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田七葵下車了之後,卻發現本來已經有大部分同事在的車下,卻一個人都沒有。

田七葵有些慌了,她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似乎是一個比較陰暗的倉庫,除了一些滿是油斑的油桶之外,看不到什麼其他的東西,田七葵將向禕辰扶到其中一個油桶的旁邊,她輕輕推了推,發現油桶很重,似乎是滿的,她便將向禕辰放到一旁,讓他依靠在油桶旁邊,癱坐著。

確認向禕辰坐好之後,田七葵便開始在這個倉庫里尋找出路。所幸,田七葵看到了一個水龍頭,確認了水沒有什麼異味后,她將自己的衣袖撕下來了一遍,沾了一些水,然後朝著向禕辰跑了過去,用沾濕的衣袖擦了擦他的臉之後,田七葵便繼續叫了幾聲。

「咳咳咳……」隨著幾聲輕咳,向禕辰的意識逐漸的恢復了過來,他皺著眉頭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向禕辰,向禕辰,你終於醒了。」田七葵看到眼前的男人睜開了眼睛,竟然不自覺的紅了眼眶。

剛剛蘇醒的向禕辰,頭有些疼,但是看到小妮子的熟悉的笑靨,整個人便舒爽了不少,他緩緩的抬起手,摸了摸眼前的女孩,嘴角微微的揚了揚。

「我們這是在哪裡?」向禕辰摸了摸女孩的臉龐,熟悉真實的觸感,才讓他覺得心安,同時,他也感覺到了兩個所處在陌生環境下里有些狼狽的模樣。

「我也不知道……」田七葵看到向禕辰醒過來,整個人似乎有了依靠,她也坐了下來,靠在了油桶的另一側,然後繼續說著,「剛剛不知道怎麼了,車上突然冒了煙,我怎麼叫你,你都沒有醒來,後來我把你扶下車子,看到的便是現在的樣子。」

田七葵把她知道的信息,全部都和向禕辰說了一遍,向禕辰皺了皺眉,繼續問道,「那其他人呢?」

「不清楚,我們是最後下車的,等到下來的時候,這裡已經空無一人了……」田七葵搖了搖頭,解釋道。

她也覺得很習慣,她明明記得在車上的時候,還看到陸庭歡不停的在車下招呼著她,為什麼幾分鐘的時間,陸庭歡也不見了身影。

「走,我們去車上在看看……」向禕辰一邊說著,一邊嘗試著站起身來,田七葵本能的快她幾秒起身,主動的攙扶著他的肩膀,關切的問道,「你可以嗎?才剛剛醒過來,要不要在休息一會?」

「沒事,好了很多……」向禕辰解釋道,事實上,他也並沒有什麼不適,剛剛所謂的昏迷,好像就只是睡了很長的一覺而已。 「那就好~」田七葵看著向禕辰臉色恢復了不少,呼吸也平整了許多,心裡也安穩下來。

不遠處的車子已經停止了冒煙,田七葵有些奇怪,便跑過去看了看,果然車子雖然有些破舊,但是已經不像之前他們兩個在車上時候,冒著滾滾的黑煙。

「好奇怪,我下車后什麼都沒有做,這車上的煙,是怎麼散掉的?」田七葵有些迷茫,她剛剛只顧著跑下車,顧著向禕辰的安全,後面這輛車的煙是怎麼消散的,她竟然一點都沒有印象。

「我們上車去看看……」向禕辰沒有回答田七葵的疑問,而是帶著她朝著車門的方向走去。

「要不再等等?」田七葵伸手拉著向禕辰的手,解釋道:「我擔心車上還有危險,不如我們再等等?」

「好……」向禕辰本想告訴她,煙已經散了,就沒有危險了,但是看到小妮子緊張自己的樣子,便又覺得有些享受,就任由著她拉著自己,朝著另外的方向走去。

「我們先看看倉庫的環境。」田七葵剛剛只是發現了倉庫里有一個水龍頭,便急忙的弄了些水,倉庫里其他的環境,還沒有來得及研究,現在向禕辰醒了,兩個人便正好可以一起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蹊蹺。

