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可惡!」古迪拉爾克心驚肉跳,魔靈在規則公式的包裹下搖搖欲墜。

啪!啪!

一時間,許多念頭充斥在古迪拉爾克的腦海中,假若他真的死了,那麼燃燒計劃鐵定失敗,不僅無法重創埃爾洛,還讓他們拔出了一座深淵級別的巢穴。

不!不!不!

古迪拉爾克吶喊著,他輝煌的一生難道就要以這樣的方式落幕嗎?

都怪熔火之心!

一想到這,古迪拉爾克怨毒的目光掃向那一團如赤日般升起的火紅圓球。

「哈哈哈!自由?你想要自由?你們都渴望我失敗嗎?那好!給你們!都給你們!」

古迪拉爾克大吼著,情緒極度不穩定。

「窮途末路了吧?」扎西捏緊雙拳。

呼呼————

熔火之心不安的跳動著,他與古迪拉爾克相識多年,十分清楚這個惡魔的性格,貪婪、野心、嫉妒、睚眥必報!

「就算我要死,你們也都得給我!陪!葬!」

超級強者 圖窮匕首見,黑炎在哀呼一聲后散去,任由赤焰前進,魔靈徹底暴露在了扎西的眼皮底下。

「怎麼了?」扎西摸不著頭腦。

跑!跑!

熔火之心一下子打在了扎西的身上,帶著他沖向空間風暴肆虐的地方。

「這到底怎麼了?」扎西灌著大風,咬牙問道。

魔靈都顯露出來了,只差一點點他們就能殺死這縱橫了近萬年的大惡魔,為什麼要跑呢?

碰!

未等熔火之心回應,下一刻的場景便是回答了扎西的疑惑。

古迪拉爾克的魔靈升騰起來,就像一枚火箭升空,黑炎緊隨其後,拖著灰煙似的淡淡尾部,一頭撞入其中。

「哈哈哈哈!都給我陪葬吧!陪葬!」

古迪拉爾克瘋狂的笑聲不停回蕩著。

啪!

數息之後,魔靈忽然停滯下來,下方僅存的三分之一地界也被空間風暴所席捲,熔炎國度正式宣告毀滅!

「咳咳!」

古迪拉爾克劇烈咳嗽起來,對於一名跨入史詩的強者來說,領域無疑是其根本,一旦領域毀滅,他們的生命也將在不久之後枯萎。

不過,古迪拉爾克可是抱著必死之心,即便他要死,也要讓這塊大地與他一起下地獄!

這樣的陪葬才符合他的身份!

呼啦!

魔靈轟然炸裂,一圈圈漣漪似的氣浪翻騰,哪怕是空間風暴也在驚恐中化為虛無,可怕的力量傾天而下,若浪濤疊涌,卷向底下這塊早已千瘡百孔的大地。

「古迪拉爾克,你是瘋子嗎?不知道我們還在這!」

奧蘭維多瞳孔一縮,亡魂皆冒,他知道情勢在惡化,卻沒曾想古迪拉爾克如此瘋狂,竟然想與所有人同歸於盡!

想想勞倫斯初入傳奇便能破開規則壁壘,而作為一代大惡魔的古迪拉爾克所引發的場面必將天崩地裂!

嗡!嗡!

大地的盡頭,燃燒火焰的黑森林,塵煙瀰漫揚灑,狂暴的力量生生掀起岩土木根,倒卷狂襲。

突生的異變來不及給任何人反應,落在最後頭的焚火軍團魔族最先吞食惡果。

那些殘暴的兵士甚至連一聲慘嚎都未能喊出,就被灼熱的氣浪融為虛無。

咚!咚!咚!

大地在悲鳴著,任何的生靈都無法逃出這場浩劫!從天空俯瞰直下,多柯城北方的土地已然荒廢,寸草不生!

「古迪拉爾剋死了嗎?」艾克冷漠僵硬的臉頰終於露出一絲喜色,他所處的腹地並未瞧清楚那鋪天蓋地之勢。

「你們的麻煩大了。」格蘭特輕輕站起身子,擦了擦嘴角。

「什麼?」艾克瞪大了眼睛,格蘭特竟然能動了!

「小鬼,你的這個魔法不錯,不過別忘了我的身份,真的能困住我那麼長時間嗎?」格蘭特玩味一笑。

艾克一言不發,也不再動作,現在他已是強弩之末,一個小兵就能幹掉他,格蘭特真有殺意,他是擋不住的。

「愛莉,我來陪你了。」艾克自知下場,不再關係其他,只是望著懷中的愛莉,他想再多看幾眼。

聽說人死了之後會忘記過往,他不想忘記這個可人兒,他要把她深深的印刻在腦海中,生生世世。

「情感是你的牽絆,也是你的武器。」格蘭特冷笑一聲,「剩下的與我無關了,你若能活下來那就是天命註定!呵呵!」

咻!

格蘭特凌空飛躍,在空中化為本尊,碩大的龍首凝望著天際,拍打著寬闊的肉翼后竄入天空之中,緩緩縮為一個黑點。

噠噠噠噠!

