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傑明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真要說的話,之前,他就從牧師身上得到過能夠讓人身手變敏捷的魔法道具。這樣看來,仔細想想,如果這邊法師研究出來的魔葯,能夠讓人超越人體的極限,做到一些平常人做不到的事情,那倒也不是完全沒辦法接受。

畢竟,他對這方面確實一點了解都沒有。

那一瞬間,本傑明再次燃起了熊熊的好奇心。

魔葯……到底又是個什麼玩意?

本傑明雖然想不太明白,但是聽青年剛剛所說的,法師公會還在研究什麼「能夠免疫所有魔法和神術」的魔葯。由此可見,這邊法師的研究水平已經達到了一個很高的程度。

而且,更重要的是,這種東西真的能夠被研究出來?真要是研究出來了,那施法者還玩個毛線啊?

想到這裡,本傑明感到一陣頭痛。

本來,他以為神術和魔法就代表了這個世界的最巔峰力量,可現在看來,遠遠不是如此。如果那種所謂的「魔葯」真的具備了各種神奇的功效,產量又不小的話,這世界上能和法師抗衡的人將會有很多。

若真是如此,這個世界的社會結構,恐怕也會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同。在這種魔葯的影響下,施法者依然能夠具備很高的地位,但卻不可能高枕無憂地站在這個世界的最高峰了。

——哪怕是普通人,只要喝點魔葯什麼的,都有可能把他們干翻。

本傑明的心頭頓時浮現出一股危機感。

以後,哪怕是面對普通人,他也得小心幾分。就像今天遇到的這個陌生青年,如果他真的想取走本傑明的性命,本傑明毫無警覺,沒有半點活下來的可能。

確實……

本傑明馬上又想到了另一個問題。

現在回想起來,那傢伙,他有太多機會可以把本傑明幹掉,可他卻什麼都沒有做。他只是跑到這來,被本傑明凍著,東拉西扯了一番,然後留下一段布條,就這麼神神秘秘地消失了。

這算是什麼意思?歡迎他來到伊科爾?

恐怕……也並沒有什麼女王陛下發布的跟蹤任務。

那他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本傑明大人?」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忽然,一聲有些驚訝的詢問,打斷了本傑明的思緒。本傑明抬頭,只見奧古斯汀站在帳篷外,把門掀開,探頭進來,有些疑惑地看著他。

「我沒事。」本傑明回過神來,看見這一幕,也只好搖了搖頭,這麼答道。

聽了這話,奧古斯汀又四處張望了一會,表情仍舊帶著不解:「剛剛那個迷路的年輕人呢?不是讓他住在這嗎?這小子上哪去了?對了,我剛剛好像還感覺到了魔力波動,本傑明大人,這小子是不是不太對勁啊?」

聞言,本傑明聳了聳肩,無奈地笑了幾聲,道:「豈止是不對勁……」

說完這句話,他頓了頓,便把剛剛發生的事情,大致給奧古斯汀解釋了一遍。而在聽完他的解釋之後,奧古斯汀也愣住了。

「……怎麼會,我見過的傭兵也不少了,怎麼一點也沒看出來?」他似乎因為自己的看走眼,感到了些許愧疚。

黑夜之K 「他只是這麼自稱罷了,誰知道他是不是。」見狀,本傑明搖了搖頭,道,「不過沒事,他應該不會回來了。大家都去休息吧,以後也小心一點。」

聞言,奧古斯汀臉上露出憂慮的表情,但還是沒說什麼,點點頭,離開了。

本傑明看著對方離開,也嘆了口氣。

浮生之一世歡 未知的東西還是太多,而這些東西,他今天恐怕是想不明白了。

於是,又想了一會,他決定先把這些事情放到一邊,回去到自己帳篷,準備休息——時間太晚,明天還要接著趕路,他真的得休息了。

今天之內發生的事情,也確實有點多。

就這樣,感到有些疲憊的本傑明在自己的帳篷里躺下,沉沉睡去。

終於,荒原的夜晚也恢復平靜,沒再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第二天早上,法師們起床,繼續趕路。而可喜的是,大概是被本傑明昨天的蒸汽群飛給刺激到了,今天一起來,竟又有兩個法師學會了飛行術。

對此,本傑明只能表示,壓力使人進步,提議今天剩下的人要不要再感受一次在天上翻滾的樂趣,被嚴詞拒絕後,只好放棄了這個想法。

他們繼續徒步,沿著原先規劃好的路線,繼續走去。

一路上相安無事,除了遇見了幾隻野獸,被法師們轟死之後當作野味,吃得很香之外,沒有發生什麼計劃之外的事情。他們就這麼一路前進,沒怎麼休息,連冥想的時間都沒有留出來,一心只為了趕路。

