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四海見曹帆掛掉電話,見曹帆沒有生氣冒火,心中才稍稍安定。

張海龍今天一早就被魯四海叫到順天跆拳道館,然後不由分說,上去一幫人直接將他一頓胖揍。

傻眼的張海龍做夢也沒有想到,他花錢雇凶,最終目的沒有達成,還招致一頓胖揍。

花了幾百萬大錢僱人辦事,結果變成了花大錢自己挨頓揍。

張海龍問魯四海什麼緣由。

「四哥,不對啊!我花幾百萬請你們打曹帆,你們揍我幹什麼?哎喲……」

魯四海看著他全身被打得不成樣子,曹帆應該能夠滿意了。

他的回答得也很簡單:「看你小子的樣兒就該揍!!!以後不準招惹我的主人曹帆,否則打死你個狗日的。」

留下躺在地上一臉鼻青臉腫、全身破敗的張海龍在地板上無限的凌亂。 中午下課之後,曹帆衡靜南玲玲等三人準備開車回到翠城記,正在此時一行車隊開過來,約有十來台。

均是清一色黑色的汽車,頭車是賓利、後車全是奧迪Q8,當車行徑到曹帆跟前就停了下來。

後面每車齊刷刷的下來四個穿黑衣制服戴墨鏡的黑衣人,其中還夾雜著幾個女黑衣人,都是整齊的站在汽車旁邊,沖著正準備上車的曹帆整齊呼喊道:「大神好。」

這突如其來的場景,驚呆了路過的路人,有幾個混過社會的人,認出了這幫黑衣人乃三和社的團伙,一時間無比的驚懼,離得遠遠的,圍觀起來。

這聲大神好,引起了遠處圍觀同學們的大聲議論。

「這不是校花以及她男友曹帆嗎?惹了三和社,這還有命可活?」

「你想錯了吧,我聽他們齊聲沖曹帆的方向叫大神好。似乎很恭敬的樣子。」

「不錯,我也聽見了這句話,似乎是沖曹帆喊的,這個曹帆不簡單。」

「快看那台賓利車上有人下來了。」

曹帆第一時間就認出了這幫人是馮三民的手下三和社。

衡靜和南玲玲已經先行上車,看到突如其來的一幕,正要準備下車,被曹帆示意坐下來。

馮三民在秘書白歆和管家廖明的牽引下,走到了曹帆的身邊,他走到曹帆身邊的同時,那些三和社的黑衣人,將他們所在區域團團圍住。

是以防止外人聽見他們的談話。

馮三民一靠近曹帆,馬上恭敬的說道:「大神您好,希望沒有打擾到您。」

曹帆一臉冷靜、沒有大起大落的表情,平緩的說道:「這還沒有打擾到我?這麼興師動眾的,我不太喜歡。」

馮三民看了四下自己的幾十人,馬上解釋道:「大神您誤會了,我是過來給你送那套老宅子的房產證的。」

曹帆順勢看過去,馮三民的秘書白歆把手裡的文件袋交到馮三民手裡。

馮三民拿過文件袋,打開文件袋,把一本房產證拿出來展示給曹帆看,曹帆接過去看清楚了內容,確實是那套老宅的轉讓協議,名字已經變成曹帆。

曹帆不知道馮三民去哪裡搞到自己的基本信息,不過他還是驚訝馮三民的效率。

昨天才說,今天就應驗約定,這個效率是非常不錯的,不由對馮三民刮目相看。

曹帆對他的刮目相看還體現在:他現在拿雙眼正視著馮三民。

馮三民面對曹帆的眼神,有一絲慌張,卻又馬上恢復如常。

「大神您放心,這套房子在十來年前,我買下來之後就沒有再住過。據說,老宅鬧鬼?您今天能安然無恙的出現在我們面前,肯定已經將鬼怪降服了吧?」馮三民見曹帆昨晚進入老宅院而安然無恙,心裡更是驚為天人,他也聽說那處老宅死人無數,不由對曹帆是更為佩服。

「沒有降服,鬼怪仍在,你們以後不可擅自闖入那處宅院,否則出現任何問題,我一概不負責任。」曹帆想起了李煜的話語,又想起那棵游樹,覺得宅院仍舊很危險,不免提醒馮三民一番。

「大神您放心,我以及我的手下絕不靠近老宅院一步,如果就算我們中有人在宅院里出了任何問題,都不管您的事。」馮三民拍著胸脯保證,那處老宅院除了曹帆這等修鍊者能看上,誰都看不上。

曹帆見馮三民如此恭順,收下房產證,這才心情大好,正要上車離去,馮三民問出了一個問題:「大神,杜景春昨晚死了。還請您高抬貴手放過我一命。」說完就跪在地上求饒,因為此處被他的小弟們擋住,所以這個舉動也沒有引起圍觀群眾的爭議。

