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小冬臉有點紅了,說道:「這個沒想過。」

夏璇在一旁,嗔道:「媽媽,您說這個幹嗎?」

夏媽媽說道:「幹嗎?當然是為閨女你著想了呀?」

夏璇說道:「我只要能呆在羅小冬身邊,就知足了,其他的我不考慮。」

羅小冬說道:「其實,我從來沒想過,還有下一個紅顏知己的。這是真心話。」

夏璇點頭,夏媽媽說道:「羅小冬,你的本事太大了,所以,一個茶壺要配上一群茶杯才能配得上,但是你要注意,男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聰明女人情緒操控術 夏璇漲紅了臉龐,說道:「媽媽!」

夏媽媽說道:「對了,我聽說歐陽華也病了,你打算去治療嗎?」

羅小冬奇道:「歐陽華生的什麼病?」

夏媽媽說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據說,是挺難的一個疑難雜症。」

羅小冬說道:「歐陽小西從來沒跟我說過,我去問問她吧。」

治療完夏媽媽,夏璇和羅小冬一起出來,羅小冬當場給歐陽小西打了電話。 歐陽小西問道:「怎麼給我打電話了?不是在給阿姨治病嗎?」

羅小冬說道:「治療好了。」

歐陽小西奇道:「真牛,這就治好了!」

羅小冬說道:「這個比較簡單,我問你個事。」

歐陽小西說道:「什麼事?」

羅小冬問道:「歐陽華是不是病了?」

歐陽小西沉默不語,過了一會,說道:「他不是病了,是受傷了,他好面子,所以稱之為病了。劉福沒跟你說嗎?」

羅小冬說道:「這事你是通過劉福偵探知道的嗎?」

歐陽小西說道:「是啊。」

羅小冬奇道:「是誰打的他?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歐陽小西說道:「我爹一向瞧不起幫派中人,瞧不起地下勢力,所以,得罪了不少人,在媒體上炮轟這些人,自然得罪人啊。後來,有一次,劉福說,我爹接受省里電視台的採訪,說到了選址建立大廈的問題,得罪了當地的一個痞子,拆遷戶。被那拆遷戶突襲了,保鏢重傷一個,其他的沒事,我爸爸受點輕傷,他為了好面子,所以說他病了,其實是受了情傷,沒事的。」

羅小冬表示明白。

時間過去,到了十月中旬,羅小冬回到了金海市。羅小冬好久沒回金海市了,一直在看羅小冬飯館省城店鋪的生意。

省城,是全省最大的大都市了,所以,這實際上相當於表示羅小冬是否能在大都市站穩腳跟。

這是很關鍵的一步。

羅小冬多費了一些心思,老吳頭那邊,八眉豬養豬場,已經擴建了兩次了,現在是十萬頭豬,八眉豬。

老吳頭和田開心田經理負責的。

田開心和胖子,在一起也有段日子了。

而郭大路,則給爺爺買了一棟房子,在金海市平安鎮國際旅遊區,讓爺爺也感受一下什麼叫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這是著名詩人海子的詩句,海中無花,但是這種意境,卻是非常好的。

其實,春天,平安鎮的海邊,還是寒風刺骨的,最好的季節來,是春末夏初,到秋天中期,這五個月的時間,是平安鎮海邊最適合度假的時期。

海濱,潮氣重,很多牆壁,都是要做防水處理的,羅小冬一開始不懂,讓鐵明通裝潢的時候,差一點出了大問題。

後來還是知道,及時解決了。

羅小冬飯館,在平安鎮海濱的飯館,二號店鋪,生意也不錯,利潤第二名,第一名,是省城的第三號店鋪,第三名才是金海市大學城的店鋪。

這是利潤,而營業額方面,金海市大學城是第二,因為,金海市大學城面臨的主要是學生群體,所以飯菜價格便宜,實惠。

飯菜實惠了,利潤就降低了。

其實,現在的大學生,真是生活越來越幸福,越來越好,以前舊時代的大學生,啃著辣椒做學術,現在不同往日了,尤其是一些無憂無慮的二類本科學校的大學生,把宿舍變成了網吧,在宿舍里一起打遊戲,讀過三四年快樂時光,一般三年多,到第四年,有一些科目掛科了,就要狂補課,然後自學成才,把這些科目補上。

當然,也有一些學生,抱緊大腿,作弊。

在二類本科學校或者三本里,甚至大專院校,作弊考試,是很常見的套路,甚至複印店裡,都有專門的縮放服務,啥叫縮放服務?就是給你做小抄,把四張書紙的重要內容,變成一張小抄,小的紙張,這都行。

