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你居然又收了個徒弟,看來是時候回去一趟了。」

老嫗的目光一直盯著秦岳,想著剛剛的事情不禁露出了笑容。

「從發現被困到找到我這裡,也不過短短十多分鐘的時間,這個小子倒是有點培養的價值,不過如果他打不開這扇門的話,可就不要怪我了。

我的規矩你應該是最清楚的了。」

遠在老研究所的季同,並沒有像秦岳想象中的那樣緊張實驗,此時的季同正站在老研究所的天台,目光正望著材料市場的方向。

「秦岳,希望你能從她的手中學到東西。

阿嚏!

怎麼感覺後背發涼?天冷的這麼快?」

季同抖了抖自己的身,沒在這天台上逗留,直接轉身離開。

十分鐘的時間在二人說笑中過的很快,當秦岳發現自己能夠動彈的時候,天色已然完全暗了下來。

「這門好像很正常啊?」

秦岳站在門前看著與其他房門並無差別的大門,便想要伸手嘗試推開眼前的這扇門。



一抹電火花竟是直接從門的表面跳起,直接讓秦岳的手指收了回來。

「沒有魔能的波動,不是魔法陣。」

融田快速的向著秦岳說道,不使用陣法的情況下,這扇門為什麼會有電流?

「說是半個小時打開這扇門,但我們只有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

秦岳與融田對視了一眼,這就是一個考驗。

「剛剛她是怎麼進來的?」

秦岳看著眼前的這扇門,回想著那個老嫗走過來的動作。

只是秦岳想不起來對方在走過來的時候到底做了什麼,這扇門好像是自己打開一樣。

「有沒有可能這扇門被從裡面鎖上了?」

融田忽的意識到一個問題,如果是這樣的話,在沒有辦法觸碰大門的情況下,他們兩個基本上不可能打開這扇門。

「應該不會吧?

再從裡面鎖上那就無解了。」

秦岳愣了一下,隨即否定了融田這個猜測。

老嫗能夠清楚的聽到秦岳和融田的交流,秦岳想不到的是,這扇門真的被從裡面給鎖上了。

兩個人在門前觀察了幾分鐘,在這期間,融田這才知道秦岳平時出來的時候到底能帶多少的東西。

在這幾分鐘的時間,加上現在秦岳手中的測試筆,他已經掏出來十多種工具了,而且看著秦岳的架勢好像還有。

「怎麼都不對?」

秦岳有些撓頭,他幾乎已經將自己知道的所有檢測辦法都用了一遍,就是沒有分析出來這電流是從什麼地方出來的。

在去除魔法陣的可能性之後,能夠讓這扇門充滿電流的也就只有鍊金術才能夠做到。

但是擺在秦岳眼前的事實,卻和秦岳想象中的情形對不上號,這門上的電流就像是憑空出現的一樣。

「不解決這電流的問題要怎麼打開這門?」

秦岳無語的看著眼前緊閉的大門,這還只是第一道關卡。

假如秦岳能夠去掉這些電流,秦岳同樣不清楚後面還有沒有其他的情況讓自己無法開門。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秦岳終究沒有辦法解決眼前的問題,眼看著半小時的界限即將到了,秦岳還是一籌莫展。

「既然是考驗怎麼會一點點的突破口都沒有。」

秦岳深呼吸一口氣,重新審視著自己眼前的大門。

既然是考驗,那必然有著解決的辦法,不然設置考驗留著自己爽嗎?

融田靜立在秦岳的身邊,她同樣想不通這些電流是如何出現的,融田從未遇到過類似的情況。 「想要用正常的方式打開這扇門是不可能的。」

老嫗靜立在原地,將秦岳這十多分鐘的動靜全都看在眼中。

「這個小子的潛力真的有你說的那麼大嗎?」

老嫗的身後已經擺滿了各樣材料,對於秦岳的表現她並不是太滿意。

但季同卻是相當推薦秦岳,這讓她想不通季同這麼做的理由。

「還有最多三分鐘的時間。」

當秦岳的嘗試再一次宣告失敗的時候,融田出聲提醒秦岳時間已經所剩不多。

「到底要怎麼才能打開這扇門?」

秦岳的目光緊盯著大門,沒有禁制沒有魔法陣,沒有鍊金術的痕迹,但門上的電流就是真真正正的存在。

秦岳的視線落在門上的鐵環上,秦岳忽然想起打開毒蛇戒指時候小黑做的東西。

「你想幹什麼?」

融田突然感受到身邊傳來強橫的魔能波動。

風火燎原已然成陣!

