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大佬,他們怎麼敢惹的呢。

這不是找死嗎?

所以,他們當然是要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了。

公孫婉兒也因此,是躲過了這一劫。

公孫婉兒在出藏書閣的時候,看了一眼風華頌,風華頌的手已經是微微顫抖著,他的眼中已經是飽含熱淚了,公孫婉兒不知道他為何要哭泣,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的呀,如今卻把自己搞得那麼的委屈,真是搞不懂他呀。

末世之軟包子打忠犬 這樣的蘇婉,他風華頌根本就不認識,因為蘇婉從來就不會如此的有心機。

公孫婉兒十分冷漠地走出了頌神殿,隨後便離開了。

這沒有戰火的戰場,才剛剛開始吧,這往後的心機還有千千萬萬的。

風華頌,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這一切都是你們神界逼我的。

公孫婉兒的心早就從身上的那一層皮一樣死了。

這件事很快就傳到了雲芙蓉那裡去了。

這個雲芙蓉實在是神通廣大呀,連神帝神后都無法知道的事情,對於她們來說就是輕而易舉可以得到的,這其中一定是藏著什麼樣的機密。

這神界所有的事情在雲芙蓉那裡,彷彿都是透明的一樣。

神帝只是會用神鳥來監視各位天神。

這種方法對於雲芙蓉來說實在是過於低端了,她都不屑使用。

雲芙蓉得知這件事情之後,她還在十分悠閑的喝著茶,玩賞著小花。

這個角度看來雲芙蓉與神帝真的是十分相像呀。

他們表面上都給其他神一種十分弱小的感覺,但其實他們都是十分強大的,他們的心機比誰都要神深。

雲芙蓉與神帝最大的差別就是雲芙蓉比他還要聰明,還會使用心機,還要狠心。

雲芙蓉懂得與自己的敵人相接近,利用自己身邊的每一個神帝,包括跟了自己十分久的小悠閑。

雲芙蓉不相信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一個神靈。

她也發誓絕對不會對任何一個生靈心慈手軟的,包括是對自己有救命之恩的蘇婉。

雲芙蓉都知道了,這藏書閣當中的事情后,她就微微一笑。

心裡想的事,看來這蘇神總算是覺悟了。

要是這個公孫婉兒一直都那麼傻傻的話,這往後又有什麼意思。

要是公孫婉兒跟雲夢瑤一樣傻傻的,這以後的事情可就不好玩了呢。

雲芙蓉從來就不屑與弱者一起。

那些弱者在雲芙蓉心裡都不配與她對決的。

雲芙蓉倒是覺得那個紅衣姑娘,還是有點聰明的。

這往後可能就要和她對決了吧。

呵呵,可惜,她就是一個沒有任何神力的凡人而已罷了。

這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此時的紅衣,已經是一個人待在房子里很久了。

她就這樣靜靜地坐著。

想,公孫婉兒剛剛來神界的第一天。

公孫婉兒便對紅衣說道:「在凡界的時候是以你保護著我,現在到了神界就由我來保護你了。「

那時候,紅衣覺得很是感動,她覺得公孫婉兒長大了。

可是通過這幾天來看,公孫婉兒還是跟在凡界的時候一樣,最主要的是她現在比在凡界的時候還要凄慘。

她現在沒有公孫家族那樣高貴的背景。而且現在紅衣也沒有任何的權力可以保護她了。

其實這一點公孫婉兒是早就已經明白了,自己為什麼可以在凡界的時候如此的高傲,為什麼那些不良的權貴會害怕她,為什麼自己又有膽子處置那些邪惡勢力呢。

這些都是因為她的身後有公孫家族啊。

要是在凡界的時候,公孫婉兒只是出生在一個平民百姓家裡罷了。

那麼在那樣的環境當中生活了十幾年後的公孫婉兒,也定是不敢對那些權貴下手。

公孫婉兒想起自己在雍關城軍營的時候了。

那時候,就有幾個士兵在討論著自己:

「要不是是公孫明的女兒,她敢這樣處置程循墩嗎?「

「對啊,對啊!這一切還不都是因為她生的好嗎?「

「要是我有他一半的家勢的話。 非法成婚 我也敢這樣做呀,其實有的時候並不是我們欺軟怕硬罷了,只是我們生活的環境一點也不一樣。這不同的環境就造就了不一樣性格的人。「

如今,公孫孫婉兒總算是明白那些士兵們所講的話。

就在這個時候,水神來給紅衣送飯,但是紅衣依然是誰都不願意見,她覺得自己沒有本事,如果自己稍微有些本事的話,也不至於讓公孫婉兒受到換皮的痛苦。

這個神界表面上它是十分的美好,其實就是一個牢籠,一個可怕的黑暗地獄,可能它連魔接都不如呢。

這些神的心實在是過於黑暗了吧。

紅衣一定要想個辦法,好好的對付這些神,她要再次成為公孫婉兒的依靠。

她要讓這些神知道他們凡人也是不好對付的,一旦招惹了凡人的心尖之人,這些位於九重天的天神也是通通都要死。

紅衣正在想著辦法。

這個神后才是最為討厭公孫婉兒的。

她就是怕自己的兒子風華頌當不上神帝的位置。

那麼,她紅衣就一定要阻止。

而且,那個雨霖神君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她紅衣也不會讓他得逞的。

所以,紅衣要找一個新的神帝之子進行扶持。

這個時候,紅衣與淮北群主的計劃就很相似了。

只是,她們兩個的心是不一樣的。

紅衣是被逼上了絕路,她都是為了公孫婉兒好,而淮北郡主就是想做妖,就是想做壞。

紅衣終於是一個人把這些問題都想通了,她甚至是已經想好了對付這神后和風華頌的方法了,這往後就要與他們斗到底了。

紅衣看著鏡子當中的自己,覺得自己的臉上還少了一些顏色,於是她拿出了一些胭脂在自己臉上輕輕的塗抹了一層,瞬間這膚質是要比原來的皮膚更好了許多,有一層磨皮的效果,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美麗的少女一樣。 紅衣脫下神界覺得很俗氣的紅色衣服。

