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風丟出一句差點沒嚇得李希心臟病都爆發的話出來有人窺視他們李家的一切他兒子是幫手。

「這不可能的!」

李希臉色難看呼吸都變得有些不順暢起來認為自己兒子雖然喜歡亂來但絕不會有這麼大的膽子。

「正常情況下不大可能,不過若是被逼急了……」

楊風說話說一半,只要李希自己能體會就行了反正你兒子什麼品行你心裡清楚。

「當然也不能說全部搞不好有人利用四維那小子做什麼,甚至是利用李老哥你。」

正常的手段李希自然不怕,只要他想就能請全天二十四小時警察保護自己和兒子但是歪門邪道的手段呢?你連自己中招了都不知道怎麼回事。

「多謝老弟的熱心提醒,老哥我會小心的。」

楊風就此打住沒有繼續說下去,李希也是個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很快收起了自己的情緒和楊風聊著其他話題。

「楊老弟,不知道可有時間?」

末了李希親自將楊風送出來帶著大批保鏢的他,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

楊風頓了一下,回頭看著李希,想了一下說道,「一年,另外我最近對地沒興趣了。」

說完楊風打開了車門將醉的不省人事的阿雷丟了上去這個丟人的傢伙,好不容易來次大世界,被幾個妹子灌醉了什麼好處都撈到弄得一身醉昏昏的。

「了解。」

李希笑著點點頭示意保鏢將車開過來叮囑道:「讓張律師來我家裡你們在這裡守著直到少爺離開。」

「是,老爺。」

保鏢乖乖留下等待還沒玩夠的李四維大少爺。

「老爺!」

李希回到家裡的時候張律師已經到了。

「進來說話。」

帶著自己的顧問律師李希走進了書房,張律師也跟了進來坐在椅子上李希抬起張律師倒的紅酒喝了一口沉默了片刻,說道:「明天給我送點錢去陽神閣,兩個數。另外秘密準備一份協議,在未來一年內如果我本人或是我忽然……」

說自己死不好李希換一種說話。

「或是我兒子來轉移財產,那麼就必須要有楊風到場才能轉移,如果發生這種事,那麼我名下的產業三分之一會規劃到楊風名下如果沒有這種事發生那麼三年後協議銷毀。」

張律師長大了嘴有點看不懂李希這什麼操作接近三分之一的財產規劃到一個不相干的人名下去,轉移財產也需要對方在場才行,這鬧的什麼?

好在只是一年的時間限制,不然張律師覺得李希肯定是瘋了李家可是香江首富,三分之一財產那該有多少錢了。

「老爺真的要這樣做我怕那楊風……」

張律師就怕李希中了楊風的邪才會這麼胡來不過話沒說完就被李希打斷。

「張律師錢再多也沒有命重要,就這樣吧按照我說的做,時間只有一年。」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李希要弄這麼一個協議他有什麼辦法,只能照做然後讓它受到法律保護。

不過這樣一來一年內李家的產業就別想大規模的轉移,超過一百萬港幣的支出都需要楊風到場才能簽字這到底鬧的什麼?

張律師表示自己做了十幾年的律師也看不懂這一波操作,讓張律師離開李希走到窗戶旁看著院子里的游泳池自言自語:「楊風,就讓我看看什麼人在打我們李家的主意也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身為當事人的楊風肯定是不知道李希搞什麼么蛾子的協議,正一臉無語的送阿雷回家。

「轟隆隆!」

剛回到家的楊風剛好洗漱完畢,正準備睡覺忽然明亮的夜空降下一道道閃電。

這種天氣不可能有閃電落下,天空之中沒有任何陰雲,有什麼人在搞事情嗎?難道是毛小方?

想起之前毛小方拿一個弱化版七星陣找自己看,楊風第一時間就想到了他七星陣威力十足哪怕是弱化版的使用的時候難免會引起天地異變。

想了一會楊風卻沒有去查看的意思,既然是毛小方那就讓他自己慢慢去折騰,睡覺睡覺。

楊風猜對了一半,是有人在使用七星陣但那個人不是毛小方,而是想要改變自己命格的楊飛雲!

「天地異變!星空降雷?這是誰在使用七星陣?」

香島道堂之中毛小方也感受到了七星陣的異變掐了掐手指,毛小方帶著東西就快速離開道場。

「只要改變了命格,我楊飛雲就能從此大富大貴成為權勢之人!」

一心想要改變自己命格的楊飛雲,收集到需要的材料啟動了七星陣,為了這一次他甚至殺了自己的女人奪取心臟當做材料使用。

可以說楊飛雲不但野心大,連心也很黑。

只是修道之人本來就是在逆天改命,哪怕他楊飛雲是相師,也不能擺脫這樣的命運,十個相師九個窮,這不是說相師沒本事,而是老天對相師的一種懲罰。

能看破人命格,福禍財運的他們,想撈錢太簡單若是沒有一定的限制世界早就是相師滿地走的局面。別人還有活路?

