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月姐?你沒事吧?」林溪見夏傾月失神,心中不由擔憂。

「沒事。」夏傾月回過神來,勉強扯出一絲笑容,笑的很牽強。

這一年,她勤奮修行,自身的戰力提升了許多,本以為再次與柳青璇打一場,自己肯定會勝。

可,得知柳青璇竟然是帝,她心裡瞬間沒底了。

「我想睡一覺。」夏傾月輕語一聲。

林溪沒有說什麼,這個時候的夏傾月需要靜一靜。

……

另一邊,驚鴻城中。

林塵跟柳青璇本打算去九陽宗找夏傾月跟林溪,但還沒出發,驚鴻城裡就暴湧出了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可怕威壓。

這股威壓席捲而過時,猶如一座山壓的眾人寸步難行,讓眾人喘不過氣來。

轟咚。

天際,有一道流光劃過,他佇立在半空,銳利的眼睛看了一眼癱在地上的步霄跟步瑤瑤,臉色變的陰沉至極。

他的兒子跟女兒,四肢都被廢了,就連修為也都沒了。

原本,他正在閉關,結果屬下稟報,驚鴻城死了十多個武皇,就連親生兒子跟女兒都被廢了,這讓他立即出關,於是看到了這一幕。

「城主,兇手在那。」一名武皇指向遠處一條街,街上有一對青年男女。

城主步驚鴻眼眸望了過去,眼神中閃過了滔天殺意。

咚。

步驚鴻一步踏出,帶著規則氣浪,席捲而去,氣浪所過之處,房屋坍塌,行人都趴伏在地上。

「就是你們廢了我兒跟閨女!還有城中十多個武皇?」步驚鴻凝望著下方的林塵跟柳青璇,他一眼便看出林塵僅僅只是武皇。

一個武皇,他不相信林塵能輕易殺了那麼多人,他看不透柳青璇的修為,雙眸冰冷的望著柳青璇。

不可否認,柳青璇很美,但,他現在沒有空欣賞,心底里都被仇恨充斥。

柳青璇看了一眼半空上的步驚鴻,淡淡開口:「是又如何?」

「哈哈哈……好一個是又如何!」步驚鴻神色陰冷至極,雙眸森然的望著柳青璇,獰聲道:「我會廢了你,再將你囚禁,成為我一生的禁臠,我將會是你的噩夢!」

「很多人都對我這麼說過,後來,他們都生不如死。」柳青璇平靜的淡淡一聲。

「呵,你以為你是誰?」步驚鴻不屑一笑,下一瞬間,臉色煞白的猶如一張白紙,他的丹田,轟然爆炸,一身道蘊,被毀的徹徹底底,身形直接從高空墜落在地。

嘭的一聲。

步驚鴻狼狽的摔在了地上,口中狂噴一口血,他楞楞的癱在地上,心中難以接受這樣的事實,他的修為為什麼莫名其妙的就被廢了?

「啊……」

足足過了好一會兒,步驚鴻歇斯底里的嘶叫著,一身修為被廢,多少仇家會上門?

他都不敢繼續想象下去。

方圓十里的路人,一個個臉色蒼白,一城之主就這麼被廢了?

還是莫名其妙的就被廢了!

周邊的路人,再次望著柳青璇的眼神,毫不掩飾的流露出了驚懼之色。

如此輕輕鬆鬆就能廢掉一個武宗,這是多麼可怕的實力?

難道!這是武尊遊歷紅塵?

柳青璇懶得看步驚鴻一眼,直接帶著林塵消失在了諸人的視線里。

兩人消失后,諸人心中一松,猶如一塊大石徹底放下,柳青璇待在這裡,讓他們感到深深的壓力。

此時。

柳青璇與林塵降臨在了九陽宗某處山峰的院子中,院子的房間里,夏傾月難以睡眠,當察覺院子里有人時,黛眉微微一皺。

平常這座山峰只有她跟林溪待著,即便是九陽宗的宗主也不會輕易到這裡。

她推開門,走出房間,當看到院子里的柳青璇跟林塵時,曼妙的身形不禁一怔。

一年多了。

已經一年多沒有看到林塵了,如今的林塵,比之一年多前,更英俊了些。

她的目光望向柳青璇,心底里湧出難以言明之意,柳青璇是武帝,想要追趕她,怕是需要多年的時間。

林塵望著夏傾月微微笑著,說道:「一年多沒見,更漂亮了。」

一旁的柳青璇看了一眼林塵,什麼意思?一見面就夸人家更漂亮了?

「你長高了一點。」夏傾月輕聲道。

「額。」林塵有點無語,被人說長高了一點,感覺怪怪的。

這時,院子的大門被推開,一道白衣倩影佇立在門前,美眸怔怔的望著林塵跟柳青璇,眼裡湧現了一層水霧。

林塵望著她,一年多沒見,長的更漂亮了。

「哥……」林溪跑過來,擁抱著林塵,嗚咽道:「都一年多了,怎麼現在才過來。」

「咳咳,你青璇姐懷孕了,我得照顧她。」林塵說道。

「哦……嗯?什麼?」林溪鬆開了林塵,不確定的問道:「青璇姐懷孕了?」

「嗯。」林塵輕點了點頭。

「天吶…這速度……」林溪吃驚道:「那是不是快要生了?」

林溪望向柳青璇平坦的小腹,疑惑道:「怎麼是平的?我見過的孕婦都是挺著大肚子。」

柳青璇白了她一眼,沒好氣道:「我自然有辦法不影響身材。」

「原來如此。」林溪。

夏傾月聽到柳青璇懷孕了,心中五味雜陳,已經懷孕了么,或許,她該放手了。

柳青璇莞爾一笑。

林溪輕撫著柳青璇的小腹,喜笑道:「我要當姑姑了。」

柳青璇輕輕笑著,她望向夏傾月,輕道:「你跟林塵一起長大,從月份上,你比林塵小一些,等孩子出生之後,你也做孩子的姑姑怎麼樣?」

夏傾月望著柳青璇,她哪裡不知道柳青璇言語中有著其它意思。

若是她拒絕做孩子的姑姑,便是還想與柳青璇爭,若是同意當孩子的姑姑,說明她退出了。

「好。」過了一會兒,夏傾月點頭同意,這時,夏傾月心裡五味雜陳,她,放手了。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柳青璇善意的笑了笑,只要不跟她爭,什麼都好說。

