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腳彷彿踩住了背影。

原是背影的主人已經停了下來。

秦墨急忙把看向地面的目光招起來,挪向前頭。

只見燈光下的林雨樓此時正回頭看著自己。

此時秦墨眼前卻有另一幅景象——半人高的路燈如同勇猛威武而又忠讀的勇士,手持著可以發射明熾光芒的神器,撐破頭頂黑暗大魔君的黑暗壓迫,在無盡的黑盡世界底下,灑出一束神聖的光輝,籠罩著一身潔白衣裙的聖潔仙子。幾隻討人厭的飛蛾,可以變成一隻只七彩斑斕的彩蝶,簇擁在仙子飛邊翩躚起舞。

秦墨忙把腦子裡的幻想掐斷,認真問道:「怎麼了?」

「你跟到女生寢室樓了,還要跟下去嗎?」林雨樓默默說道。

秦墨猛的抬頭一看,頓時一個「靠」字嘣口而出,果不然,女生寢室大樓如同持劍威武的武士,矗立在林雨樓身邊,彷彿要保護少女不被某些心懷不良的傢伙侵犯。

於是二話不說,秦墨立即轉身蹬腿就跑。

他媽的!

低頭沒看路。

林雨樓眼中,少年蹦達飛奔的背影,如同被媽媽發現勾搭女兒的壞蛋。 第一夜發生的小故事。

第二夜某人學乖了,在男生寢室的分岔路口就老老實實的分道揚鑣。

第三夜,結束。

兩人依然一前一後的走出練習室。

並不明亮的月亮也實在沒什麼好詞用來形容,倒是路燈依然散發著一塵不變的光輝,一盞一盞的排成一排,照亮著各自歸離的小路。

走到路口。

秦墨沒有再跟上去,而是就近在一處路燈下坐了下來。

明天早上便是三日之期。

明早。

他們將離開學校,前往帝都。

而『全國高校聯戰』也將在幾日後揭開。

今天晚上,將是秦墨呆在學校的最後一晚。

說不上離別有多少苦澀。

但夜風總是多了一味凄涼。

林雨樓似乎注意到秦墨沒走,回頭看了一眼秦墨,見秦墨坐在路燈下。

她也停了下來。

就在她身邊的路燈旁坐下。

「離開這裡之後,或許我們會踏入不同的大學。」

「擁有不同的命運。」

「也許這輩子,我們都可能不會再見面。」

秦墨默默而語,並沒有憂傷而想挽留的意思。

只是一味無奈的感概,像是在舌頭消失的甜味。

但留下一絲獨特的記憶回味。

就足夠了。

林雨樓並沒有接話。

一對冰冷的眸子里似乎多了一層薄霧,朦朦的看著校園。

兩人就這樣坐在校園的路燈下,一近一遠。

沒有交流。

但夜風挾來的微香繞在鼻間。

不甚似有。

夜深。

林雨樓起身離開。

秦墨依然一個人坐在路燈下望著校園裡的景色。

然後。

再看著茫茫星光閃礫的星空。

浩瀚的星空世界!

廣袤無邊!

神秘而讓人神往。

過耳的夜風撈著一絲溫涼掛在脖子上,離別的情緒像是一杯放陳了的老酒,在時光的孕育里,變得純香,飲下一口,滋潤而又燙喉的感覺,在心臟里如岩漿般燒著。

在女生寢室大樓的某間寢室里。

鐵欄橫豎切割的窗口,月光暗淡淡的從西方照射進來,落在一張倚窗而立的雪白臉上。

在這個窗口,竟然可以看到校園的大部分景色。

以及那盞路燈下,被燈光拉長背影的少年。

這一雙被黑暗遮掩和月光浸潤的水眸。

眸光中微波漾漾,似被春風吹過的碧波湖面。

……

直到第二天,天亮。

離校的學生們害怕錯過時點,早早的返校。

秦墨也提前了小半個小時來到校門口。

林雨樓在他身後晚來了幾分鐘。

秦墨眼睛微微發黑,眼部有些紅腫,這是因為昨晚一夜看星星,幻想著星域世界,體內熱血沸騰而導致氣血沖眼,又一夜未眠,所造成的原因。

不過當注意到林雨樓兩顆冰凍的眸珠上也刻著紅紅血絲,這讓秦墨滿腦子疑惑?

難道她昨天晚上也一夜未眠?

