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

徽羽搖搖頭:「不必謝我,我只是報答江公子當初救命之恩,江公子在哪裡?」

餘弦也沒多想,就說道:「在後院,正在救人。」

徽羽點點頭,抬腳就朝著後院走去。

徽羽走後,餘弦臉上才徹底沉了下來,他上前一腳就踹在那個瘦小男人身上:「誰派你來的?!」

那瘦小男人臉色發白,強辯道:「沒誰派我,我就是看不慣你們拿人命兒戲,盛錦煊無德……」

餘弦又不是傻子,怎會相信這世上有那麼多硬骨頭和正義感爆棚的人?

他直接鬆開了地上那人,也不想跟他多說,直接就寒聲道:「把他拉到側院去給我審,我不管你們用什麼手段,給我撬開他的嘴,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誰想要渾水摸魚來害公子!」

「你放開我……」

「盛家殺人了……盛家……唔唔……」

那瘦小男人臉色大變,張嘴就大叫出聲,旁邊的盛家護衛連忙眼疾手快的抓著一團東西就塞進他嘴裡,將他那些喊叫壓了下去,然後把他拖走。

盧樟委頓在地,看著被拖走的男人,臉上不剩半點血色,陡然就生出害怕和後悔來。 ?良久之後,整片天地逐漸變得寂靜,然而雲凡卻感到心情前所未有的激蕩。見識了帝陽舉手投足之間天崩地裂的威能,雲凡感覺自己見識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這對他的認知產生了極大的衝擊,也打開了他的眼界,讓他不在局限於燕州乃至神國之中。

雲凡心中出現了極大的渴望,渴望見識更加廣闊的世界,與更強的強者交手,這種際遇對於普通人來說是求之不得的,只有有了更加遠大的目標,才能在武道之途走的更遠。

雲凡感覺渾身都是冷汗,他發現那朵七彩造化蓮和自己眉心的蓮花印記一模一樣。並且最後造化蓮所化的七彩光柱就是帶自己降臨這個世界的源頭。而這時候,他才發覺自己來到了一處無比寬闊的空間之中,在這裡,空中懸浮著無數閃亮的光點,猶如破碎的鏡子一般,光點有大有小,大的宛若手掌,小的只有米粒大小,而在這無數光點的中央,有一團紅黃相間的光球,大約有一尺大小,光球散發著朦朧的光暈,看上去給人一種柔和之感。

不知怎麼的,雲凡感覺這光球所散發的氣息與之前看到的帝陽與芊嫣的氣息十分相近,不,應該說是一模一樣,兩人的氣息交融在一起,散發出獨特的光暈,猶如晚霞一般艷麗而又凄美。

難道,這光球是之前的那對有情人所化?

雲凡突然想起,在能量漩渦爆發之後,兩人化作點點星光融入到了七彩造化蓮之中……

難道那兩人……就是眼前這光球嗎?那麼這裡應該就是七彩造化蓮的內部天地,那麼這些光點難道都是……

雲凡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難道這些光點就是那無數被七彩造化蓮所散發的能量漩渦所絞碎之人的靈魂碎片嗎?

雲凡此刻只感覺到了無比的震撼!

他現在感覺自己很清醒,剛在發生的一切都還在他的腦海中回蕩,雖然他的理智告訴他剛才是在做夢,但是他卻無法相信自己那是在做夢。夢中的一切都那麼逼真,那段可歌可泣的愛情始終縈繞在他的心頭,讓他不由得想起那段前世的時光。

那毀天滅地的風暴直到現在依舊回蕩於雲凡的腦海,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一個一直呆在歸雲城的人,怎麼可能做出這麼一個氣勢恢宏的夢?難道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眉心的蓮花印記就是那七彩造化蓮,曾經吞噬了無數自己連仰望都沒資格的強者?

