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這次是因為有人在這裡向災難與瘟疫之神獻祭,才發生這次大規模瘟疫?」

孫立成明白了。

風神陛下點點頭,說:「對。所以,只要你把那個人殺了,這場大瘟疫也就結束了。」

「可是,我怎麼找出那個人呢?」

孫立成疑惑的問道。

大叔別想套路我 聽孫立成這麼說,風神陛下笑了,他指著孫立成的腦袋,說:「你忘記你管知識與外交之神要過什麼能力了?」

「可是那個只能預測未來啊,而且還是特模糊的那種。」

孫立成無奈地說。如果他能準確的知道是誰製造了這場災難,也就不會來問風神了。

「這種災難需要不斷的進行獻祭,你只要預測一下,下次他們將要出現在哪裡,就可以抓到他們了。而且,我告訴你一種能夠增強你預測能力的方法。」

說到這裡,風神陛下一抬手,就把一道光芒射進了孫立成的額頭。

過了一會兒,在外面的克拉克看到孫立成醒了,忙走過去問道:「怎麼樣,老闆?風神陛下說什麼了嗎?」

孫立成笑了笑,對圍攏過來的眾人說:「有線索了,咱們只需要在那些壞蛋再次下手的時候抓住他們,就可以解除這場瘟疫了。」

「那他們什麼時候下手?」

卡羅琳焦急的問。

孫立成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一會兒我預測一下,他們跑不了的。」

就在孫立成等人尋找誰是這次大瘟疫的罪魁禍首的時候,伊芙也在通過首飾與沙遜交談。

「據我派去的人說,孫立成他們回來了,還帶回來很多的大田鼠。看來,這段時間,星月部落的飢荒會得到相當大的緩解。」

伊芙苦惱地說。

在光暈的另外一邊,沙遜的眉頭也皺了起來。

作為一位邪惡神祇,災難和瘟疫之神的信仰之力主要來源於信徒的恐懼,他們越是害怕,就越是崇拜這位邪惡神祇,它的力量就會越足。

雖然月之聯盟的地精數量並不是很多,可這場災難卻是很好的狩獵場,如果能讓地精們把這場災難牢牢的記在心裡,世代不忘,那對於這位邪惡的神祇來說,就真是太好了。

而且,像伊芙這樣一個被沖昏了頭腦的部落族長,一旦完成此次任務,只要活下來,就會變成災難與瘟疫之神的狂信徒。

要知道,狂信徒才是各個教會的中堅力量,不但數量稀少,而且極難尋找,屬於可遇不可求的存在。

所以,沙遜才會花這麼大力量幫助伊芙復仇。

在篝火的映襯下,沙遜沉思的影子不斷扭曲變形,配合著他那木乃伊一樣的臉,有說不出來的恐怖。

「這樣,你到星月部落的水源地去,按照我說的,在那裡布置一個瘟疫魔法陣,把他們的水源給污染了。這樣,就是他們有了吃的,也沒有辦法活命了。」

終於,沙遜說話了。

聽到要污染水源,伊芙的神情動搖了,但是過了一會兒,她咬了咬牙,說:「沒問題,只要能毀了孫立成,就是把整個月之聯盟的地精都毒死,我也在所不惜。」

見到伊芙如此表現,沙遜非常滿意,就見他一揮手,伊芙身旁的神壇亮起了白光,緊接著,一個魔法捲軸出現在了空中。

「這是一個空間捲軸,可以讓你在兩處地方快速移動,如果出現危險,記得要迅速逃離。」

等伊芙拿起捲軸,沙遜說道,然後就從光暈里消失了。

等光暈熄滅,伊芙看向手中的捲軸,發現它是由一種不知名的皮革製成,通體靛藍色,摸在手裡瑟瑟的,在捲軸的頂端,有一個骷髏頭,讓整個捲軸看得非常猙獰。

她把捲軸打開來看了看,見到裡面的文字竟然認得,不由得點了點頭。

「伊西多!」

等看完捲軸,伊芙走出大屋喊道。

不一會兒,一個年輕的地精就跑了過來。

「族長,您叫我?」

這個地精問道。原來,這就是那個銀月部落的長老,因為信仰了災難與瘟疫之神,他像伊芙一樣,變年輕了。

「嗯,你去做好準備,明天咱們出發,去辦些事情。」

伊芙說完,嘴角露出了一絲陰冷。

星月部落,首領的大屋中,孫立成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他剛從預測未來的能力中恢復過來。