而且縮放的價格很便宜,大學生們臨近考試,排著隊去搞縮印。

這種風氣,在二本里,比如金海大學城裡的這些大學里,很流行的。

其實,很多的非技術崗位,非程序員崗位,大學生的百分之六十以上,都是混子。

當然,也有人勤學苦練,去考研究生,最後成功脫離了二本,進入了京都大學,等好的國內一本,去當研究生去了。

所以不能一概而論。

還有一些人考公,考公是很普遍的現象,國考嘛,另外再就是一些不錯的家庭,可以送孩子出國念研究生,最常去的地方,是英美。

羅小冬飯館還特別針對了考試,做了考試餐,而考試完畢后,羅小冬飯館還提供了包廂,給同學們慶祝考試完畢。

一般,考試完畢后,不久就是寒暑假了。

學生嘛,最好的最大的一個優勢,就是有寒暑假的。而相對應的,老師,這個群體,其實是非常舒服的讓人羨慕的一個職業,的確,老師是太陽底下最光輝的職業,但是其實福利待遇,在當今shehui,也比較好了。大部分地區的老師,甚至和gongwuyuan持平!

羅小冬飯館,在今年的寒假前,周若男和何倩經理聯合提出,物價上漲了,飯菜成本提高了,是不是我們的飯菜,也要提價呢?

想不到,羅小冬居然同意了。

這大大出乎周若男和何倩、李麗香的意料之外,因為周若男多次認為,羅小冬這個人是個老好人,心太善,不適合當企業家!

當然,這都是過去式了,今天,羅小冬卻欣然同意漲價。

並沒有提出任何反對意見。

另一方面,羅小冬看到了壓榨員工成本的海參品牌的巨大利潤,這讓何倩和李麗香還有周若男覺得,私下討論,認為是不是羅小冬看到利潤了,變心了?變得和普通資本家一樣了?

甚至,在開會的時候,羅小冬話也不多,都是周若男在侃侃而談,現在的周若男,權力大到,可以決定公司走向的情況了。

包括進多少只雞,多少白羽肉雞,多少八眉豬,基本都是周若男說了算的。

表面上看,是人事部經理總經理,其實,是乾的類似公司副總的管轄範圍了。

羅小冬很信任周若男。

楚秀死後,王海,不能再囂張了。

但是,前幾年的積累,讓王海積累了巨大的財富,讓其更加的有一點覺得自己夠過的了,就泡妞,賭博,無所不為。

這裡所謂的賭,是小賭,不大,但是每天也能輸個幾百塊錢!

在農村,比如小龍村和附近大欖村,流行打麻將。

四缺一,打麻將,王海就經常去參加。

王海閑極無聊了,去大欖村,和大欖村的村長,還有幾個富戶打麻將,一夜有時候能輸三千塊錢!

