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董事長的家事,我不便過多言語,但期望你可以多關注禹風。他也是你的侄子。禹風自小便把他扔到美國,你便不覺得如今如此對他而言,非常無情么?」

「你便是來教訓我的罷?」華超雄蹙眉。

「倘若我沒看錯的話,你對阿姨是有感情的。倘若你還念及她的好,就請對禹風多一點照料,到底你是禹風最親的人。」

華超雄愣了愣,想必他是想要問我怎知,他對華禹風媽母親的情愫。大約當年的事,他也想起來了不少。

我義正言辭,不曉得華超雄對華禹風是什麼態度,因此,我只可以一點點的試探。

他位高權重,如華超雄這樣一生在商場打拚成功的人,心思縝密且無比深沉。

華超雄唇角上揚,好像在笑,可我卻看不出是喜是怒,抑或說不在乎。

「我可以給他多一點關注跟照料,但我一直非常好奇,你一個離異婦,是靠什麼勾惹禹風的?」

「華董事長非要把話講的這麼難聽么?」我面色沉著。

「呵呵。」華超雄淡淡一笑,濃濃的輕視,不言而喻。

「我瞧我今天是多此一舉啦!」我肅然起身,禮貌的微微頷首:「華董事長,打攪啦!」說著,便扭身離開。

不由得咬緊牙關根,心中非常是氣忿。離婚,好像變成我最醜陋的面具。

大家一眼都彷彿都是在瞧我帶著面具的臉,而沒人會在乎我的心。雖然有些難受,但,只須華禹風對自己好,就足夠了。

只須他可以懂自己內心的念頭,可以陪自己回憶過去,憧憬未來,這樣非常美好。

「吳小姐,你不說,我也會調查出來的。據我所知,你有個三歲的女兒!」華超雄的聲響依舊非常平靜,但面上的眉毛,卻微微挑了挑。

「你要幹嘛?」我猝然停下步伐,扭過頭來,面上帶著些許的驚懼。生怕華董事長這句話是意有所指,話中有話,都透露著惡意。

可正是由於這樣,我的心中才抑制不住失措。我不是怕他曉得美歡的身份,只是我畏怕華董事長會對美歡出手,來逼我離開華禹風。

本便有甄家在虎視眈眈,倘若再出現一個華家,我想到都不禁頭疼。

「吳小姐別這麼惶張,我就是問問。年歲大了,我也期望他們兄弟早點成家,我好抱上孫子。」說這話時,華超雄的眼眸中,生出一絲憧憬,晶光點點。

我再一回一怔,要說如今還不覺得華董事長知道什麼,我還真不信。

「華董事長說這話是啥意思?」我愕然的問道。

此刻,我唯有裝傻。到底美歡的身份還未完全公開,我應當相信華禹風的能耐,不會讓其它的人曉得這信息。

華超雄呵呵一笑。

「沒啥,吳小姐不要惶張,我就是一個感慨罷了。」說到這兒,他收起了面上的嚴肅,露出一絲慈祥的笑容來:「我曉得如今禹風一門心思都在你跟你孩子身上,看模樣他非常喜歡那孩子。吳小姐既然想重修我們叔侄的關係,我來出個主意,往後多帶孩子到這兒來走動走動,禹風自然也會跟著過來。」

華超雄一臉故做沉思狀。

「要不就這周六,我在家中設宴,你跟禹風帶著孩子一塊來用餐。」此刻華超雄的面上,透出老人面上專有的慈祥。

我神色凝重,望著華超雄的臉,正分析著他這句話中有多少真心,還未來得及開口,華超雄的聲響便再一迴響起:「就如此定了,周六我在家中等著你們。」

一陣懵懂!我驚愕,心中有些失措,到底我不敢完全替華禹風做主。

可是如今,華超雄卻沒給我一丁點兒回絕的機會。

「吳小姐你也知道禹風一直對我非常有意見,到時你多幫我說幾句好話。就似你講的,到底是叔侄,血濃於水,是割不掉的親情。」

我怔在原地,萬萬沒料想到,高高在上的華董事長,也會有這樣一面。

我不曉得自己是如何走出華家大門的,我只記得,在華董事長的周旋遊說之下,自己點頭應允了他的應邀。

一陣涼風拂面吹來,絲絲涼意滲透了我混沌的思緒,一點點變的清晰。

應允華董事長的應邀,萬一到時有事耽擱了。抑或華禹風堅決不去。自己豈非無法應付?

雖然心中忐忑,但也不禁生出些寬慰。起碼華超雄能在華禹風身上花下這份心思,已經非常好了。這就證明華超雄對華禹風還是心存挂念的,否則也不會提出如此的邀請。

設宴聚餐!自己一定要想好說辭。到時才可以說服華禹風,否則的話。我怕適得其反。我一邊走,一邊垂頭想著,以至於沒發覺迎面走過來的簡妮。

險些兒撞到。我才發覺是簡妮。瞧她的一臉深思躊蹴的模樣,應當是剛從華家出來。簡妮霎時疑惑的望著我,鐵定是在懷疑我的來意?

