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之所有心有怨氣,完全是因為張黑虎帶給他們的生活還是不錯的,現在他們對於我們不熟悉,對未來的生活突然失去了把握,這才會沉默的抵抗,你放心等他們發現我們並不會欺壓他們的時候,他們自然不會在沉默。

而且你真的以為他們都對張黑虎認可嗎,那只是因為他們沒有實力,而張黑虎本身實力強悍,權宜之計而已!』秦思宇剖析這個基地其他人的心理。

『既然你這麼說,我後面試一試吧,我們口音上還是天然存在劣勢,還需要提拔一批本地人起來!』劉勝苦笑,他真的是聽不懂這邊人的關中話。

『這是自然,可入鄉隨俗你們後面也學著點!』秦思宇伸手扶額,也感覺這是一個棘手的問題。

自古以來,關中這一片的人就喜歡抱團,往往一個村子里全部都是本家親戚,所以就有了趙家屯、李家村這樣的名稱,而且操著一口關中口音,不管是辦事還是生活,都無形中存在著一點便利,這種規則放眼各地都是普遍存在的。

劉勝他們這些人,按照地域來說都是南方人,而且他們還不是一個地方的人,要不是大家都是年輕人,而且也習慣了說普通話,要不然幾個交流起來還真的不方便。

就像秦思宇自己跟麻叔他們幾人,都在一塊時幾人自然就說普通話,但如果只有麻叔他們幾人時,他們就習慣性的說起了自己家鄉的吳儂方言,每每這時秦思宇就必須提起全部的精神,因為他們的語速太快了。

跟劉勝商量了這些事情后,秦思宇就帶著席偉王敦儉兩人隨自己一起出發,至於魏剛與老劉,則被秦思宇在走之前專門見了一會,然後秦思宇將自己的關於招募人手的想法告訴了兩人。

魏剛與老劉兩人本來也在忐忑,因為秦思宇在拿下這個基地后就沒有再見過他們,他們本以為秦思宇手下突然多出了一批人,他們已經被放在腦後時,卻沒想到劉勝突然來找了他們。

在見到秦思宇時,兩人的心終於放下了,等在聽見秦思宇的計劃,兩人立刻拍著胸脯保證,因為今天他們見到的這個基地的其他人,都在對著他們吐口水,所以他們比秦思宇更有危機感。

安排好這些事情后,秦思宇就駕車帶著席偉等人離開了基地,然後按照張黑虎以前畫的地圖,他們輕易地就來到了兵工廠的附近,然後一到這裡,秦思宇就感覺到了一陣隱晦的波動。

秦思宇停下車,精神視野向著這股波動的來源看去,然後一個面相和善的胖子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中,而這個胖子竟還是二級巔峰的進化者。

『他應該就是兵工廠的庄士珅吧!』看著精神視野中的那個胖子,秦思宇想到了魏剛之前的介紹。

而另一邊兵工廠內,庄士珅自椅子上睜開眼,然後推開靠在身上的一位妙齡女子,不顧周圍其他幾人的驚詫目光,走出會議室大門看向了東方。

『怎麼了庄隊長,是有什麼特別的發現嗎?』庄士紳身後,一個比他高一頭的魁梧男人問道,邊說這話邊向他身邊走來。

而在身後,隨著庄士珅踏出了會議室,與會的各位進化者們,全部走出了會議室,不明所以的看向了東面的方向,但視線所及之處,根本就沒有什麼異常。

『庄隊長,是有什麼發現嗎?』那魁梧男踏前一步,氣勢逼人的站在庄士紳身側。

在他的身後,還有幾位同樣神色不明的進化者看著庄士紳,而這些人無一例外全是二級中後期的進化者。

『沒有,我只是覺得天要變了!』庄士紳回頭笑了一下,然後沒事人一樣的重新走回了會議室,將那個剛才被他推開顯得有點驚惶不安的女人,又拉到了自己腿上。

其他幾人看見庄士紳這副樣子,都疑惑的又看了看門外,然後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只不過享樂的心情卻都沒了,幾人的心中都裝了心事。

自始至終,坐在庄士紳身後的兩個男人都沒有起身,就好像他們沒有看見面前幾人的動作一樣,而是自顧自的靠在那裡,等著有人將東西放進自己的嘴裡。

只不過在庄士紳向回走時,他們雙方之間的眼神交匯了一下,但也就這一下而已。

車內秦思宇一直在看著那邊,見狀嘴角笑了一下,覺得這庄士紳應該是個明白人,然後眼神就轉到了其他幾人的臉上,看著幾人看著庄士紳的眼神,秦思宇明白這些就是其他勢力的爪子。

