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是許純劍?要不要趁現在,將他敲暈了打包帶走?」

「不行,人多眼雜,還是等會兒!」

白飄飄看到許純劍之後,輕吸口氣心道。

「三哥。」許純潔看到許純劍那一臉受傷的表情和憤怒,微微苦笑。

「好了,兄弟情等以後再敘吧!」石柱看著許家兄弟二人,沉聲道。

「你是什麼東西,敢這麼與我說話?」

許純劍還有些轉不過彎兒來,看著石柱沉聲道。

「呵~~」石柱輕笑一聲,並未理會許純劍臉上的怒容。

「三哥、三哥…」

許純潔是知道這幾人的實力的,看著許純劍要上手,急忙將他阻攔了下來。

「五弟,不是我說你!你這邊的人實在…」

許純劍正要說下去,卻被許純潔拉到一邊耳語了幾句。

「真的?」許純劍震驚地看著自家兄弟。

這種事情自己豈會開玩笑,許純潔無奈中點點頭。

也不知許純潔跟他說了什麼,許純劍此時忽然上道了許多。

許純劍的一雙眼睛,不斷在石柱三人身上掃來掃去,眼中驚疑不定。

「使者大人,您這是?」

白飄飄此時還沒有看出石柱三人身份,此刻看著石柱對許家兄弟二人態度,臉上充滿了疑惑。

「奧,一點點私事!放心,絕對不耽誤你的大事!」一旁少仲謀站出來,對白飄飄說道。

「奧,好好好,你們忙,你們忙!」白飄飄看著石柱二人古怪地點點頭,然後站在許純劍身旁。

有白憐花看著,石柱二人可以放心交流。

許純劍、白飄飄就看到少仲謀一揮手,然後二人就什麼都聽不到了。

「這這這,這是什麼手段?」許純劍眼睛一瞪,看著許純潔問道。

「別問!三哥,聽兄弟一句勸,就當什麼也沒有看到!」許純潔打住許純劍道。

許純劍:「…………」

夢幻空間內。

少仲謀對石柱道:「峰主,趁現在咱們可以散播些消息了!」

「嗯,先生說的對。」石柱點點頭。

「我看那個忠義堂就不錯,人脈廣、口風也很緊。只要給足了錢財,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少仲謀道。

