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一個國家來說,皇權便是最高的權利,那麼顯而易見兩人的身份比那些大家族的年輕後輩要高很多。

「那兩位是皇室的皇子和公主,」林玄仲非常驚訝地在推測時,方青的聲音突然傳來:「那是藍楓皇子和藍馨公主。」為了讓林玄仲知道的更多一些,牽著馬的方青還把那兩人的名字給說出來。

緊接著,方青又把那兩人旁邊的十幾個青年男子給林玄仲介紹一下。果然能夠來此的非富即貴,像林玄仲這樣依靠自身實力才來的只有兩人。

除了把那皇子和公主的身份記住外,林玄仲只簡單記下隊伍中兩個因為實力被邀請進來的人。

在方青為林玄仲介紹時,那名將軍將一行人帶到林子旁邊一處空地停下,然後吩咐一些人把駑馬拴在林子邊的樹上。

那些人去拴馬時,林玄仲則和其他人站在原地等著拴馬的人回來。站在那裡等著,幾人難免互相看看。那藍馨公主顯然很受歡迎,被那幾人圍在中間保護起來,一個個爭相和其說話,唯有林玄仲一人站著離他們有一段距離的位置。

藍馨公主的存在倒是讓林玄仲自在不少,林玄仲不希望那些人都來關注自己。可惜好景不長,那些人在藍馨公主打量林玄仲時,一個個很自然地跟著打量起林玄仲來,十幾道目光停在林玄仲身上。

林玄仲那一身衣服又引來他們的不屑,只是看了一眼,那些人便接連收回目光。既然已經被他們注意,那林玄仲只能不去在意那些人的目光。 第334章

林玄仲知道那些人的目光里蘊含著什麼意思,不過一直活在陰影下的林玄仲早就磨鍊出堅強的意志,又怎麼會在乎那些人輕蔑的目光。值得一提的事的,在林玄仲避開那些人的目光時卻碰巧和那藍馨公主對視一眼。

藍馨公主的眉宇與青藍有幾分想象,以至於林玄仲多看了兩眼才撇開目光。

另一邊,藍馨公主是好奇的打量一番林玄仲,反正除了其兄長外,沒有人身份比她高,以至於藍馨公主並不太在意林玄仲的身份,只是覺得林玄仲看起來有些特別,與周圍的其他人大為不同,當然藍馨公主同樣沒在林玄仲身上看到有比其他人強的地方。

兩個雙目對視之後,又不約而同地收回目光誰都不去看誰。

沒多久,方青和其他人回來。

「今晚我們便在此處休息,周賢侄你和吳賢侄去林中找些干木材,方賢侄和李賢侄還有這位小兄弟到周圍看看有沒有水源,」沉吟片刻,那名將軍又繼續吩咐眾人道:「石賢侄你和丁賢侄負責警戒四周,隨時警戒凶獸來犯。」

如同在戰場上發號施令般,那名將軍十分有序地把一道道指示傳達下去,不過聲音倒是非常溫和。

緊接著,被其點名的人一個個恭聲應,「是。」

「走,我們到那邊看看,」回應那名將軍的吩咐后,方青拉著林玄仲的手向他們左側的一處地方看去。

明白方青的意思,兩人同那李姓男子一起向西面走去。

現在離天黑還有一段時間,他們有一定的時間去尋找水源。至於能否找到全看運氣。

一連有好幾人離開后,還剩下八人留在原地,藍馨公主在剩下的人幫助下坐在地上鋪著的毯子上休息,然後其他人則取出水和食物給藍馨公主。而那藍楓皇子則同中年男子在一邊說著什麼事情,林子旁的氣氛非常融洽。