在將會議室的眾人全部看了一圈后,秦思宇調轉車頭,然後向著兵工廠的旁邊駛去,這一幕看的席偉以及王敦儉兩人一臉蒙蔽,不明白為什麼到了卻不進去。

『秦哥,我們去哪裡?』席偉疑惑的說道。

『去休息一下,找個地方收拾一下,今晚有客人來!』秦思宇嘴角含笑,搞得神神秘秘的。 第四百五十三章合作誠意

庄士紳就像是沒事人一樣,跟這幾人一直喝酒喝到了晚上,然後有人招架不住了吐了,這樣眾人才散了場子,一起向著外面走去。

庄士紳也一樣在向外走,只不過他就像是真的喝醉了一樣,整個身體已經全部靠在了扶著他的女人身上,全身的重量,就靠自己搭著的一隻手,以及女侍單薄的肩膀。

『庄隊長,你慢點走,我這邊托不住你了!』那個之前坐在庄士紳腿上的女人喊道。

『老莊,你還行不行啊,這才喝了多少啊,你這酒量不行啊!』一個消瘦的,但看上去卻很結實的男人拉著自己的女侍,看著庄士紳這邊的窘態笑道。

『咋不能行,不就喝點馬尿嗎,再喝!』庄士紳大著舌頭掙扎,說著話又打算向著會議室轉去。

只不過他已經醉了,而且醉的很厲害,轉了半天就只是在原地踏步,壓的扶著他的女侍一張臉漲得通紅。

『行了別喝了,你都不看看他成什麼樣子了,這樣吧我們幾個去喝,就讓他休息一下吧!』剛在坐在庄士紳身側的一位二級後期進化者說道,而他就是兵工廠的兩位副隊長之一,火焰能力者翁鶴毅。

『行我們幾個再去喝,今天還沒盡興呢!』王新龍醉醺醺的喊道,然後眼神在庄士紳身邊的女人身上留戀了一下。

『走走走,既然這樣那就一起去!』瞿文賢也招呼,然後當先拉著吳家格與馬洋向著另一邊走去。

三人這一走,剩下的幾人互相看了看,就也跟在了他們身後,只在原地留下了庄士紳以及那個女侍。

『庄隊長,那我就先送你回房間吧!』女侍大聲的說了句,然後就扶著庄士紳蹣跚地向著黑暗中走去,只在路上留下了庄士紳微弱的哼哼聲。

等進了房間,女侍將庄士紳放在床上,因為喝了酒她的臉上出現了兩抹不正常的嫣紅,然後看著睡在床上的男人,想著對方的身份,她慢慢的彎下了腰。

『你要做什麼?』一個清冷的女聲自身後突然響起。

『啊,我沒,我沒想做什麼!』

被這聲音一嚇,女人的酒勁瞬間清醒了,轉身就看見在房間的門口,不知道什麼時間出現了一個身穿紫衣的女人。

女人的身材很高挑,而且那身材就連女侍都自嘆不如,要知道她可是自基地裡面專門挑選出來的,而且還一路擊敗了數百位同樣優秀的女孩,這才奪得了這樣的工作。

但她現在卻不敢對面前的女人大聲說話,雖然這女人長得很漂亮,但她的臉上就像是萬年寒冰一樣,透露著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

『沒想幹什麼就出去,他不用你管了!』冰女人冷冰冰的聲音,就像冰碴子一樣瞬間熄滅了女侍所有的想法。

女侍低著頭走了出來,然後就站在門口,看著冰女人走進去,然後為庄士紳脫下鞋子,又將他的衣服扒了下來,最後又將被子蓋在他的身上,心裡不斷的吶喊,這些應該是我做的啊。

『我不管你是誰帶來的,今晚你不應該出現在這裡,走吧!』說著話冰女人關上了門。

耳聽女人的腳步聲向床邊走去,女侍心裡不斷的咒罵著,咒罵著女人破壞了自己的計劃,絲毫沒想過人家才是一對情侶,她才是來想破壞的人。

這邊等女侍走遠了,庄士紳閉著的眼突然睜開,然後慢慢的散發出自己的精神波動,在確認周邊沒有其他的進化者之後,這才翻身自床上坐了起來。

『你不是喝醉了嗎?』冰女人,也就是庄士紳妻子李思琪奇怪的看著他道。

『我那是裝的,專門騙他們幾個的,你給我打個掩護,我今晚有事出去一趟!』庄士紳一邊換衣服,一邊看著妻子李思琪道。

『什麼事不能等明天再去,再說了他們幾個還在廠里,你現在出去被發現怎麼辦?』李思琪不明白有什麼急事非得晚上去處理,而且晚上還這麼危險。

『那幾個人我已經招呼過老瞿跟老翁了,他們會跟那幾個人一直喝酒的,爭取多拖他們一段時間,所以你也要給我打掩護,要證明我一直在房間!』說著話庄士紳自床頭摸出來一支錄音筆。