雲凡無法想象到到底是什麼地方才能擁有如此眾多光憑記憶中的影像所散發出的氣勢就能讓自己窒息的強者。他凝望著虛空中漂浮的五顏六色的光點,回想那些強者們強大戰鬥力,猶豫了許久之後,他一咬牙,伸出手輕輕的觸碰了一顆距離自己最近,體積最小同時又光芒最暗淡的一顆光點。

就在雲凡之間碰到光點的剎那,那光點咻地一下沒入了雲凡的指尖,雲凡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就感覺自己的腦海彷彿被無數的針刺一樣,他痛苦的悶哼一聲,直接摔倒在地上。

「額啊啊啊啊!」

雲凡死死的抱住腦袋,他感覺彷彿有什麼東西拚命的往他的腦海里鑽,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換做旁人,恐怕早就昏迷過去了,但云凡沒有,劇烈的疼痛反而讓他的意識更加的清醒,這代價就是感覺到的痛苦被放大了千百倍。

無法抗拒!雲凡此刻感覺自己要被吞噬了!

吞噬?

該死,是那已經沒有意識的靈魂碎片,本能的要吞噬自己的精神之海!想要消滅雲凡的意識!

雲凡哪肯答應?經歷了短暫的驚慌,雲凡很快就冷靜下來,那只是一點微末的靈魂碎片,它的主人早已死去,自己怎麼能輸給這隻有本能的無主意識。

雲凡爆喝一聲,此時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堅守本心!堅守自己的武道之心!

我立志追尋武道巔峰,豈能備著小小的無主意識消滅!

雲凡不知道如何驅除這道無主意識,他只能咬緊牙關,努力維持意識的清明,絕不給這道靈魂碎片任何可乘之機。非人的疼痛讓雲凡幾欲昏死,可他始終堅守著腦海的最後一點清明,堅守他矢志不移的武道之心!

這場拉鋸戰不知持續了多久,就在雲凡渾渾噩噩之時,他的耳邊彷彿響起了一聲嘆息,之間那團紅黃相間的光團化作一道流光,融入到了雲凡的腦海之中,彷彿給雲凡注入了新的力量,慢慢的,無法忍受的痛苦變得可以忍受,在逐漸轉變成清爽無比。

恍惚間,各種紛亂的影像湧入雲凡的腦海,不知不覺之間,雲凡昏睡了過去,整個人也被彈出了這個空間。

一直在床上昏睡了三個時辰,等到雲凡再次睜開雙眼之時,朦朧的日光從窗外靜靜的照射進來,此時天已經亮了。

回想昨夜所發生的事情,雲凡宛若置身夢境,實在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隱隱之間還有淡淡的后怕。

一個人的靈魂分為兩個部分,一是精神意識,二是過往記憶,精神意識被抹去的靈魂就是無主的靈魂,只有本能和記憶。自己觸碰的還只是其中最小、最黯淡的一片靈魂碎片,要不是得到那紅黃光團的幫助,自己現在估計已經被那無主靈魂給變成白痴了。

想到那紅黃光團,雲凡不有的摸了摸自己眉心之間的蓮花印記,他做夢都沒有想到這蓮花印記有著這麼大的來頭。

雲凡出神的想著,突然臉色一變,咦……自己的腦海好像……

多了很多東西!

雲凡不由得盤膝而坐開始整理腦海中的東西。

法陣……丹術……各種各樣古怪的符號,各種千奇百怪卻又功效強大的煉丹藥方,各種古老而散發著強大氣息的複雜法陣……

這些難道是那對有情人和那無主靈魂承載的記憶?

這個想法讓雲凡不由的激動起來,他隱隱的感覺到,這份記憶,也許是一筆無法想象的巨大財富……

繁雜的記憶雖然已經進入到了雲凡的腦海,但卻無法向自己的記憶那般隨意調動,需要一點一點的進行梳理與融合。

雲凡一點一點的梳理著腦海中的記憶,彷彿經歷了他們的一生,慢慢的,雲凡發現那些有關法陣、丹道的記憶主要來自於那片無主靈魂,雲凡暫時無意研究這些東西,他有著更為迫切,更加需要的東西,雲凡屏住呼吸一直梳理下去,終於,在帝陽的記憶之中找到了他夢寐以求的東西,帝陽的武道功法——《皓日金烏經》,戰戟武技——《霸王誅天戟》

極品武道功法與武技!

在天渺界,武道功法可以分為天、地、靈、人四階,每品又分為高、中、低三等,武技也與之相對應。

雲凡為何不如天賦與自己相同的周澤?除了日常所需的修鍊資源意外,最重要的就是雲凡沒有好的修鍊功法與武技!