臨走之前,那位將軍特意交代出去的人要在天黑之前回來,如若碰到意外情況一定要大聲呼喊,現在眾人是在一個不熟悉的地方,傳遞信息很不方便。

「方兄,還未請教你這位朋友的名諱?」離開其他人休息的地方一段距離后,同行的李姓男子想說說話便向方青問了一句。

「李兄不必客氣,他叫林玄仲,隸屬七軍。」對著李姓男子笑笑,方青轉而又對林玄仲介紹道:「這位是李行道兄弟,一軍的一名千夫長。」

「見過閣下,」見方青有意為自己引薦,林玄仲自然很識趣的給方青面子。

「林兄不用客氣,」李姓男子似乎沒什麼架子,很和氣地同林玄仲打聲招呼,「不知林兄是何方人士?」

「幽城,」沒想到對方一上來就詢問自己的來歷,有些意外的林玄仲在簡單思考後急忙給出答覆。

「幽城!」

「幽城?」只見李行道和方青接連嘀咕一聲,然後各自臉上浮現一抹思索之色,像是並未聽過這個名稱。

「夜國好像並沒有叫』幽城』的城池,難道林兄並不是夜國人?」沒多久,李行道像是想到什麼神色疑惑地看向林玄仲。

「的確如此,」已經說出真實來歷的林玄仲毫不猶豫,當即對此做出肯定。

「哦,」旁邊的方青忽然想到林玄仲之前說過要離開軍隊的事,當即神色驚奇地湊過來問:「那林兄來自哪一個國家?」

「沒有國家,」想想幽城的地理特點,林玄仲給出這樣的答案,同時也對兩人的疑問生出一些感嘆之意。北域果然很大,想必兩人除了聽過不夜城的大名外,對不夜城周圍的那些無主之城了解不多。

「難不成,林兄來自北部的北嶺一帶?」還是李行道反應的快,一下子想到林玄仲可能是無主之城的人。

「正是,」對於李行道的正確猜測,林玄仲第一時間給與肯定。

「原來如此,」一旁的方青得到提醒很快想明白是怎麼回事,原來林玄仲要離開軍隊與其自身的身份有關。

另一邊,得到林玄仲的肯定,李行道忽然對幽城的情況來了興趣。

「沒想到林兄有這樣的來歷,真是令人意外,」一句感嘆之後,李程語氣一轉繼續說道:「林兄不妨和我們說說有關那些無主之城的情況,好讓我和方青長些見識。」不管林玄仲所說的幽城是多大的一個城池,現在那李行道似乎只想知道有關無主之城的事。

面對李行道的請求,林玄仲自然不會有任何抵觸的情緒。既然是在幽城長大,對於無主之城與正常城池之間的不同之處,林玄仲到底知道一些。

接著,在方青同樣表示有興趣聽聽后,林玄仲便簡單地為兩人講述起來,從無主之城的組成以及權利機構一點一點為兩人講述著。三人就這樣一邊尋找水源,一邊談論著有關無主之城的事。

沒有身份因素的困擾,三人之間的閑談很愜意。黃昏下,林子裡面特別陰暗,視線太差,三人只能抱著碰碰運氣的態度尋找著水源的存在。

出發之前,隊伍帶了不少水,但水於眾人而言依舊極其重要,最好能夠及時補充。

走在凶林邊上,談笑風生的三人聊的很愉快,不知不覺,林玄仲與那李行道的關係就增進一些。而在說完無主之城的一些情況后,林玄仲又聽兩人說了一些有關夜國京都鳳羽城的繁華盛況。

鳳羽城沒有不夜城那樣龐大,但卻是一個等級森嚴,秩序穩定的城池,城內有幾十萬民眾生活在皇威之下。方青和行道都是來自皇城,兩人的身份相差不多。

沒多久,說完有關鳳羽城的狀況,方青還特意說日後邀請林玄仲到鳳羽城做客。見識過不夜城的風情之後,林玄仲還真想去見識一下鳳羽城這樣的皇城具有怎樣的形象,只是不知以後有沒有這樣的機會。

提到夜國皇城,林玄仲不難想到起剛才那位皇室的公主,那麼柔弱令人憐惜的女子,很難想象竟然還是一名武修。雖說只是武境五階,但比現在的林玄仲還是強些。不知怎麼回事,那位公主在林玄仲腦海中的印象倒是越發深刻,特別是藍馨公主那與青藍相像的眼眸,始終讓林玄仲無法忘懷。