依靠風神交給的方法,孫立成終於預測到了一些模糊的信息,只不過,這樣的預測極為耗費精力,而且,很可能會受到命運之輪的反噬。

但是,為了星月部落的地精們能逃離瘟疫的魔爪,孫立成也顧不得許多了。

從預測中,那些模模糊糊的影子去往了大河邊,明顯是要污染星月部落的水源,真是歹毒啊。

「必須儘快行動了。」

孫立成心裡著急,騰地一下就站起了身子,但是很快,一陣眩暈感傳來,他好懸沒有栽倒。

孫立成知道這是預測的反噬,忙扶住牆壁,讓自己適應了一下,才向大門走去。

在門外,卡羅琳他們正緊張地等待著,就是變回小貓的哈莉特,也不折騰了,老老實實的趴在卡羅琳的懷裡。

突然,大屋的門吱扭一聲打開了,孫立成從屋中走了出來。

眾人趕忙圍攏了過去。

孫立成看著焦急的夥伴,笑了笑,說:「他們終於等不下去了,又要下手,咱們去大河!」 月之聯盟的清晨,極其寒冷,孫立成呼出一口哈氣,看著這團氣在自己的面前變成一團霧氣。

「孫立成,那些人怎麼還沒有來啊。」

在他身邊,小美杜莎維娜的聲音傳來。

孫立成看到小臉被凍得紅撲撲的女孩子,愛憐地給她拽緊了領子,埋怨道:「跟你說了,不用你來,你非不聽,這裡多冷啊。」

小美杜莎維娜笑了,姣好的面容如同一朵盛開的玫瑰,讓孫立成的心不由得動了一下。

「我也是著急,而且,你也看到了,這麼長的河岸,得需要多少人守著,我來,怎麼也能增加一個人手不是。」

維娜笑了笑說。

雖然孫立成預測到了伊芙他們要來這裡污染水源,可是並不能準確的預測到他們到哪裡投毒,所以只能採取廣撒網的辦法,在很多地方埋伏下了人手。

孫立成無奈的搖了搖頭,拉過美女蛇,把她裹進了自己的懷裡。

小美杜莎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蜷縮在那裡,幸福地笑了。

呃,女食人魔領著人去另外的地方埋伏了,連哈莉特小貓也不在,維娜終於單獨跟孫立成在一起了。

時間就這樣一秒一秒的過去,就在孫立成有些不耐煩的時候,極速的震動從肩頭傳來,他猛然一驚。

這是他在地精飛空軍基地找到的通訊器,因為數量少,所以只配發了幾個,現在很明顯,是卡羅琳那裡發現了情況。

孫立成忙叫起維娜,輕輕地向著卡羅琳那裡摸了過去。

不一會兒,他們跳到一個土坑裡,在土坑四周圍著大片灌木,卡羅琳和格蘭特正躲在裡面。

女食人魔也不回頭,用手指了一指西南方,孫立成趕忙看去。

就見清晨的濃霧中,兩頭麋鹿慢慢地走了出來,在他們身上,坐著兩個裹在厚厚皮毛中的地精。

「來了。」

孫立成心中大喊。

不一會兒,這兩個地精來到了大河邊,他們跳下了麋鹿,拿起準備好的長矛,開始在地上畫了起來。

這時候,巧手先生已經帶著狗肉他們一批機械傀儡包圍的過去,孫立成也和卡羅琳他們躡手躡腳的潛行了過去。

只見這兩個地精畫的很用心,過了一陣,一個很大的六芒星就出現在了地面上。

一個地精見到魔法陣完成,呼出了一口哈氣,然後把長矛插在地上,從懷裡掏出了一張羊皮紙卷。

「你們是幹什麼的?」

正當這個地精準備吟唱的時候,孫立成猛然跳了起來,一聲大吼。

這一聲,嚇得這個地精一哆嗦,羊皮紙卷立刻掉在了地上。

隨著孫立成發出信號,埋伏的人馬全部顯出身形,還沒有等兩個地精反抗,就把他們壓在了地上。

看到兩人被制服了,孫立成露出了笑意,走過來,撿起了地上的羊皮紙卷。

「是你們製造了這場瘟疫?」

孫立成一邊問道,一邊打開了羊皮。

