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力笑道:「想清楚啊!再給你一次機會啊!」

「甭想啦!就這麼定了,對了,你們準備幹嘛?給我講講唄,這一個月100萬變200萬還真玄乎!」

「還是不知道的好!怕你的小心臟受不了!既然決定一起來,那就快點籌錢吧!兩三天內,資金要到位的!」簡力說道。

「行啊,沒問題,下周一我把手裡的股票拋一部分。周二就能籌好錢,我是打給誰呢?」

「你就打進西川貿易的帳戶吧,一會我給你帳號!」羅裕開口道。

三個人又瞎聊了一會,差不多40分鐘左右,簡柔等便回來了!

「老公,你看,我們買了什麼?」簡柔興奮地從手中提著的口袋裡翻出一件奇形怪狀的衣服問道。

羅裕瞄了一眼,發現Anne和小薇手上人手一個袋子,不由誇張地道:「你們不會人手買了一件苗服吧?」沒錯,簡柔展示出來的正是當時苗族少女穿的服裝。

「怎麼啦?不行啊?又不貴,而且這麼漂亮!」簡柔不滿地道。

「就是,我們買什麼衣服用得著他們管嘛!」小薇在一旁幫腔道。

「你愛買什麼樣的衣服,我是沒意見,只不過這苗服你們平時上班也不可能穿啊?」羅裕解釋道。

「哥,得嘞,女人買衣服就是沒道理可講的,不信你問問Anne,她買的衣服有多少是經常穿的?十件裡面至少八件也就穿過那麼一兩次!然後就失蹤了!」蔣鳴傑在一邊無奈的說道。

「買都買了,還說什麼呢?就當留著做個紀念好了!蔣鳴傑包的車子估計快到了,大夥收拾收拾出發安順吧……」

說起GZ最有名的旅遊景點,那一定是以黃果樹瀑布為中心,分佈著的天星橋、陡坡塘等景區了,這裡山青水秀,風景怡人,而且還是86版西遊記中較為重要的取景點之一,最著名的就是水簾洞了,從水簾洞的洞窗可以看到雙色彩虹,可以用手去感覺那湍急而下的瀑布,儘管已是冬季,這些景區的客流還是不少。尤其讓三位美女興奮的是在當地人的推薦下,六人在黃果樹房車營地住宿,不但可以在床上看瀑布,而且在房間里按下按鈕,整個空間都會擴展出來,給人一種高科技的新奇感覺!

六個人中最high的要數小薇了,不知道是性格始然,還是想一吐心中的鬱結,在臨近瀑布的時候,小薇或放聲大叫,或上竄下跳的與瀑布各種零距離接觸,這些時刻簡力都在背後站著,淡淡的微笑地看著她。從一開始幫著她拿包到最後手中始終拿著塊干毛巾,只要一有機會就幫她擦乾頭髮、臉頰。簡力明白和小薇之間有種感覺在接近,簡力知道也許緣份到了……

按計劃,大家在黃果樹玩了兩天,周一上午便搭乘飛機返航了!

停車場,到了分別的時刻,按之前的計劃是簡力與羅裕、簡柔一起走,蔣鳴傑帶Anne和小薇一路。不過現在卻不同了,因為在返程的飛機上,依然與簡力坐在一起的小薇在吃飛機餐的時候悄悄地問了簡力一句話:「簡力,你是不是想泡我?」