天色越來越暗,不知不覺已經走到很遠的地方,轉身一看一片模糊,停下來后三人都有種滲人的感覺。

「回去吧,天色已晚,再找下去沒有意義,」停下來后,李行道簡單打量一下四周便如此提議。

「恩,我們回去吃飯吧!」說著,三人便開始往迴路走。不再像剛才那樣閑聊,三人的步伐加快不少。

沒多久,回到原來休息的地方,三人才發現其他負責別的事務的人都已經回去,現在都已經在吃飯。

「稟報林叔,我們並未在林邊發現水源。」方青做個手勢,對那中年將軍簡單說下情況。之前去找水的時候,方青給林玄仲介紹過領隊的將軍與林玄仲同姓,名字叫林鴻。

「無妨,明日趕路的時候大家多注意一些周圍即可。」林將軍擺擺手,示意方青不必拘禮。另一邊,其他人都明白他們找水只是碰碰運氣。

當然凶林之中既然有凶獸生存,必定會有水源的存在,所以一個個對於此事都不是太擔心。

同方青兩人找個地方坐下后,十幾個人圍著一個火堆吃著帶著的乾糧喝著水,有說有笑不亦樂乎,林將軍似乎很喜歡面前的眾多後生,不停地同眾人說著話。

一段時間后,吃飽喝足,到休息時間,林將軍又安排一下人員輪崗守夜。三人負責上半夜,三人負責下半夜,其他人正常休息。除了兩名皇室成員外,林將軍對其他人一視同仁,時間還長,誰都有機會守夜。

對於林將軍的安排,沒有人覺得不妥,今天晚上上半夜就是林玄仲同方青還有李行道守上半夜,其他人先休息。

夜裡火堆里不時傳出木材爆裂的聲音,緊接著,火焰會跳動一下,把安靜的夜晚變得更加寂靜。

三人坐在一起,背靠著背,各自看向不同的方位。不像軍隊里那樣需要在周圍巡邏,他們只要簡單地觀察周圍有沒有什麼異樣的動靜即可。

對於做過巡夜的林玄仲來說,眼下的守夜自然不是什麼難事。

奔波一天,沒人說話后,可以休息的人一個個很快入睡,只有那藍馨公主因為第一次露宿,吵著鬧著說睡不著,把一些睡醒的人吵醒。結果那個藍楓皇子只能好好地說些道理,哄著藍馨公主睡覺。

對於女子來說,風餐露宿的生活的確不容易,何況是像藍馨這樣金枝玉葉的嬌貴公主。對於藍馨影響其他人休息的行為,眾人並不覺得意外,也沒人會去怪罪,反而有不少說著好話好讓藍馨公主儘快睡著。 第335章

在藍楓哄著藍馨公主睡覺期間,林將軍有些不滿。在林將軍看來,他們本來就不是出來欣賞風景,怎麼可以抱怨勞累,不過見這麼多人都寵著藍馨公主,林將軍也不好說些什麼。

第二天一早,眾人相繼醒來。那些先醒的人一個個走到遠處,練著各自會的武技活動筋骨。

前面的人練功,後面的人跟著指指點點,說著笑著,直到藍馨公主去那裡湊熱鬧后,竟然還有人提議切磋武藝,讓公主開心,不過林將軍的一聲催促,讓那些人趁早死了心。

「趕緊吃飯,然後趕路,」現在還不知道山脈裡面的具體情況,時間緊迫,林玄仲自然覺得趕路要緊。

在林將軍催促下,那些已經活動好筋骨的人趕緊回來吃飯,早飯還是乾糧混著肉食,火堆已經架好,正好可以用來取暖。

十五人的總體飯量很大,雖然一個個都背著食物,但要是一直得不到補充,他們很快便會沒有食物吃。

早飯後,林將軍同另外七人把馬都牽過來,然後按照昨日的方式,兩人共乘一匹馬在林中趕路。

駑馬在林子中奔跑的速度沒有昨天那樣快,而且眾人更小心一些。林木太密,眾人要隨時關注林中可能存在的危險,還有注意哪裡有水源。

一開始,地上的痕迹讓眾人明白,他們走的路平常同樣應該有人走,那麼他們走的路應該就是一條通往北荒山脈的路。

整個凶林縱向有幾十里寬,要是不遇到意外,一行人可以在天黑前離開林子。

儘管是白天,林子裡面依舊昏暗,讓人覺得很不舒服,所以現在眾人都想儘快離開凶林。

「林子裡面不會有問題吧?怎麼如此安靜?」騎著駑馬,一個在不停觀察后忍不住向眾人發問。

「難道你還想看看凶林中的凶獸都是什麼樣子嗎?」很快,另一個人口氣略帶取笑的之意的接道。

「當然不是,只不過我總覺得林子裡面太奇怪,好像與凶林的名字不符,倒更像一片普通的樹林而已。」

「可能凶林的凶獸都忙著到林子外轉悠,林子里才很少有凶獸吧!」閑著無事,又有一人對此發表自己的看法。

「我看不像,要是凶林中的凶獸都跑出去,何止那個要塞被毀,想必離那離要塞不遠的小小雲城早就不在了吧!」似乎覺得這個話題還不錯,又有一個年輕公子來湊熱鬧。

幾人說話期間,林將軍一直在前面帶路,沒有參與他們的議論。在幾人議論林中是何情況時,藍馨公主坐在馬上安靜的聽著,騎乘駑馬本來就顛簸難受,藍馨公主是一點說話的心思都沒有。那張清秀的臉在陰暗的林子中顯得有些蒼白。

