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痕哈哈大笑,四面八方都是他的聲音,根本沒辦法聽出他到底是藏在了哪裡?

「怎麼可能!」

就算是魔修,難道還有辦法逃過魔的攻擊嗎?

千痕恍若遊離魂魄充滿了這個房間,「你放心,我的確是已經死了。」

「只是,有人救了我。」

救了……他?

沈音想不通,這巨大的信息量充斥著她的腦袋,讓她發疼,從中完全無法理出頭緒。

誰會去救一個魔修?

魔修本就是邪修,不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所有人都對其恨之入骨,怎麼會有人冒險在一個純正的魔手裡救出這一絲魂魄?

千痕直到她想問什麼,他當初發現自己被人救了以後,也很吃驚。

直到在那人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

不過……那人可比他聰明的多,知道如何偽裝。

可惜了這個凰的心臟,原本應該是他的東西,現在,就連自己都不一定逃得出去。

「我不會殺了你,」千痕道,「但是你要幫我逃出去。」

「不可能!」沈音冷笑,對於這個前世今生的仇人,她可不會有什麼憐憫之心。

「你不過是個魂魄,修為不到一成,豈能威脅到我?!」 「能不能威脅?」千痕彷彿想到了什麼可笑的事情,「你恐怕還不知道你身上到底藏著什麼寶藏吧。」

「你什麼意思?」沈音雙眉蹙起,才注意到之前千痕見到她的時候,說了一句「凰的心臟」,這莫非還有什麼特殊的意思?

「就算我只剩下了一層力量,對付你也已經足夠了。」千痕哈哈大笑,隨之聲音瀰漫而來的,是一股強大讓人窒息的冷空氣。

包裹住她。

儘管相比之前見到他的時候氣息更弱,可是千痕說的沒錯。就算他現在只有一層力量,也絕對是沈音無法抗衡的存在。

「你……」沈音彷彿被什麼扼住喉嚨,無法呼吸,喉頭疼痛得彷彿隨時都能斷裂,說出一個字都是火辣辣的疼。

「你為什麼……」

「把我帶出去,否則你現在就死?」千痕陰笑著,對自己的傑作十分滿意。

「不……」沈音用盡全力,運轉丹田爆發能量,自然能夠感到自己呼吸困難。

不行!

她絕對不能,就這麼死在這裡!

「不……咳……咳咳……」沈音狠狠攥緊自己的拳頭,靈氣凝聚,渾身漸漸灼熱起來,純凈的靈氣恍若燃燒的鳳凰,似乎在她身邊纏繞飛舞。

「師姐!」

蘇眉的聲音頓時打破了兩個人的針鋒相對,千痕還沒看清楚是怎麼回事,那個聲音的主人已經竄到這個小房間里。

千痕的氣息瞬間消失不見。

「杜師妹,你怎麼找到這來的?」

沈音還沒想明白是怎麼一回事,自己就到了一座宮殿,莫非是杜師妹,找到了陣法規律才過來的?

蘇眉擺擺手,一副驚魂未定的表情,「呼……嚇死我了。誰想得到這座宮殿居然在茫茫戈壁之下。」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一轉眼沈音就會不見的原因。

就在幾分鐘前,她懵逼了幾秒鐘,發現陣法並沒有什麼異動,隨後才想到也許是有什麼機關。

隨後……

她就轉到宮殿里了。

再聽到右邊的地方有動靜,才能及時趕來的。

「沈音師姐,剛才你是不是遇上什麼事了。」蘇眉到來的時候千痕頓時消失,大概是因為忌憚者蘇眉是尚卿的人。

沈音大鬆一口氣,猛咳嗽了幾聲才喘過來,「是千痕。」

蘇眉:……

啊咧?

「千痕沒死?」

「死了。」沈音抿著唇,「魂魄未消,就藏在這座宮殿里。」

說起來,這座宮殿蘇眉來時也感到奇怪,沒有陣法沒有靈氣,還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死寂。

「你看……」沈音指著這個房間里牆上的壁畫,上方的女人同她一樣的面貌,分明就是她自己。

「這個人,是不是我。」

蘇眉:……

我去,我就知道女主不會這麼無緣無故被人盯上的!