終於,三天後,本傑明一行人順利地走出了荒原。 ?很快,他們抵達了離這裡最近的城鎮——漢克鎮。

他們來到旅店,暫時落腳,準備在這裡修整一番,該買日用品的買日用品,該打聽消息的打聽消息。還有不少法師表示,終於脫離了霍里王國那個苦海,不用再擔心被教會的人抓住,因此,他們要在旅店裡睡上一大覺,好好休息一下。

對此,本傑明也有點感慨。

可算是逃出了霍里王國,現在,他們身處伊科爾境內的小鎮,就算駐守大門的主教再恨他,也不可能追殺到這來。

也因此,在進入漢克鎮的時候,他們沒有再像從前一樣躲躲藏藏,而是光明正大地走進了小鎮之中。在其他人的眼光之下,他們不再試圖掩飾自己的法師身份,自由地討論想要討論的東西。那種感覺,像是肩上卸下了沉重的擔子,終於可以自由地呼吸新鮮空氣。

他們也不擔心女王打聽到他們的消息——他們還在伊科爾,這麼大一隊人也藏不住,女王只要想,肯定都是能找到他們的。因此,他們乾脆放飛心情,隨別人怎麼看了。

而漢克鎮的民眾,也沒有因為他們的出現表現出多大的驚訝。

該路過的還是路過,該出門的還是出門,甚至,還有人湊上來問:「法師大人,我們店裡剛進了一批新鮮的魔獸材料,要不要來看看?」

雖然他們不知道魔獸材料這種東西有什麼用,但其他人面對法師的平常態度,還是讓他們覺得很舒服。

同時,本傑明也看見了那種專門為法師而開設的店鋪。

「摩爾的魔法小店」,這就是那家店的名字,聽上去還跟什麼奇幻主題的咖啡廳似的。不過,出於對外界魔法知識的好奇,本傑明在放下行李之後,沒休息一會,便來到這家店門口,走了進去。

與想象中的神秘陰暗不同,店鋪與其他的店沒什麼區別,裝潢乾淨,光線亮堂,反而有點像那種食材百貨,只不過,這個地方賣的東西,反而是一些看上去奇奇怪怪的植物和獸類殘肢。

本傑明一眼看過去,入目的都是五顏六色的花花草草、帶著血的皮肉、不知道什麼東西的爪子、形狀奇怪的骨頭、甚至還有一雙巨大的眼珠,看得他心裡也有點毛毛的。

國外的法師,成天都在跟這些東西打交道?

「這位法師大人,您想要點什麼?」很快,一個看上去年紀很小的店員迎上來,熱情地對著本傑明問道。

「嗯……」本傑明想了想,開口道,「我想問一下,你們這裡除了這些材料,還有什麼別的東西賣嗎?最好是魔法相關的書籍之類的東西。」

他來這裡,可不是為了買些什麼奇怪的魔獸材料,買了也不知道怎麼用——對於此刻的他們來說,最重要的還是了解這邊魔法圈子的狀況。

聞言,店員露出驚訝的表情,說:「這個的話,你得問我們老闆了,這些東西只有法師才有。鎮上的幾位法師,今天也只有我們老闆沒外出。」

「你們老闆在哪?能帶我去見他嗎?」本傑明馬上問道。

店員的表情看上去有點奇怪,不過猶豫了一下,他還是點了點頭,領著本傑明朝著店鋪的後門走去。

很快,他們來到後門處。店員停下腳步,有點畏懼地敲了敲門,對著裡面輕聲說道:「老闆,有一位法師想要拜訪你。」

安靜了好一會,裡面才傳來一個蒼老得像嗓子里卡滿了痰的聲音,說:「讓他進來吧。」

本傑明倒是有點被這個聲音嚇了一跳。別的暫且不說,就這個聲音,倒還真挺像電影里那種邪惡神秘的老巫師,每天躲在小黑屋裡拿活人做實驗之類的。

而且,看這位店員的表現,似乎很怕這位法師。

不知道這些法師都會是啥樣的。

這樣想著,他推門走了進去。然而,進門之後,他卻有些愕然地發現,門后的世界與他腦補出來的場景大相徑庭。

這是一個相當寬敞的房間,傢具卻堆得亂七八糟。床、桌子、籠子、搖籃……還有各式各樣的小物件,眼花繚亂的,卻幾乎找不到什麼看上去跟魔法有關聯的東西。一眼看過去,根本不會讓人想到這是一個屬於法師的房間。