雲凡降臨在荒山之中,被老者救起並撫養長大,在過去的十二年之中,始終沒有機會接觸到武道功法,只能靠著一本爛大街的《武道初步》,每天對著木樁不停的擊打,鍛煉自己的拳腳,這就是雲凡的武道之路!這幾年就是靠著自己的慢慢摸索,加上勤奮的聯繫,才一步步突破了淬體一重的門檻,邁入了淬體二重!

而周澤不同,周家與靈霄閣有著不少的聯繫,所以從小周澤就是練的就是家族傳承的人階高等的功法武技,加上家人的教導,久而久之,兩人之間的差距就越來越大。

武道功法與武技對於雲凡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更何況是這星域的極品功法!

雲凡心中無比激動,他如饑似渴的參悟著《皓日金烏經》里的法門,很快,這《皓日金烏經》便又給他帶來了驚喜!

《皓日金烏經》是星域的頂尖武道功法,是帝陽在一個秘境之中尋得,還有與之相配套的武技——《霸王誅天戟》,帝陽正是憑著這些成為赤帝域最強十二人之一,其價值無可估量。想到這雲凡不由得激動起來,眉心的七彩造化蓮中還儲存著無數的靈魂碎片,等到自己實力足夠,應該可以融合更多。但這還不是最讓雲凡激動的,真正的原因是是他終於知道了所謂的星域到底是什麼地方。

星域是一個更高層次的世界,這個世界已經存在了萬萬年,無論是武道、丹道、陣道還是各種武器的使用,都已經到達了一個極致。星域下分為九域,分別是天皇域、地皇域、人皇域、青帝域、白帝域、赤帝域、黑帝域、黃帝域以及九域的中心——中域。天渺界屬於赤帝域,但在其中宛若一粒塵埃。

除中域外,其它八域分別以其最強者來命名。在萬年之前,八域之中勢力最強的當屬人族,那時人族三皇五帝的帶領下創造了前所未有的繁榮昌盛。但隨著一場巨變,三皇五帝失蹤,人族失去了領導者,一直居於人族之下的其它萬族乘勢而起,佔領了地皇、人皇以及赤黑黃五域,人族被迫遷移到了天皇以及青白三域。就這樣隨著萬年的發展,現在星域已經是萬族並起,群雄爭鋒的時代了…… 看著餘弦滿臉陰沉的模樣,盧樟猛的就撲到了餘弦腳下。

「余管事饒命……您饒了我,我只是怕小公子招惹了麻煩,我只是怕他被人蠱惑,給盛家和林安堂招來麻煩……余管事……」

「閉嘴!」

餘弦一巴掌扇在他臉上后,直接踹開了他:「你是什麼心思,你自己最清楚,你真當我是傻子?」

「公子讓你離開,並未嚴懲於你,可你竟敢詆毀於他。」

「你最好祈禱公子名聲不會因為你而受損礙,否則……」

餘弦嘴裡一聲冷哼,雖然沒說什麼威脅的話,可卻依舊讓得盧樟嚇得差點失禁。

「把他嘴堵上,扔在一旁,等公子出來再處置!」

餘弦滿臉嫌惡的說完,心中挂念著姜錦炎他們那邊,讓人好生守著外面,便快步朝著後院而去,心中只希望著剛才出現的那個人說的是真的。

那江青當真有那麼好的醫術,否則今日這事情怕沒那麼容易完結。

……

這邊,姜雲卿和姜錦炎完全不知道外面發生的事情。

那女子已經被姜雲卿用金針刺穴弄的暫時昏迷了過去,嘴裡含著吊命的參片。

姜雲卿讓姜錦炎搬了屏風豎在床前,將房中隔了開來。

姜錦炎守在屏風外面,聽著吩咐不斷的替姜雲卿遞著東西,而姜雲卿則是站在屏風裡面,手中不斷動作著。

姜錦炎站在外面,隔著屏風隱隱約約看到裡面姜雲卿解開那女子衣襟,手中拿著刀具在火上燎著,而另外一隻手則是輕輕的在她腹部揉壓,避開了扎著的金針,像是在試探著下刀的位置。

姜錦炎看著裡面的倒影,不知不覺間握緊了手指。

「怕嗎?」

裡面突然傳來姜雲卿的聲音。

姜錦炎垂眸站在屏風外沒有回話。

姜雲卿手中動作沒停,將刀具收回來后,快速擦拭了一下,手中隔著肚皮已經摸到了胎兒的位置,嘴裡低聲道:「你是盛家公子,有最好的家世和前程,本該矜貴淡漠,而不該多管閑事的。」

