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還說,以司徒釗的性情,定會在今天夜裡對他家殿下斬草除根。

許一低聲咒罵了一聲,抬頭急聲道:「命人攔著他們,我先帶人護送殿下離開,無論如何,都要保殿下周全!」

「是!」

那人匆匆出去,而許一連忙跑進了身後的房中,過了一會兒才背著昏迷不醒的司徒宴從裡面出來,他將司徒宴綁在自己身上,轉身便帶著院中那些護衛朝著後門的方向疾馳而去。

前院的喊殺聲不斷響起,整個二皇子府中血腥遍地,那殘肢斷骸,殷紅血色,好像要將整個夜空都染紅了似得。

……

皇宮之中,司徒釗聽著身前人的回稟。

「殿下,二皇子府的人已經護著二皇子逃出了京城。」

「逃了?」

司徒釗坐在那代表著皇帝身份的龍椅之上,臉上滿是冷厲之色,「廢物,早就你們封鎖了京城,他們是怎麼出城的?!」

那人跪在地上顫聲道:「是,是京畿守備的畢統領,二皇子他們逃出府中前往城門的時候,我們的人前去追捕,誰知道卻撞上了在京中抓賊的京畿守備營。」 第九十章激烈挑戰

原本陳武順,同樣以為羅無生的天賦,只不過是相對好一點,但現在不得不讓他有些重視。

當然他可還是不認為,羅無生能不比他還要的強大。

葉青璇再次出現在靈武院之中,陳武順看見了,身形一動,連忙出現在葉青璇的身前。

「葉師妹!」

然後臉上神色一變,一臉微笑著說道。

「嗯!」

對於身前出現的陳武順,葉青璇神色微微一凝,然後輕嗯一聲。

而陳武順,對於葉青璇的神色微凝,自然看在眼裡,對此,心中有些厲寒不爽。

當然這不是對葉青璇,而是對羅無生。

如果不是羅無生,也不會這樣。

「此次內門大比,最後前十的排名賽,正式開始!」而在這時,孟何看了身前所有人一眼,然後一臉微笑著大聲說道。

至於四周的弟子聽此,驚嘩激動了起來。

同時,一道身影,出現在了擂台之上。

「我喬安,向唐師弟挑戰!」

出現的瞬間,對著四周大聲的說道。

唐夜嘯一聽,搖搖頭,跟他昨天所想的差不多,只是向他挑戰的人,不一樣而已。

但是他就算知道輸,也不退縮!

然後神色堅定下,身形一動,出現在喬安的對面。

「如果沒有問題,比斗開始!」

旁邊的灰衣老者見此,開口說道。

「水流亂斬!」

唐夜嘯知道不是喬安的對手,先發制人。

虛空之中,一道道半透明的水流,猶如鋒利殘月,向著對面的喬安,亂斬而去。

威力還是不錯的,絕對不是其他十名外的弟子,能抵擋的。

但在這時,喬安臉色平靜,手中的畫扇,一開,對著身前的虛空一扇。

看似平常一般的一扇,卻掀起一道猛的狂風。

那些鋒利的殘月水流,還沒有接近喬安一丈,紛紛爆裂開來。

爆裂的瞬間,狂風越來越大,化為風之巨浪,向著唐夜嘯狂嘯而去。

其中的靈力波動和聲勢,讓四周的弟子,紛紛一驚。

「怒濤洶湧!」

對此,唐夜嘯神色凝重下,一聲暴喝。

然後整個虛空,靈力洶湧,一個眨眼間,化為怒濤巨浪,與那風之巨浪,對轟在半空之中。

「唐師弟,你的實力不錯,但接下來,還是給我敗吧!」喬安見此,還是平靜的淡淡一聲。

「裂風巨刃!」

喝聲剛落,一道將近五丈的青色巨刃,一個斬落,將那怒濤巨浪,分為兩半,出現在唐夜嘯的身前。

速度之快,讓唐夜嘯大驚,想要抵擋躲避之時,已經來不及了,最後只好認輸。

這樣一來,第一變成了喬安,而唐夜嘯變成了八號。

去年是第七,雖然今年多了一個羅無生,但等下還是要爭奪,更前面的名次。

這一戰沒有什麼懸念,畢竟實力相差還是不小的!

