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因為資金缺乏,沒辦法去做更多的嘗試。

也就是說沈曼兒空有知識,卻沒有機會讓她去實踐。現在機會來了。

沈曼兒覺得自己以後肯定不好意思跟宋家人要錢,那麼自己這些錢就是自己在這裡安身立命的根本了。

沈曼兒萬萬沒有想到,有錢人家怎麼會讓孩子向家長要錢,人家都是每個月給多少零花錢的,定時打到卡上。

當然現在的沈曼兒並不知道這回事。

沈曼兒考慮到宋廣瑤還沒有成年,沒有身份證,很多事情都沒辦法做到。比如說在證券交易所開戶。

這是個大問題,如果不買股票買基金的話,自己怎麼讓錢生錢呀?

沈曼兒有些頭大。

沈曼兒算了算,發現宋廣瑤還有一年零六個月就成年了。覺得還好,時間不算太長,而且自己可以在這段時間裡專心的學習。

就這樣,開戶的事情就得先放下了,沈曼兒數了數自己有多少錢,發現只是錢包里的紙幣就有兩千六,這還是不知道,銀行卡里有多少錢的情況下。

沈曼兒平時也花不著錢,這些錢帶在身上可以應急。

沈曼兒有些不相信銀行卡,已經在幾張銀行卡,肯定沒有一張卡上是自己的名字。不是自己名字的銀行卡,用著肯定不放心。

因為人家指不定什麼時候就不讓你用了。

當然只要沈曼兒裝好宋廣瑤,這樣的情況就不太會發生。但是世事無常,以後的事情根本就說不準,不如早做打算。

沈曼兒覺得宋夫人的要求太多,自己只聽著就不耐煩了。不過按照宋夫人說的做,確實能提高自己的氣質和修養。

沈曼兒也忍了下來,反正是對自己有好處的事情。

沈曼兒想著這樣的日子也太無聊了,自己雖然最近一直忙於學習,但是以前的自己在忙著學習,也是有娛樂生活的呀。

在學校里連個手機都沒有,什麼也幹不了,好像除了讀書,就是做題。

沈曼兒覺得自己現在的狀態挺好,學習進度也趕上了,也有了自己的規劃。

事情完成的都差不多了,應該給自己一些鼓勵。

沈曼兒決定這次放假就去買個手機。

宋廣瑤之前的手機已經找不到了,沈曼兒也不費心去找了。

手機是特別私人的東西。沈曼兒從來不願意碰別人的手機。自己的手機上沒有秘密,沈曼兒也不怕別人動。

這天上課,老師說道:「同學們,我們馬上就要放假了,放假之前按慣例要進行月考,而明天就是我們的第1次月考。」

大家顯然躁動了起來,馬上都要放假了,大家激動還來不及呢,誰想要去考試了。

而且這個考試結束以後,成績下來的特別快,有的時候還沒開學呢,家裡的父母以後已經知道消息了,連個放假都過不安生。

沈曼兒是有些期待這次考試的,她想檢驗一下自己最近學習的成果。

如果沒有考試的話,人很容易就懈怠,因為沒有考試就沒有目標。人們就覺得自己不用著急學習就好,因為短期時間上根本用不到這些知識。

沈曼兒自己就是一個很容易現在的人,所以短期內有這樣的考試,能讓她及時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也能及時調整自己的計劃。