「也好,這裡有一萬極品靈石,先生儘管使,不夠了我這裡還有。」

石柱一揮手,手中就出現了一個儲物袋子,將靈石交給了少仲謀。

「是,峰主!」少仲謀接過靈石,鄭重點頭。

「嗯,此事就有勞先生費心了!」石柱道。

「不勞事,屬下這就去打點一番。」

「安全第一!」



石柱點點頭,將少仲謀送了出去。

忠義堂,今天來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少仲謀。

雲堂主回來不久之後,就在聚事大廳接見了客人。

「尊客此來,不知是想要買賣什麼消息?」

大廳內,雲堂主看著少仲謀道。

「我這裡有條消息,想要請忠義堂的弟兄們辛苦一下!」少仲謀說道。

說著,少仲謀遞出了一張紙條。

雲堂主將桌上紙條收起,仔細瀏覽了一遍。

「尊客請回,這條消息牽連甚廣,恕在下無法答應!」雲堂主抓著紙條的手中一震,紙條就化為碎屑,然後伸手示意少仲謀可以離開了。

「忠義堂打開門做生意,雲堂主還不知道我要出什麼價,就這麼嚴詞拒絕,是否有些太過了?」少仲謀看著雲堂主問道。

「我忠義堂對許國赤膽忠心,絕不會為了區區之數,就做出如此賣國行徑!」雲堂主沉聲道。

「這裡有三千極品火靈石作為定金,此事做成了,另有重謝!」少仲謀將一個儲物袋子扔出來,看著雲堂主道。

「我忠義堂素來以忠義為主,還請閣下不要出言侮辱!」雲堂主將儲物袋子一推,表示不能接受。

少仲謀笑了笑:「據我所知,忠義堂是驚現門下的一個分堂,似乎和許國扯不上什麼關係吧?」

「此人究竟是誰?連這等機密之事都能知曉!」

雲堂主看著少仲謀,心中一沉。

不過很快,雲堂主就釋然了。

對方有備而來,事前調查一下忠義堂的跟腳也是有可能的。

少仲謀看著雲堂主在那沉思,又拿出了兩千極品火靈石道:「這樣吧,我再加註到五千,如何?」

「好,此事就這麼定了!」雲堂主將儲物袋子收了起來,看著少仲謀道。

「那好,我就等著忠義堂的好消息了!」少仲謀起身道。

「尊客請!」

雲堂主起身,將少仲謀送了出去。

「你,給我去將你們大師兄叫過來!」回來路上,雲堂主指了個弟子吩咐道。

「是,堂主。」那弟子放下手頭事情,把鍾義找了回來。

聚事大廳。

鍾義一進來,就對雲堂主恭敬道:「師尊,您找我有事?」

「嗯,我這裡有一件事情需要你親自去做!」

雲堂主說的事情,自然是白驚仙臨走前的吩咐。

不久,鍾義就運用忠義堂獨門手段,將有人想要挑撥許國和其他諸侯國的消息傳遞到了白驚仙手中。

白驚仙當即給出指示,要忠義堂將此人挖出來。

這件事情,就算白驚仙不說,雲堂主也會去做的。

調查對方身份的事情,雲堂主交給了三個核心弟子。

雲堂主自己帶著兩個副門主,動用忠義堂甚至是驚現門的力量,將少仲謀想要傳遞的消息散發了出去。

此消息一放出來,很快就在南方十六國內迅速傳播開來。

一時間,許國想要對十五國用兵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柳國都城內。

柳國使者柳雙飛府上。

此刻柳雙飛臉色沉重無比,很快來到了祝嬌住處。

「仙子,真如你所說,許國很快就要出手了!」

柳雙飛一臉焦急地走了進來,看著祝嬌道。

因為短短几天時間內,祝嬌所說的每件事情都應驗了。

這讓柳雙飛不得不懷疑,對方是不是真的神通廣大,足不出戶就能夠知天下事。

此刻許國想要攻打十五國的消息一傳過來,柳雙飛就迫不及待地來找祝嬌。

此時柳雙飛對於祝嬌已經信任無比!

此來除了要告訴祝嬌這些之外,柳雙飛也有自己的打算。

「仙子,您看如今我該怎麼辦?」柳雙飛看著祝嬌問道。

「以你在柳國的地位,想要自保,應該足夠了!」祝嬌說道。

「正要請仙子討教!」柳雙飛誠實道。

「報,大人,宮裡傳來消息,讓您趕緊進去一趟!」

就在此時,房間外傳來一個恭敬地聲音。

「宮裡來人了,想必是商議針對許國之事!」柳雙飛看著祝嬌道。

「這樣,你先去看看宮裡怎麼說。然後,咱們再好好商議一下!」祝嬌對柳雙飛說道。

「好好好,仙子,一定要等我回來!」柳雙飛說道。

「放心,我就在這裡,不會走的。」祝嬌微微點頭。

「嗯。」

柳雙飛出去了。

等到柳雙飛走了不久之後,房間中忽然多出一個人來,正是驚現門門主白驚仙。

對於此人出現,祝嬌也沒有露出半分驚訝,似乎早就已經知道了。

不僅知道了,祝嬌這段時間的表現,都有賴於白驚仙在後面的支持。

二人已經就南方十六國爭霸之事打成了協議。

只不過此事,祝嬌並沒有告訴石柱那邊,而是她私下做出的決定。

現在看來,祝嬌這個決定非常不錯! 「怎麼樣,我說過會幫你的,這下你總相信了吧?」

房間中,白驚仙看著祝嬌道。

「這段時間,真是多謝白兄對小妹的照顧了。」

「只不過這麼做,對你有什麼好處?」

祝嬌看著白驚仙疑惑道。

對於此人,祝嬌只知道其姓名,對於他是哪個勢力、有何企圖一無所知。

「當然,我這麼做也不是沒有目的的。這次諸侯之戰結束后,還請祝姑娘能夠幫我宣傳宣傳驚現門即可!」白驚仙解釋道。

「驚現門?」祝嬌念了一遍,沒聽過啊!

「不錯,就是驚現門,在下忝為驚現門門主。這段時間在下幾次義助,其實都是門內弟兄們打探出來的消息。」白驚仙說道。

「原來是這樣,那好吧,我答應你了!如今柳雙飛已經進宮了,咱們下一步該怎麼辦?」祝嬌點點頭,看著白驚仙問道。

「宮裡傳來消息,此次議事主要針對許國的。以柳雙飛的性格,到時候回來后一定會想要捲鋪蓋走人,出去避避風頭。」白驚仙說道。

「那我該怎麼說?」祝嬌問道。

「留下來!」白驚仙沉聲道。

「為何?對方膽子這麼小,會答應嗎?」祝嬌疑惑道。

「因為這裡是一國都城,天下中心,也只有留在這裡,才能隨時了解各國動向,方便你我行事!」白驚仙解釋道。

「也對。我這裡已經準備好了一套說辭,你把它背熟了即可!」

白驚仙手中拿出一張紙條,將之放在祝嬌的桌子上。

「我該走了!」

放下紙條后,白驚仙身形就一下子消失不見了。

「不送了!」

祝嬌拿起紙條,仔細看了幾遍,順手將之碾為粉末。

等到柳雙飛回來之後,祝嬌就將白驚仙準備的那一套說辭拿出來用。

果然,經過幾番勸說之後,柳雙飛這才權衡利弊,祝嬌這才令柳雙飛打消了暫時出去躲避風險的打算。

許國都城,萬憂城中。

此時城內一片嘩然,許多百姓奔走打探,驗證忠義堂散播出來的消息。

「君上準備以一國之力,攻打十五個諸侯國!我許國,已經這般強大了嗎?」

「今日宮裡準備探討如何攻取十五國城池的大事,趁現在有時間,正好可以提前與宮裡聯繫。」

「許二公子已經接掌虎符出去,調動百萬兵馬,前往邊境,大戰一觸即發。如此機會若是不好好利用一番,豈不是虧大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