本就在逆天改命你還想繼續逆改下去,老天都會看不過去諸多材料之中,以從楊風手裡買走的魔刀為首催動了七星陣,加上其他材料也都是一些陰毒之物,導致七星陣的催動反而像是一個鬼陣。

七星陣出現了問題!

遠遠的毛小方就感覺七星陣出現了問題,根本不知道是楊飛雲使用七星陣改變命格,拿起卦鏡將天上的落雷引開。

「轟!」

本來就是弱化版還有一些巨大缺陷的七星陣加上楊飛雲想改變自身命格本就不受上天討喜,結果被毛小方這麼一引七星陣變得不穩固起來轟然炸開。

「毛小方!」

楊飛雲氣的噴出一口血來顧不上其他快速將東西都收起來,一旦讓毛小方看到這些材料肯定會起疑心。

「你果然是我命中的剋星,我一定要殺了你!」

「飛雲,是你」

當毛小方趕過來后看到正在平復自己的楊飛雲愣了一下,想起了楊飛雲之前說的話感覺自己似乎做錯了什麼。

楊飛雲想借用七星陣卜卦卻被自己給破壞了。

不得不說毛小方的想象力很豐富加上楊飛雲的一番演戲,毛小方很自責,覺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錯,才會引發這些事。

能碰到毛小方,楊風覺得是楊飛雲幾輩子修來的福氣這要是換成九叔早就一巴掌拍死他楊飛雲了還等你演戲?

自己改變命格被破壞楊飛雲心裡大恨卻只能裝作沒事人一樣繼續扮演乖寶寶,他不是毛小方的對手若是讓毛小方知道他在做什麼絕對會殺了他。

計劃可以變,但毛小方必須死!

心裡恨極了毛小方含恨而歸繼續尋找玄魁的蹤跡,雖然毛小方也一直在尋找玄魁,但從道場開起后,毛小方一直很忙碌,尋找玄魁的事自然是一拖再拖。

但楊飛雲不一樣他直接和金大海請假說自己老婆死了很難受請假一陣子,毛小方許久都沒有做到的事情,楊飛雲做到了。

「嗷!」

元氣大傷的玄魁見到楊飛雲,很快想起了楊飛雲就是幫助毛小方對付自己的人之一,就在玄魁要攻擊的時候楊飛雲的舉動讓它停了不來。

「我知道你很想搶回小尊但你受傷了,你不是毛小方的對手,我能幫你恢復實力但你要報答我,恢復了實力你就可以救回小尊,只要你順便幫我殺了毛小方!」

楊飛雲知道玄魁能聽懂自己說話也很聰明,將自己攜帶的鮮血拿出來放在地上給玄魁,向它表示自己沒有惡意。

而且喝了自己的血你玄魁不斷能恢復傷勢實力還能大增談判很快結束,玄魁和楊飛雲達成了協議,楊飛雲提供自己的鮮血給玄魁喝,玄魁幫助他殺死毛小方。 人瘋狂起來果然很可怕連殭屍的主意都打,為了殺死克制自己的毛小方,楊飛雲已經是不顧一切。

「想消除他的屍毒?你們太天真了。」

跟玄魁談判好那麼就不能讓小尊恢復正常人狀態楊飛雲接著幫忙的借口悄悄給屍毒還沒有根除的小尊餵養鮮血,只需要一點點鮮血就能夠毀了毛小方等人多日的努力。

斗羅之奇妙之旅 更別說楊飛雲還是修道之人,他的鮮血對屍毒還沒有清除的小尊刺激更大。

被警署開掉的鐘邦,最後還是拜了毛小方為師,雖然楊風不知道毛小方是如何說服鍾邦的,在拜師的時候還給楊風發出了請帖,邀請楊風過來觀看。「

五世奇人拜師這可不是小事,當然也是對毛小方而言對楊風來說也就那樣五世奇人是稀少但這樣的體質還不足以吸引楊風有收徒的念頭。

還是那句話,除非有和他一樣的屬性體質的人出現不然楊風不會收弟子。

在鍾邦拜師的這天楊風來到了香島道堂,見證毛小方收鍾邦為弟子。

「道友,你這還是真是到處開枝散葉。」

毛小方來香江才多麼有三個月了嗎?這就已經收下了兩個弟子,加上原本的阿海和阿初以及阿帆就已經是五個弟子了有茅山一派的風格,至於這些個弟子最後還能剩下幾個就不知道了。

「開枝散葉?」

毛小方被楊風這話弄得很無語,這話為何聽起來那麼奇怪這種辭彙不應該用在傳宗接代上比較合適嗎?我收個徒弟而已也能用開枝散葉來形容?

話是沒說錯但你說這話的時候能不能不要露出很奇怪的笑容,讓人不想歪都很難好吧。

「噗!」

負責給兩人倒茶的阿帆直接笑噴了,卻在毛小方的眼神威脅之下,老老實實的將笑聲給止住不敢再笑。

其實收弟子也基本就那麼一回事,拜師叩拜、敬茶結束之後就基本算是結束了

拜師結束,一群人喜氣洋洋,今天就連鍾邦的姐姐鍾君也來了,只是她還是一如既往的有些害怕楊風。

「小尊還在水桶里蒸著?」

當毛小方等人提到小尊的時候,楊風就驚訝了這都幾天過去了,還蒸呢,是不是想把人給弄成清蒸一道菜。

「不對勁!」

當楊風走進廚房裡的時候就察覺到不對。

發生什麼事了?