『又用這東西!』李思琪臉色一變,有點難堪道。

『來了一個強者,而且還是悄悄的來的,我必須親自去見他!』庄士紳覺得妻子不知道事情的重要性,於是隱晦的提示了一下。

『我明白了,你去吧這裡有我!』李思琪神色一動,有點擔心的回道。

『放心,我沒事的!』庄士紳在妻子額頭親了一下,關燈轉身就從窗子翻了出去。

庄士紳一走,李思琪抹黑拿起那隻錄音筆,然後脫掉自己衣服睡到了床上,不一會一陣靡靡之音就傳了出去。

兵工廠的這種公寓樓其實建成時間有點早了,所以房子的隔音效果並不是很好,樓上樓下稍微有點動靜,左右上下的鄰居都能聽到,然後有些事就不方便了,但現在無疑方便了很多。

最起碼這聲音,被一些該聽到的人聽到了。

庄士紳先是翻到了自己所在的這棟公寓樓樓頂,然後又自另一面下來,等錯過夜間的巡邏隊后,這才快速的沿著廠區道路無聲的向前跑去。

因為是兵工廠,各式各樣的偵測設備都有,所以庄士紳的速度並不是很快,約莫用了近一小時的時間,他才成功的翻出廠區圍牆,然後就趕緊向著白日里秦思宇最後能量波動傳來的地方奔去。

又過了半小時后,庄士紳終於到了一棟居民樓下,就在他遲疑著要不要真的上去時,一個聲音突然在他腦海中響起;『你在遲疑什麼?』

聽見這個聲音,庄士紳咬牙然後踏入了樓內,但對於這件事究竟是對是錯,對方的為人究竟怎樣,他已經不想再去思考了,因為他等著這樣的一個機會,已經等得太久了。

『你是誰?』這是庄士紳見到秦思宇后問出來的第一句話。

『我叫秦思宇,你可以稱呼我秦隊長!』秦思宇點頭示意。

『秦思宇,沒聽說過長安城裡有你這號人物,難道是最近剛剛悄悄突破的,你的膽子可真大,竟然敢打我們的主意!』聽見秦思宇介紹他自己,而且這個名字自己根本就沒有聽說過,庄士紳的臉色變了,他感覺自己被欺騙了。

一直在幾大勢力的夾縫中掙扎求存,庄士紳已經心態俱疲,但他自己也明白,這只是暫時的辦法而已,現在只是沒有一家勢力敢於直接吞併自己而已,一旦有了自己等人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畢竟自己也算是耍了人家那麼長時間。

所以他一直希望會有人暗中接觸自己,然後自己趕緊將這一攤子扔出去,帶著想離開的那些人重新去一個地方,他們已經厭倦了這種機械的生活。

『你是沒聽說過我,因為我昨天剛剛回來,另外我的膽子一直都很大!』秦思宇輕笑,就好像沒有看見庄士紳臉上的不滿與煩躁。

『你是自其它地方過來的,哪裡?另外我也告訴你一句,膽子大的一般死的也快!』庄士紳敷衍的問道,他現在想知道秦思宇憑什麼敢來接觸自己,難道就因為膽大,所以故意言語過激了一些。

『你怎麼說話的!』

席偉就站在秦思宇身側,聞言踏前了一步,虎視眈眈的盯著庄士紳,身上的能量波動也活躍了起來,看樣子大有庄士紳說錯話他就要動手了。

見狀庄士紳根本就不為所動,因為他有恃無恐,那就是秦思宇根本就不會傷害自己,最起碼現在不會。

『席偉,不用跟他置氣,他只是對我們不了解而已!』果然秦思宇伸手止住了席偉的動作。

『你的膽子也很大,打定主意我不會為難你是吧,你是不是覺得我不敢動你的原因,是因為我不敢得罪旁邊那座城裡的人,你真的覺得他們會護得住你?』秦思宇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面前臉色難看的庄士紳。