此言一出,饒是簡力皮厚心大,也愣是被噎到了!礙於周圍的環境,簡力深深的憋了口氣,有些尷尬的點點頭道:「很明顯,有這個想法!」

小薇捂著嘴得意的笑道:「原來你也有被驚到的時候啊!這幾天我看你總是雲淡風清的,像個上了年紀的中年大叔!」

「我去,這個測試的意圖有些不軌啊!」簡力無語道。

「蔣鳴傑跟我說,你是個值得信賴的人!」

「然後呢?」簡力聞言假裝作出準備享受吹捧的樣子。

「然後他說你想泡我!」

「啊?他居然這麼說?」

「啊!難道他說的不是真的?」

「呃,是真的……」

「其實吧,我有許多的缺點……」

「噢……」簡力淡淡回應了一句。

「這是什麼反映?」小薇奇怪的盯著簡力問道。

「沒什麼啊?有些人眼中的缺點說不定就是另一些人眼中的優點呢?容我慢慢去體會唄……」

「我上個星期剛和男朋友分手……」小薇埋著頭道。

「嗯,我知道!所以我才有機會趁虛而入……」

「他劈腿……」

「分的好……」

「所以你如果想泡我,請……專心一點!」小薇認真的看著簡力道。 看到月之聯盟留下了一地的屍體退了下去,種花家所有人都發出了歡呼聲。

小美杜沙維娜想起孫立成教過她的口號,立刻高喊了一聲:「萬勝!」

緊接著,整個寨牆上,萬勝的聲音響徹了雲霄。

打掃完戰場,聽著巧手先生的彙報,孫立成很是高興。

別看早上打的非常慘烈,可自己一方的傷亡卻微乎其微,除去死傷的三名地精,就只有兩個死亡之舞需要維修。

而經過簡單清點,月之聯盟留下了超過五百具屍體,這還不算被他們搶走和炸爛的,可以說是一場徹徹底底的大勝。

可緊接著孫立成又平靜了下來,雖然月之聯盟損失了很多人,可和總數八千比起來,還遠稱不上傷筋動骨。而自己這邊人員過少的問題根本無解,不知道明天的戰鬥會怎麼樣。

看著遠處的殘陽如血,孫立成不由得萬分惆悵。

「我只是想回家而已,為什麼他們就一個勁兒的找麻煩呢?」

突然,孫立成狠狠的一拍箭跺,向天空中大喊。

月之聯盟的軍營里一片愁容,四處傳來傷員們哭爹叫媽的慘嚎。

「大巫,請你向銀月女神進行禱告吧!把我們現在的情況向女神進行彙報,我們需要更多的支持。否則繼續這樣打下去,還沒有等攻破寨牆,勇士們就都死光了。」

阿道夫臉色陰沉的向大巫說道,後者的腦袋上裹著一條獸皮,他被爆炸擊飛的石塊打傷了,傷口還在滲出鮮血,顯得非常狼狽。

大巫的眼中露出了憤恨的眼神,死的那些巫師都是大巫的好友,沒想到被孫立成一次殺了這麼多。

他沖阿道夫和西普斯點點頭,便掀開帳簾走了出去。

「西普斯,雖然你說過種花家隱藏著大量的秘密,可沒有想到他們隱藏的這麼深啊。這次我們吃的虧太大了。」

阿道夫嘆了一口氣,對西普斯說道。

西普斯旁觀了整個進攻過程,知道地精們不可謂不用力,可面對孫立成千奇百怪的戰法,他也很無奈,只能好好勸慰阿道夫,一起等待女神的神諭。

沒過多長時間,大巫就回來了,再看他的頭上,獸皮已經不見了蹤影,傷口完全好了。

「這是女神的賞賜。」

大巫舉著幾個捲軸向阿道夫說道,眼中滿是興奮地光芒。

第二天一早,隨著悠揚的號角聲,月之聯盟的地精們又出動了。

孫立成這次沒有客氣,本著先下手為強的策略,命令火炮向還在集結的地精們猛轟。

隨即,地精的陣列中揚起滾滾煙塵,伴隨著火光和爆炸,大批地精慘嚎著飛上了天空。

「對,轟死這幫傢伙!」

小美杜莎維娜一邊指揮火炮發射,一邊狠狠地喊道。

可能是有了經驗,面對孫立成他們的狂轟濫炸,月之聯盟的地精們竟然沒有發生多大混亂,仍舊快速集結了起來。

孫立成有些疑惑,今天的地精是怎麼了?他們不怕死嗎?

很快,他就得到了答案。

地精們用血肉掩護的巫師們躲開了種花部落眾人的視線,一潛行到預定位置,便開始了進攻。

只見星月部落的大巫念動咒語,猛的打開捲軸,一個巨大的火球騰空升起,向著寨牆疾馳而去。

孫立成大驚,忙向部下們狂喊,想擋住這個火球,但哪裡來得及。

火球看似挺慢,實際上速度非常快,只不過用了兩三秒鐘就撞在了寨牆上,還算堅韌地防禦魔法陣光波顫動了兩下,便唰地一下消失了。

孫立成沒有想到,只一顆火球就將自己精心布置的防禦魔法陣破壞了,心中頓時沉了下來。

還沒有等他頒布新的命令,第二顆火球就到了,在巨大的爆炸聲中,三名種花家地精戰士慘叫著和一個機械傀儡飛上了天空。

等煙霧散去,寨牆上出現了一個很大的豁口。而這時,更多的火球飛了過來。

「撤退!」

孫立成見狀大驚失色,趕忙下令讓部下們迅速撤離。

幸虧程序員出身的孫立成,製作的預案很全面,裡面有詳細地撤退路線圖。

只見小美杜莎擺動著大尾巴緊跑兩步,就跳上一個滑梯飛快的滑下了寨牆。而另外一批地精戰士則把步槍背在身後,縱身一躍,抓住一根垂直的青銅桿滑了下去,這是孫立成借鑒地球上消防站製造的速降裝置。

等種花家的戰士們都撤下了寨牆,向部落營寨跑去的時候,堅實的寨牆已被轟得搖搖欲墜,更有幾枚火球直接奔著寨門而來。好在孫立成他們用泥土和岩石將大門堵死了,寨門才沒有被直接轟碎。