「嗯嗯!」田七葵點點頭,兩個便手牽著手在倉庫里漫無目的的尋找著。

倉庫本身是一個很空曠的環境,雖然有些昏暗,但是卻還是一眼望穿的結構,一個水池,幾個油桶,還有一些廢棄的汽車零件和一些類似於電子配件的東西。

向禕辰看著眼前的環境,心裡不免多了一些猜測。

「現在幾點了?」向禕辰突然發現平時帶的手錶已經不見了,而且隨行的手機也不知道掉去了哪裡,便開口詢問旁邊的田七葵。

也許是從一開始,就處於慌亂情況下的田七葵,聽到了向禕辰的話,現在才發現,自己的手機和手錶也都不翼而飛了。

「手機可能忘在車上了……」田七葵一邊說一邊轉過頭去,朝著大巴車的方向望去。

「那我們去車上看看吧!」向禕辰一邊說,一邊拉著田七葵朝著車子的方向走去。

為了安全起見,兩個人在車子周圍走了兩圈,確定沒有什麼能夠引發起火的裝置后,才安心的上了大巴車。

剛剛在車上,因為煙霧很濃,田七葵沒有看清裡面的環境,現在煙霧散了,再次上車,她卻又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卻又說不出是哪裡的問題。

「我們的位置應該是這裡。」田七葵拉著向禕辰去到了之前坐著的地方。

「你別動,我看看手錶和手機有沒有掉在旁邊。」向禕辰一邊說著,一邊將田七葵帶到他認為相對安全的地方。

「好……」田七葵點了點頭,安靜的站在他的身後,等待這他的動作。

向禕辰觀察了一下座椅周圍,又蹲下身來,在座椅內側的角落裡,發現了散落的手機和手錶。

田七葵的手錶已經壞了,而向禕辰的手錶還算完好,向禕辰將手錶和手機從夾縫中拿了出來,遞給了田七葵。

看到完全壞掉的手錶,田七葵的表情有些失落,她再接過手機,本想聯繫一下外面,卻發現手機上一個信號都沒有。、

「沒有信號……」

「我的也是……」

向禕辰看了一眼手機,似乎對於沒有信號這個事情,完全在意料之中。

「我們先去找找看看有沒有其他的出路。」向禕辰看到田七葵有些沮喪的神情,不由得抬起手來,揉了揉她的發頂,安慰道。

「嗯!」田七葵點了點頭,跟著向禕辰下了車子。

兩個人離開了車子,便開始在倉庫周圍尋找出口……

「我剛剛真的看到陸庭歡了……」田七葵找了半天,似乎也沒有找到出口,便和向禕辰說道,在她看來,既然陸庭歡竟然能這麼消失掉,肯定是有什麼快速的出口,可以讓她,甚至她們快速的離開

「我相信你,我們再四處看看,應該是有什麼機關。」向禕辰和田七葵已經在這個倉庫了走了好幾圈了,卻沒有發現什麼痕迹,兩個人都有些煩躁,但是向禕辰卻依舊輕聲細語的安慰著眼前的女生。

田七葵有些累了,索性坐在地上,看著散落在地上的汽車零配件發獃。

向禕辰看了看他,沒有再說什麼,而是繼續找出口。

「向禕辰……」過了幾分鐘之後,田七葵突然大聲的叫著向禕辰的名字,已經走遠的向禕辰,便飛快的轉身,朝著田七葵跑了過來。

「怎麼了?」向禕辰並不知道田七葵為什麼叫自己,但是本能便只想馬上的來到她的身邊。

「你看這些零部件,好像……好像有點奇怪……」田七葵一直盯著那些散落的部件,思緒早就不知道飛去哪裡……但是思緒回籠后,有些煩躁的她,便隨手拿起了那些零件,沒頭沒尾的看著。

