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過很多人,就你小子最神秘,你連遠古遮天盤都能煉製出來,想必一副古葯應該也沒問題吧?這你必須的幫我,你看我現在加入你的勢力做大長老,也算是你的人了,你要是不幫我,估計我要不了幾天就會死。」

他悠然開口。

許辰臉色陰沉下來,難怪這傢伙這次會這麼乾脆就答應了自己的條件,原來後面還留著一手!

重傷垂死,估計這才是這傢伙跑到戰宗來找自己的根本理由吧?!

想明白這些,在看魯九陰虛弱但帶著一絲得逞笑意的臉,許辰沒好氣道:「你要煉什麼丹。」

魯九陰伸出三根指頭:「泯神丹。」

「……」

許辰心裡一陣不爽的翻騰,泯神丹,遠古頂級神丹,針對神念意識海進行一次全面的清洗,之後讓意識海煥然一新,宛若新生。

「神識受傷到需要破而後立的程度,那幫人怎麼沒加把勁,一舉把你抹殺掉?」

他開口儘是不滿,絲毫不顧及現在重傷的魯九陰。

這種傷勢很嚴重,再稍微加劇一點就會死,或者再拖延一段時間不救治的話還是難逃一死。

也就是說,現在的魯九陰其實是處於生死的邊緣,脆弱至極。

但就是這樣許辰才不滿,這傢伙都到瀕死的地步了,還和自己耍心眼不願意吃虧!

「這麼說你能煉製了?!哈哈,許辰,你可真是我的貴人,你放心,這次渡過劫難,你那什麼勢力的大長老我當定了!」

魯九陰不管許辰的不滿,自顧自大笑起來。 許辰讓魯九陰就待在神子殿修養,他則出去煉丹去了。

先煉丹救人,一來魯九陰垂死必須馬上救治,二來神獄也需要他痊癒後去坐鎮和對敵,所以現在當務之急是先煉出泯神丹。

戰宗這麼大,他又貴為神子,調動一些藥材來煉丹並不是很麻煩。

至於魯九陰口中所說的那個隱世古族,現在有戰宗擋著不用急於對付,之後有的是時間慢慢解決。

「神子。」

在許辰的召喚下很快有始神過來。

「煉丹樓在哪裡,我需要一批藥材和一座最好的丹爐來煉丹。」許辰平和問道。

始神微微動容:「神子要煉丹?」

煉丹是一項十分需要專精的事情,並不是隨隨便便一個人都能煉製的,許辰現在開口就要用最好的丹爐,似乎不是隨意而已,難道神子還懂的煉丹之術?

「不方便?」許辰皺了皺眉頭。

始神搖頭:「怎麼會不方便,這邊,我帶神子去煉丹樓。」

煉丹樓中。

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正在頂層煉製丹藥,身後有一群煉丹的弟子認真看著。

一會功夫,老者開爐,葯香撲鼻,所有弟子都貪婪的吸著,眼睛放亮:「恭喜師尊又煉出一爐蘊神丹。」

「還恭什麼喜,一爐完了還有十爐,要不是你們這般廢物完不成這個月宗門需要的丹藥數量,我需要如此費力來救場?」

老者粗聲呵斥,嘴裡一邊喋喋不休,一邊再次投入一堆藥材準備煉丹。

「還不快點掌火,這個月要是又耽誤了丹藥的上交,你們幾個全都給我滾出宗門去。」

在老者的呵斥聲中一群弟子七手八腳的上前,充滿惶恐。

他們忙碌中,敲門聲忽然響起。

「敦老。」

「你在裡面煉丹嗎?麻煩收拾一下讓個位,神子要過來煉丹。」

一群聖神強者湧進丹房,讓一屋子的丹師都愣了愣。

正在煉丹的老者更是慍怒:「神子要來這煉丹?開玩笑嗎,這是頂級丹爐,豈能隨便讓人掌控?」

進來的一群強者聳肩:「神子點名要最好的丹爐,敦老讓一下吧,這是神子的要求。」

老者霍然起身,怒視他們:「瞪大你們的眼睛看看,沒看到我正在煉丹?現在他說一句要用最好的丹爐我就要給他讓位置?這裡面的藥材怎麼辦?全不要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一群強者說道。

老者揮手:「有什麼沒辦法的!先不說我給不給他讓,就說他一個修武的武者,一個毛頭小子還能懂煉丹之道?!他能煉出什麼來?不過是來胡鬧而已!而我正在趕製蘊神丹,豈能因為他的胡鬧而終止?不讓,我堅決不讓!」