而且這樣的檢測,會給自己一定的壓力,讓自己能繼續學習下去。

沈曼兒挺開心的,也覺得這次應該會考得不錯,畢竟剛開學,大家學習的內容也不多,這次考試應該會很簡單,包含的內容肯定不廣。

而這些同學們,只是簡單的聽老師把課講完了,根本還沒有來得及複習,也沒有進行背誦。

沈曼兒之前因為要趕進度,已經對這些知識背誦好幾遍了。所以第1次月考,她根本就沒在怕的。

老師說完之後就讓大家自習,這是慣例,每次考試前一天,老師基本上就不會再講新的內容了,只讓大家上自習好好的複習一下,準備一下第2天的考試。

沈曼兒把自己做好的思維導圖拿出來,開始複習。

這樣知識有了框架以後複習起來會更加簡單,當然記憶也會很簡單。

以前沈曼兒根本就沒有認識到思維導圖的好處。當時聽別人說,用思維導圖可以幫助記憶,她還覺得特別可笑,畢竟對自己完全沒有用處。

現在沈曼兒算是認識到了以前的自己,聽了那樣的理論之後,根本就沒有去實踐。

而現在她進行了大量的實踐之後,總結了經驗教訓,應用其思維導圖來,就會更加的得心應手。 時間過得很快,學生們還沒感覺怎麼樣呢,第一次月考已經來臨了。

沈曼兒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自然是沒在怕的。

考試很快就結束了,沈曼兒第一次有了下筆如有神的感覺。

由於這是高二開學以來的第一次質檢,而且目前還沒有學習特別多的內容,所以這次試卷很簡單。

不過如果不認真的話,一樣容易丟分。

沈曼兒認真檢查了幾遍,覺得沒有問題了,就不在看試卷了,而是坐著發獃。

這畢竟是高中,不像大學做完試卷可以提前交卷。沈曼兒可不想當那個與眾不同的人。

沈曼兒好不容易熬到考試結束。她想起宋廣瑤的一個習慣。

每次考試結束后,直接到校門口,保姆回去宿舍幫她收拾東西。

沈曼兒也樂得輕鬆,直接往學校門口走去。

誰知道剛走了幾步,就被一個男生攔住,沈曼兒心想,他不會要像我表白吧?

