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常葉葉見洛川不像是在開玩笑,急忙喊出聲來,聽到這聲叫喊后,洛川才慢慢的清醒過來。

「你幹嘛呀,我不就是想和你鬧一下嗎,至於用這麼大力氣嘛。」常葉葉委屈的說道。

「呃……對不起啊,我不知道是你,我還以為是……「洛川此時也慌了神,從小他對外界的一切東西都抱有很大的戒心,尤其在睡夢中尤為強烈,剛才潛意識裡洛川察覺到了有人靠近,便下意識的做出那套防守動作來。

「那你能不能先把你放在我胸口上的手先拿開,流氓!「常葉葉氣鼓鼓的說道。

「啊……我靠!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洛川愣了一下,之後急忙鬆開了手。

常葉葉心裡不停的在偷笑著,可臉上依舊故作怒狀。

「過分!「常葉葉從床上坐了起來,一扭頭說道。

「我……「洛川真是百口莫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的感覺。

常葉葉看洛川這一副慌張的模樣,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好啦,原諒你了,看給你嚇的,不鬧了,你繼續睡吧。「常葉葉笑著說道。

「不睡了,被嚇精神了。「洛川鬆了口氣,無奈的從床上坐了起來。

「對了,剛才我就想問你來著,你家到底是什麼來頭呀,看上去很厲害的樣子呀。「常葉葉湊到洛川的身邊問道。

「百川公司是我家的產業。「洛川想了想,還是決定實話實說了,反正也沒什麼瞞著的必要,這些人都是自己特別要好的朋友。

「天吶,你這麼有背景,為什麼會和我做朋友呀?」常葉葉不解的問道。

「你這說的是什麼話,我有什麼背景跟我交什麼朋友有什麼關係,我是覺得你人挺好的才和你交朋友的,又不是其他的因素。」洛川翻了個白眼說道。

「你覺得我人好呀?」常葉葉調皮的看著洛川說道。

「是啊,挺好的。」

「那你和我在一起吧。」

「呃……」

「逗你的啦,看把你嚇的。」常葉葉見洛川明顯不知道怎麼回答她這句話,為了不打破現有的聊天氣氛,只好自己轉走了話題。

「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呀?」常葉葉坐到洛川身邊,雙手摟著洛川的胳膊,將頭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問道。

說實話洛川其實挺抵觸這些較為親密的行為的,但礙於剛才也確實算是「非禮」了常葉葉,便沒有多說什麼。

「等她們兩個到了在說吧。」洛川答道。

常葉葉見洛川沒什麼反應,心裡一喜,心情瞬間好轉了不少。

常葉葉沒有接洛川這句話,這使得兩人的話題瞬間中斷,常葉葉很享受這種氛圍,就這樣靜靜的靠在自己心愛的人肩膀上,一種用言語說不出來的安心感從心底油然而生。

正當常葉葉沉浸在這溫馨的氛圍時,樓下突然傳來了按響門鈴的聲音,洛川見狀便想起身去開門,但常葉葉抱著他的手臂就是不鬆手。

「好啦,應該是她們兩個來了,走吧。」洛川只得開口勸道。

「那好吧……」常葉葉眼神一黯,手也就鬆開了,看著洛川慢慢往外走遠的背影,常葉葉只感到有一股說不出來的痛,在心尖上纏繞,久久不得以散去。

洛川打開門后,常葉葉也從樓上走了下來,正好與剛進門的劉莉莉對視了一眼,兩人都悄悄的別過了頭去。

洛川自然是發現了這一狀況,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韋步平急中生智一手抄起電話:「我是河北省主席韋步平,請接南京蔣委員長!」

電話很快接通了。

電話那頭的蔣介石也是滿滿的好奇:這小子很少打電話給我,今天是怎麼一回事?居然想打電話給我了,稀奇啊!

電話剛接通,韋步平就嚷嚷道:「委員長,我向你報告一個緊急情況……」

「什麼?」蔣介石大驚,他不知道韋步平說的「一個緊急情況」是指什麼,憑直覺蔣介石以為是日軍進攻北平了!