看到谷口寨牆在火球的轟擊下呻吟,阿道夫喜笑顏開,對西普斯說:「孫立成竟敢對抗銀月女神陛下,現在就讓他嘗嘗女神的怒火,讓他明白,神祇是不容違背的。」

西普斯聽后,不由得點頭同意。

這時,寨門處一聲巨響,一個火球準確地命中了門洞,早已經鬆動的泥土和岩石立時如同火山爆發般向內噴射而出,種花家的山谷向月之聯盟打開了。

「為了銀月女神,勇士們,沖啊。」

阿道夫一揮大砍刀,無數的地精尖叫著,揮舞著武器,向寨門沖了過去。

因為種花家的戰士們早已經撤退,所以衝鋒的地精們沒有受到任何阻攔,他們迅速穿過了寨門,以麋鹿騎兵為首,向著種花家營寨狂奔而去。

山谷的祥和安靜被徹底打破了,嬌嫩的青草被無數只大腳踏進泥土,地精鹿騎兵們耍著刀花,發出著各種怪叫,亢奮的縱馬馳騁。

可這種興奮並沒有維持多久,最前面的麋鹿突然腳下一軟,便帶著身上的地精狠狠地向前翻滾了出去,毫無防備的騎兵立刻被摔得人事不省。

原來,孫立成在山谷的必經之處,設置了很多的絆馬索,地精們因為興奮忽視了偵查,頓時紛紛中招,不一會兒,就倒下了十多名騎兵。

異變讓地精的隊伍突然混亂了起來,還沒有等軍官們整隊,二十幾架黑幽幽的死亡之舞和二十多名種花家地精戰士就從兩旁沖了下來,一陣刀光血雨之後,地精的先鋒部隊就全軍覆沒了。

突然的變故嚇破了後面地精的膽子,他們眼睜睜的看著死亡之舞們殺完自己的同伴,讓以格蘭特為首的種花家地精爬上了自己的後背,便跳躍著向山谷內疾馳而去,只留下一地的碎屍和哀鳴的麋鹿。

直到馬丁領著大隊人馬趕上來,月之聯盟的隊伍才再次前進。這次,沒有人敢冒進了,他們依靠著人多的優勢,排著密集陣形,緩緩的向種花家營寨壓了過去。

可他們不知道,山頂處一棵小樹旁,一雙藍色的眼睛正在盯著他們,嘴角泛出一絲冷笑。 當大家準備各自回家的時候,簡力主動提出送小薇回家,而小薇也沒有反對,算是默許了!這下可了不得了,把簡柔樂得活像一隻偷著雞的黃鼠狼!

「明天上班了?」簡力載著小薇驅車前往梅隆小區,尋著話題道。

「是呀,年假用光了,今天的假我還得交張病假單才能過關呢!」小薇抿著嘴道。

「要不要這麼嚴格啊?」

「小RB的公司就這樣!一些細小的地方尤其仔細!」

「日企啊,公司里都說鳥語咯?」

「和老闆彙報的時候說,平時大家都是中國人沒那必要了!」

「那不錯,以後有機會去RB旅遊,可以不用請導遊了!」

「去RB不會說日語也沒事,可以用第三類國際通用語言!」說完小薇誇張的擺了擺手勢!

「你去過很多次了?」

「還好吧,每年工作原因要去個兩三次,自己倒不怎麼去!」小薇突然有些興緻索然,轉移話題道,「你平時上班忙么?」

「還好,平時比較輕鬆,就是時不時可能需要出差!」

「雙休日呢?上班不?」

「呃,理論上要上一天的……」

「那就實際上不用上是吧?哪天雙休日你上班我來找你玩兒!」

「呃,好啊,我老闆肯定喜歡你來!」

「啊?為什麼?」

「因為如果你來的話,我上班肯定會很積極的!」

「噢,這樣說的話,估計我們老闆一定挺討厭你的!」小薇笑道。

「怎麼說?」

「因為你一來,就意味著我下班了!」

「我可不可以把這話理解為你在暗示我去接你下班?」簡力玩笑道。

小薇白了一眼簡力道:「你愛接不接!」

「接,為什麼不接,這麼美麗的少女沒人接那多遺憾吶!」簡力沒臉沒皮的道,「你在哪上班啊?要不給我個地址,這樣我也好鞍前馬後不是?」

「其實也不用天天來接啦,你平時也有自己的事,想我的時候再來唄!」

「呃,可是萬一我天天想你怎麼辦啊?」

「咦!不用這麼粘吧!」小薇故作嫌棄的道。

「是啊,怎麼辦?現在發現太晚吧!」

「我可不可以退貨啊?」

「對不起,這裡不接受7天無理由退貨的!」

「退了,退了!」

「晚了晚了……」

簡力將小薇送到小區門口,小薇便不讓簡力再送了,同時簡力也沒有得到妄想中的goodbyekiss,儘管有些失望,但這不影響簡力的好心情!

看著小薇在小區內消失,簡力打量了一番整個小區的環境,發現這個小區居然是一個別墅群,至少70%以上的房子都是別墅。而小區的保安看樣子也挺正規,門口站崗的一個個精神抖擻的樣子!似乎外來人員要入內並不是特別容易!

回到家中,發現簡柔和羅裕居然也在,那麼這個三八的女人肯定說事兒了,看母親那被喜事衝擊的笑臉,簡力有些後悔直接回家了。

「那個小薇家裡住哪啊?遠么?」母親笑呵呵的問道。

簡力給了簡柔一個要你好看的眼神道:「還好,梅隆那塊兒!」

「小姑娘長得不錯,柔給我看過照片了,要抓緊啊!有什麼需要只管開口,媽媽一定全力支持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