「零件?」向禕辰跑過來,知道並不是田七葵的身體出了什麼問題,便鬆了一口氣。

他隨手接過田七葵手中的零件,仔細的端詳,他看了一會,便又放下,拿起另外的一個……周而復始的將地上的每一個零件都仔細的看了一遍。

海賊之咸魚烏雞 「怎麼樣?發現了什麼嗎?」田七葵對於零件並沒有什麼研究,但是總感覺他的紋理與形狀和在那些店裡面看到的有些不同,而且有些地方,似乎還被特意的打磨過,所以便叫了向禕辰一起過來。

「你看,這些零件的部位,都被特意的打磨過。而且這些零件並不是同一個品牌和型號的車子的車子所有的。」相對於田七葵來說,向禕辰對車子的研究要比她精通的多,看了許久便找到了其中的一些問題。

「是線索?」田七葵皺眉,「難道,是有人蓄意為之?」想到這裡,田七葵不由得想到了上次去玫瑰醫院的經歷。

「嗯……我想……我們可能是進入密室逃脫的遊戲了。」向禕辰說道這裡,嘴角揚了揚…… 「恭喜你們來到了鴻矽密室逃脫……」向禕辰的話音剛落,不知道哪裡來的擴音器,便發出來有些陰冷的聲音。

「請根據你們手中的線索,找到房間的出口……我會在下一關等你……」

「下一關什麼鬼?」田七葵還沒反應過來,擴音器的聲音便戛然而止。

「所以我們為什麼會來到這個什麼密室?」田七葵還是無法理解,明明是好玩的農家樂,突然搞出來個密室,還弄了那麼多煙?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

「不要想那麼多,先解決眼前的問題。」向禕辰知道田七葵肯定還有很多疑問,但是眼前的問題就是要離開這裡,只要逃出去了,所有的疑問都可以解開。

向禕辰一邊安慰著田七葵,一邊將那些零部件,按著長短的的方式逐一的排列起來……排好之後,向禕辰盯著那些零件,思索了幾秒,嘴角便揚了揚。

「你想到了嗎?」田七葵看到向禕辰有些得意的笑容,便知道有戲,急忙的問道。

「嗯,這些汽車零部件,是來自於不同品牌的汽車,我根據他們的長短排序,然後在根據這些汽車的品牌名字,便得到了一個單詞。」

「那些品牌?」田七葵看著眼前似乎除了長短不一之外,沒有什麼大的區別的零部件,不解的問道。

「最短的這這根是B牌車最新出品Selena款跑車的零件,而這款……」向禕辰指著中間的一根長短沒有被打磨過的部件繼續說道,「是B牌的常青款商用車Eco的部件。」

田七葵聽著向禕辰的話,眼神里充滿了震驚,有些不確定的的繼續問道:「所以,這些看上去沒有什麼區別的零件,你一眼就能看出品牌?」

「並不是……」向禕辰對車子雖然很有研究,但是卻還沒有到一窺全豹的地步,「不過,我大概能從數量上,和已知的一些品牌,猜測道他所想表達的意思,應該就是方向,Southeast……應該就是在這個倉庫的東北角,隱藏著出口。」

