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思思和雲佳茵經常來這家攀岩館玩,有這裡的高級VIP會員,一來就有專門的工作人員接待,將她們引到天之巔最好最大的一號館。

一號館岩壁高約15米,場地地面面積超1000㎡,岩壁面積500多㎡,可容納上百人進行活動,難度道面積約450㎡,包括國際標準難度岩道和速度岩道。

她們一行人進來時,裡面已經有不少愛好者在攀岩,旁邊皆有專業教練指導,專業保護員提供保護。

「玩過嗎?」雲佳茵沖著館內斜過去一眼,高傲道,她這話明顯是在問夜莫星,看著她如同鄉巴佬一樣左看右看,更是不屑地翻了翻白眼,還高手呢,一看就是沒見過世面。

果然,夜莫星搖了搖頭,實誠道:「室內攀岩,沒玩過。」她玩的是都是懸崖峭壁。

「呵。」雲佳茵嗤笑一聲,吊高著眼梢撇向沈思思,意思很明顯,就這麼一個連玩都沒玩過的土包子,還高手呢,別笑死人了。

「哼。」沈思思回以一聲冷哼,靠近夜莫星,有些擔心問道:「表姐師傅,你不會玩?」現在她真的有些後悔把人找來了,攀岩這項活動還挺有專業性的,身手好不一定就能玩得好,要是不小心傷了,可怎麼好。

「看看就會。」夜莫星不甚在意道,這態度讓雲佳茵幾人更不屑,讓沈思思四個小夥伴更絕望。

完了,今天一定會被虐得更慘。

唯有沈思思對她這話信心十足,盲目崇拜。

「表姐師傅,我們比賽的規定是這樣的,每隊各五人,進行速度接力比賽,有兩條寬度為3米的A和B兩條賽道,兩隊先派一人打頭,待爬上頂上終點為止,第二個人就立刻接上,哪一隊先全隊到達終點為勝。」

沈思思簡單介紹了一下比賽規則,然後對四名小夥伴中那個最瘦弱的少年道:「小耗子,這次你就不要上了,表姐師傅,你接最後一棒。」後面一句話是對夜莫星說的。

「嗯。」夜莫星沒意見。

小耗子更沒意見,他不僅沒有被替代的不滿不甘,甚至還興高采烈的,可見他真的是被逼來湊數的。

這種接力賽,第一棒和最後一棒最是重要,沈思思這邊既然已經確定了夜莫星最後一個上,那第一棒就由她自己來,以前她一般是最後一棒的。

雲佳茵一見此,也表示她要做第一棒,真是什麼都要斗。

專業工作人員已經為她們準備好安全保護措施,套好專業攀岩繩保護,腳上穿著專門攀岩鞋。

兩人同時調整好起步踏墊的位置然後轉身收保護員扣好連接保護繩和安全帶的兩把主鎖,站到岩壁前距離約2米的一個固定位置。

隨時館內教練一聲指令發下,兩人同時動作迅速地向前攀爬,可以看出,她們玩得不錯,每次落腳點都非常精準,速度非常快,引得場內其他攀岩愛好者都看了過來,一見竟然是兩個小姑娘在比賽,更是好奇興味十足地圍過來。

隨著她們靈活的動作,敏捷的速度,館內響起陣陣叫好聲。

夜莫星眯著眼睛仰頭看著,沈思思的動作要更利落了些,四肢平衡力很好,也很有力,嗯,是個玩極限運動的好苗子。

雲佳茵雖然也很不錯,但終歸落後了幾步,沈思思先一步到達終點。

然而這不是她們兩人的比賽,而是團隊的接力賽,所以是輸是贏還未確定,雲佳茵的隊友非常淡定,因為這是非常正常的情況,落後的這點距離,他們補上就是了。

接第二棒的人早已準備好,沈思思這邊是那個大塊頭少年,綽號叫石頭,他一見沈思思到終點,立刻踩著起點往上爬。

雲佳茵那邊第二棒的隊友是個女孩子,她一臉的淡定,雖然慢了幾步,但她一點也不著急,到了中間段的時候,她就已經追上石頭,並很快超越了他。

第二棒結束,沈思思這邊落後30秒。

第三棒開始,本就已經落後的沈思思隊在結束時,落後52秒。

第四棒結束接第五棒時,夜莫星這邊還沒上,雲佳茵那隊最後一個隊員已經攀爬到中間段。

圍觀群眾趁著這段時間已經了解清楚這些小年輕是在進行速度接力比賽,一見比賽進行到這時,紛紛搖頭:「不用再比了,藍衣小姑娘這邊輸定了。」沈思思今天穿的正是藍色運動裝。

