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群島,中心一座最大的島嶼上,王城坐落,鎮南王府位居正北,此刻諸王匯聚與鎮南王府之中。

諸王有所損傷,此刻只剩下十六個王侯,最中心坐著的是一臉陰沉的鎮南王。

「鎮南王,此次我等損失巨大,皆因為你那逆子許辰啊!」

幾個王侯開口,神情陰鬱。

鎮南王臉色最為難看,他的臉色鐵青:「我沒想到,那個廢物竟然有這種本事,此事本應該是十拿九穩的。」

「你沒想到的多呢,許辰……他簡直就是妖孽,我毫不誇張的說,以他的種種能力,不管是誰得到他的支持都有可能一統天下,但你鎮南王,竟然將這種兒子給拋棄了,甚至還派人追殺過他,竟把事情做的如此之絕!」

一個王侯當下開口,怨氣頗深的看向鎮南王。

鎮南王的臉色當即又青了一些,放在扶手上的雙手,微微用力。

旁邊另一個王侯出聲:「我有一個提議,鎮南王,不如你去會面許辰,暗中將他求回來,你如果誠懇真切,在委屈尊身的求他,說不定能讓他回歸,畢竟你是他的父親。」

「不錯,你打一下感情牌,也許此事可行。」

「現在的許辰有資格讓你低頭,他不僅在武道上天賦驚人,在其他方面更是遠超世人,就說續寫玄功,激發劍意,隨便哪一點不能讓我們實力大漲,當初你真是瞎了狗眼,竟是將他給驅逐了!你快去求他一求!」

幾個王侯一起發聲。

經過與許辰的幾次接觸,他們實在被許辰附帶的能量驚住,在痛恨許辰打擊了他們的同時,又不得不渴望能得到許辰的支持。

「是我瞎了狗眼?」

鎮南王雙手咔的捏緊,手背上青筋綳起。

「不然呢。」幾個王侯冷笑。

「你當初不就是看重許天策,為了許天策才逼走許辰的?如今看來,那許天策有什麼好的,就算是十個許天策,他又能比的上許辰嗎?!」

諸王冷淡嘲諷,心中的確有恨,如果沒有許天策,許辰肯定就不會被驅逐,那時許辰就是站在他們這邊的人,不論是造反大唐,甚至是一統三國,他們都有極大的希望!

「砰!」

鎮南王猛的一拍桌子,低沉開口:「別再說這個逆子了,他現在看來的確能力不俗,但想讓我去求他,想都別想!尤其是……你們說天策不如他?簡直可笑!」

「可笑嗎?」諸王冷漠的看著他。

鎮南王深吸一口氣,臉上露出譏諷笑容:「你們震驚與許辰,不過是因為對天策不了解而已,你們就沒有想過,當初他們兩個同為傲天級天才時,我為何會那般果決的極力維護天策?」

「還能有什麼深意不成?」諸王也是冷笑。

鎮南王見此沒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窗外,目光幽冷。

「的確,許辰如今傳來的消息,一次又一次的出乎我所料,也的確讓我震驚,他居然會續寫玄階功法,還能幫人激發劍意,更是有手段使用玄階殘劍,說不定還會有什麼隱藏的能力,這一切,都讓我大為震驚,甚至也生出過一些後悔之意,但是……」

說著,鎮南王嘴角露出冷笑:「但是我一想到天策,這一絲後悔就會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與天策比起來,他許辰一輩子都是個廢物,你們可知道這是為什麼?」

「為什麼?」

諸王神色漸漸因為鎮南王的話而凝重起來。

許天策究竟有什麼強的地方,竟然讓鎮南王到現在還認為,許辰這種驚人妖孽依舊不如許天策?!