一群人見楊風臉上的笑容消失都愣了一下,跟著楊風快速走向小尊。

抬起手楊風將手放在小尊的頭上,確定自己的沒猜錯小尊果然有點問題。

「道友難道有什麼不對嗎?」

毛小方見楊風臉角慢慢嚴肅起來心裡咯噔一下,他現在最怕聽到的話就是小尊的屍毒又恢復了,有時候你越怕什麼就越容易發生什麼。

楊風嘆了口氣說道:「是有點不對道友你這道場還是少讓外人進來比較好,另外阿邦準備一下後事吧,小尊沒得救了。」

「什麼?」

一群人被楊風的話給嚇到了鍾邦急道:「師叔,小尊身上的屍毒不是已經被驅散了很多嗎?」

這些天小尊受的苦大家都看在眼裡,眼看著小尊越來越好了,還以為小尊的屍毒可以清除了。

誰知道現在楊風告訴他們一切都晚了,小尊救不回來,這對眾人來說簡直是一道晴天露靂。

「本來應該是驅散了很多但小尊被人餵了鮮血還是最近時間,所以你們的努力都白費了。」

消息很打擊人楊風卻只能實話實說,免得到時候大家一點防備之心都沒有結果被小尊給咬傷或是抓傷,已經有了一個小尊,千萬不要再出現第二個第三個。

毛小方面色難看,問道,「道友,此話當真?」

「當真。」楊風算了一下道:「最多夜晚一點就是小尊異變的時候希望你們能做好心理準備這次異變之後就無法再挽救。」

受不了這個打擊的鐘邦直接坐在了地上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覷,想不通好端端的日子竟然出現這種事,唯有毛小方還比較冷靜。

楊風的話像是在他臉上狠狠的抽一耳光道場里有人不規矩想搞事情!

在你毛小方的眼皮子底下搞事情,你們不斷幫助小尊驅除屍毒,而這個人卻直接給小尊餵養鮮血,毛小方需要清理一下門戶才行了。

而且如何處理小尊也夠他頭疼的,以鍾邦對小尊的感情來看肯定不會隨便將小尊給殺掉那麼問題來了小尊變成了殭屍,他們該如何處理?

好日子變成了壞日子,看著小尊臉色不斷變黑,楊風就知道一切無法挽回,小尊變成殭屍是註定的事情。

「師父,我們該怎麼辦?小尊他真的沒救了?」

鍾邦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他希望小尊能變成一個正常的孩子成長起來,而不是變成一頭只會吸血的殭屍。

弟子的眼神讓毛小方有些不忍可看著屍毒一步步增強的小尊,毛小方最終只能搖頭,「沒辦法了現在結局至於一個殺掉小尊不讓他變成失去理智,到處咬人的殭屍。」

「不!我們不能殺死小尊,師父,你法力高強,肯定有辦法的對不對?」

鍾邦失了方寸毛小方很為難,註定變成殭屍的人你還能挽救嗎?

如果小尊沒碰過血還好偏偏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意外就算還沒有徹底變成殭屍但喝了活人的鮮血,就註定難以挽回了。

毛小方狠心搖頭表示自己沒有辦法救小尊,變殭屍是必然的。

「師父,我們是不是能將小尊安置起來然後等找到辦法的時候再救他?」

阿帆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既然小尊不能殺,何不如等想到辦法的時候再救?

「人變成殭屍,還怎麼救回來?」

毛小方看著阿帆真的很想抽死他,這些年道術學到狗身上去了?連這點基本常識都不知道。

「況且你怎麼安置他?」

殭屍會失去理智到處吸血這是必然的結果,特別是見過血的殭屍。

果然弟子不能隨便亂收不然遲早會氣死自己楊風對自己多年來一直沒有收過弟子的做法感到慶幸,眼下毛小方的麻煩絕對是一堆堆。

楊風只能先一步告辭,小尊沒得救想安置也不容易,不過以毛小方的性格應該會直接殺了小尊除非像九叔一樣,煉製過後讓小尊變成吸番茄的小殭屍,還會到處咬人但始終是一個高危炸彈。

當初九叔養著小殭屍的時候小殭屍不小心吸收月光也變得很兇殘,這幾乎是一個無解的循環題。

是否清理門戶,要看毛小方自己的選擇楊風不好插手畢竟鍾邦現在是他的弟子而小尊是鍾邦的養子說是清理門戶也沒錯。

只是想下這個狠手不容易,希望毛小方能順利的度過眼前這個難關。

一整天道堂內的人都沒商討出來一個好的結果最終毛小方還是將小尊會變成殭屍的事實告近了他,小尊很傷心悄悄離開了道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