夜莫星開始接最後一棒了,她一腳踩在岩點上,動作有些笨拙,看得周圍的人更是搖頭嘆息,本來就已經落後這麼多的,最後一棒的人居然還是個不怎麼會的,這樣的實力太懸殊了,沒啥看頭。

有些觀眾當即散開,繼續他們的攀岩運動。

但是沒等他們走開兩步,還沒散去的圍觀群眾就發出一聲短促的尖叫聲,嚇得他們趕緊轉回頭來。

是最後上去那個小姑娘掉下來了嗎?

轉回身來的觀眾心裡不無這樣想著,但順著目光看過去,他們的瞳孔都在同時擴大,不可置信地看著那道猶如靈猿般身影。

「好,好快啊。」有人喃喃出聲。

確實太快了,他們不過轉個身的時間,原本還在起點的人,瞬間就已經快要追上那個攀爬到中間的小夥子。

「你們看,她根本就沒有藉助攀岩繩的力量,她這是Bouldering(徒手攀登巨岩)。」有眼尖的專業人士看出來,發出駭然的驚叫。

Bouldering一般指允許飛身跌落的所有攀岩運動,除攀岩鞋以外無需任何其他裝備,可謂最原始、最自然的攀岩,但岩石高度通常在四米以下,超過四米的岩石,即必須藉助攀岩繩。

「你們看她的落腳點,每一下都猶如是蜻蜓點水,很像,很像……」

「很像小說里描寫的武林高手飛檐走壁。」

圍觀群眾發出陣陣驚嘆驚叫聲,雲佳茵這邊幾個少年少女直接看傻了眼,包括沈思思在內,九人保持著相同的動作,仰著頭,張大著嘴巴,化成石雕。

「超過了超過了。」

雲佳茵這邊最後這名隊友是個長相粗獷的少年,他聽到下面的驚嘆聲,卻不知是怎麼回事,還在滋滋得意,是不是自己矯健的身姿引來眾人的讚歎。

但他這念頭才剛想起,眼角餘光一道殘影從旁邊掠過。

什麼東西?

少年受驚,差點沒能抓住岩點掉下去,然後他也仰起頭,看著攀爬在前頭,一個眨眼間就拉開了十幾米距離的矯健靈活的身影,也張大了嘴吧。 「沈思思,你從哪裡找來這麼個高手?」雲佳茵狠狠咽了下口水,覺得這個高手有些玄幻了。

「沒耳朵啊,說了是我表姐了嘛。」沈思思喉嚨也滾動了下才回過神,雙手環胸,右腳不停地抖啊抖,十分地囂張得意。

「舅舅就我媽一個表妹,也沒其他姐妹,除了我姐,你哪來的什麼表姐?」

「切,我爸沒有,不還有我媽嗎?」

「莫家?她是莫家的人?」

「應該還不算吧,看她的意思,也沒想當莫家人。」沈思思摸著下巴,擺出一副高深的樣子,也頗有幾分惆悵。

這可不是故意裝出來擺Poss的,她回拒老爺子的事,整個莫家都已經知道了,還鬧出了一場不小的風波。

二舅媽又病倒了,聽說莫月兒在莫陽的哀求下,已經答應要回來了,估計會趕在老爺子生辰之前回來。

她覺得,到那時,才是整個莫家大亂的開始。

「什麼亂七八糟的。」雲佳茵皺了皺眉頭表示聽不懂。

比賽結果不言喻。

當夜莫星下來的時候,十雙如狼一般的眼睛對著她發出綠幽幽的光芒。

「高手啊,請收下我我們的膝蓋。」石頭摔先發出一聲狼嚎聲,然後十隻像是餓急了的野狼就撲了上去。

「沈思思的表姐師傅男神,你好厲害哦,我要拜你為師。」雲佳茵早已沒有之前的輕視,紅通通的小臉一副迷妹的樣子,雙手捧在身前,對著夜莫星猛眨眼睛。

這又是什麼稱呼?

夜莫星一頭黑線,現在的年輕人啊,腦袋瓜都在想什麼呢?