她換上了一件金光琉璃朝霞綵衣。

頓時一股香氣撲面而來。彷彿紅衣本來就是這個神界的天神。

這紅色的衣服,紅衣已經穿了整整20年了。

關於紅色的衣服,有紅衣的執念。紅衣很小的時候,就在花院子當中了。所以嫁給一個良人便是她一生的願望,雖然她現在已經嫁給了水神,這個願望已經是實現了。

但是這紅衣依然是她脫不下來的一件衣服。

如今她為了公孫婉兒,只好是改變自己了。

她必須要融入這個神界當中,只有這樣才有跟別的神拚命的資本。

穿著金光琉璃朝霞綵衣的紅衣,顯得格外的美麗動人。

在一瞬間,她紅衣的顏值可以說是與神界第一大美女蘇婉有的一拼了。

果然,女人都是靠打扮才可以更加出彩的。

在凡界的時候,紅衣也不要打扮就可以成為凡界當中最為美麗的女子,但是在這個神界,像紅衣這種顏值的已經是有許多。

紅衣根本就沒有辦法再靠著自己那張美麗的臉出彩出眾了。

所以她現在必須要靠打扮自己,才可以讓自己更加的奪目耀眼了。

紅衣緩緩地推開自己的房間的門,慢慢地從裡頭走了出來。

水神已經是看呆住了。

紅衣果然是那麼的美麗。

水神微微一笑,覺得十分的驚喜。

他還一直怕紅衣會因為公孫婉兒受到委屈,而一直喪下去。

果然紅衣就是紅衣,她還跟凡界一樣,充滿了鬥志。

這眼前的小小困難,根本就難不倒她。

紅衣雖然沒有辦法修鍊任何的神法,但是她可以學習關於這些神界的書籍,相信這些神界書籍當中一定是記載的關於每個神的一些剋星。

紅衣與水神漫步去了藏書閣了。

在路上還遇到了風華頌。

風華頌悶悶不樂,顯得十分的悲傷。

也不知道他經歷了什麼事情,但是這都不關紅衣的事情。

紅衣路過風華頌的時候,依然好好地跟他說話了。

但是,風華頌就是一副不想理他們的樣子。

但是,紅衣自然也是不想理會他的。

隨後紅衣又遇見了公孫婉兒。

公孫婉兒的臉上倒是洋溢著微笑,顯然她是十分的開心的。

他們都是從藏書閣的方向走。難道公孫婉兒和風華頌在藏書閣遭遇了什麼事情嗎?明顯從他們的這個表情可以看出來,公孫婉兒並沒有吃什麼虧。

事情過後,公孫婉兒與他們一起討論自己的計劃。

七星連珠日,便是魔界封印破除的時候。

而,這些神就是選在七星連珠的前一刻鐘,才會輔助自己重新獲得神法。

他們不想在現在傳給自己任何神法,就是因為他們害怕自己會使用這些神法來對付他們。

呵呵,這些神都已經是設計好的了。

所以,公孫婉兒打算在七星連珠之日,便與這六月理達成協議:魔族幫助自己一起對抗神界,但是魔族要個個都受到古風風鈴的束縛,永遠不可以看出任何傷天害理的事情。如果,六月理不同意這個協議的話,那公孫婉兒就只能是封印魔界了。

公孫婉兒覺得六月理一定是會同意的,因為她沒有其他的路是可以走的。

現在,公孫婉兒只要好好在神界呆著。

那個神后與雲夢瑤要是再想陷害自己的話,她就見招拆招。

因為,在魔界被封印之前,這些神最多就是看不起她,折騰她,折磨她,根本就不會殺了她。

只要這樣一直忍著,忍到七星連珠那天,便是這些神的忌日了。

此時,凡界之中,已經是入了春天。

封漠的傷也已經是好了,差不多了。

他下了地,只見華北笙就著急地沖了進來。

說是,這有機會去一次神界呢。

這機會,封漠當然是知道的。

有規定,凡界每過10年就會派每個王朝的代錶帶著禮品進貢給神界。而今年正好這就是第10年了。

只要封漠可以成為這個代表,他就可以見到日思夜想的公孫婉兒了。

即便,封漠與公孫婉兒之間的紅線已經是被剪斷了。

但是,他們之間的兄弟情義,是沒有人可以比的。

在公孫家族的堅持下,大洲王朝的皇上只好是派出封漠當這個代表了。

神界當中,公孫婉兒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都已經是開心炸了。

沒想到,在神界這麼黑暗的世界里,終於是有一件可以讓自己的開心的事情了。

公孫婉兒看了看鏡子當中的自己,現在自己的穿衣打扮也與以往的不一樣了。

封漠看到現在的自己是會開心還是……

公孫婉兒的內心有一些小激動,可她又想起了上一次進入封漠的夢境時候的情景。

那個時候的封漠是那麼的陌生。

就感覺他們兩個之間再也不是當年那種甜蜜的愛。更像是行走江湖的兄弟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