他已經連續幾個月沒完成宗門對丹樓每個月要求的丹藥數量了,這個月如果再完成不了那就有責罰了。

「我們知道,但這是神子的要求,敦老希望您能配合一下,如果您不配合我們只能強行讓你們離開了,畢竟神子的口令不可逆,抱歉。」

一群強者上前。

老者勃然大怒,全身氣息激蕩:「你們重視神子我知道,但煉丹爐是一片凈土,我絕不允許什麼都不懂的人來這裡胡作非為!你們如果要動手那就來吧!」

一群戰宗強者對視,最後無奈上前:「那就得罪了敦老。」

「住手。」

許辰的聲音忽然傳來,和帶路的始神走了上來,他看了一眼裡面的老者,平靜道:「我不知道這裡有人佔用,帶來的打擾抱歉了。」

說著他看向其他人道:「這裡不方便就帶我去其他地方吧,不用非得要最好丹爐。」

「這,是。」

一群強者連忙走了出來,指向緊挨著的一個房間道:「這是第二好的丹爐,也很不凡。」

「好,就這兒了。」許辰點頭朝隔壁丹房走去。

他走後那老者冷哼一聲,重新回到丹爐旁:「算他識相,如果鬧大了我非去宗主那裡告他一狀,什麼都不懂得卻仗著神子的名頭來丹爐胡鬧,這裡豈是隨隨便便的人能進來的?」

他嘴裡喋喋不休的說著。

似乎越說越來氣,揮手一指旁邊一個青年道:「你,去隔壁給我盯著,我倒要瞧瞧他今天來這裡胡鬧究竟要鬧出個什麼樣來,要是完全在胡鬧我一定告他一狀!」

「是。」那個弟子連忙到了隔壁的門口,偷偷注視許辰。

這邊的老者還覺得不解氣,也似乎是習慣了不斷的訓斥,他念叨道:「煉丹一途千難萬阻,想要煉丹必須有一個優秀的師傅,我猜他煉丹不成必定會過來請教我,你們都給我把門堵住,像他這種弟子,我絕不會收,哪怕連一句指點的話也不會給!」

旁邊弟子聽著暗暗偷笑,對隔壁的許辰表示同情。

這裡是丹樓,丹樓在每一個大勢力中都有一種特別的地位,這裡的人實力不一定強大,但因為供給全宗人修鍊所需的丹藥,所以超然與普通等級制度之外,有股桀驁的傲氣,不懼任何人。

隔壁。

許辰等了一會,有人陸續把他路上交待的藥材都送了過來。

當他把一個個藥盒打開取出后,盯著他的丹樓弟子頓時瞪大了眼睛。

有人忙不迭的回到老者房間急道:「師父你快來看,神子要了一堆頂級藥材,不可多得的傲天級藥材足有十株,絕世藥材更是多不勝數!」

此言一出驚的丹樓弟子全部變色。

老者更是一下子站起,瞪大眼睛道:「全是高階藥材?胡鬧,這個神子簡直太亂來了!這麼多高階藥材足夠我們煉製出絕世神丹,甚至一顆傲天神丹了,豈能讓他浪費!」

他氣的全身顫抖。

旁邊弟子則是無奈:「他已經把藥材都放到丹爐中開始煉丹了。」

「什麼!」

老者氣的拍桌,臉龐通紅:「一個什麼都不懂的門外漢擅自煉丹會把這些珍貴藥材全部變成廢料!不行,我一定要找宗主談一談,這是什麼狗屁神子,我戰宗招來這種神子簡直是恥辱!」

「去,把宗主給我請來!」

老者幾乎是怒吼著出聲。 在老者的強行要求下,戰宗之主真的被請來了,當面對這個煉丹宗師的時候戰宗之主也一臉的無奈。

「丹老你這是怎麼了,我正在參悟一門神功,你這一通告狀,得,把我參悟都耽擱了。」

戰天狂揉著太陽穴說道。

這個煉丹宗師十分難辦,脾氣古怪,傲氣衝天,要不是天底下的煉丹宗主極其稀少,他也是花費很大手腳才請來的這個老傢伙,他早恨不得一腳把這個老傢伙踢飛了。

「你參悟一門神功有的是機會,現在你去隔壁看看,你請來的那個什麼神子,簡直就是一個暴殄天物的敗家子!」

煉丹宗主憤然指著隔壁。

絕世神葯、傲天頂級神葯,一股腦全浪費了,這讓他實在氣到癲狂。

這些神葯極其珍貴,就算他丹藥宗師的身份也不敢隨隨便便動用這些藥材,除非做好十足的準備,良久的練手后才捨得動用一部分。

他幾乎把這些神葯視如珍寶,現在卻被許辰一股腦全用了!

許辰是什麼人,武道神子,也就是一介武夫,他哪裡懂的煉丹,現在用了這些藥材,不是全浪費了?!

