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大力鬼王的身影出現在距離他十幾米的時候,肩膀上的火箭筒已然將其鎖定。

手指用力扣動扳機。

「嗡~」

一股恐怖的后坐力,險些將李沖掀了個跟頭,隨即,一波梭形的白色衝擊波便從火箭筒中釋放。

大力鬼王發現時,臉龐上露出一抹恐懼,它自然能夠感應到這道衝擊波的恐怖能量。

然而,它想逃,已經晚了。

白色的能量團,準確的命中大力鬼王的龐大身體。

「轟~」

光團閃爍著耀眼的光,將漆黑的夜都照的宛如白晝一般。

李沖肩膀上的火箭筒消失不見,他也徹底鬆了口氣。

這道強悍的攻擊,其代價是扣除所有裝逼值。

李沖本來的裝逼值就所剩不多,只有一萬多一點,如此划算的買賣,他自然選擇用這種方式來消滅大力鬼王。

根據系統的介紹,火箭筒模樣的法寶,名為肩扛式超級火箭滅魂炮。

能夠滅殺初級鬼王級鬼怪,屬於單體攻擊法寶。

說起來,也是李沖佔了便宜,由於這件法寶是第一次購買,所以系統給了他極大的優惠,否則真要是按價購買,使用一次就需要五十萬的裝逼值。

也就是說,下一次購買,就只能花費五十萬點裝逼值才行。

深深吐了口氣,李沖嘴角的笑容深了幾分。

被這麼恐怖的能量波擊中,就算大力鬼王再牛逼,下場也將是魂飛魄散。

煙塵,隨著時間推移緩緩下落,李沖也終於看清了前方的一切。

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出現在眼帘之中,大坑內,還徐徐冒著縷縷黑煙,而大力鬼王,則不見蹤影,顯然,它被這道恐怖的攻擊轟的魂飛魄散了。

「系統中的超科技武器的確牛掰,就是太貴了,不然以後碰到高階鬼怪,輕鬆秒殺,那獎勵……」

等等。

李衝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前方深坑,眉頭也擰成了川字。

「不可能沒死啊,系統,怎麼回事?為何沒提示獎勵?」李沖連忙詢問系統。

系統道:「宿主稍等。」

過了數秒,系統突然道:「宿主小心,它還沒死。」

「沒死?!」

李沖不敢相信。

這超級火箭滅魂炮,雖然是第一次購買,但系統介紹中明明說是可以滅殺初階鬼王的,怎麼……

莫非!

系統,李沖:「突破了!」

系統和李沖幾乎同一時間說出了各自的猜測。

而就在這時。

一道聲音從深坑中陰森的傳了出來。

「小子,能把本王逼成這樣,你算是第一個。」

聞言,李沖的臉色終於不再淡定了。

因為他看見,一個比之前龐大了一倍不止的大力鬼王,從深坑中緩緩的飄了上來。

哪有一絲傷勢?哪有一絲狼狽?

不光如此,此時的大力鬼王,與先前除了體積變大了以外,更有著截然不同的感覺。

鬼氣!

更加濃郁,至少增加了三倍!

模樣!

更加猙獰,原本光滑的身軀,此刻長滿了倒刺,猙獰無比!

感覺上,大力鬼王的整體實力,至少增加了一倍還多!!