「東南?」田七葵看了看倉庫四周,依舊是昏暗的環境,對於方向感本來就不強的她,想要找到哪裡是北,已經很艱難了,何況是東南。

不過向禕辰已經猜到了田七葵的擔憂,索性,他的手錶還是完好,手錶中自帶的指南針功能,在這樣的環境下,依舊可以幫他們辨別方向。

向禕辰心裡想著,便將手邊拿出來,調整了一下方位,找到了倉庫的東南角。

他拉著田七葵,去往了零部件所指的方向,四處敲擊著,看看是否用隱藏的門在這個位置。

「這裡應該是門。」田七葵同向禕辰一起敲擊著,找到了比較空曠聲音的位置,便有些興奮的和他說著。

向禕辰邁步過來,用手輕敲了幾下,果然聲音和其他的有些不同。

「不過,好像沒有什麼鑰匙孔,或是密碼鎖,要推嗎?」田七葵一邊說,一邊嘗試用力的去推門。

「嗯……額……」向禕辰憋著輕笑了一聲,然後把她拉了過來,繼續說道,「確認了位置,我們在找找看,有什麼其他的指向性的東西,可以解開門鎖。」

向禕辰覺得既然是想搞密室,那麼肯定就不是單純的推開這麼粗暴,還是應該具有指向性的線索。

「我們再四處看看。」向禕辰說著,便自然的牽著田七葵的手,朝著其他的方向更細緻的找著。

竟然已經知道了是密室,兩個人的心態和之前便完全不同了,至少他們知道這裡不會有什麼危險,而在尋找線索方面,兩個人也越發的細緻起來。

田七葵一個一個油桶的尋找,表面沒有線索,便開始嘗試著推動油桶,看看下面會不會藏著什麼信息。

推了幾個油桶,都無功而返的田七葵,有點想要放棄,但是看著一旁還在認真研究電腦配件的向禕辰,便又不知道從那裡變得信心十足。

她有陸續的推了幾個油桶,發現竟然有一個油桶的重量比之前的明顯輕了很多,田七葵很興奮的拉著向禕辰過來,兩個人一起研究這個油桶和其他油桶的異樣。

向禕辰看到小妮子亮閃閃的雙眸,心裡感覺到了片刻的柔軟。

他邁步走到其中一個油桶的前面,隨意的推了推,然後又推了推其他的油桶……

「這個應該是空的……油桶是鐵皮製造的,本身的重量就不清,其他的油桶里,如果是裝載了滿滿的液體,你應該是推不動的,而這個明顯輕了許多,並且沒有任何聲響的,應該是一個空的桶。」

田七葵聽到向禕辰的話,一方面是認同,但是另一方面,有覺得自己的智商收到了侮辱……好吧,她今天的智商確實有些不在線……

田七葵一邊思緒飛繞,一邊幫著向禕辰嘗試將這個可能的空桶打開。

油桶被打開,裡面的確沒有油桶,但是卻不是空桶,而是裝著像是棉絮一樣的東西,輕飄飄的,並不佔重量。

「是棉花?」田七葵有些意外,「棉花放在桶里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是怕我們冷嗎?田七葵心裡吐槽著,但是識趣的沒有說出口。

「我們看一下其他油桶里裝的都是什麼?」向禕辰一邊說著,一邊走到另一個油桶前面,嘗試的打開油桶。

「哦哦哦……」田七葵應聲,便緊跟其後配合他打開其他的油桶。

前面的油桶的重量明顯和棉絮的油桶不同,但是裡面的東西卻真的是各不相同,從味道上可以分辨出有汽油,酒精,清水,甚至還有醋……

向禕辰一股腦的將所有的桶全部打開,思考著不同物體在油桶里有著什麼樣的意義。

向禕辰想著,又轉身看了一下所有油桶裡面的物體和液體……

所有物體在油桶里的體積,都是相同的,同等體積,質量上自然有一些差別,但是這些液體的在質量上的差額可能是微乎其微的,唯一能夠確認不同的……

「是密度?」田七葵的目光一直跟著向禕辰,看到他確認過了每個油桶里的物品的高度之後,便也有了自己的猜測。 「水密度是1,醋的密度應該是1.057左右,酒精的是0.78,至於汽油……」向禕辰此刻真的覺得自己是在複習了一遍中學的知識,還好他有一點過目不忘的本事。

經過了一番的密度值的確認與現有的油桶的位置,向禕辰得到了一組數字。

「這是開門密碼?」 逢賭必輸君 田七葵半信半疑的說道,「但是那個角落,我們還沒有發現有可以開密碼鎖的地方。」

「先過去看看!」向禕辰之前也發現了,其實整個門的設置完全是出於隱藏的狀態,想要打開門,或者找到鑰匙的地方,必須要依靠什麼機關才可以,但是目前所謂的機關在哪裡,是什麼,還沒有一點的線索。

兩個人再次來到了倉庫的東北角,向禕辰和田七葵都緊盯著一角,好似要能把門盯出一樣。

過了片刻,田七葵突然說道,「要不,我們把找到的密碼對著門念出來吧?」

田七葵越想越覺得這個方法很聰明,就像阿里巴巴的芝麻開門一樣,四處都透露著機智!