而且,更重要的是——這裡所有的傢具都是粉紅色的。

粉紅色的桌椅、粉紅色的柜子、以及粉紅色的印花床單,本傑明進到房間里,還以為自己進入了什麼異次元的少女世界。而最令人崩潰的是,這個房間的主人,是那個穿著睡衣蹲在牆邊的老爺爺。

本傑明走進房間的時候,這位老人正手拿一根帶著絨毛的棍子,臉上帶著痴漢一樣的笑容,逗弄著粉色搖籃里,一隻胖乎乎的、黃白相間的花貓。

無論對誰來說,這樣的一幅畫面,都是極具震撼力的。

「這位……前輩,初次見面,你好。」

本傑明整個人都有點懵逼,彷彿穿越前老闆「巴拉拉能量」的夢境照進了現實,那種強烈衝擊感,讓他的胃裡忍不住開始有點翻騰。不過,他還是忍下這有些複雜的感受,開口,這麼說道。

聞言,老人臉上的笑容消失,轉過頭,兇巴巴地看著本傑明,說:「臭小子,有什麼事就快說,別打擾到我最親愛的蒙娜麗莎小姐。」

說完,他又把頭轉回去,重新面對搖籃里打滾的那隻貓,兇惡的表情瞬間消失,滿臉的皺紋笑得跟朵菊花似的。

「……」

本傑明感覺自己的血槽已經快要見底了。

「面對此情此景,你難道沒有什麼想說的嗎?」他忍不住在心中對著系統問道。

「這有什麼。」系統的聲音卻聽上去異常淡定,「見識了酒會格蘭特搞基的那個畫面,我的眼睛早就瞎了,又怎麼會因為這一點小風小浪而失了方寸?」

「……你贏了。」

經歷了心中與系統對話的緩衝,本傑明深吸一口氣,也覺得眼前的一切沒那麼難以接受了。於是,他重新組織了一下自己剛剛被震散的語言,開口,平靜地道:

「我想問一下,這裡有沒有魔法相關的書籍可以買?」

聞言,老人轉過身,一張老臉看上去更臭了:「小子,回去告訴你們法師公會的老大,別想從我這把配方給騙走。他要是真想要,除非拿『初源之水』的配方跟我換,否則啊,就別在這裡浪費我的時間。」

本傑明聽得一頭霧水。

……什麼玩意?

「我不是法師公會的人。」想了想,他的聲音也沉下來,道,「事實上,如果你能告訴我法師公會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轉身就走,絕不浪費你半點時間。」

「等等……」老人的表情頓時變得有點古怪,「你連法師公會是怎麼回事都不知道?你騙三歲小孩子呢?」

本傑明聳了聳肩,道:「我騙你幹什麼?我剛從霍里王國逃出來,對於外面的魔法世界一無所知。我在王國內,可從來沒有聽說過有法師公會這個玩意。」

這下子,老人的表情又變了。

他終於把興趣從搖籃中的貓身上轉移開來,繞著本傑明,左看右看,嘴裡還時不時發出「嘖嘖嘖」的稱奇聲,跟在動物園裡觀賞大熊貓似的。

而本傑明,作為被觀賞的「動物」,他的感覺可算不上有多好。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他嘆了口氣,有些無奈地道。

「這還不奇怪嗎?從神聖狗屎王國里逃出來的法師,多少年都沒有出現過了。」老人這麼說著,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又道,「不過,最近大門那邊好像鬧出了點什麼事故,你該不會是借著那個機會逃過來的吧。」

不好意思,那事故就是我們搞出來的……

本傑明很想這麼說,不過,這樣的話好像有點太囂張了,對方也未必會信。所以,到最後,他還是只能一臉無奈地點了點頭。

「從神聖狗屎王國逃出來的法師啊……」見狀,老人的語氣聽上去更驚訝了,甚至還有點驚喜,「這麼說來,你是一位冒險法師了?」 ?聞言,本傑明皺了皺眉。

「冒險法師?那是什麼?」

老人則答道:「就是具備戰鬥能力的法師。」

聽了這話,本傑明心中的疑惑不增反減。國外的法師究竟發展到了一個什麼地步,怎麼還搞出了這麼多奇奇怪怪的區分?

具備戰鬥能力的法師?只要是法師,不都應該具備一定的戰鬥能力嗎?