「丹老你別急,許辰可能只是心血來潮,他要煉丹你就讓他練一次,沒什麼大不了的。」

戰天狂無奈的勸慰。

煉丹宗師瞪大了眼睛,更急了:「沒什麼大不了?!你知道他用了什麼藥材嗎?!幾十種絕世藥材,將近十種傲天頂級藥材!你知道這麼多藥材意味著什麼嗎?交給我的話百分百可以煉製出一顆傲天神丹!」

傲天級神丹,頂級丹藥,彌足珍貴,哪怕天道院那種大勢力,在覆滅后也一共搜出十三顆傲天神丹而已。

每一顆傲天神丹都有極大的妙用,哪怕對神王來說也有大用。

「這……」戰宗之主嘴角抽搐了一下,有些理解老者的憤怒了,這麼一大筆藥材,如果浪費掉就算是他也挺心疼的。

「怎麼樣,現在知道了?!你馬上讓他走,給他下禁足令,永生永世不可以踏入丹樓,如若不然,這裡有他沒我!」

老者義正言辭的怒吼道,聲音很大,傳遍四方,他一點也不怕對面的許辰聽到,或者說就是故意說給許辰聽。

戰宗之主的臉色一變,連忙道:「使不得使不得,丹老消消氣,神子他可能只是心血來潮,下禁足令不至於的,禁足令這真的過了。」

開玩笑,神子剛來宗門就下一個禁足令?雖然只是對丹樓的禁足令,但這也足夠讓人內心不舒服了。

「使不得?你不下令?我的話你沒聽懂?你如果不那這裡就有我沒他,現在你的意思是讓我走?!」老者憤怒。

戰宗之主無奈嘆息:「我誰也不讓誰走,你聽我一句,神子剛來,丹老你這樣逼迫就不好了。」

說著,他心中多了一絲慍怒,聲音也有些冷淡:「丹老,消消氣吧,我可以做一個保證,神子用掉的藥材,不日我雙倍填充到丹樓葯庫中,至於禁足令就別提了,丹老你看如何?」

「你!」

丹老心中更氣不過,宗主這態度明顯就是偏袒這神子了!

但同時他也無奈,戰宗之主如果打定主意,他真的難以改變,胳膊扭不過大腿,鬧得太僵的話,他只有一走了之,這一走其實對誰都不好。

「好,我給他一個機會!」丹老改變了口風,指著隔壁道:「也別說我不通情理,這次只要他不是真的什麼都不懂就胡來,能煉製出一顆稀有級,不,哪怕是最普通的普通神丹,不至於把這些珍貴藥材徹底浪費,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但是,如果他真的什麼都煉製不出來,那就證明他是在完全胡鬧!這樣你如果還包庇他,那什麼也別說了,我馬上走人!」

丹老氣勢洶洶的說道,一來是給自己找個台階下,二來是真怒。

這麼一大堆珍貴的藥材,只要懂一丁點煉丹,那就算傻子也能煉出丹來。

如果許辰煉製失敗,那足以證明許辰是連一點煉丹都不懂的人,屁也不懂就敢用這麼多的頂級藥材?這他是真正忍受不了的。

宗主面色變了變,這也不太好吧?

有必要到這種程度?

不過如果真是這樣,許辰的手筆也的確大了一點……

他們爭論的這麼一會。

隔壁房間中忽然有葯香傳出。

「這是……」

諸多煉丹弟子變色:「他的丹藥要出爐了?這麼快?!」

丹老的臉色立刻大變,狠狠揮手:「看到了沒有!這麼快就要開爐,這絕對是煉廢了!」

煉丹需要注意的地方非常多,尤其煉製頂級丹藥,更是要小心翼翼,沒有幾天功夫是絕不可能成丹的。

這麼快就出爐,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直接煉廢了,還有一種則是煉丹師的手段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一日成丹,這種手段已經遠超丹道宗師,而是堪稱丹王的存在,世間少有!

許辰看起來只是一個毛頭小子,而且還是武道的神子,他的煉丹道行怎麼可能又達到這種高度?!

完全不用多考慮,必定是煉廢了!

「不會吧?」

戰宗之主的臉色也變了變,三步兩步朝許辰的丹房走去。

後面一群人全部跟了過去。

在他們過去的時候,只看見丹房中的許辰翻手打出一連串複雜玄奧的手勢,朝著丹爐上狠狠一拍。

下一刻,葯香更濃,撲鼻而來。

「唰!」

緊接著是炫目的神光從丹爐中綻放。

嗖嗖嗖。

只見三道如同閃電一般的光線射出,一下子飛到許辰手中,懸浮在他的手掌之上。

絢麗的神光漸漸散去。

眾人頓時瞪大眼睛看去。

「這,不會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