「去去,你以為阿貓阿狗都能當我表姐師傅的徒弟嗎?」沈思思一把推開雲佳茵,像只高傲的孔雀,俯視著眼前這九個愚昧的凡人:「現在知道我表姐師傅的厲害了吧,知道我表姐師傅無與倫比的男神魅力了吧?就問你們顫不顫抖?」

「顫抖,顫抖,男神師傅,請恕小的們有眼無珠,以後你就是我們的偶像。」眾人齊呼。

被推開的雲佳茵又擠了過來,用她挺翹的屁股朝沈思思頂了一下,撒嬌賣萌道;「師傅,你就收下我唄,我比沈思思天資聰穎多了,我舅舅說我骨骼清奇,在古代那都是飛檐走壁的女俠,缺的就是有位像您一樣的高手當師傅。」

這話怎麼聽著那麼熟悉啊。

夜莫星看了沈思思一眼,當初她在醫院磨著她要拜師的時候也說過類似的話吧?

雲佳茵的舅舅,不就是沈思思的爸爸嗎?

這位沈爸爸哄騙小女孩都用這一招嗎?難怪這兩人從小斗到大。

年輕人就是韌性強,單就沈思思一個人就已經讓夜莫星頭疼了,現在又來了個戰鬥力與之相當的雲佳涵,還有八個小蘿蔔頭,夜莫星深深覺得,她今天過來就是一場錯誤。

如果她知道,她攀岩的過程被圍觀的觀眾錄了下來,發到抖音,一下子就火了,估計會更覺懊悔。

此乃后話。

然而在她褪下手上的護具時,沈思思等人才發現,她的右手居然還是包紮著紗布,之前她的右手一直插在口袋裡,他們也沒發現,後來戴上護具也就更沒發現了。

所以,她是帶著傷攀岩的?

眾人震驚了,雲佳茵反應過來的第一時間就瞪著沈思思罵道:「沈思思,你有沒有人道主義啊,高手師傅都受傷了,你還叫過來攀岩,出事了怎麼辦?」

沈思思此時在正心裡正深深自責著,她怎麼忘記了,她的手在之前受過傷,那麼重的刀傷。

「表姐師傅,對不起,我,我忘記了,你,你手沒事吧,要不,要不我們帶你去醫院,對,去醫院。」沈思思急得眼眶都紅了,隱隱已經有淚珠滴落。

其他小夥伴也急著要擁簇著她要去醫院。

感受著他們真心的焦急和擔心,夜莫星心頭一暖,舉起自己的手晃了晃,道:「不礙事,早就好了。」

「真的嗎?」沈思思吸了吸鼻子,盯著她的手,恨不得把紗布拆下來看看,是不是真的好了。

「嗯。」

對於夜莫星的話,沈思思是絕對無條件相信,大家見她也不像有事的樣子,這才真的放下心來。

不過,本來還軟磨硬泡想讓她再展示一番攀岩技術的他們立刻像對老佛爺一樣,讓她在休息區坐著看就好,還讓工作人員準備了零食水果。

夜莫星就當真陪著他們,看著他們玩了一下午,不時也會給點指導。

一行人玩了一整個下午,饒是夜莫星額間也滲著層薄汗,實在這些小傢伙太能折騰了,但是當一行人離開攀岩館的時候,她的眉宇間多了幾分煙火氣息。

『鈴鈴鈴……』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夜莫星以為是蕭翊辰或是宋鳴恆打來,但拿起來一看,卻是個陌生號碼。

她剛點了接聽,電話那頭就傳來穿透性極強的歡快男聲:「恩人小姐姐,是我,我是翁子航,恩人小姐姐,你現在在哪裡,我已經訂好了餐廳,這就去接你……」

一聽這個稱呼,夜莫星就知道電話那頭是誰了。

跟在她旁邊的沈思思等人也聽到了,雖然她沒按擴音鍵,但擋不住他聲音大。

「翁子航,是當紅童星翁子航?」除了沈思思,其他人都震驚了,異口同聲叫道:「師傅,你認識翁子航?他還要來接你吃飯?」

翁子航啊!

他們以為自己新認的師傅攀岩已經很牛逼了,沒想到,還有更牛逼的,連翁子航都上趕著邀她吃飯?難道新師傅還有什麼身份是他們所不知道的?

雲佳茵等將目光投向沈思思,正見她一臉痛心疾首的表情地對著夜莫星哭訴道:「表姐師傅,你要跟翁子航約會?那蕭男神怎麼辦?你可不能真的做渣攻啊。」

蕭男神?

卧槽,連蕭男神都出來了?

