾名擺弄手機的銷售小姐就起了身,準備措詞。

然而當看到蘇小北孤單形影,以及那一身看起來跟地攤貨的衣服之時,頓時翻了個白眼,坐了回去。

作為老道的銷售人員,他們深知一點。

價位決定品質,品質決定地位!

基本上來這種超級大樓盤買房的人,多多少少身後都有幾個人,要麼就是家人相陪,要麼就是闊少出門身邊帶的狗腿子,或者是幾個笑臉相迎的銷售中介,置業顧問等等。

然而,前一個全身地攤貨衣服的年輕人出現在眼前。

這種人通常來講,要麼就是沒穿正裝的置業顧問,或者是銷售中介,要麼就是別人的狗腿子。

而這些銷售完完沒想到,在她們眼中的窮酸青年,竟然是一個開了掛的大掛壁。

然而,從衛生間方向走出來的一名女銷售,見到蘇小北的那一瞬間,心神狠狠一顫,神情一怔,面色複雜,咬了咬嘴唇,徑直的走了上去。

看到這一幕,那幾個坐在一旁的銷售小姐,頓時小聲的議論了起來。

「切,新人就是沒腦子,見人就上。

「就是啊,一個小年輕人,自己來的,看那模樣就不像是買房的。」

「這種人若是能夠買房,那估計我都能買得起10套房了。」

「不過,你要是能買10套房,那我能買下全中國的房。」

…………

「你們別吹牛逼了,這小騷狐狸精,要開始勾搭了。」

基本上銷售界都這樣,一部分老人都比較歧視新人,認為他們什麼都不懂,傻了吧唧,再加上那名新來的女銷售,身材樣貌比她們出眾,頓時就有些不滿。

蘇先生您好,我是這裡的置業顧問,我姓張。

蘇小北聽見了有人叫他,將身子轉了過去。

看見了,一名身穿淺綠色旗袍,長相有些清純的女孩,蘇小北的臉上有些錯愕。

愣了一會,緩緩的說道:「你怎麼在這。」

「我想,該說這句話的人應該是我吧。」旗袍女子說道。

「我還不能來買房了,說說吧,你們這都有什麼房子。」蘇小北似笑非笑的說道。

旗袍女子跺了跺腳,開口說道:「我們這裡有高層,洋房,別墅,不知道您要哪個?」

「就說說別墅吧。」蘇小北找了個椅子坐了下來緩緩說道。

「我們樓盤中有8所副別墅和一所樓王,副別墅的平米大概在600平左右。

而且,我們的別墅都是通過不同的設計大師設計的,每一所別墅代表了一種裝修風格,有現代風格,中式風格,歐式風格,田園風格,地中海風格………

每一所的價格大概在3000萬左右。」

「哪所樓王是什麼風格?」

旗袍女子瞪了他一眼說道:「樓王是將8種風格融匯貫通,打造出了一種皇帝風格,進去以後有一種世間為我獨尊的感覺。

只不過樓王一般人買不到,據說老闆弄個一張5折劵,只有拿著5折劵才能購買。」

蘇小北一聽只能拿著5折劵購買,就樂了,在心裡想著,這簡直就是為我打造的,系統爸爸太好了。

連忙對她說道:「帶我去看看。」

旗袍女子愣了愣笑著說道:「你是神經了嗎,你有5折券嗎,你就去看。」

「你先帶我去,一會我告訴你。」

看著蘇小北英俊的面孔,給人一種相信他的感覺。

旗袍女子有些失神,回過神以後,連忙說了句抱歉,轉身給他帶路。

雲頂花園的別墅是不需要鑰匙的,都是有密碼的,所以有的人想進來就能進來。

進去之後,旗袍女子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轉過頭喊到:「你高考前幾個禮拜幹嘛去了,知不知道我們有多擔心你。」

原來,這旗袍女子是蘇小北的高中時最好的同學———凌雪伊。

蘇小北似乎想起了那時親人們一個個倒在他眼前的場景,傷心的說道:「我們家那會不是遭到了神秘勢力的報復嗎,就回家幫幫我父母,畢竟就剩我們一家三人了。」

凌雪伊將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說道:「當初,咱倆就像這樣一樣,在天台上看星星,以後還能這樣嗎。」

「當然了,畢竟你可是我的好兄弟。」

「只是兄弟嗎。」凌雪伊喃喃道。

這時,大門突然開了,一個中年男子帶著幾個人走了進來,正好看見了蘇小北和凌雪伊勾肩搭背的場景。 「喲,狐狸精本事不小啊,這麼快就跟小男人勾搭上了,看這窮酸樣,好像不能給你買樓王啊。」中年男子嘲諷的說道。

然而凌雪伊也不是省油的燈,反嘴就噴了回去:「就你這禿頭模樣,一看腎就不好吧。」

中年男子冷哼的說道:「你們有5折劵嗎,就進來看房,誰讓你們進來的。」

「說的跟你有似的,再說了這裡也沒有人規定,我們不能進來看看。」凌雪伊看見了蘇小北堅定的眼神之後,將他的話懟了回去。

看著倆人互噴了一會,不管中年男子怎麼說,凌雪伊總有辦法堵住他的嘴。

既然罵不過凌雪伊,他索性就不說話了,帶著後面的人看房去了。

在別人後面巴結的醜陋嘴臉真是令人厭惡。

凌雪伊只好帶著蘇小北四處看看,反正樓王的大小是別的別墅的三倍,未必能碰上那群噁心的人。

於是,一男一女在諾大的別墅中溜達起來,邊溜達女的邊問男的。

「你知道嗎,全球的十大奢侈傢具都在這樓王里了。

有美國的RestorationHardware(RH)傢具極附奢華與高雅,同時亦不失舒適和溫馨。

還有RocheBobois(羅奇堡),來自於浪漫的法國,始創於1896年,至今已跨越三個世紀了。

說到這裡,凌雪伊吐了吐舌頭,用胳膊戳了戳他說道:「你有沒有聽我說話。」

「我在聽啊,你說的這兩個品牌我都知道。」蘇小北說道。

「切,你就會吹牛,有本事你將剩下的8個說出來。」凌雪伊翻了一個白眼說道。

「咳咳,仔細聽好了,我只說一遍。

這個是KARTELL,是一個一直以來走自己獨立風格的傢具奢侈品牌。在設計方面因為五次獲得「金圓規」獎,毫無疑問地成為義大利史上乃至於全球設計領域裡最具創意的傢具品牌之一。

KARTELL的每件作品都充滿靈性,造型獨特、色彩歡快、情態萬千,同時又非常耐用。

KARTELL還另闢蹊徑,將塑料民用傢具與燈光配合,讓時尚與實用完美結合,給人帶來獨特的美好感受。

這個呢是ChristopherGuy

它被譽為全世界最優雅的傢具是來自北歐英國的傢具品牌由設計師ChristopherGuyHarrison創立,一路走來獲獎無數。

2011年在美國拉斯維加斯ChristopherGuyHarrison本人獲得,有設計界奧斯卡之稱的設計界最高榮譽的DesignIcon獎(設計風尚大獎)。

至此ChristopherGuy傢具已是當之無愧的奢侈品寵兒。

…………

在蘇小北說完以後,凌雪伊擺出了一副我已經看透你的表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