「今天的事情本與你無關,你最該做的事情就是冷眼旁觀,不問生死,可是你卻一而再的出手相助,你知道這母子兩人如果活不下來的話,你會怎樣嗎?」

姜錦炎隔著屏風,聽著裡面那略顯得無情的話,緊抿著嘴角。

「我知道。」

他當然知道這母子倆死了,他會怎麼樣,也知道以他如今的處境他不該多管閑事。

姜雲卿緩緩落刀:「那你還做?」

姜錦炎嘴裡發出一聲低笑:「江大哥剛才不是說,我像好人?」

他扯扯嘴角,像是說笑:

「曾經有個人跟我說過,我這人看著軟弱天真,可實則心腸最冷,最喜歡用自以為是的善良,去做這世間最惡毒的事情,傷害最在意我的人。」

「我其實想跟她說,我或許不是什麼好人,可我也沒那麼壞,我也想嘗嘗真去當個好人的滋味。」

姜錦炎聲音有些澀然,頓了頓后自嘲一笑。

「不過她那人嘴巴最毒,她要是知道我今天做了什麼,大抵又會笑我蠢了。」 ?雲凡花費了一段時間來平復激動的心情,不禁對帝陽由衷的感激,默念道:「帝陽前輩,感謝你之前救了我的性命,既然我繼承了你的功法與記憶,那麼從此刻開始你就是我的恩人,我雲凡在此立誓,一定幫你與芊嫣完成最後的心愿,找到你們的妹妹芊月。雖然我不知自己能到達什麼層次,但我一定會勇攀高峰,能夠早日為你們報仇雪恨!」

在心中默默起誓之後,雲凡靜下心來細細參悟《皓日金烏經》,慢慢的雲凡發現《皓日金烏經》中不僅有著獨特的真元修鍊方法,還有著極為精妙的基礎淬體法門。在天渺界之中,一般的功法只對應一個階段,譬如專門針對練臟期的《五臟真經》,針對鍛骨期的《百鍊鍛骨決》等等。

而《皓日金烏經》不同,有著及其完善的修鍊體系,其中的練體功法分為十重天,一步一登天,就連帝陽也只練到了第六重,其肉身已經極為恐怖,光憑肉身力量足以撕裂虛空。

而在這之後,還有讓雲凡更為驚訝的發現。

眾所周知,凝脈期為人體肉身極限,只有完成身體的淬鍊才有機會踏入引元境,凝聚屬於自己的真元屬性,進入元氣的修鍊階段。而《皓日金烏經》在淬體期就可以讓人提前擁有真元屬性,而且還是至陽至剛的純陽屬性。

並且在凝脈期之後,《皓日金烏經》還有著一層境界——沖脈,衝擊人體的奇經八脈,在其之上還可打通生死玄關,可突破肉體極限,衝擊更高層次的境界。

而無論衝擊奇經八脈還是打通生死玄關都不影響武者跨入引元、化元,這就相當於比其他人多出了幾個境界,其中的好處不言而喻!

看到這裡雲凡已經驚訝的說不出話了,這部《皓日金烏經》不愧是赤帝域至強者帝陽的武道功法!雲凡又看了看《霸王誅天戟》,不由為其強大的威力所心馳神往,但梳理完之後,雲凡不由的嘆了口氣,這部戟決威力強大,但想要修鍊必須有足夠強大的肉身力量,光是第一式——霸氣縱橫,以雲凡現在的體魄,強行修鍊只會使自己肉體崩壞,看樣子只能先放一放了。