有的時候,懶得去大欖村,就在自己村裡打,輸三百塊錢。有時候也贏錢。 天幕半明半暗,朝霞與烏雲共生,將滿城繁華攏於綺麗弔詭的暗彩之下。

街上人荒馬亂,行人還是有的,迫於生計的小販也在壯著膽子出門,但肉眼可見的清冷。

一輛轎子從皇宮抬出,往安府而來,內侍宣見安太傅進宮。

安家幾口兄弟面容嚴峻,終是瞞不住了,讓大哥安於持和二哥安於道去同安秋晚說。

廖內侍耐心等在門口,等安秋晚被人扶出,廖內侍愣怔訝然,迎上前說道:「安太傅,怎傷的這般嚴重。」

安秋晚面如枯槁,虛弱笑道:「老夫年歲大了,廖內侍不必驚慌。」

「廖內侍,」安於平說道,「我父親這般模樣了,您能否回宮同皇上請命,就由我們代為進宮?」

廖內侍看他一眼,笑笑,不做應聲。

英雄聯盟之幕後強者 「胡鬧,」安秋晚有氣無力的呵斥,「皇命怎可違。」

安於平咬牙:「可是父親……」

「安太傅,請吧。」廖內侍說道。

安於持和安於道扶著安秋晚,看了其他幾個兄弟一眼,給他們一個安慰眼神,而後扶著安秋晚往外走去。

馬車已備好,儘管做了最大的防震處理,但對傷重的安秋晚而言,都不容樂觀。

安於平將父兄送到門口,看著年邁的老父親被扶上馬車,他再轉向那邊的廖內侍。

一旁的小太監掀開車簾,廖內侍正要坐入,覺察身後一道目光,回頭望去,是少年滿含敵意的眼眸。

廖內侍寒意陡生,面無表情的收回目光,坐入轎中。

長隊離開,一個少女從人群後邊走來,低聲說道:「十四叔。」

安於平回頭,是大哥安於持的三女兒安卿惜。

安於平輩分比她高,年齡卻比她兩歲。

「嗯。」安於平點頭。

「我有點害怕,」安卿惜看向街道遠處的馬車,不安道,「十四叔,安府這到底是怎麼了。」

「別怕,」安於平淡淡道,「你的婚事照常,你該做什麼便去做什麼。」

安卿惜絞著手裡的帕子,仍是不安。

「我先回去了。」安於平說道,轉身進了大門。

安卿惜抬起頭,看著頭上高懸的安府倆字。

希望祖父要好好的,她很輕很輕的在心裏面念著,希望安府也好好的。

垂方庄後殿長廊里的一個偏室,闃寂無聲,路千海嘴巴被一團布塞住,腳腕和手腕上皆扣著木塊。

四周空氣腐朽發霉,他緩緩睜開眼睛,卻覺得自己還沒醒來,像是場噩夢。

那個女童仍不在。

他斷斷續續醒了好幾次,皆不見那女童,將他扔在這裡后,她似乎就沒回來過。

現在什麼時辰了,過去了多久,有沒有人發現他不見了,抓他過來又是幹什麼?

反反覆復的困惑讓路千海不得其解。

他最終又閉上眼睛,周身動彈不得,不知道要怎麼辦。

昨日大雨,今日大晴,街上兵丁們仍在找女童,布告欄上貼滿了女童的畫像。

畫像是東平學府外的「路人們」描述出來的,有人說親眼看到這個女童進出東平學府,但是官府問及東平學府里的人,上上下下皆否認見過此女童。

雨夜視覺模糊,加之女童執傘,其實描述的並不清晰,於是執筆作畫的畫師索性便將之前畫過的阿梨改動了下,衣著添了幾筆富貴。

「一點都不像我了。」夏昭衣看著布告欄上邊的畫像說道,咬了一口燒餅。

支長樂和老佟跟在一旁,手裡各拿著一個燒餅,邊吃邊道:「越不像才越好。」

「你們都給我滾!」

遠處街口響起怒罵聲,一大群乞丐嘻嘻哈哈的跑出來,手裡面抓著燒餅和飯塊,一個婦人跟在後邊,手裡面拿著掃帚趕他們。

「滾蛋!都滾!老娘殺了你們!」婦人眼眶通紅的罵道。

等乞丐們鬨笑著跑走,婦人氣得跺腳,蹲在地上,雙手掩面哭了。

「瞿寡婦!又被搶東西了呢!哈哈!」街邊一個住戶在二樓取笑道。

「寡婦門前是非多,搶的可不就是寡婦!」一個鋪子前的男人嚷道。

其他人都哈哈笑了。

老佟和支長樂也跟著笑。

「這一點都不好笑的。」夏昭衣說道。

老佟和支長樂一頓,朝她看去,臉上笑容漸收。

「這個,我也不知道笑的什麼,」支長樂嘀咕道,「腦子沒轉過來,就跟著笑了……」

「我也是,」老佟撓了撓頭,「好像,挺欺負人的?」

夏昭衣看了那婦人一眼,回身往另外一邊走去,說道:「因為,人聚眾而蠢,得利而邪,無傷而盛氣凌人,不怪你們,或許本性使然。」

支長樂皺眉,說道:「聽不懂。」

「那,阿梨,我要不要去幫幫那個寡婦?」老佟說道。

「晚點幫吧,現在人多,幫她不過是給她添麻煩,」夏昭衣腳步沒停,很低的說道,「倒是那群乞丐,很多都是南方口音。」

「我也聽出來了,」支長樂說道,「該不會是混進來的流民吧?」

前邊有醬香餅的香氣撲來。

夏昭衣看去,想了想,抬頭說道:「我稍後還有事,你們先去忙吧,找好鋪子或院子后,若是我還沒有回來,你們就去清闕閣找言回先生給我留口信,我到時候去找你們。」

「好。」老佟應聲。

「我去買兩個餅。」夏昭衣說道。

醬香餅香氣濃郁,鋪子前站著一個中等個子的男人,年歲約二十三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