林溪看了一眼夏傾月,心中暗暗一嘆。

「好久沒有一起做飯吃了,一起做飯吃,怎麼樣?」林溪提議道。

「好。」柳青璇輕點了點頭。

隨後,三女進入廚房做飯,林塵則是在院子里曬著太陽,喝著小茶。

良久,飯菜都做好了。

幾人一邊吃,一邊聊著近一年各自所經歷的一些事。

得知柳青璇跟林塵隱居了一年,林溪氣鼓鼓的責怪道:「嫌我們礙事了是不是?竟然隱居一年多,我生氣了。」

林塵寵溺道:「怎麼會嫌你礙事?巴不得你在呢。」

「不信,不然怎麼會隱居。」林溪。

林塵哭笑不得,這就生氣了。

幾人又聊了許久。

林塵對夏傾月跟林溪問道:「林叔跟葉姨也到了人品地域,你們看到他們沒?」

「沒有。」林溪搖了搖頭。

林塵望向柳青璇說道:「看一下他們在哪。」

「就在人品地域。」柳青璇的帝念微微一掃,便發現了林清風幾人。

「嗯。」林塵輕點了點頭,他只是問一下罷了。

「能幫我看看我爹在哪么?」夏傾月望著柳青璇,她一年多沒看到夏淵了,不知道自己的父親,現在怎麼樣了。

柳青璇帝念擴大範圍,籠罩住了東荒,便發現了夏淵。

隨後對夏傾月說道:「你爹很好,現在已經是巔峰武宗了。」

「啊?巔峰武宗?一年多前,他還只是武將啊」夏傾月疑惑道。

「你爹修的是儒道,儒道需要沉澱,一朝頓悟,修為便能直接攀升多個大境界。」柳青璇將儒道一事簡單的說了下。

儒道,通俗理解為文道。

一朝頓悟,境界攀升,介時,隨口念一句詩,就能引起風雲涌動,就能讓可怕的力量自然凝聚,形成攻伐或者防禦。

「這麼厲害。」夏傾月目瞪口呆,沒想到她的父親竟然走的是文道。

柳青璇輕點了點頭。

在東荒地域,金龍鎮夏家裡。

夏淵與自己的媳婦在房間里。

「天爽地爽我妻爽。」

夏淵對著自己的漂亮媳婦輕念一句詩。

他媳婦渾身一顫,俏臉緋紅,站立不穩,直接癱在了卧榻上。

這一句詩,宛如世間最兇猛的男子,直接令她達到了巔峰。

「哈哈哈」夏淵大笑著,現在的他,隨便念一句詩,就能讓自己媳婦舒服的不要不要的。

「討厭,不許這樣了。」安雨晴瞪了他一眼。

「我就這樣。」夏淵嘿嘿一道,一本正經的再次念出一句詩:「一爽身子顫、二爽靈魂抖、三爽上雲霄。」

此時,安雨晴直接昏了過去。

「媳婦媳婦,你你這就昏過去了?」

夏淵連忙過去,神色焦急,這也太不經玩了吧。

「魂醒、身醒、醒醒醒。」

夏淵又念一句,安雨晴緩緩睜開了眼睛,氣鼓鼓的望著夏淵,想折騰死她嗎!

在夏淵念詩的時候,柳青璇一直都在關注著夏淵,她想看看夏淵在儒道上,達到了什麼樣的地步。

結果,就看到了這樣的一幕。

柳青璇俏臉浮現一絲紅暈,她沒想到夏淵竟然將這麼文雅的大道,用在這方面上。

「青璇姐?你臉紅什麼?」林溪疑惑道。

林塵望著柳青璇,心中也很疑惑。

「沒沒事。」柳青璇咳了咳,掩飾尷尬。

幾人也沒多想。

直至吃完飯後。

林溪提議道:「去九陽宗逛逛怎麼樣?你們還沒逛過這裡呢。」

「好。」林塵輕點了點頭,說起來,他與九陽宗的開宗老祖曾經認識,也打過一次交道。

來到人品地域,曾經他所熟悉的地方,有種回到家的感覺。

幾人下了山峰,一路上,林溪都在介紹著九陽宗。

剛下山峰,就有不少宗門弟子在那,這些弟子都是男弟子,當他們看到林塵跟柳青璇這兩個陌生人時,先是疑惑了一下。

接著便是各種情緒交織。

看到柳青璇時,眼睛瞪圓,獃獃不動,又多了一個絕色美人嗎。

看到林塵時,心底里生出一抹嫉妒,這男的是誰?竟然能跟三個美人在一起。

尤其是看到林溪與柳青璇都挽著林塵的胳膊,這讓他們的心底里很惱火。

有一名弟子陰冷一笑,林溪是那個人看上的女人,如今林溪卻是跟一個陌生男子如此親昵,他只知道,林塵要倒霉了。

「走。」這弟子對其餘人道了一聲,隨後離開,要去通風報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