……

大唐皇宮之內。

時間一點點過去,第五天的時候,唐夢秋去看望許辰,許辰身上的藍色玄階真氣已經少了將近三分之一,全身絕大多數地方被金色光華佔據。

他的氣息顯得極為悠長,感覺武道修為似乎比之前高深了不少。

第十天的時候。

唐夢秋又來看望許辰,這時候許辰身上的藍色真氣已經少了三分之二,只剩一小部分藍色光芒在閃爍,璀璨的金光濃烈,其中散發的氣息讓人感覺尤為凌厲驚人。

第十五天的時候。

唐夢秋再度前來看望許辰,這一次,許辰身上已經幾乎沒有了藍色真氣,全身都被金色的靈光籠罩,看起來神聖無比,但還沒有醒過來。

第十六天的時候。

唐夢秋沒來。

而躺在床上的許辰,一直沒有動靜的手指突然動了一下,眼皮微微顫動間,他禁閉了半個月的眼睛,終於緩緩睜開。

「唰!」

雙眼睜開的一瞬間,他全身綻放的金色光芒忽然間消失無蹤,只剩下雙眼中閃過一剎那的銳利金芒。

同時,一股深厚磅礴的修為氣息也驟然閃現。

「終於醒了啊。」

許辰臉上露出一絲微笑,從床上坐了起來。 重生之買來的媳婦 「修為似乎漲了許多。」

許辰剛一蘇醒就感覺到了自身實力的變強,而且比之前強出了許多倍,這讓他有些驚訝。

「怎麼會這樣,昏迷前……」

他昏迷前最後記得的畫面是,玄晶殘劍中的玄階真氣湧進了自己身體之中,難道,自己把那股力量消化了?

「不對,無緣無故的那真氣怎麼會跑進我體內?」

許辰盤膝而坐,沒有先去檢查自身的修為情況,而是心神沉入意識海中。

意識海內,金鼎依舊坐鎮中心,緩緩旋轉綻放著神性玄光,在金鼎旁邊,始麟還是一條黑白相間的小狗模樣,此刻正閉著眼睛,似乎感受到許辰的意識出現,它的耳朵抖了抖便沒有了動靜。

「始麟,能聽到就別裝睡,那把劍里的真氣怎麼會跑到我體內,是不是你搞的鬼?」

許辰逼近始麟,世上無緣無故的事並不多,大部分事既然發生就一定有一點因果關係,而許辰現在就嚴重懷疑那事是始麟做的。

畢竟,始麟是一頭可偷天下萬物的偷天神麟,也只有它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將一些東西偷偷偷走。

話音落下,始麟一動不動,意識海內有些寂靜。

許辰眼睛眯起:「聽不見還是不想理我?罷了,既然你什麼都辦不了,我還留著你做什麼,金鼎,煉化它。」

「嗡!」

金鼎當即金光綻放,一股不可逆的偉力從鼎身緩緩湧出。

金鼎一動,始麟瞬間炸毛,一股腦驚醒跳了起來:「喂喂喂!你幹什麼!要不要這麼小氣,不就是沒來得及回應你,你就要煉化我?快點讓它停下來!」

許辰沒有喊停,而是冷笑:「哼,沒來得及回應我,我看你是壓根就沒想理我,說,那劍里的真氣是不是你搞的鬼。」

「這……對!是我做的又怎麼樣,那把破劍本來就爛得不行了,與其讓它自行毀滅,還不如我抽取掉它最後的利用價值,而且我把它劍中的真氣偷來,不也全給你了嗎,你就沒發現你現在的修為變強了許多?我這是幫你啊,你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幹什麼?」

「幫我?」許辰一雙眼睛深邃的盯著始麟道:「你知不知道那把劍本來還能用兩次,現在我所處的環境很需要那把劍的震懾,而你把它毀了給我換了一身修為,是,我修為的確漲了不少,但不過是武師境的修為,除了這種辦法,我還有一萬種辦法能將其提升……」

「更何況,這股真氣你真的全部給我了?你就沒有偷一點過去?最後,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你不就是擔心我閑下來又找你要突破的靈氣,所以乾脆把這劍的真氣偷來給我,好省了你出力?!」