話說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我們兩人自然是如此,華禹風跟華舜風也是如此,每回見面不是吵架就是動手。

「你竟然會出如今這兒。太要我意外啦!」簡妮壓著嗓子,聲響尖銳率先爆發。

我本來沒計劃理她,繞開她預備走過去,可是簡妮卻伸掌攔住了我的去路。

「你今天要是不說清晰來這兒幹嘛,便不要想離開。」簡妮重重的說道,扭過臉來,目光灼然的盯著我。

彷彿要把我擺碎了,但她實在看不清晰我的內心,這是我最輕鄙她的地方。

我淡然一笑。

「簡小姐,這條路這麼寬,你確定你攔得住我么?」

「你可以試試呀!」簡妮繼續挑釁。

我往左,她便跟著往左。我往右,她也跟著往右。這類小兒科的伎倆,簡妮居然玩的不亦樂乎!

這兒雖然住的人不多,但車來車往卻非常頻繁,我們兩人無疑是遮住了交通。

簡妮是千金小姐,把任性當成理所當然。但我的卻受不了這樣,在我的世界中,更加多了一分體諒。

幾個回合之後,我終究敗下陣來,蹙眉、惱火的問道:「你究竟想怎樣?簡妮!」 簡妮的面上揚起勝利的笑容,但隨即是濃濃的嘲諷,盯著我,她逼問著:「你來這兒的究竟是幹嘛?是不是為禹風哥?你是不是想要跟他在一塊,給美歡一個名正言順的爸爸?」

她的問題許多,剎那間全部吐出。面上是急切,可以瞧出心中是怨恨跟不滿。

「簡妮,你管的未免太寬了,你不要忘掉了,你如今是華舜風的未婚妻,還這樣一門心思把心放在我們禹風身上,被旁人曉得了,只怕要說你不守婦道了,傳出去可不好聽。我這類沒身份的人遭人家這樣說也就罷了,你這麼高貴的身份,倘若背上如此的罵名,可便不好了罷!」我反駁的擲地有聲。

從抄襲事件之後,面對簡妮,我便再也沒客氣過。在我瞧起來,會抄襲的人,人品都不怎樣。她壓根沒不配做設計師,如今這模樣,她更不配愛一人。

因此,自己也沒必要跟她客氣,我也不可以老是做吃虧的角色。

「講起不守婦道,你吳青晨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簡妮聲響不大,但面上的笑容,卻別樣輕鄙跟嫌棄。

我眉心一蹙,總覺得話中有話,但我卻想不到此話的用意。

當下,撇了她一眼,我選擇離開。愈說愈錯,我寧願不講話。我僅是聽聞過『狗咬狗』,倘若我繼續跟她正直下去,我豈非也變成『狗』。

「站住!」簡妮冷聲怒斥道,「怎麼,這便聽不下去了么?」

「簡小姐,你有如此多閒情逸緻放在我們禹風身上,還不如在Yuval的設計上多花點心思呢!」我意有所指不曉得她可以否聽的出來。

我不喜歡招惹旁人,但也不喜歡被招惹。自己如今不是HOMO集團的人,因此更沒必要對簡妮客氣。

如今我的頸下寫著:不惹事,不代表我怕事。

「這你不必操心!」簡妮笑著說道:「你當是能進入禹風哥哥的服裝設計集團,你就非常厲害了么?我跟你說,沒啥值得炫耀的。吳青晨,你不要開心的太早!屬於我的玩意兒,我都可以拿回來,你便是個墊腳石罷啦!」