雲凡想到了那無主靈魂所帶來的關於丹道、陣道的古老法門,又想到造化蓮空間內無數的靈魂碎片,心中對於自己的武道之路有了更多的信心。

理了理情緒,雲凡開始專心感悟《皓日金烏經》。

《皓日金烏經》的本質就是將武者練到堪比遠古神獸金烏的地步,引太陽精氣淬體,肉體堅不可摧且真元爆裂如日,可謂是攻守兼備,最高境界可化身金烏,縱橫寰宇。

不但如此,《皓日金烏經》中還有著獨特的獨特的用力技巧。

修鍊普通功法在練肉期能練成千斤之力已是極為難得,可一掌打斷大樹,而金烏經不同,不止要力量,更要練習如何掌控力量,練到大成可以將大樹內部完全摧毀而外表不變。

看到這些雲凡心中嚮往不已,毫無疑問,修鍊金烏經可以將十分力用成十二分乃至十五分,比其它練體高手強大的多。

想到金烏經的強大,雲凡心中下了一個決定,那就是廢除之前的修為,重新修鍊。要是讓旁人知道雲凡的決定,一定會認為他已經瘋了。但只有他自己清楚,修鍊《皓日金烏經》每一步都極其重要,尤其是最開始的基礎階段,一步不足,就會影響以後的修鍊。好不容易有了夢寐以求的功法,還是極其強大的,雲凡決不允許有任何的瑕疵。

下定決心之後,雲凡便開始進行這全新的修鍊。

——————————————

半月之後——

在歸雲城外的一座高山之峰,東方一抹魚肚白乍現,紫氣東來,雲凡閉目盤坐在石頭之上,雙手交疊於腹前,以一個特殊的方式進行吐納,不知過了多久,整個人宛如一個雕塑一般,一動不動。

此刻距離雲凡重新修鍊已經過去半月,憑藉著之前的經驗以及被造化蓮吸收的血陽草所反哺的藥力,雲凡不僅重修到了練肉期,還一舉突破到了淬體第三重——練臟!

此刻雲凡正在引初生的朝陽所帶來的一絲陽氣進行真元的修鍊,這樣可以更好的利用真元淬體,鍛造筋骨。此時雲凡所擁有的力量以及肉體強度都遠遠超過同境界之人!

在清晨微風的吹拂之下,四周的草葉如同波浪一般漸漸起伏,雲凡的呼吸也隨之開始律動,彷彿與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不分彼此。

風拂樹梢,一滴朝露從葉梢漸漸滑落,隨著樹葉的輕微一抖,露珠無聲無息的滴落下來。

猛然間,原本宛如雕像一般的雲凡睜開了雙眼,探出右手對著露珠就是一擊,伴隨著一聲悶響,露珠完好無損的繼續墜落,隨著「啪嗒」一聲輕響,露珠掉在草葉上,四散濺落。但云凡面前一棵雙人合抱粗細的大樹的樹榦上,憑空出現了一個深達小半尺的掌印。

看到這一幕,雲凡輕吐了一口氣,臉上浮現出一絲微笑。

雖然距離《皓日金烏經》所要求的對力道的絕對掌控還有很遠,但自己一掌揮出露珠未碎而掌印已入木小半尺,也算是有點成績了。

若是換做半月之前,能在如此粗壯的鐵木之上留下半寸印記就不錯了,這全部都是《皓日金烏經》的功勞。

這半月來,雲凡無時無刻不在練習《皓日金烏經》,總算是摸到了一絲門檻,但想要踏入第一重,還遠遠不能。

事實上,雲凡能夠修鍊的如此順利,並且能夠破而後立,更上一層,除了自身的努力,更多的是沾了帝陽的光,帝陽記憶中的許多感悟給雲凡的修鍊帶來了極大的好處,甚至功法的運轉方法已經深入帝陽的靈魂,雲凡要做的只是用身體去接收它們,記住它們。

因為夜以繼日的瘋狂修鍊,雲凡體內血陽草的藥力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以現在這個修鍊強度,不出三天就用完了。

雖然功法有了,但新的問題又隨之擺在了雲凡的面前……

——————————————

隔日清晨,董海林來雲凡的住處來找他。見面就對雲凡一通埋怨:「我說凡哥,你最近都幹嘛去了,來找你幾次都沒有人,還以為你失蹤了呢!」

「我這不是在努力修鍊嗎,不然怎麼對得起你的那株血陽草。」雲凡不禁一臉笑意的說道。

「這還差不多!對了,我今天來找你是有正經事要說!」董海林一拍腦袋叫道,說完便將雲凡一把拉住向城外走去。

「到底怎麼回事,你倒是和我說說啊!」雲凡被拉住后一臉無奈。

董海林轉頭望向雲凡,語氣誇張的說道:「馬上一年一度的武道交易會就要開始了,你連這也忘了,真是一個武痴!」

「武道交易會?」雲凡微微一怔,他還真沒注意到,實在是最近發生的事情太過繁雜,讓他沒有精力去關注這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