許辰一番話說出,始麟原本還底氣十足的神情,變得越來越心虛,最後狗臉上帶著一種滑稽的訕訕笑意,一溜煙跑到遠處道:「這,我這不是老本行發作,在這鳥不拉屎的凡塵,好不容易看到一點值得動手的東西,一時間沒忍住偷一下的衝動嘛,你快把金鼎收起來。」

「收起來可以,但以後沒經過我的允許,別擅自動手,你要記住,你現在不是以前高高在上的混沌始麟了,而是已經認我為主的獸寵,再隨便亂來,絕不饒你。」

許辰說著,右手一揮,旁邊幾乎要爆發的金鼎,瞬間又平靜下來。

始麟長長鬆了一口氣,然後咬牙切齒的看了看許辰道:「知道了……」

「希望吧。」

許辰瞥了始麟一眼,他才不信這傢伙會這麼輕易就徹底聽話。

意識閃動,許辰神念離開這裡,到了自己的丹田之處,剛一過來就感覺一片金光璀璨,其中的靈氣之濃郁讓他驚訝。

只見在丹田中,九片神奧剔透,金光綻放,宛若從大道神河中孕育出來的晶瑩蓮葉,正隨著靈氣的圍繞而搖動。

每一片蓮葉上都密布著數不清的道紋,九片蓮葉相互搖曳,宛如九片汪洋在蕩漾,十分驚人。

「武師境第九層!」

許辰目光微喜,這半個月的功夫,一口氣從武師境一層飆升到武師境九層,就算是把殘劍毀了,這種大幅度的提升也由不得他不欣喜。

畢竟境界越高深,修為的提升也就越難,這一口氣連升九級的感覺,還是不要太爽了。

武師一層的時候,正常人會擁有二十象之力,往後每提升一層增加十象之力,到巔峰九層時正好擁有百象之力!

但許辰與世人不同,修鍊帝經,還是完美卷,修為也比世人的九層巔峰要多一層,所以在之前突破武師一層的時候,他就差不多有百象之力了,如今到武師第九層,他比所有同境界武者的實力要強出差不多三倍,也就是三百象之力!

但這還不是終點,他的武師修為還有一層境界,完美第十層境界,這是一次大蛻變的境界,一旦到達,他的實力最起碼會比所有武師巔峰的人都強出五倍!

如此往後疊加,境界越高深,許辰的實力就會比同境界的武者強的越來越多。

念頭閃動間,許辰再度冷笑了一下。

「始麟那傢伙果然也偷取了不少玄晶殘劍的真氣,不然那股真氣絕對可以讓我直入完美第十層,如果我有後續功法的話,說不定讓我一口氣衝上武將境界都有可能!」

想著,許辰搖了搖頭,沒有再和始麟計較的打算,而是念頭轉動間,微微嚴肅起來。

「說到功法,我又得去搜尋一下後續的太始劍典了,這功法馬上又要中斷了。」

許辰現在掌握的太始劍典是到武師境第十層的內容,至於武師之後的武將境功法,一概沒有。

功法一事一直都是他最頭疼的東西,如果這功法是完整的,不斷斷續續的,他真的有一萬種辦法讓自己的境界,一口氣從武士一層飆升到飛天武聖境界!

「所以說,現在大唐局勢暫且穩定,那對我最重要的事就是先去找剩下的太始劍典了。」

沒多少遲疑。

許辰調整一下身形,體內湧出一股攝人威嚴,雙手勾勒種種玄奧印記,然後在眉心畫了一條好似能溝通天地的金線。

「神眼,開!」

……

(感謝這有點飄紅、凌駕、墨雨、原諒愛情沒有來過、情撼九天的打賞,還有執念的第二個舵主……嗯,我會加更的,明天加更……) 偷天神眼,窺盡天下。

在神眼神通的能力下,許辰只感覺自己眼中的世界在不斷拔高,目光彷彿看透了玄山,穿過了天穹,飛躍進了仙界之中。

途中一切美景如曇花一現般閃爍,最後,神眼看穿仙界到了神域之內,這裡一片朦朧玄奇,鸞鳳神鳥漫天飛舞,彩色天穹神光照耀,無數凌空漂浮的神宮倒掛著金色聖水,聖水灑下之後遍地盛開金蓮,一片生機盎然。