坐在藍馨前面的皇子藍楓,一邊騎馬,一邊關注其他人議論,神色平靜。

與此同時,林玄仲同樣在觀察周圍的情況,上次雖在林子裡面遇險后僥倖逃生,但再次進入林中依舊有一種畏懼的感覺,特別是林中的安靜反而讓人不安。

一種熟悉的感覺一直存在,林玄仲同樣覺得凶林的安靜很反常。雖然覺得那幾人的推測有些道理,但林玄仲始終認為林子裡面很危險。因為林玄仲還記得大牛他們說過凶林中有著無數的凶獸,千萬不要被凶林里的景象迷惑,所以不管怎樣都不能掉以輕心。

至於林玄仲前面坐著的方青同樣對林中的情況有些好奇,一邊騎馬一邊聽著幾人議論。

「凶林里肯定還有凶獸,只不過我們運氣好沒遇到而已,」跑著跑著,又有一個年輕公子不甘寂寞加入討論。

「還是洪飛說的有道理,凶林要是沒有凶獸又怎麼會叫凶林。」在那洪姓男子發表自己的看法后,另一人很快表示贊成。

「停,」接著當下一個人還要繼續發表看法時,前面的將軍「吁」一聲讓馬停下,同時招呼其他人全都停下。

隊伍中傳來一連串讓駑馬停下的獨特聲音,然後十幾個人跟著林將軍直直地向林子前方看去。林子前方還是那樣陰暗,一些人一開始什麼都看不到,還好很快便有人注意到前方林子的一些特別之處。

「咦,那是什麼?」一個公子指著前面的林子向眾人問道,在其眼中前方的林子有些異樣,似乎比其他地方看著要黑一些。而且那片黑*域像是正在一點一點移動般,給其一種越來越近的感覺。驚疑之下,此人便向其他人詢問。

「哪有什麼東西?」

「是啊,我什麼都沒看到!」……顯然並不是所有人都看到前方的異樣。

「快走,」在接連有幾人表達他們沒看到什麼東西時,前方的林將軍卻驚的陡然調轉馬頭,對身後的人喊道:「有凶獸。」說完不等其他人有所反應,林將軍率先騎著駑馬向左邊跑去。

另一邊,林將軍身後的十幾人中有不少人都看到異樣的情況,但還有些人依舊什麼都沒看到,慶幸無一例外,在林將軍說有凶獸要走後,一個個神色一驚,隨即騎著他們的駑馬向左邊跑去。

「咚咚咚,」一陣馬蹄踏著土地的聲音,八匹駑馬甩開一切向前跑著。

「不好,」可惜還沒跑多遠,前面的將軍又停下來。

「林將軍,怎麼回事?」做為身份最高的藍楓皇子在關鍵時刻發出疑問。

「前面有凶獸,那些黑色物體就是凶獸身體。」

「是什麼凶獸?」

「太遠,尚看不清。」

「那我們怎麼辦?」藍楓的問題很快難道那個將軍,本來他們已經在林子里馳行快有兩個時辰,趕了將近三十里路,要是現在調頭,然後再從別的位置走,會耽誤他們很長的趕路時間。若是能衝出凶獸的包圍,他們就不會再耽誤行程。