「沈思思,我們師傅究竟是何方神聖?」雲佳茵幾個拉著沈思思自以為小聲地問道。

沈思思被夜莫星一個淡淡的眼神一瞥,訕訕地縮了脖子,小聲地和小夥伴們咬起了耳朵:「你們真是太孤陋寡聞了,我表姐師傅叫夜莫星,你說她是何方神聖,還有,我說了,她是我師傅,不是你們師傅。」

「我都不介意當你師妹了,你還矯個屁情啊。」雲佳茵啐了她一口,然後臉色猛地一變,震驚地雙眼圓瞪:「夜莫星?卧槽,不會就是網上的那位夜助理吧?」

「就是那位把蕭影帝給公主抱的那位夜助理?」

「就是那位粉絲千萬的夜總攻?啊,讓我家白妖精自薦枕席的夜總攻?」

「就是那位在商場救了翁子航,讓他自薦當三房的夜總攻?」

「卧槽……」

眾人齊呼,扭過頭去看夜莫星的目光簡直跟普通百姓終於見到皇帝一樣,只差沒衝過去抱大腿了。

「咦,今天不是《王者榮耀》宣傳片發布會嗎?蕭影帝是代言人,師傅是蕭影帝的助理,她不用過去嗎?怎麼還有空和我們玩。」

天生富貴命 沈思思幾人都是不玩王者榮耀,也不是那種瘋狂追星的人,所以今天沒有去湊那個熱鬧,但是他們攀岩社有很多個社員都在玩這個遊戲,也有去參加這個發布會,所以知道得還是比較清楚。

「發布會是中午就結束了,我表姐師傅是跟蕭影帝請假出來的,就為了赴我的約。」沈思思揚了揚下巴,一臉的炫耀。

這次,小夥伴們真的對她表示羨慕嫉妒恨。

「真人不露相啊,思思,想不到你居然是夜總攻的表妹,啊,藏得太深了吧。」

「就是就是,思思,你不太夠意思了。」

夜莫星早已拿著手機放在耳邊,走開幾步。「恩人小姐姐,你那邊有人啊?」翁子航的聲音再次從手機里傳出來。

「嗯。」夜莫星輕嗯了一聲,在翁子航再次問她在哪裡,要來接她的時候,看了一眼那邊咋咋呼呼自以為是說著悄悄話,實際喊得八裡外的人都聽到的小年輕,嘴角不自覺勾了勾。

「翁子航,你不用來接我,今晚我有約。」真要赴約了,被她家影帝大人知道,還不得再跟她鬧幾天彆扭,得不嘗失,得不嘗失。

掛掉了翁子航的電話,夜莫星朝著還在嘰嘰咕咕的小年輕喊了一聲:「天色不早了,我請你們吃飯吧。」

小媽別跑 她的聲音很輕,但嘰嘰咕咕地正熱鬧的沈思思等人立刻就聽出,反應過來她說的是什麼的時候,響亮的狼嚎聲把過往的路人嚇了一大跳,像看神經病一樣看著他們,但他們毫不在意,嗷叫著朝夜莫星飛奔過去。

「師傅,應該我們請你吃飯,才對。」

「對對,請頓飯怎麼夠,我覺得我們該正正經經地擺個拜師禮。」

「小耗子這話說得對,表姐師傅……」

熱熱鬧鬧的聲音漸行漸遠,過往路人看著這群青春活力的少年少女,都露出會心一笑。

年輕,看著總讓人愉悅。

待夜莫星回公寓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九點。

蕭翊辰坐在沙發上,頗頗看著牆上的時鐘,嗯,從中午回來看到現在,連晚飯都吃得食不知味。

剛剛確定了自己的心意,吃素吃了二十多年的萬年老和尚時時坐立難安,莫名焦燥。

但是當房門被打開,夜莫星從樓下上來的時候,看到的卻是側卧沙發,悠然翻看著雜誌的燈下美男。 門鈴剛響了一下,門就被打開了,蕭翊辰一身齊整地站在門后,一件黑色襯衫配黑色西褲,面容清冷,矜貴如暗夜王子。

女編導和攝影師眼中閃過驚艷,有些激動而忐忑地打了聲招呼:「蕭影帝好。」

「嗯。」蕭翊辰點了下頭,讓開身子讓他們進來。

女編導和攝影師一進門,就被震撼住了,但是看著簡潔大氣,毫無爆點的公寓,兩人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