被秦思宇一說,庄士紳心裡一咯噔,因為他心裡就是這樣想的,而之前他之所以遊走於各大勢力還安然無恙,也是有著這樣的依仗,扯虎皮拉大旗。

『我完全有實力接管你們的武器廠,不用顧及你身後的各家勢力,所以你們只有兩個選擇,要不就是你帶一部分人走,但兵工廠不能被影響。

或者你也可以選擇繼續留在這裡,這樣就不用擔心被報復,可在這之前你需要先證明你的價值,不然我是不會庇護你們!』

秦思宇說出的話,就像是釘子一樣,一下下的刺入庄士紳的內心深處,剝下了他的防備,也暴露了他藏得最深的想法。

『你有這樣的實力?』庄士紳按耐住心中的震驚,反而不相信的問道。

『我們隊長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你可以想象的!』席偉不忿庄士紳之前的態度。

『我手下的人都是武器研究員,沒了我們這些人,這座兵工廠也就只是一個流水線!』庄士紳咬牙道。

『好的,我留下你們了,但你們需要為我設計新式武器,樣本與構思後面會告訴你們,但現在我要你先回去解決一些麻煩!』秦思宇點頭,然後又重新坐了回去,變臉飛快。

『你們不自己動手?』庄士紳突然面色大變,心裡對秦思宇恨的咬牙切齒。

『這也算是你們的誠意吧,畢竟我也不太相信你們,另外準備一批武器送去張黑虎那裡,我現在住在那邊!』秦思宇揮了揮手,示意席偉送他出去。

『你吞併了他!』庄士紳喉嚨聳動,狠狠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第四百五十四章庄士紳的選擇

得知秦思宇竟然直接殺了張黑虎他們,而且還接管了他的勢力,庄士紳終於對秦思宇的勢力相信了一些,最起碼這樣的大事,他根本就沒有收到任何風聲,說明他們的行動很迅速,就沒有消息被泄露。

這樣一想,庄士紳對於秦思宇他們勢力的規模,心中就有了大致的猜測,然後就不情不願的,帶著王敦儉跟他一起回去。

等庄士紳一走,還留在房子里的席偉終於忍不住了,看著沉思的秦思宇問道;『秦哥,我們真的要接納這人,我看這人不是很甘心屈服於我們!』

『他當然不屈服,他本來想的是有人接了他這個爛泥坑,然後他自己帶一群倖存者離開這裡開始重新的生活,現在被我直接脅迫留了下來,他要是願意才是怪事!』秦思宇抽出一根煙扔了過去。

『那他不會逃走嗎?』席偉給秦思宇先點上,然後不客氣的把那一包都拿了過來。

『你覺得他有這樣的勇氣嗎,如果在我們不保護他的前提下?』

『我覺得他不敢,畢竟也是個聰明人!』席偉若有所思道。

『這件事其實很好解決,那就是他拋下其他人,只帶少數幾人離開,這樣他就可以走掉。但他不願意,他心太大了,想帶走的人更多,所以他就只能慢慢的陷在這爛泥坑裡,所以他是一個偉大的人!』

秦思宇吐出一口煙霧,就好像要將自己隱藏起來一樣,而他的眼神,也在這樣的環境里變得朦朧而空洞,只有煙頭的紅色在急劇閃爍。

『你不也是這樣的人嗎!』席偉在心中嘆道,然後熄滅了手中將要燃盡的香煙。

『早點休息吧,我們明天就去那裡面看看,看看他是怎麼解決的,畢竟也是好些強者呢,直接殺了太浪費了!』秦思宇起身,打算進主卧休息。

『你不是說交給他處理嗎,怎麼又要插手?』席偉哭笑不得,覺得隊長這兩天有點反常啊。

『我也不知道,總有種心神不寧的感覺,似乎有很急迫的事情要做,但卻被我忘了一樣!』秦思宇皺眉,就那樣疑惑的轉頭看著席偉。

還有一個原因秦思宇沒有說出來,那就是他不相信庄士紳這樣的人,這樣一個有著投機心裡的人,就算進行合作,也不能不防他搞什麼小動作,因為這樣的人總是自己的利益之上。

說到底他之所以在幾家勢力間來回逢迎,為的就是獲取最大的利益,以及依靠自己手上的籌碼保全自己,但秦思宇預測,一旦他真的有了好去向,恐怕除了對他至關重要的幾人,那些兵工廠的普通員工,全部會被他放棄。

所以秦思宇剛才問他的誠意是什麼,就是在給他警告,你可以走,但不得破壞兵工廠的正常運行,你也可以留下來為我工作,我則給於你提供保護。

而對於收服庄士紳,抱歉秦思宇根本就不感興趣!