男生脫口而出的話,打破了沈曼兒的幻想。

「廣瑤,你怎麼去學文科了?也沒有跟我說一聲。你好幾天沒有去找我了。」

沈曼兒仔細看了這個男生一眼,這才發現他原來是陳俊恆。

沈曼兒聽見男生的話,有些不高興,自己反正不喜歡陳俊恆,沒必要還要照顧他的感受。

「我不去找你,也沒見你來找我呀。」

趙俊恆顯然沒有想到宋廣瑤會這樣說話,印象中不管自己什麼語氣,廣瑤都是特別溫柔的聲音。

「廣瑤,你怎麼了?怎麼跟以前不一樣了?」

沈曼兒說道:「我沒事,你沒事的話,不要擋著我了,我要回家了。」

陳俊恆一時沒反應過來,沈曼兒直接繞過他往校門口走去。

陳俊恆在原地站了一會,臉色有些難看,可能是不太接受別人和自己這樣說話。

雖然宋家是當地首富,但是宋陳兩家是世交,陳家肯定不會太差。

陳俊恆從小就是在別人的恭維和巴結中長大的。就連宋廣瑤也是遷就他。他還從來沒有被這樣對待過。

陳俊恆心想,你這樣跟我說話,別想讓我原諒你。

沈曼兒不知道陳俊恆居然會這樣想,沈曼兒對宋廣瑤的感情認識的還不夠深刻,她不知道宋廣瑤在陳俊恆面前是什麼樣的。

沈曼兒才不關心這些,中午放假了,自己可以輕鬆一下了。

沈曼兒還沒有體會過有錢人家的生活,這次回去肯定要好好享受一番。

沈曼兒看電視上演的,富二代去商場飯店消費,從來不用給錢,記賬上就好,月底會有人去家裡收錢。

當然還有另外一個版本,就是那些有錢人從來不問價錢,向來是特別帥氣的拿出卡,說道:「拿去刷,我請客。」

沈曼兒覺得有些搞笑,自己想像的怎麼那麼傻呢。

沈曼兒看到了自家的車。正是放學的時間,家長們都來接孩子,校門口停了好多車,一眼望過去,人山人海。

不過沈曼兒不用擔心,因為宋家的車自帶氣場,宋家停車的位置,別的車都不敢靠近。

畢竟不小心颳了蹭了,沒有人賠的起呀。

沈曼兒走過去,家裡的司機趕緊把車門打開,讓沈曼兒坐進去。

沈曼兒也終於體驗了一把電視劇里的場景,覺得也沒什麼嘛,就是別人幫忙開個車門。

自己又不是開不了。怎麼當初看電視的時候那麼羨慕呢?沈曼兒覺得奇了怪了。

司機說道:「小姐,宋總已經在望湖酒店等您了,我們現在過去?」

沈曼兒點了點頭,她也覺得餓了,在學校里確實吃不好。

自己挺厭惡食堂的飯的,感覺什麼食物跟食堂扯上關係,就讓人難以接受。

司機很快就來到了酒樓。

沈曼兒報了宋成輝的名字就被帶到了包廂。

侍者敲了敲門,然後替沈曼兒打開了包廂的門。

沈曼兒一進去發現剛剛攔住自己的陳俊恆也在。

沈曼兒愣了一下,不明白現在是什麼樣的發展。

宋成輝咳了一聲,說道:「廣瑤,見到你陳叔叔陳阿姨,怎麼不打招呼?」

沈曼兒回過神來,笑著喊道:「叔叔阿姨好。」

陳叔點了點頭,陳阿姨笑著說道:「廣瑤快進來坐下。我本來還囑咐俊恆跟你一起來,結果他倒好,直接來了。」

沈曼兒發現他們給自己留的位置就是在陳俊恆旁邊。沈曼兒無奈的坐下了。

「陳阿姨,不怪俊恆,他喊了我,我因為想回教室拿書,所以就沒一起來。」

陳夫人看向陳俊恆,有些嗔怪的意味:「你也不知道等等瑤瑤。」

宋夫人說道:「好了,他們還小呢,哪裡有那麽多講究?」

陳夫人說道:「馬上都成年了,那裡還小了。等他們高中畢業了,都該訂婚了。」

宋夫人說道:「是呀,這樣一想,時間過得真快。」

沈曼兒沒想到大人們這麼著急,她只想說自己還小。

陳俊恆聽了這話,顯然也有些不高興,但是顧及著母親,沒有說話。

沈曼兒一看有戲,既然陳俊恆也不喜歡自己,那麼這個訂婚就可以取消掉了。

沈曼兒知道自己不能主動去提,以她看小說這麼多年的經驗,按照小說的套路,主動拒絕男生,有的時候會引起反效果。

所以自己只能讓陳俊恆主動提出取消婚約。

不過具體怎麼做,還需要進一步的觀察。只要知道陳俊恆討厭什麼樣的人,自己就做出什麼樣的姿態。

沈曼兒做好了決定,絲毫沒有注意到陳俊恆探究的眼神。

陳俊恆心裡有些疑惑,以前只要兩家人提起婚約,宋廣瑤都會表現的特別高興。

這次怎麼完全沒有反應?

陳俊恆心裡有些不高興,他本來是很滿意這個婚約的,後來越長大越知道,原來還有那麼多不一樣的女孩。

自己這麼早訂婚,也太吃虧了。

愛如璀璨繁星 一開始陳俊恆還礙於和宋廣瑤青梅竹馬,兩家也訂過娃娃親,不敢做出什麼對不起宋廣瑤的事情。

後來他發現宋廣瑤實在是太傻了,每次不管發生什麼,都只會對著自己笑。

後來他就沒有顧及了,反正宋廣瑤眼裡只有自己,就算自己做出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情,也沒什麼關係。 沈曼兒絲毫不知道陳俊恆的心理活動,如果她知道的話,肯定會大罵一聲渣男。

因為這個飯局兩家大人都在場,宋夫人給沈曼兒遞了個眼色,沈曼兒看懂了,就是讓自己注意儀態。

沈曼兒別的不行,裝逼最有一手了。

於是一場飯局就在陳夫人滿意的眼神中結束了。

沈曼兒光端著了,這頓飯自然吃不好。

幸好宋夫人對她的表現很滿意,回到家后,讓阿姨給她做了一份飯。

沈曼兒感動的都要哭了,她以為宋夫人對宋廣瑤不好呢,這樣看來很不錯嘛。

沈曼兒我還會被一些奇怪的點給感動,這樣一件小事,根本就看不出一個人的好壞嘛。

沈曼兒吃飽喝足以後,就回自己房間了。每次沈曼兒看到宋廣瑤這間公主房,都會特別舒心。

沈曼兒想到自己沒有看到手機,宋廣瑤不可能沒有手機吧。

於是沈曼兒就開始翻箱倒櫃的找,居然在一件大衣里找到了自己的手機。

沈曼兒心說,裡面藏著什麼秘密呀,居然要藏到衣服里。

因為現在是夏天,大衣顯然不是最近穿過的,所以說手機不會被忘在大衣里。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了,手機是故意藏在那的。

因為是夏天,大衣什麼的不會在夏天進行清洗,所以沒人會動這件大衣。

沈曼兒給手機開機,不記得密碼沒關係,反正有指紋解鎖。

沈曼兒很快就進入了手機界面,感覺自己手機拿著什麼見不得的東西一樣。

沈曼兒先去看了手機相冊,發現裡面居然什麼也沒有。一個小姑娘居然沒有一張照片。

沈曼兒又去看了社交軟體,發現沒有一個社交軟體是登入過的。

這個不是宋廣瑤的手機嗎?沈曼兒奇怪的想,怎麼沒有一點使用痕迹?

沈曼兒把手機看了一個遍,什麼也沒找到。

她突然發現這個手機居然有兩個計算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