這邊多柯城的士兵仍在抵抗,然而作為對手的焚火軍團卻開始騷亂起來,那些悍勇的兵士瘋狂逃竄。

「基納魯!基納魯!」

一頭炎魔大喝一聲,拋下自己的對手,迅速消失。

「怎麼了?」阿爾法半跪在地上,手持大劍,緊蹙眉頭。

他的身心完全投入戰鬥之中,根本沒有發現外界的變化。

「要玩完了!」

凱德一把抓起阿爾法的肩膀,兩人一抬頭就瞧見了那燃燒著焰火似的沙塵暴。

「這是什麼東西?」阿爾法喘氣如牛。

「光明神在上,是古迪拉爾克最後的瘋狂!」

克羅爾搖著頭,他一襲黑衣早已凌亂,飄逸的金髮也有小片焦黑,看起來如同街頭的乞丐。

「那怎麼辦?」阿爾法茫然了。

放眼望去,現在沒有人在戰鬥了,場面混亂不堪,屬於多柯城所屬的軍隊倒是癱軟在了地上。這些人戰鬥了快一天,早已精疲力竭,只靠一口氣撐著。

「怎麼辦?涼拌!」

希曼在古德的攙扶下一瘸一拐的走了過來。

啪嗒!

「累死我了。」帕羅不知何時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尋了個舒服的姿勢躺下來。

「累死你這肥豬最好!」迪瓦沒好氣道。

「都來了?」凱德嘆了口氣。

呼呼——

風來了!

勁風獵獵!(未完待續。) ?「跑!趕緊跑!」

海格力大吼著,身後的風暴迅速蠶食著大地,吞沒一切。由於火焰的存在,他更像是一場天降的炎災!

納菲一群人緊跟著海格力,他們現在正在與死神賽跑。

「啊!」

「不要!」

······

每隔數秒就有不少的人死於風暴中,其中不乏為了衝擊熔炎國度而來的多柯城精銳。他們惶恐的面容消逝其中,這一群人寧可死在戰場之上,也不想就這樣憋屈的離去。

海格力心中隱隱作痛,這些人可都是多柯城的未來啊!

然而現在以他的力量根本顧及不到他人,只能盡全力保護住這群孩子,雖然希望渺茫。

「扎西···」妮娜不安的奔跑著,心中還惦記著少年。他在的位置可是風暴誕生之地,實在讓人難以放下。

「他會··會沒事的··」卡西氣喘吁吁道,眼中露出一絲勸慰。

「別說話了!保存體力!」納菲低喝一句,其身旁的樹人戰士扛著但丁與阿拉貢。

兩人都力竭而枯,若不是海格力及時趕到,恐怕早已被兇惡的魔族兵士撕成碎片了。

眾人情緒低落,古迪拉爾克的瘋狂正是因為他的生命受到了嚴重威脅,表面上來講他們贏了,但是付出的代價未免太過沉重。

誰都能想象到經受風暴洗禮之後的多柯城會是什麼模樣!這座古老的城市恐怕要化為歷史的塵埃了,或許在不久的將來還會建立一座新城,但那永遠不會是多柯!

一座城市,一代人,人魂皆斷,又有何用。

「呸!呸!」

天空滑落一顆流星火球,轟然砸在大地之上,不一會躥出一道身影,模樣狼狽不堪,肩膀上還扒拉著一隻松鼠模樣的可愛生物。

隨著他的奔跑,小松鼠只能依靠一對爪子緊緊攥住其衣領,大半個身子在空中飄零。

「扎西!」妮娜臉上泛出光彩,心中的擔憂一掃而空。

「各位!」扎西驚喜道,他剛剛還提心弔膽呢,現在可好,終於能放下了。

咻!咻!

風暴拔山倒樹,任何膽敢阻攔他前進的物什都被粉碎了,甚至納入他龐大的軀體中。

他的速度越發飈進,靠近著眾人。

「不行!來不及了!」納菲昂著頭道,一股股巨大的牽扯力彷彿一隻只大手,拉扯著他的身子,想要將其墮入風暴的大口中。

啪!

卡西腳下一個趔趄,倒在了地上。

「卡西?」扎西的腳步頓時停了下來。

呼呼!

風暴乘勝追擊!

「跑!」卡西在地上大喊道,他原本體力就不多,現在怕是難逃一劫了。

「說什麼傻話!」

扎西動作不慢,瞬間一步跨到卡西面前,伸出手將其攙扶起來。

「哈!」

海格力回身一擊,動用規則的力量抵擋著那股吸引。

「趕緊走!走!」

「已經到了,來不及了!」納菲絕望道。

即便沒有卡西這檔子事,以他們的速度也無法逃脫出去,風暴的行進速度超乎想象!

「嗯!」海格力一個悶哼,殘存的力量化為護罩,守護在眾人身旁。

「沒有辦法了嗎?」阿拉貢失望道,一點點瞧著風暴侵襲。

「你們不該停下的。」卡西嘆了口氣。

「你說什麼?」扎西狠狠瞪了一眼卡西,「把你丟下?那種事我做不出來!本少爺是扔下兄弟的人嗎?」

「當然不是,所以你要變死狗了!」卡西莞爾一笑。

「卡西大哥,扎西大哥,你們還有工夫開玩笑嗎?」但丁撓著頭。

「跑不了那就不跑了。」納菲賭氣似的坐在了地上。

「有你這死鳥陪著,還有妮娜,我滿足了。」扎西抓緊妮娜的小手,那柔和的目光投了過去。

阿拉貢與納菲沉默不語,兩人心中都挂念著一人,他們希望她們可以逃出這風暴。

「的確夠了!」但丁一嗓子吼出來。

「你瞎叫喚什麼?」扎西敲了敲他的腦袋。

「至少我們贏了不是嗎?」但丁露出一個笑容,緊繃的臉頰上遊離著絲絲不舍。

天師打假協會 眾人微微一笑,是的,無論如何他們都贏了!

他們沒有讓焚火軍團佔領了這片土地,沒有給克洛澤斯科一個橋頭堡,加瑪帝國的東南門戶也保住了。

而這一切都離不開他們的努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