「在工作上,隨時歡迎你來的較量。至於感情,我曉得你對我們禹風還未死心,但還是奉勸你掂量掂量自個兒的身份。」我神色堅定,毫無懼色。

簡妮冷哼一聲,緊接著一臉暗沉:「我聽聞涵韻也要去參與夏季時裝周罷,但這一回名額唯有個,我們走著瞧。」

說這話時,她的眸子中閃動著晶亮的光彩。我不曉得她哪兒來的自信,可以如此大言不慚的講話。

話畢,我們扭身,相繼離開。

我不禁搖頭感慨,曾經跟簡妮的關係如此好,但如今卻兵戈相向。

人心易變,珍惜臉前。此刻,我不禁想到了華禹風。面上的愁雲散去,唇角溢出一絲甜蜜。

取出手機撥通了戴瑩瑩的電話,近來沒跟她聯繫,不曉得這鬼丫頭如今怎樣了。

電話接通,戴瑩瑩低沉的聲響傳來:「喂,青晨,我如今在培訓,待會兒再給你回電話。」

我還未來得及講話,電話便被扣掉了。

我詫異的望著手機,喃喃自語:「培訓?培訓啥?」

涵韻發布會之後,一切開始摁部就班正常運行。

華禹風把當初給我做設計成品的工廠收購,一番改造之後,那裡就正式成為涵韻的總部。

而以前參與HOMO集團設計大賽的許多設計師,都被我們涵韻給吸引過來,這是由於華禹風不僅僅給他們的是高薪,還有作為新人的各種撫持。

我聯繫多娜泰拉,往後范思哲Versace的時裝秀,涵韻的設計師都可以去現場觀看學習。

這些設計師無疑都有自個兒的考量,Yuval如今是一個過氣的品牌,雖然有強大的HOMO集團在背後作支撐,但想要再一回輝煌還是太難了。

最主要的就是,Yuval的設計總監簡妮涉及抄襲。在時尚設計界,名聲可是相當要緊,正所謂衣品如人品。在這問題上,她輸的完完全全。

我把大家調動起來,全力以赴預備夏季時裝周。忙碌的時間老是過的比較快,也非常充實。

翌日!周五!

吃過晚餐后,華禹風帶著美歡在院子中玩耍。歡聲笑語,陣陣襲來。

我模稜兩可,躊蹴了非常久,這才走上前去,「禹風,明天你有空么?」

「怎麼了?」華禹風回頭,一臉疑惑。

「明天華董事長說要你回去聚餐……」

「不去。」我的話還未講完,華禹風便果斷回絕,面上是滿滿的嚴肅。

「禹風……」我還想進行勸說,但望著他面色冰寒的神情,到喉口的話,都咽下。

華禹風伸掌把我攬入懷中,此刻,面上是溫柔。

「我懂你的心思,但以後別做如此的傻事啦!我跟他當中,沒啥好講的。」

唯有在家中,華禹風面上才會顯出如此的柔情,我一怔。

「你曉得了?」

華禹風點頭,一臉真誠:「我只想我們一家三口過簡單的生活,至於他們,對我而言,已經毫無意義。他們把我獨自送到美國念書的花費,我回來這段時間已然全部還清了。HOMO集團的業績翻了也一倍不止,因此他還賺了。如今,我們各不相欠。」

「這些都還可以用錢來算么?他是你的親人,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我勸道:「你不可能一生不理他,這是由於他是你如今僅有的親人,他又沒孩子,你便有責任跟義務。」

實際上我想提及華超雄,曾經跟他母親的愛慕,但,我曉得這非常窘迫,因此,選擇閉口不提。

我愈說愈激動,面頰開始泛紅。

「還有華舜風,不是么?他們更親一些。」華禹風反駁道。

我們兩人當中是一陣沉默。

「好了,我們換個話題。」華禹風開口把話轉挪。

我面色沉重,心也跟著一點點的下沉。華禹風跟美歡玩的非常開心,但我卻怎麼也開心不起來。

「禹風,你是不是不願意美歡露面。」我終究抑制不住的問道。

「對。」華禹風肯定的回復,我只覺得心口一滯,面色剎那間透出一絲蒼白。

華禹風接著說道:「因為我不期望美歡的童年生活被打攪,再加上如今逸星還未完全穩定,商場險惡,美歡不宜有太多曝光度。」

我一臉懵懂,神色依舊有些不好看。

「我跟HOMO集團如今是競爭對手!」華禹風凝眉解釋。 「因此,你要連華董事長都防著?」

「乖巧,許多事都不是你想象中的那麼簡單,但請你一定要相信我。」

又是一陣沉默。

「爸爸媽媽,你們怎麼了?」美歡見我們兩人都停下,側頭疑惑的問道。

「沒事。」我終究展開了笑顏,扭身對著華禹風說道:「那明天的聚會,你去跟華董事長說。」

「恩。」

最後,我還是選擇相信華禹風。

到底商場上的許多事,我都不清晰。並且我相信,華禹風肯定是為美歡跟自己好。

至於他們叔侄當中的關係,看模樣又要從新努力了。

翌日!

恰好戴瑩瑩空閑,我便帶著美歡去赴約。在涵韻門邊。司機為我們打開了車門。戴瑩瑩就等在門邊。出了車門就看見了她耀眼的打扮。

「喲,如今走至哪兒都有專車接送,真是爽爆了呀!」我前腳剛下車,便聽見戴瑩瑩的聲響響起。

「就你會酸我。」我笑著瞥了她一眼。

「乾媽好!」美歡禮貌的打招呼。

「誒。美歡真乖,乾媽都好久沒看見你了。可想死我了。」戴瑩瑩一邊說著,一邊蹲下在她面上親了一口。

此時,戴瑩瑩的手機鈴音霎時響起。

「喂?」

「恩?」

「為啥?」

一陣交談。

掛掉電話。她的面色不由得變了變。

「怎麼了?」我一愣。不解的問道。

「朱總說華總要他去集團幫他代班處置事,因此不可以出啦。」戴瑩瑩聲響低沉,但剎那間又喜笑顏開:「沒事。走,我們進入,要我也瞧瞧涵韻。」

「代班是啥意思?」我霎時一臉疑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