卻讓那些小弟們十分不解,也是一臉驚訝的看著馮三民。

「死了?啥時候的事情?」曹帆回頭看向馮三民,又站了回來,想起杜景春是杜景元的弟弟,不由唏噓。

「昨晚上十一點四十分左右,死狀極其慘烈,大神不是您把他做掉的嗎?」馮三民納悶了,因為昨天發生的衝突,晚上杜景春就死了,曹帆的嫌疑最大。

曹帆一頭霧水,不過他想起南玲玲來了,不由只是看了一眼車後排的南玲玲,南玲玲沖曹帆做了一個皎潔的笑容,曹帆就立馬明白過來,這一切肯定是南玲玲做的。

「不是我,但是我讓他以人為善,他的死我真的不知道,不過他死的真是好可惜啊。」曹帆馬上一語帶過。

這句話傳入跪在地上的馮三民耳朵里,卻猶如晴天霹靂,馮三民多年經驗告訴他,這件事情肯定是曹帆乾的。

不過馮三民沒有證據,所以一切都只是猜測。

「大神饒命,大神饒命,大神饒命。」馮三民不顧小弟們的眼神以及管家秘書的怪異眼神,磕頭不止。見三爺這個形態,白歆馬上也跪在地上,由於穿著大V領白色緊身T恤,所以胸前的雪白展露無遺。廖明見白歆跪下去了,也立馬跪在地上,不解的看著馮三民。

突然寶馬車內一句話傳了過來:

「只要沒有惡念頭,就不會有事,你要好自為之。」

馮三民第一時間聽到了這個聲音,他聽出了是昨天曹帆一起的那位女神仙發出的聲音。

馮三民聽到這句話后,趕緊沖南玲玲所在方位說道:「您放心您放心,以後我馮三民絕對不會對任何人有惡念頭。」

這件事情,他也是意識到是南玲玲所為。

這一句話,只有馮三民聽見,其他人卻沒有聽見,大家十分不解的看著馮三民的行為和語言。

曹帆卻是一眼就看穿這件事,果然又是南玲玲的手段。

曹帆無奈,南玲玲的想要殺人,他也沒有辦法。畢竟南玲玲不把性命看得太重要,死幾個人對她來說如浮雲。曹帆完全沒有辦法干預她,而且也管不了。他不知道,南玲玲做的一切也只是為了他而已。

坐在車內的衡靜很是驚訝的看著這一切,她越發覺得曹帆有些不平凡,而這群黑衣人並不是什麼善茬,跪在地上之人也是號人物,卻對曹帆無比的恭敬,也讓衡靜覺得自己沒有押錯寶。

見南玲玲沒回話傳回來,馮三民才又沖著曹帆說道:「大神,在下還有一事相求,不知可否?」

曹帆收下他的宅院房產證,已經佔了他的大便宜,聽說馮三民還有一事相求,也是想聽聽他所求何事:「但說無妨?」

馮三民從地上站起來,因為跪了一會腿腳有些發麻,身後白歆和廖明趕緊上前一步扶住他。

站起身後他真摯的看著曹帆,然後說出了一件出乎曹帆意料之外的喜事。

「我懇求曹帆大神做我們三和社的名譽社長,我每個月可以給您五百萬以作感謝。」馮三民伸出一隻手,五指散開,提出給曹帆五百萬月薪,聘請他當三和社的名譽社長。

名譽社長就是挂名社長,並無實權。 站在一旁的廖明和白歆都同時驚訝出聲,馮三民的所作所為,讓他們實在不解。

「三爺,這恐怕不妥吧。」廖明第一時間反對。

「三爺,我不贊成。」白歆也是第二時間反對。

那些黑衣三和社員,全部無語於當場,和旁邊之人議論紛紛這件事情。

「給這麼高的工資,不合適吧」。

「名譽社長怎麼可能給一個大學生。」

「三爺是不是昨天被他氣傻了。」

「三爺請深重考慮一下。」……

現場一時間,很是熱鬧。

馮三民見眾人不服氣,咳嗽兩聲,現場立馬清靜下來。

昨天只有他馮三民見識過曹帆最厲害之處,所以他的意見不容更改。

管家廖明一個月才五萬月薪,一年加上獎金才九十萬。而白歆也是超級不服氣,她一個月十萬月薪,還是用肉體換回來的,加上偶爾馮三民給她的一些獎金,她一年才兩百萬左右的年薪。

而曹帆呢?

不知道有何功勞?有何才華?昨天還幫助他人干涉三和社的好事?直接就給五百萬的月薪?還給他一個名譽會長的頭銜?

這麼不公正的待遇,廖明勞心勞肺的伺候馮三民,所以他很不服氣。

白歆更是不服氣,她昨晚又出去陪謝部長了,天天用肉體為馮三民打拚江山,他卻隨意給一個毛頭小子如此豐厚的待遇和頭銜,這讓她很不服氣。

曹帆見三和社眾人竊竊私語,不由冷笑,說了一句:「沒興趣,謝謝你送我的宅院了。」

這句話震撼了所有三和社社員,所有人都面面相覷,都只有一個想法:這小子肯定瘋掉了、腦子壞掉了。南玲玲也是一臉欣賞的看著曹帆,不為金錢富貴所折服,心裡暗暗給他點贊。

衡靜也是點頭覺得曹帆做得很對。

曹帆不顧三和社眾人詫異的表情,然後上車,發動車子,離開了大學校園。

這一離去,馮三民對著三和社所有人怒氣沖沖的說道:「你們這群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玩意,一群不開眼的玩意,要是得罪了曹帆大神,都給我捲鋪蓋走人。」