接下來是師瀧,但挑戰的還是唐夜嘯。

去年師瀧第八,雖然唐夜嘯去年第七,但實力上,不會相差很大,何況現在也說不定。

唐夜嘯見還是挑戰自己,神色一狠,他雖然打不過喬安,但師瀧,別想戰勝他。

師瀧修鍊的是金屬性的武技,雖然不是像肉身武技,但施展武技下,全身猶如泛起金色的光澤。

將唐夜嘯施展出的殘月水流,全部一拳又一拳的轟碎。

至於移動的速度,羅無生雙眼一凝,比他還要的快,應該是修鍊地階的速度武技。

他原本也想修鍊,但沒有時間,所以也沒有什麼辦法。

等大比之後,再修鍊。

其的速度是很快,但接近不了唐夜嘯的身體。

一個怒濤巨浪,將他抵擋在身前。

「金玄裂斬!」

但在這時,一聲暴喝下,一道金色的流光,斬在那怒濤巨浪之上。

瞬間跟之前青色巨刃一樣,將怒濤巨浪,給一分兩半。

只是那速度,沒有青色巨刃那麼的快,被唐夜嘯給躲避了開來,最後兩個戰了一個平手。

這樣的話,兩人算並列第八。

然而接下來,去年排名第二的空裘,出現在了擂台之上,而他所挑戰的對象,自然是現在一號的喬安。

四周的弟子,原本期待羅無生出手,但現在看來,要先等等。

喬安對於空裘挑戰自己,有些意外,原本他以為秦空會先上來挑戰他。

但這也沒有什麼事情,等下將空裘擊敗了,那秦空自然會來挑戰他,到時候將他也擊敗,然後成為今年真正的第一。

至於羅無生,雖然之前施展出強大的實力,但還不夠看。

既然空裘的實力不弱,喬安自然不會讓他先出。

手中的畫扇一扇,一道道青色風刃,伴隨著撕裂的呼嘯聲,出現在空裘的身前。

但是下一秒,空裘一把半透明的水晶劍一出。

那些青色風刃,紛紛被一分兩半,爆裂在虛空之中。

然後手一抖,一道道鋒芒無限的劍氣,出現在喬安的身前,但被風之巨浪,給抵擋下來。

同時,一道將近五丈的青色巨刃,一個破空,出現在空裘的頭頂上方虛空,有種想要將空裘,劈斬兩半的意思。

可是在這時,空裘的手中劍,一個向上斜斬,一道巨大的劍光,跟那青色巨刃狠狠的斬在一起。

雖然劍光斬碎,但空裘的身形,已經躲避了開來。

躲避的瞬間,體內靈力狂涌,注入水晶劍之中,然後一個猛的揮斬。

一道如瀑布般的劍光,向著喬安而去。

所過之處,那之前的風之巨浪,一分兩半。

可是就在快要斬中喬安的時候,周身虛空,青色颶風狂嘯,形成一座青色颶風小山,將瀑布劍光給抵擋了下來。

但是在這時,空裘整個身形一個破空,出現在喬安的身前。

「劍斬天穹!」

剛一出現,就是一聲凌厲的暴喝。

雙眼劍影浮現,手中的水晶劍,一劍劈斬!

直接斬入青色颶風小山之中,出現在那喬安的身前。

然後那青色颶風小山,轟然崩潰渙散開來。

喬安見此,臉色大變,想要躲避時,空裘的速度更快,鋒利的劍尖,出現在喬安的喉嚨處,只要一動,就可以刺破。

對此,四周的弟子,愣了一下,但是爆發出一陣驚嘩聲,不愧是上次的內門第二,實力強悍無比。 「兩廂撞在一起起了衝突,場面一度混亂,二皇子府的人便趁亂逃了出去。」

司徒釗厲聲道:「看守城門的駐軍呢?!」

那人頭垂的更低:「駐軍的人雖然出手阻攔,可是二皇子身邊的府兵太過厲害,他們殺死了守門之人,駐軍的人沒攔住……」

「都是廢物!!」

司徒釗一把摔碎了桌上的東西,氣得臉色鐵青。

他布置的這般周全,讓人封鎖四城,強攻二皇子府。

滿城禁軍搜捕,居然還是被司徒宴給跑了?!

「殿下,那畢崇亮分明是有意阻攔才放跑了二皇子,殿下不如將他拿下……」有人建議。

「蠢貨!」

司徒釗怒斥道:「你以為畢崇亮是誰?他手中握著五千守備營之人,你若敢動他,不等司徒宴殺回來,守備營起了亂子就足以讓我之前所做前功盡棄!」

京中共有近兩萬軍隊。

三千守城駐軍。

六千禁軍之人。

還有戍衛營五千,守備營五千,剩餘一千府衙兵備。

他如今雖然拿下了禁軍,可之前卻並非一帆風順,那禁軍之中更是有不少硬骨頭。

為了讓禁軍之人為他所用,他關押了不少人,也取了不少人性命用以殺雞儆猴。

駐軍統領雖然已經向他效忠,幫他控制住了京城,可一旦畢崇亮帶著那五千守備營之人反了,他未必能奪回京城,可卻能讓京中亂成一團。

眼下司徒釗需要的是儘快平定京中騷亂,然後順利登基。

所以哪怕他明知道畢崇亮極有可能是表面順從,暗地裡卻故意放走了司徒宴,他也不能做什麼。

至少眼下不能!

「可是殿下,二皇子出了京城,萬一他將京中的消息傳出去……」

「傳出去又如何?」

司徒釗寒聲道:「成王敗寇,他以為他逃出了京城就能跑得掉?」

「如今軍中之人已有大半軍權在我手中,成王、凌王還有遠山伯都已經投效於我麾下,司徒宴早已經不是那個人人傾羨的皇子,他謀害父皇,弒君殺父,哪怕逃出京城,也會人人得而誅之!」

「下令讓人全力追捕司徒宴等人,一旦相遇,格殺勿論!」

殿中之人聽到司徒釗的話,都是忍不住有些心寒。

他們都是知道今日情形是何而起,更知道陛下的命是誰所害。

可是……

所有人都不敢吭聲。

正如司徒釗所說,成王敗寇。

如今二皇子大勢已去,這京城的天下,已落入九皇子手中。

朝中不乏獻媚之人,有人開口道:

「殿下勿惱,那二皇子就是個喪家之犬,他決計逃不掉。」

「再說了,他生來就是個病秧子,那太醫院裡所有人都曾斷言說他活不過而立之年,以他那副殘破身子,怕是就算您今日不動他,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司徒釗聞言看向他。

那人低聲道:「微臣方才得了個消息,聽說禁軍的人去了二皇子府後,二皇子從頭到尾都未曾露過面,就連後來被他手下那些人帶著逃離之時,也是被人一路背著。」 第九十一章戰秦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