神眼視線飛速移動,穿入一座雄偉高聳的紫金神宮之內。

「誰!」

神宮中心,一尊持戟閉目,宛若雕塑的偉岸男人驀然抬頭,雙眼綻放出紫色雷電,四周當下布滿毀滅雷池。

「區區守門神將也妄想看破偷天神眼。」許辰淡淡的掃了這偉岸男人一眼,不做停留,視線隨著偷天神通繼續移動,很快就從這尊守門神將旁邊掠過。

「奇怪。」

持戟神將皺眉暗忖一聲,雙目再次閉合,四周的雷霆統統消失。

這些畫面一閃而逝,許辰的視線最後停留在了神宮地底深處,一片五彩斑斕的地洞之內,地洞裡面的一處石壁上,一塊不起眼的石縫內,有一卷經書深藏。

「太始劍典剩下的內容在這裡……」

許辰眉頭深深皺起,念頭一動,神眼閉合,他彷彿直墜九天一樣,意識再度回歸到身體之中。

阿曼游記 片刻,許辰眉心豎立的第三隻神眼禁閉消失,同時他閉著的兩隻眼睛,緩緩睜開,其中充滿了凝重。

「這該怎麼辦,剩下的功法在神界,以我現在的實力怎麼可能飛升到神界去拿功法?」

許辰長長嘆息,緊皺的眉頭彷彿要凝成一個愁字。

他現在才剛到凡階武師境界,連玄階實力都不到,仙界尚且遙遠,更何況是仙界之上的神界了。

現在功法落在神界,以他現在的實力想要得到這功法,完全就是不可能的!

「武道之路,要斷了?!」

良久,許辰握了握拳頭,這個後果不敢想象,如果沒有了後續功法,那他的修為境界這一輩子都要卡在現在的武師境了,就憑這點實力,怎麼可能重返大帝境,更談何報仇與救妻了。

「不會的,天無絕人之路,偷天神眼,再開!」

許辰閉目,再度施展偷天神眼,很快,他的眉心中又一次出現金色的豎眼,豎眼睜開,神光萬丈。

「窺未來!」

一聲斷喝,許辰口中噴血,不計後果,他動用神眼,要直接穿越時空,窺視未來!

現在他沒有辦法得到功法,但是他不相信自己的武道會終結,他要看一看自己的未來,從自己的未來中找到得到功法的線索!

「轟!」

九天之上雷霆忽起。

一股無端可怕的威壓瞬間降臨,無數人扭頭,全部露出駭然之色,只見天穹之上,一張無情的面孔漸漸浮現,這臉孔大無邊際,整個天穹都是這張臉孔,它彷彿是來自於混沌之中的神靈,正在視察天下。

「天道邢劫,我窺視未來驚動天道了?」

許辰心頭微緊:「該死的重生,如果還有前世的大帝修為,就算作出再驚人的舉動也能矇騙天道,但現在我施展不出任何手段,很可能會暴露在大道刑劫之下,如此,危險了……」

天地之間有天道,天道之中有法規。

時空未來玄妙非常,天下生靈掌握不了,就算有些驚世之才能夠掌握也不能隨便動用,因為觸動時空玄妙就是觸犯天道法規,天道會降下雷劫滅殺。

「我去你大爺的許辰!」意識海內,始麟倏然驚醒大叫出聲:「你要幹什麼,你他媽怎麼把天道給招惹出來了,你要找死別拉著我啊!」

始麟是一縷殘魂,殘魂早就是該死之物,但因為它神通手段驚人而瞞天過海活到現在,如果它此刻被天道發現,它也會落入天道刑劫之中,被天道滅殺。

「別廢話,我要窺探未來,看一看我的武道之路該如何接續,你不想死就幫我把天道矇騙過去!」

許辰沉聲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