見狀,老人似乎也意識到本傑明在這方面並沒有任何了解,因此,他撇了撇嘴,解釋道:「法師嘛,只要會個火球術,好像是比一般人要厲害一點,所以這種區分確實挺奇怪的。不過你應該也見識過,就算學會了很多魔法,一跟人打起架來,手就抖得跟篩子一樣,瞄都瞄不準,論戰鬥力,可能還不如一個手裡拿著斧子的樵夫。這種法師就是沒有戰鬥力的,所以,我們才搞出了冒險法師和藥劑法師這之類的玩意。」

聽到這一段,不知道為什麼,本傑明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了靜默學院那兩個二貨法師的身影。

好像……還確實是這樣。

仔細想來,並不是每個法師都真正地掌握了「戰鬥」這項需要天賦的技能。至於為什麼這種概念在王國內沒有出現,大概就是因為戰鬥天賦太差的法師早就被教會弄死了吧。

因為,猶豫了一會,本傑明還是點了點頭,說:「算是吧。」

「不容易啊……能從神聖狗屎王國逃出來。你的水平應該不錯,不然不可能在教會瘋狗一樣的追捕中活下來。」老人撓了撓腦袋,接著道,「你不是說你想要一些魔法相關的書籍嗎?你幫我做一件事,做成了,我就把書給你。」

聞言,本傑明考慮了一會。出於謹慎,他沒有一口答應下來,反問道:「你這都有些什麼書?」

萬一老人換給他的書根本就不是他所需要的,那就坑爹了。

「放心,我明白像你這樣的傢伙,此刻最需要的是什麼。」老人轉過身,從床底下扒拉出兩本厚厚的書,在本傑明的眼前晃了晃,「一本《魔葯入門》,一本《魔法概論》,足夠你融入魔法圈子,不至於跟個鄉巴佬一樣了。」

本傑明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兩本書的封皮,書就被老人收走,再次放回了床底下。

從名字來看,確實是他此刻需要了解的東西,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忽然有種自己會不會被訛了的感覺。

「你這些書,不會在別的地方隨手就可以買得到吧?」因此,他問了出來。

聞言,老人發出了一聲冷哼。

「隨手就能買得到?你當這是兌了水的麥酒嗎?」他一臉不屑地說道,「我敢打賭,除了法師公會手裡藏著的那些,整個伊科爾,這兩本書,流落出來的不超過三套。」

本傑明則拿出討價還價的架勢,聳了聳肩,道:「那我找法師公會要不就行了,為什麼一定要跟你做交易。」

「法師公會是不會把書借給任何非公會成員的。」說到這裡,老人突然露出一個冷笑,「我也在這裡好意地建議你,不要加入法師公會,你會後悔的。」

……哦?

那一瞬間,本傑明彷彿嗅到了什麼陰謀的味道。

這位老人對於法師公會的厭惡,他從一開始就感受到了。最開始,他還以為這只是老人孤僻不合群的表現,可現在看來,這件事情似乎還另有隱情。

之前那位神秘的青年,也提到過法師公會,扯了一堆不知道真假的內部秘密……

「這樣吧,我可以幫你的忙,但你需要先支付一點訂金。」想到這裡,他頓時作出了決定,「所謂的訂金,就是你知道的有關法師公會的一切信息。」

「沒問題。」老人頓時一口答應,「只要你真的能弄到我要的東西,法師公會的壞話,我能說上一天一夜。」

看著老人這種異常爽快的態度,本傑明也忽然有點擔心,這個忙……幫起來難度到底會有多高?

不過,都已經答應下來了,他肯定也不會後悔。

就這樣,半個多小時后,本傑明離開了這家店鋪。

他回到了旅店裡訂下的房間,先是合計了一下他在「摩爾的魔法小店」里獲得的收穫,隨後,便開始計劃他接下來的行動。

首先,是關於法師公會的情報。老人告訴他,法師公會其實是一個歷史相當悠久的存在,甚至比教會的存在還要悠久。初代教皇領會「神意」建立教會之前,就存在法師們相互交換物品的組織雛形,不過那個時候,整個組織還非常鬆散,也談不上什麼凝聚力和影響力,基本上就是帝國這一塊的法師自己玩自己的。

很快,教會橫空出世,在戰亂的年代非常能夠籠絡民心,再加上他們熱衷於與世俗交流,獲得了大部分貴族侯爵的支持,於是,他們展開了對法師的打壓。王國那一帶的法師不夠團結,被打壓了下去,而帝國這邊的法師則凝聚起來,形成了最初的法師公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