「是這樣子的,昨天我不是說組建一個知識青年軍嗎?我就是說說,誰知道現在從北平來了幾千學生,他們要求加入知識青年軍!我該怎麼辦?」

「呃!」聽說不是日軍發起進攻,蔣介石鬆了一口氣:「我說步平你啊!這是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

「委員長,我知道我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我可以接受任意處分,但是得先過這一關再說!」

聽到電話那頭的韋步平的哭腔,蔣介石彷彿看見了韋步平就要哭出聲來的樣子!

不知道為啥,蔣介石心裡暗喜:你也有今天?平時你總是一副泰山崩於前而不變色的樣子,現在你變色了吧?不知道印堂有沒有發黑?

「步平啊!做人不能夠亂開空頭支票的!」蔣介石慢條斯理的說道。

「是的是的,我知道了,我接受教訓了!請委員長救我!學生都要衝進來了!」

聽著韋步平惶急的聲音,蔣介石心花怒放:你小子一直都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現在知道做人了吧!

「這事嘛?讓我想一想!」

「委員長,沒時間多想了!要當機立斷,外國記者來了!」電話那頭的聲音有點惶恐。

蔣介石心裡哈哈大笑:小子,你也有惶恐的時候。

「那就成立知識青年軍!」蔣介石說道。

「編製是什麼?」韋步平急問道。

「既然是知識青年軍,那就是軍。」蔣介石說道。

「誰來管?」韋步平急問道。

「當然是你了!難道我有空管?」蔣介石心裡暗爽:小子,知道什麼叫做薑是老的辣了吧?

「是!職部奉命組建知識青年軍,建制軍級,定員3萬人左右!」

話筒里傳來韋步平激動的聲音,蔣介石沒聽出異常。

話筒另一頭的韋步平已經是笑得臉如花兒一般:都是寶貝啊!

……

河北省政府面前廣場已經聚集了黑壓壓一片人。

這些人拿著行李,正焦急的看著河北省政府的大門,他們大多數是大學生,小部分是中學生!

他們大部分是參加遊行的熱血青年,昨天聽了韋步平的廣播講話之後,拿著行了,乘車、步行來到保定,參加子虛烏有的「知識青年軍」!

上次他們等了10多分鐘,沒看到省政府有人出來接待他們,心裡難免有氣!

正在焦急中,突然間省政府大樓二樓窗台上出現了一個人,眾學生一看,認識的大聲道:「看,是韋主席!」

韋步平拿起麥克風說道:「我代表河北省政府歡迎大家加入青年知識軍……」

韋步平還沒有說第二句話,就被急風驟雨般的掌聲、歡呼聲打斷了!

良久,掌聲、歡呼聲才漸漸停下來。

「知識青年軍是經過蔣委員長批准的正規軍!不是誰都能進入的軍隊,接下來將是一系列的考驗,你們是否有資格進入這支部隊就看你們的表現了!大家有沒有信心?」

「有!」眾學生轟聲應道,如半空中響了一個霹靂!

「先向大家透露一下知識青年軍的建制!這是一支獨立的軍隊,分為由海陸空軍組成,兵員至少有初中以上文化,身體健康,並經過一系列嚴酷的訓練,你們能不能做到?」

「能做到!」眾學生又是齊聲應是,聲如炸雷!

「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死!你們能不能做到?」

「能做到!」

「衝鋒在前,殺敵報國!你們能不能做到?」

「能做到!」

……

幾個一問一答,很快把眾人的情緒調動起來,韋步平看著眾學生慷慨激昂,不由得暗暗點頭:孺子可教也!

「下面由教官帶你們回軍營!」

……

與此同時。

南京國府路,民國政府西花園,軍事委員會下轄參謀部。

在同意了韋步平關於組建「知識青年軍」的申請后,蔣介石總是感到有點不對勁,但是又看不出哪裡不對勁!

何應欽也是感到有點不對勁。

倆人面面相覷。

蔣介石忽然一拍大腿說道:「不好!上當了!」

何應欽腦中靈光一閃,把手中的茶杯重重往茶几上一放:「還真的上當了!」

旁邊的唐生智、陳調元等人面面相覷,想不出哪裡上當了!