「她只說了能進去,又沒有說用什麼樣的方式進去!」

秦岳低聲道,做事情不能那麼的按部就班。

只是不清楚當小黑知道秦岳的這種舉動,是因為自己才有的話,小黑會有什麼樣的表情。

在融田驚訝的目光中,大量的火元素在瞬間凝集,強橫的火焰眨眼間衝破眼前的大門。

「救火!救火!」

秦岳看著大門如同紙糊的一般被衝破,心中頓時有點慌張,這和他之前的判斷偏移了太多。

但秦岳剛剛出聲呼喊,所有的火焰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熄滅。

「想把我的房子全都燒了?」

老嫗一步步的走來,清冷的聲音讓秦岳低下頭,這的確是自己判斷上失誤。

「還有十秒鐘,你們還不進來?」

正當秦岳準備承受老嫗責罵的時候,卻是聽到這麼一聲。

秦岳投去詫異的目光,但融田反應了過來,直接拉著秦岳走進了大門,入眼就是堆積成小山的各種材料。

秦岳沒有注意到的是老嫗的目光中有著一絲贊同,但更多的是一種審視。

「這些就是你要的所有材料,把東西帶回去吧。」

「一共多少錢?」

秦岳撓撓頭,這些材料的數量有些超出秦岳的想象,而且他剛剛還毀了扇門,加上賠償的話,秦岳身上的金劵可能會不夠。

「12425.2」老嫗報出了一個數字。

「正好?」

當秦岳清點完自己身上所有金劵的時候,秦岳這才發現這個數字竟然是自己身上攜帶所有金劵的最終數字。

「把金劵留下來,你們兩個可以帶著材料離開了。

明天你過來一趟。」

老嫗收起金劵,低聲的向著秦岳說道。

「明天過來?您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嗎?」

秦岳有些詫異,材料已經買完,短時間內研究所應該不會有什麼需求。

「沒有。

但如果你不來的話,你的身體會發生什麼變化,我倒是沒有辦法保證。」

秦岳挑了挑眉毛,自己似乎被暗算了,這種感覺讓秦岳很不舒服。

但有一點秦岳沒有想明白的是,這老嫗為什麼要告訴自己?

還有,自己什麼時候中的招?

「我要休息了。」

老嫗並沒有給秦岳說話的機會,秦岳和融田的腳下忽的升騰起一個小小的盤子,直接將兩個重新僵住的人送出門外。

至於那一大堆材料同樣在十多秒鐘的時間內被送了出來,當所有小盤子重新進屋的時候,一扇巨大的金屬板從門梁落下,直接堵死了大門。

「明天還得回來?」

融田看向秦岳,當大門關閉的時候,她倆就已經能夠活動了。

「應該只有我,她好像並沒有什麼惡意。」

秦岳雖然被老嫗暗算,心裏面不太舒服,但對方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一語叫出了季同的名字。

在秦岳的印象中,季同大師叫自己見的人還沒有一個對他不利的。

「她好像什麼都沒有做?」

融田低聲道,她帶著的吊墜沒有任何反應,秦岳剛剛一直都待在離著自己五米內的範圍內,如果有任何的威脅,她都應該有感應才對。

「我也沒看出來。

不過現在應該考慮一下怎麼才能把這些東西給運回去啊~」

秦岳有些為難的看著眼前一大堆的材料,憑他們兩個人的力量基本上不可能把這些東西搬回去。

但這附近這麼偏僻,想找拖車什麼的也不太容易。

「我想你們應該需要人幫忙。」

正當秦岳犯難的時候,身後忽的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

…………

「長明哥,你怎麼會出現在那個地方?」

秦岳坐在長明的拖車貨箱中,大聲的向著長明問道。

「季老師叫我過來的,說是可能會幫上點忙。」

秦岳和同坐在貨箱中的融田對視了一眼,秦岳忽然反應過來這一切好像都是有預謀的。

「你對那個老婦人有沒有什麼了解?」

「哪個老婦人?那個動不動就讓人罰站的那個?」

「對對對。」

秦岳聽著長明的回答,就知道原來長明也是深受其害。

「那是師母。」

「????」

「怎麼了?怎麼不說話了?」

「師母?」

「不像吧?我一開始知道的時候也挺驚訝的。」

長明大聲笑了起來,他能夠想象到秦岳的表情,因為長明也親身經歷過這麼個過程。

「師母是不是讓你明天再過來一趟?」

「你連這個都清楚?」

「哈哈哈哈哈,祝你好運。」

「給我說說明天可能會遇到什麼唄?」

「我可不清楚,師母會有什麼樣的考驗,連老師都猜不出來,更何況是我?」

「別啊~隨便猜猜。」

秦岳才不相信長明的話,縱使長明真的猜不出來,但也比自己兩眼一抹黑強。

……………

材料市場另一側。

「吊墜!」

被秦岳安置在牆邊的小男孩在睡夢中驚醒。

「為什麼要把媽媽的遺物奪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