「先等一等,看看是什麼凶獸再說,」語氣沉穩一些,林將軍神色鎮靜地打量一眼四周,北面西面東面都有黑影存在。

兩次提醒有凶獸后,那些之前連半個凶獸影子都沒看到的人此刻都發現異常的存在,一個個不敢再像之前那樣粗心。

另一邊,在距離這些人百米之外,樹上地上漆黑一片,到處都是黑色的爬蛇,每一條都有四五米長,其中還有體型達到六七米的大蛇,身體都有碗口般粗,正在向隊伍爬來。

從數量來看,可以用上千上萬來形容,要是一個人出現在這些大蛇面前,很可能會被活生生的嚇死。

黑蛇的速度很快,扭扭歪歪,離隊伍越來越近。遠遠的可以看到一片密密麻麻的黑影正在向眾人靠近,一個個看的頭皮發麻。藍馨公主因為害怕乾脆捂上眼睛。

「那是什麼?」當黑蛇離眾人近到一定程度后,有人問出這樣的問題。

「蛇,無數的蛇,」其中一人忍著頭皮發麻,用顫音回答了問題。

「那麼多的蛇,」隊伍中,皇子藍楓的眉頭高高皺起,「將軍怎麼辦?」

「汝等拿好各自兵器,聽我號令,」周圍的蛇包圍過來,要是及時後撤擺脫黑蛇不遲,要是不想後撤那就只有見機行事,現在林將軍正打算見機行事。

黑蛇的分佈範圍很廣,按照林將軍的猜測蛇的數量必定有限,若是圍過來的黑蛇數量不多,他們可以直接選個位置衝殺過去,正好省了繞路的時間。

另一方面,一般高階凶獸喜歡獨來獨往,所以林將軍並不覺得會有實力太強的黑蛇隱藏在蛇群之中。若蛇群裡面都是普通凶獸,以他們的力量要衝過去不難。心裡如此盤算著,林將軍此刻正等著黑蛇再靠近一些,然後看清情況。

坐在駑馬上,視線還算不錯。

沒多久,幾十米外到處都是黑蛇,從他們正前方竟然向兩邊延伸到百米外,如此分佈範圍讓林將軍和其他人都覺得不可思議。再往那些黑蛇後方看,還是漆黑一片,無法看到後方的情況。

本來黑蛇的分佈範圍已經極廣,現在看起來又那麼密集。即便眾人已經看到黑蛇的體型不大,可眼前的數量也已經多到他們無法想象。

「怎麼辦?」關鍵時刻,藍楓又提到關鍵問題。

「大家覺得如何?」本想突圍而過的林將軍拿不定主意,現在的情況已經超出其猜想,但其內心依舊有想衝過去的想法,所以先徵求眾人的意見。

「衝過去,」結果立刻就有一個性急的人給出建議。

「黑蛇的數量雖多,但我們的整體實力同樣不差,還有駑馬幫助應該可以沖的過去。」

「不可,我們還是趕緊後撤為妙,若是蛇群圍住,恐怕誰都別想安然脫身。」在一連兩個人表示要衝過去后,很快又有人發表反對意見。 第336章

意見不一,林將軍知道無法從其他人那裡得到需要的答案,不由轉身看向身後的藍楓皇子,其實真正的決策權還在藍楓身上。

「沖,」事已至此,藍楓皇子不想繞路,因為要是現在繞回去,他們會耽誤更長的時間,索性年輕氣盛的藍楓皇子直接做出如此決定。此言一出,沒有人再有反對意見。

「把公主和皇子保護在中間,所有人依次往後排開,呈錐形進,」得到藍楓的肯定,前面的林將軍第一時間做出指揮。

值得一提的是儘管隊伍里基本上都是大家公子,但與那藍楓兄妹相比,一個個還是差了一截,現在充當保護皇子和公主的人,他們都沒意見。在黑蛇繼續接近時,一個個舉起各自手中的兵器,靜靜等著林將軍下令。

「沖,」當黑蛇離眾人還有十幾米遠時,一聲令下,林將軍當機立斷。

八匹駑馬頃刻衝出,直直地向前方衝去。似乎能感受出它們主人的意志,那些駑馬並不懼怕黑蛇。

雙方離的越來越近,很快地上的黑蛇揚起長長頸部,張著大嘴直接向眾人咬來,十幾條黑蛇同時攻來,還是有些威勢。可前面的將軍手中長槍一個揮動,槍鋒還沒靠近那些黑蛇,那些黑蛇就全都蛇頭落地,軀體兩分,場面十分血腥。

眾人面前的黑蛇只有相當於武境三階、四階的實力,實力不強,自然無法抵擋林將軍的攻擊。十幾條黑蛇的屍體還在晃動著沒有落在地上,林將軍便衝過去,一揮長槍,後面又是十幾條黑蛇身體分成兩段。

對於七階武修來說,用勁氣斬殺黑蛇如同切菜一般。一轉眼,隊伍便沖入蛇群之中,簡直如入無蛇之境一般,直到有人發出一聲驚呼,「小心頭上。」其他人才突然注意到,一些攀爬到樹上的黑蛇竟然從上面攻擊他們,有的直接從樹上俯衝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