蔣介石摸摸光頭哈哈大笑說道:「這小猴子真是靈醒,把我們都矇騙了!用逼宮的方式,賺了一支知識青年軍!」

「幸好這個人一貫可靠!」何應欽說道。

都市鬼手醫王 「是的!要是其他人,我是眼睛里容不得沙子!」蔣介石呵呵笑道。

唐生智、陳調元等人這才明白過來。

「我相信,這支軍隊在他的手裡,一定會大放異彩!」陳調元說道。

「是的!我也是很好奇!好奇他能把這支部隊訓練成什麼樣子?」

「他說知識青年軍包括了海、陸、空兵種,這有必要嗎?」唐生智不解。

「你有這個疑問,我心裡也有這個疑問!但是韋主席的所做所為,不是你我所能猜測的,這人胸中有丘壑,左手取山川,不可量之!」

「3萬人的編製,就能打造一支集海、陸、空兵種於一體的部隊?這人數是不是少了一點!」

「我們猜測沒有用,且拭目以待吧!」

「好!讓我們看看這小子又能搞出什麼新花樣!」蔣介石笑道。

……

與此同時。

保定郊區,瓊崖保衛隊軍營。

來的學生也就一萬多不到二萬,分成100條長龍,正在接受登記。

登記內容包括姓名、籍貫、家庭詳細住址、親人、學歷、特長、健康情況、血型等等項目。

登記之後,就是體檢…… 「先進屋裡坐。」洛川幫丁雨眠和劉莉莉從鞋櫃里拿出鞋子,之後往屋內招呼道。

丁雨眠和劉莉莉換完鞋子后便跟著洛川走到了客廳,常葉葉則已經坐在了洛川的身邊。

「你們兩個,說說怎麼一回事吧。」洛川清了清嗓子說道。

「也沒什麼了啦……」劉莉莉的眼睛不停的在亂轉。

「你們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嗎?簡直是胡鬧!」洛川沉聲吼道。

「嘿嘿,別生氣呀,我們知道錯了……」劉莉莉急忙賠笑著說道。

「好了洛川,來的路上我已經教訓完這丫頭了,你還是講講昨天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吧。」丁雨眠勸道。

洛川調整了一下情緒,看著常葉葉和劉莉莉二女一直低著頭不說話,無奈的嘆了口氣,語氣緩和了下來。

「好了,你們兩個下次注意點就行了,女孩子家家的跑出去喝什麼酒,這要是我在晚來一步,還不知道會出什麼事呢。」洛川說道。

「你是怎麼知道那個男人不是常葉葉的父親啊?」丁雨眠問道。

「我問你,葉葉她姓什麼?」洛川開口問道。

絕世狂寵之紈褲毒女 「常啊。」三女同時答道。

「那我管她爸叫王叔叔她爸還笑容滿面的和我打招呼,你說那個男的是不是葉葉的父親?」洛川翻了個白眼說道。

「哦……是這樣。」丁雨眠很快就明白了。

「嗯?那也不對啊……」常葉葉突然說道。

「怎麼不對了?」洛川轉過頭看向常葉葉。

「你當時為什麼要問他這句話啊,如果他真是我爸爸怎麼辦?」常葉葉沉思了一會後問道。

「你爸在扶你站起來的過程中會把手伸進你衣服裡面之後放在你胸口上么?」洛川挑了挑眉毛反問道。

「啊!!!」還沒等洛川說完,常葉葉本能的就喊了出來。

「這回還有疑問么?」洛川看向常葉葉。

「沒有了……」

「下次還去喝酒么?」洛川繼續問道。

「不喝了……」

「我……我也不喝了……」劉莉莉見洛川問完常葉葉之後目光便看向了她,急忙回答道。

「好了,昨晚的事就過去吧,你們兩個以後注意點,別在外面喝酒,知道嗎,現在來解決一下你們兩個的事吧。」洛川說道。

「嗯?」常葉葉和劉莉莉同時看向洛川。

「嗯什麼嗯,你們兩個本來就是挺好的朋友,就因為這點小事鬧成這樣合適么?」洛川翻了個白眼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