如果五百萬能夠請到曹帆這樣的大神做三和社的名譽社長,三和社必將無敵於天下,這一切又豈是三和社那幫泥腿子能想到的。

三和社眾人聽說要捲鋪蓋走人,這才低頭不敢出聲,雖然對曹帆極度不滿意,卻只能積壓在心裡。

畢竟馮三民給他們開的薪水,還是不菲的,正式三和社成員一個月可以拿到兩萬,預備社員也可以拿到五千,待遇還是非常不錯的。

「回帝國大廈。」馮三民下令。

然後這群人快速上車,直接殺回帝國大廈。

在回帝國大廈的路上,馮三民的電話響了起來。

馮三民看到電話響起來的瞬間,立馬是有些慌恐,來電顯示的是:「馮老大。」

「馮老大。」馮三民接通后稱呼道。

「老三,我最近眼皮老是跳,是不是有什麼不好的兆頭?我兒馮過呢?電話打過去怎麼沒人接聽啊?」馮老大在電話一頭揉著不停亂跳的眼皮,心裡有了一絲不好的兆頭。

「他他他……他沒事,老大你放心,我最近給他派了不少公務,他可能不便接聽電話吧。」馮三民趕緊找了一個借口搪塞住馮一鳴。

馮三民心裡的真實想法是,要找到適當的理由和時機跟馮一鳴好好的解釋解釋。

「什麼機密任務啊,都不能接他老爸的電話?」馮一鳴眼皮跳得越發嚴重,那股不好的預感更為強烈,從前天一直跳到現在。

「老大,這個任務很機密,等段時間我再跟你解釋吧,就這樣吧老大,還有事情在身我先掛了。」掛掉電話馮三民嚇得直喘粗氣。

馮三民覺得這件事情有些麻煩,畢竟事關曹帆,而馮一鳴又是他大哥,他不由頭都大了。

曹帆大神是萬萬不能得罪的。又不能告知馮一鳴真實情況,如果他知道真實情況,肯定會來找曹帆的麻煩的,找曹帆的麻煩不是找死嗎?

電話另一頭的馮一鳴江湖經驗豐富,他感覺到了馮三民話中有所隱瞞,於是心裡起疑。

打通了馮二銘的電話。

馮二銘是廣華市隔壁的圳深市的三和社老大,也是獨霸一方的地頭蛇。

「老二,你有時間代我去廣華市一趟,幫我去看看我的過兒,我最近心裡挺不安的。」馮一鳴說道。

「好的老大,我後天要去廣華市找老三處理點事情,我帶你隨便去看看過兒吧。」馮二銘回復。

馮一鳴跟馮二銘寒暄一會,然後掛斷電話,可心裡的不安卻越發的強烈。

雖然馮一鳴很少見到馮過,可畢竟也是血肉相連。他以前和馮過一周至少也能通一次電話,這一次卻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打了無數電話,電話卻無法接通。

「等等二弟的回話,希望我兒沒事,如果他真出事了。不管是誰,我的亡命軍團定要讓廣華市成為人間煉獄。」

……

曹帆的車和馮三民的車離開校園后。

曹帆和黑幫三和社之間有來往,也是一時間傳了開去。

他已經成為廣華大學最神秘的人物。

當然好的名聲傳出去的同時,也會伴隨著一些壞的名聲同時傳將出去,曹帆已然成眾矢之的。

細數曹帆這幾天的榮譽:

他能成為大華國好公民獎的獲得者。

他還能俘獲人心、抱得校花歸。

據說三大系花圍繞在他的身邊。

而且他們班上的班花只傾心於他。

年紀輕輕就已經開上了六十多萬的好車。

而且還有人傳聞三和社重金聘請他為三和社的名譽社長,月薪五百萬。

曹帆婉拒,三和社又再送他一套城西的大宅院,據說那套大宅院有一千多年的歷史。

這些都讓曹帆的大名,一再的傳進所有同學的耳朵里。

傳奇之星在慢慢升起。

廣華大學校網站上,有人發了一個貼,題目叫:「曹帆,一個悄悄崛起的巨星。」

介紹了他基本的信息還有最近出名的案子。

然後後面跟帖達到了三千多條。

接二連三又出現了許多關於曹帆的帖子。

其中有一條帖子無人關注,被所有人無視之。

「尋找好人,他叫曹帆。」

這條帖子,沒有人關注,也沒有人評論,裡面也只有一句話:

那碗香菜牛肉麵,我們一家人欠你一句感謝。

謝謝您,曹帆。 回到翠城記,曹帆見張華已經不在,吳昕燕還在家裡。

曹帆知道張華已經組織搬家公司,將張華自己的衣物、曹帆的衣物以及衡靜的衣物全部打包裝好、全部裝進了皮箱,當然吳昕燕收拾好衣物將東西搬過來后,也被張華一車帶走。帶走的還有那些仿製的古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