林雨樓見秦墨盯著自己,冷眸一凝,也不看秦墨。

十多分鐘后,校長準時來到門口。

「好了,想必你們也激動難奈,我就不多說了,此趕去帝都,還需一天時間,一天之後,大概明天到帝都,明天休息,後天我領你們去報名,大後天的早上十點,也就是『全國高校聯戰』的開始時間,你們切記。」

校長簡單宣布一聲后,便也不多廢話,再次祭出他的飛毯。

秦墨和林雨樓等人熟練踏上飛毯。

校長長袖一擺,飛毯離地而起,飛上半空。

接下來,秦墨和林雨樓等人在飛毯上渡過了一天一夜的飛行趕路,在第二天近夜的時候趕到帝都上空。

遠隔數里,就已經可見一座巨城落於前方。

帝都的豪華和繁華遠不是秦墨想象的。

如一尊寵然大物卧於前。

帝都都城之上布有禁制,不允許隨行飛行。

校長領著眾人在帝都外圍落下,徒步走入帝都。

身入帝都之內,迎面一股浩瀚氣息衝擊而來,令秦墨如村夫進了皇城般震驚。

寬大的街道足有五十米,街道之上,行人騎著各種奇獸來回穿行。兩邊百丈高樓數不盛數。

這些行人可不是普通之人,其中不乏凝脈,金丹境強者,築基期,鍊氣期修者更幾乎遍地都是。

「帝都果然不是一般地方。」一學生感嘆道。

「嘿嘿,這裡是帝國最強大的城市,自然繁華得難以想象。」另外一學生笑道。

「東浮大學和天玄學院都在帝都內。」

「是啊。帝國排名第一和第二的學院,可是全國學生都仰望的高等大學。」

「我不求東浮,只要能進天玄便好。」

「東浮肯定不是我們能進的,我也只求天玄。」

秦墨和林雨樓兩人倒似乎格外平靜,走在人群最後,不過兩人一前一後,之間相隔了五步遠。

秦墨正埋著頭,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林雨樓走在最後,能看見走在前頭的秦墨似乎並沒有為帝國的繁華而感到好奇震驚。

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林師姐,你呢?選擇東浮還是天玄?」一位膽子大的學生對林雨樓問道。

林雨樓稍是一怔,便也不細想,就道:「東浮。」

「師姐果然不一樣。」這學生輕嘆一聲,看了看秦墨,只是撇撇嘴,沒有要多問的意思。

不過另一位來自三班的學生劉濤因為沒有與十八班對戰,倒是與秦墨沒多少過節。

「秦墨,你選哪一所大學?」劉濤問道。

「當然東浮。」秦墨毫不遲疑答應。

其他幾位學生頓作諷笑之樣。

秦墨無意在乎。

「好了,此處是我們下塌了酒店,今天晚上你們好好休息一下,明日我們要去報名,複核名額。」校長將幾人領到一處豪華的酒店前,對秦墨等人叮囑道。

秦墨等人自然無人敢逆。

校長領著眾人進入酒店,開好房間。

秦墨回到自己的房間,並沒有第一時間入眠休息。

他此時心中除了激動之外,更有些擔心。

全國高校學生之中,必然不乏妖孽學生。

想要一飛衝天,定不容易。

不知道歐陽寶他們來了沒有?

……

第二天,校長領著眾人去辦理了報名手續,複核高校名額,最後成功報名。接下來,校長沒有約束眾人,任由眾人在帝都遊玩,不過提醒眾人今晚必須準時返回酒店,因為明日上午十點就是『全國高校聯戰』的開始時間,如果錯過時間,不能進入到戰場,便失去了今年這次參賽的名額。

秦墨並沒有和其他人一起到處去處,他和別人都不熟悉,大家也沒什麼可聊的。

回到酒店后,秦墨便呆在房間里不再出門。

林雨樓也沒有去。

前來參加的都是男生,林雨樓一個女孩子也沒什麼女生陪伴。

夜色漸漸地暗下來。

時間只餘下不到十二個小時。

秦墨閉著眼睛躺在床上。

心跳加快。

血流的速度也很快。

全國高校聯戰。

越來越近…… 陽光從窗外照進來,帝都的太陽,彷彿比玲市的要早很多,烈很多,明媚很多,刺眼很多,嬌艷很多。

秦墨起床,收拾整齊,出門。

和林雨樓幾人一起,跟在校長身後,前往參加『全國高校聯戰』。

一路上,秦墨沒有昨日般的沉默,眼中熱血滾滾。

『全國高校聯戰』即將開啟。

這是一次改變命運的機會!

全國排名第一的東浮大學。

所有年輕人夢想的搖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