羊皮紙卷一被打開,一股腐爛的氣息就飄了出來,讓孫立成不由得皺緊了眉頭。

還沒有等地上的兩人答話,不遠處,傳來了一聲爆炸。

孫立成愣了,緊接著,又一聲爆炸傳了過來。

「我靠,他們不是只有這一隊。」

孫立成大叫道。

「族長,咱們被包圍了。」

伊西多大叫,同時,他用手中的短棍發射出了一個火球。

這是災難與瘟疫之神賜予的法杖,很簡單的那種,可是卻非常有效,在他們的對面,一架機械傀儡被轟得倒飛了出去。

「他們怎麼知道咱們要來污染他們的水源?」

旁邊的伊芙,一邊發射著火球,一邊大喊。

這也太詭異了,自己的計謀被識破了,他們徹底暴露了。

最強贅婿 「內奸?不可能!所有的人都用誓言之神的名義宣誓過了。難道孫立成有辦法預測未來?」

想到這裡,伊芙的心中大駭。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亞岱爾趕到了。

剛才因為孫立成怕他發出動靜,加上對方就兩個人,所以就讓他留在了原地,沒想到,敵人不止一股。

「魔法師?」

看到對面的四個人,一人一支能夠發出火球或閃電的短棍,亞岱爾心中大驚。在月之聯盟這種地方,魔法師可絕對是非常稀奇的存在。就他,也只見過孫立成一個人,剩下的只是大巫而已。

隨著魔法的轟擊,又有兩個種花部落的戰士跳進了亞岱爾的掩體,而外邊,兩架只有近戰武器的機械傀儡已經被轟得半天爬不起來。

「孫立成,趕快過來吧。」

亞岱爾心中大喊,一邊舉起了手中的火槍。

自從找到了自己的部落,孫立成就給亞岱爾等一批親近的地精裝備上了火槍,以彌補地精那孱弱的戰鬥力,畢竟,他們沒有辦法變成熊地精了。

看到剛才的那兩個高大的機器怪物被自己轟趴下,伊芙緊張的神情終於放鬆了下來。

可就在這時,對面不遠處,轟轟幾聲巨響,她身旁的一名族人慘叫著向後飛了出去,一道血箭噴洒上了天空。

「md!」

亞岱爾大罵一聲。天氣實在是太冷了,手被凍得發僵,在這樣近的距離上,三人的一次齊射,竟然只打中了對方一人。

「遠程武器!族長,咱們被包圍了。」

伊西多大叫道。

伊芙額頭的冷汗已經下來了,在遠方,又有好幾架機械傀儡跑來了,她銀牙一咬,扭頭轉向了伊西多。

「族長?」

看到伊芙滿臉猙獰的看向自己,伊西多心中一突。

「伊西多長老,咱們被圍了,為了繼續報仇,你需要在這裡拖住他們。 附身高順 放心,你和你兒子路德的仇,我會一起幫你報的。」

伊芙獰笑道,緊接著,短棒就向伊西多發射出了一道綠光。

「不,族長……」

伊西多大驚失色,可他還沒有喊完,綠光就沒入了他的身體,伊西多立刻不動了。

「走!」

伊芙又向亞岱爾發射了一個火球,向另外一名族人大喊了一聲,就向遠處跑去。

「轟轟」

亞岱爾的火槍又打響了,這次三枚子彈準確的擊中了伊西多。

被擊中的伊西多立刻飛了起來,三道鮮血如同三個噴泉,從他的身體里噴了出來。

「別讓他們跑了!」

見到伊芙跑遠,亞岱爾大叫一聲,從腰間拔出戰斧,就沖了出去,另外兩名戰士也緊緊地跟住,在他們身後不遠,是剛剛趕到的機械傀儡。

「可惡,沒想到他們逃得還真快!」

亞岱爾提著火槍和戰斧,看著越來越遠的伊芙兩人,心中大罵。

不過,一陣風聲,一架手執戰刀的機械傀儡就超過了自己。

「哼,看你們還向哪裡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