庄士紳帶著王敦儉一路來到了兵工廠的外牆邊,然後打著時間差翻到了裡面,便帶著王敦儉向自己的宿舍摸去。

一路上庄士紳一直在觀察著王敦儉,心中則在想著為什麼秦思宇會派這個人跟自己過來,而不是他旁邊那個,剛才表現的更忠心的席偉。

但不管秦思宇派來的是誰,他都不敢輕舉妄動,因為他知道秦思宇一定在關注著自己,這件事中午他就知道了,因為他們都是精神系的進化能力。

作為一支勢力的首領,而且還是一個被需求的勢力,所以他的情報來源一直都很豐富全面,而且因為某些原因,他的情報甚至比各大勢力還全面一點。

他今天本以為秦思宇只是來進行嘗試接觸,然後回去還要考慮代價的,為此他還準備了一肚子的存貨,但沒想到一點都沒用上,就直接被秦思宇攤牌了。

但這樣也好,庄士紳覺得最起碼有人接盤了,而且也不用自己再提心弔膽,擔心什麼時候就被人直接幹掉。

回到樓下時,庄士紳稍微停頓了一下,再三確定樓裡面的人已經全部休息后,這才帶著王敦儉上到樓上,然後他們剛一進房間,庄士紳妻子李思琪就從床上坐了起來。

李思琪本以為丈夫回來了,但很快就發現不對勁,因為她嗅到了一股陌生的氣味,然後警覺的問道;『是誰?』

『思琪是我,我帶了一個人回來,你去找老翁過來,有些事情需要商量一下!』庄士紳低聲對著戒備的妻子道。

『是你去找的那人嗎?』李思琪臉上不虞,但在漆黑的環境里別人也看不見。

『是的,但這是他們的一名隊員,只是先過來協助我們的!』庄士紳不想多說,只是簡單介紹了一下。

『行,我知道了!』李思琪答了一聲,然後默默的穿衣,接著就無聲的走了出去。

很快庄士紳小隊的幾位核心隊員就被召集到了一間密室,然後庄士紳也帶著王敦儉來到了這裡,到場後庄士紳將王敦儉介紹了一遍,然後王敦儉就坐在了一邊的角落,靜靜的看著面前的七八個人。

這些人裡面除了庄士紳以及他的妻子,剩下的王敦儉一個也不認識,但根據路上秦思宇告訴他們的情況,他也很快就一一對上了號,然後就看著庄士紳為他們介紹情況。

『這麼說有一股新出現的三級勢力打算吞併我們這邊,而且他們還有實力直接應對其他人的威脅!』團隊的二號人物翁鶴毅,眼神玩味的看著一邊的王敦儉,因為他現在就是那神秘勢力的代表。

『是的,而且他們很強勢,只給我們兩個選擇,要不離開但不得破壞兵工廠的正常運行;要不就是加入他們,他們可以保障我們的安全,但前提是我們必須先解決掉兵工廠內其他勢力的探子!』庄士紳將秦思宇的條件講了出來。

『從他們可以悄無聲息的解決張黑虎,我相信他們具備一定的實力,但他們要同時應對整個長安城的所有勢力,我不相信他們可以做到!』李思琪看著其他人說道。

『是啊,長安城裡的大勢力少說也有七八家,這裡面三級進化者都有十多位了吧,誰知道他們都有什麼手段,而且他們憑什麼認為他們可以不用顧及這些人的憤怒!』說著話瞿文賢不著痕迹的瞥了一眼王敦儉,想看看他有什麼反應。

但他失望了,王敦儉就像是個假人一樣,坐在那裡一動不動,臉上連多餘的表情都欠奉,就好像他不是來監控這些人的,瞿文賢根本就得不到一點的反應。

『那我們怎麼應對,他現在就在基地外圍等著,冒然得罪一名三級進化者,這不是很明智的選擇!』庄士紳看幾人疑惑,自己一時也犯難了。

其實他自己也疑惑,因為秦思宇他們的隊伍實力不祥,但一位三級進化者就堵在基地門口,而且他們還沒有反制他的手段,這才是他投鼠忌器的主要原因,平衡被突然打破了。

『他不是說了嗎要一批武器,那我們就把這批武器給他,順帶的看看他的勢力實力,然後我們再做考慮!』翁鶴毅看著庄士紳,然後隱晦的給了一個顏眼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