向禕辰聽到田七葵的話,本來有些沉悶的心,突然活絡了起來,他的小妮子,還真的無時無刻毫不掩飾自己的可愛。

雖然他知道念出密碼這種事情,應該只有在童話故事裡才會出現的橋段,卻還是不忍心打擊她的熱情。

「好!」向禕辰點了點頭,繼續將找到的密碼告訴了她……

田七葵小聲的背誦了一遍,然後走到東北角處,對著灰暗的牆壁大聲的說出了幾個數字。

意料之中的,毫無反應。

田七葵皺了一下眉毛,難道是打開方式不對?

「要不?我們兩個一次念一次?」田七葵始終覺得「芝麻開門」這個方法是靠譜的,所以便轉向向禕辰,一臉渴求的望著他。

「好……」向禕辰雖然覺得這個對著空氣說出密碼的行為太過沙雕……但是,誰讓這是他喜歡的女人呢……想到這裡,向禕辰便找不到不妥協的理由,拉著田七葵的手,站在角落出,一起再次說出了那組數字。

依舊沒有反應。

田七葵有些沮喪,難道真的是打開方式不對嗎?

「要不?……」

「再來一遍?」

田七葵的話還沒說完,向禕辰便笑著迎合了一句。

「嗯嗯!」田七葵點了點頭,心思著事不過三,如果這次再不開門!!!她就,她就把這裡砸了!

嗯,就這麼辦……

向禕辰並不知道田七葵此刻的心思,他拉起小妮子的手,朝著東北角的位置更近了一些,然後握了握她的手,額頭微低,在她的耳側輕輕的說了一聲,「你放心,我一定可以安全的帶你出去。」

向禕辰的聲音低沉,但是每一個字,都穩穩裝進了田七葵的心裡,讓她不自覺地的有些臉紅,身體也莫名的有些發熱。

一定是折騰的太久了,田七葵安慰著自己,絕不是因為向禕辰的那些話,才讓自己變得不像自己。

向禕辰看著他毛茸茸的模樣,又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她的頭髮,然後又面無表情的對著牆壁,準備著第三次念出密碼。

「三、二、一……」密碼的聲音剛剛落下,倉庫的機關突然啟動,本來密不可分的其牆壁出現了一絲裂縫,然後分別朝著左右兩個方向後退,一道更加灰暗的小路出現了牆壁的後方。

向禕辰看著機關開啟的大門,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原來這種『芝麻開門』似的機關,到二十一世紀,依然有用,他苦笑的揚了揚嘴角,轉眸看著身邊的小妮子,眼睛閃爍著明亮的光,讓整個房間似乎因為她的存在,都不在顯得灰暗。

「恭喜你們完成了密室的第一關,用時三小時十五分鐘,下面請沿著小路進入第二關密室,更多的驚喜,等著你們!哈哈哈哈哈!」毫無感情的機器聲機械的回應著過關的消息,但是後面的那幾個笑聲,卻人本來毫無感情的聲音,多了一絲絲的嘲諷。

「我們走吧!」向禕辰看著一旁發獃的田七葵,輕聲的說了一句,便拉著她朝著小路走去。

「向禕辰……」因為是兩個密室之間銜接的小路,除了有些擁擠之外,更多的便是晦暗,比之前的倉庫還要陰暗,田七葵有些看不清道路,被向禕辰拉著的手,便緊緊的握著他。

「放心,我牽著你走。」 神級大鏢客 向禕辰感覺到了田七葵手掌傳來的力度,便也緊了緊掌心中溫暖的小手,算是給與回應。

兩個人走了幾分鐘,便來到了一個空曠的地段,這裡並不是傳統上的密室,更像是一個農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