李沖臉色變得難看了。

「怎麼會這樣?就算突破了,也不會提升這麼多啊。」 在羅陽看來,第十塊木炭不找到夜傀,恐怕是不會走。

是以,羅陽還得跟第十塊木炭談一談。

有人在旁邊,羅陽也不便說一些特別的話題。

羅陽說道:「木炭兄,我們出去走走,怎樣?」

第十塊木炭自然沒有意見,跟著羅陽出了房間。

剩下的人,白蕙和谷家三姐妹也還不會攻擊蘭雅。

做了,那就相當於跟十大聯盟翻臉。

出了房間,羅陽帶著第十塊木炭來到酒店外面。

羅陽開門見山道:「木炭兄,我猜是想找夜傀,對吧?」

第十塊木炭也沒有要隱瞞的意思,冷道:「你幫我找出夜傀。」

話說的這麼直接,羅陽都有些尷尬。

他是來勸第十塊木炭的,而不是幫它找夜傀。

腦筋一轉,羅陽倒想向第十塊木炭打探一下它要跟夜傀結合的原因。

「木炭兄,請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找到夜傀的。對了,夜傀是什麼?」羅陽問道。

結果第十塊木炭不願意多聊。

「別問。以後到你該知道的時候,你就會知道。」第十塊木炭說道。

羅陽聽了,心裡一陣冷笑。

「木炭兄,你什麼都不告訴我。只讓我去幹活,這樣好么?」羅陽冷道。

「你想跟我混,你就聽我的命令!」第十塊木炭盛氣凌人道。

聽了這話,羅陽更不爽了。

此時還不便跟第十塊木炭翻臉,呵呵笑了笑,羅陽說道:「木炭兄,你不告訴我一些事,我很難完全幫到你。大家一條船上的人,你也不肯告訴我一點秘密?」

第十塊木炭冷道:「我說了,該讓你知道的時候就會讓你知道。」

忽然之間,羅陽都想找機會哄第十塊木炭吞服主僕丸,那就可從它的嘴裡問出很多秘密。

只一件,若主僕丸對第十塊木炭沒有效果,事情就有點兒嚴重。

左思右想,羅陽在猶豫。

只聽第十塊木炭又說道:「你幫我做事,不會虧待你!你能活下去!」

聽它的意思,就是其他人都必須死。

不過想想第十塊木炭的戰鬥力,若它聯手九個兄弟,確實能讓很多人頭痛。

「木炭兄,你要找夜傀有什麼用,這個可以告訴我吧?」羅陽說道。

「不要再問了!等我找到三樽夜傀再跟你說!」第十塊木炭說道。

若第十塊木炭知道羅陽已鎮封了兩樽夜傀,估摸要讓羅陽交出那兩樽夜傀。

羅陽向第十塊木炭透露一下他知道夜傀的下落,用此來交換一些信息。

不過若說出了口,第十塊木炭就會一直纏著羅陽,讓他說出夜傀在哪兒。

想了想,羅陽覺得還是先不要說。

「木炭兄,實不相瞞,聽說十大聯盟的人已來了,要阻止你找夜傀。」羅陽說道。

還道第十塊木炭會露出驚訝的神色,結果它很平靜。

「讓他們來!」第十塊木炭一點也不在乎。

「木炭兄,十大聯盟聯手對付你,你不怕?」羅陽說道。

只見第十塊木炭雙眼的火星又在閃爍,顯是只有怒意,沒有恐懼。

以第十塊木炭的能力,若能敵住十大聯盟的進攻,那十塊木炭聯手,十大聯盟就遠不是對手了。

過了好半晌,也不見第十塊木炭應聲,羅陽說道:「木炭兄,如果十大聯盟敢動你,我會幫你的。」

這時第十塊木炭露出一個冷笑。

羅陽又接著道:「木炭兄,咱倆是一夥的。我對你的事一點也不了解,能不能告訴我一些?」

還道第十塊木炭又打太極,結果這次它有話要說。

「其他的你不用幫我,你先幫我找到夜傀就行了!」第十塊木炭眺望著天空,說道。

「木炭兄,你為什麼要找夜傀,難道是找幫手?夜傀很強?」羅陽佯裝一點都不了解。

羅陽跟夜傀戰鬥過,知道夜傀的戰鬥力並不強。

若用夜傀來對付十大聯盟,那是太看得起夜傀了。

冷冷哼了一聲,第十塊木炭說道:「你不必要知道那麼多。幫我找出夜傀,我會讓你知道一些秘密。」

找到了夜傀,第十塊木炭就得逞了。

若第十塊木炭跟夜傀結合只會變強一點點,那也罷了。

萬一會強很多,羅陽都玩不起。

「木炭兄,那你有沒有什麼線索?」羅陽問。

要是現今第十塊木炭還沒有頭緒,羅陽確實要儘早勸它去天江市。

不然,查下去,遲早會查到羅陽的頭上。

第十塊木炭沉吟了半晌,才緩緩說道:「你是這裡的人,你幫我找幾個人來,我就可問出夜傀在哪了!」

聽了這話,羅陽嚇了一跳。

「木炭兄,這件事我不想多管。我不是告訴你了?十大聯盟的人已來了,我很容易丟命的。」羅陽說道。

「那你是不想跟我混了?」第十塊木炭瞪著羅陽。

幸好旁邊沒什麼人,不然看到第十塊木炭雙眼火星爆閃,那挺嚇人的。

正常時候,第十塊木炭的眼睛跟常人的沒什麼分別。

只有當它發火時,雙眼就明顯有些詭異。

雙方勢均力敵,羅陽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就算第十塊木炭當場動手,羅陽也很淡定。

「木炭兄,我跟你混,那你也要尊重我才行。我感覺你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怎麼跟你混?」羅陽冷笑。

「你不跟我混,以後你也活不成!」第十塊木炭冷道。

再說下去,那就要翻臉了。

羅陽還不想趕走第十塊木炭,留它在身邊,才能更好的看緊它。

「木炭兄,你嚇我沒有用,你拿出你的真誠,我還會全力幫你。換了你是我,你會怎樣想?我們有紛爭,但我們算是同一條船上的人。你要知道,十大聯盟也想動我。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你不明白?」

瞥了一眼第十塊木炭,見它在聽著。

羅陽又接著說道:「你懷疑我想幹掉你?其實我沒有那種想法。我只是想跟你聯手對付十大聯盟。對你也好,對我也好。」

聽完羅陽的話,第十塊木炭冷道:「那你就幫我找出夜傀!我會幫你做掉十大聯盟!」

羅陽嚇了一跳,當然,他感覺第十塊木炭在吹牛。

跟三樽夜傀結合就能打敗十大聯盟?

如果這是事實,那那實在太駭人了。

反過來也可以看出夜傀對第十塊木炭非常重要,第十塊木炭不把夜傀找出來是絕不會罷休。 就在李衝陷入震驚之時。

大力鬼王動了。

大驚之下,連忙橫刀相攔。

「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