「剛才千痕抓住我,想要拿我的性命威脅,讓我帶他出這座宮殿。這座宮殿對他一定有什麼禁錮。」沈音細細分析,「他還說我是凰的心臟。」

「凰的心臟,指的是鳳凰的凰?」蘇眉舉起照明法器往牆上看,卻看到畫上少女心臟的地方被人扣去一塊。 剛進入這座宮殿的時候蘇眉就發現了,大殿的八根柱子並非金龍騰飛,而是鳳凰涅槃。

而再看到壁畫的時候,她便明白了。

這本就是一座鳳凰神殿,記載了關於鳳凰神跡的事,而神跡只出現在有鳳身凰心的人身上。鳳身無下落,凰心卻是沈音。

魔修千痕一定是早就察覺了沈音的不同,所以才早早就盯住了她。

鳳凰在火中涅槃重生,指的也是擁有鳳身凰心的人不滅不死。沈音因為帶著黃的心臟,故才得以兩世重生,想必千痕看中的就是這一點。

可是鳳身呢?

鳳凰早已絕跡,就算是留下來的,不過也是寥寥傳說。那麼千痕又是怎麼知道她身體里的秘密?

擔心沈音的蘇眉,決定這一次找根繩子把他和沈音的手綁在一起,這樣沈音掉到哪裡去,也會拉著她一同進去了。

蘇眉覺得自己的主意很好,可是卻遭到了沈音的反對。

「不,如果他們的目標是我,我怎麼能把你牽扯進來?」作為重情重義,捨身為人的女主大人,充分發揮了她的品質,急的蘇眉直接翻了個白眼,強行掏出她的大寶貝……呸,長布把女主的手綁了。

看著兩個人綁在一起的手,沈音:……

可是為什麼這個不是紅色的,看起來就像……牽著新娘去洞房。

心中莫名的怪異感覺又出來了,只是這些天的接觸,她也知道杜師妹不會亂來,怕的就是對方心血來潮。

千痕不知道跑哪裡去了,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她們在壁畫上發現了被扣掉的地方,有一個小小的陣法。

這個陣法小到什麼程度?

是的,就是那被扣掉這麼一小塊,裡面塞了幾顆碎玉和密密麻麻的符文。

蘇眉和沈音表示看不懂,決定找個東西戳進去瞅瞅。

陣法通常都跟五行元素分不開,兩人就分別用了金木水火土,五種相應的物品一一試驗。

只有水跟火有反應。

火她們倒是還能理解,可是水又代表什麼?沈音就是火元素,她想了想,決定用自己做實驗。「杜師妹,不如我用自己的火元素試試?」

蘇眉:……

這……

她能不能說自己有水元素?

抿著唇,蘇眉點點頭,一方面觀察著那所謂千痕未消的魂魄。

沈音唰地一下,一團火球直接往那個窟窿里燒。緊接著就是那個窟窿里,出現的一股莫大的吸力,將兩人一塊吸進去。

蘇眉完全是被動狀態。

主要還是因為她跟沈音兩個手腕上綁的那條繩子。

嗯……

這是個神一般的傳送陣。

不到一個巴掌大小,居然還能將兩個大活人傳送到了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

不對,這個地方滿是鳥屎。

但是,莫名有點眼熟。

就像她們之前所在的那一座宮殿。

與之不同的是,那座宮殿死氣沉沉,毫無聲息。

而這座宮殿的八根柱子上鳳凰都是喘氣版的!只不過仍然陰風陣陣就對了。

宮殿外大門敞開,從階梯往下一路鳥屎鋪蓋,外面儘是冰天雪地,只有宮殿之內稍微好一點。 這時,八根柱子上盤旋的鳳凰哼哧哼哧開始吐氣了。

盯著沈音神色冰冷。

「你就是凰心?」

宛若刺骨的寒風割在骨頭上,彷彿能夠聽到削入骨頭的咔嚓聲。

沈音抿唇,「我不知道。」

不知道?

鳳凰們不信,當即就從柱子上飛下來,一隻兩隻三隻團團將她們兩個人圍住。

冰冷的氣息撲在他們兩人的臉上,蘇眉不自覺打了個寒顫,悄悄攥緊了女主的手,十分鎮定。

「廢話,你們只說凰心凰心。卻從來不告訴我們這玩意究竟是什麼,我們哪知道自己是不是跟這玩意兒有關?」

鳳凰:……

「你又是什麼人?我們說話輪得到你插嘴嗎?」高高在上的神獸十分瞧不起人類,況且這個人類,還是一個極品爐鼎。

「水系爐鼎,凰心之人。有意思。」一個體型龐大的鳳凰,眼尖的發現她們兩人的手腕是由一個繩子綁在一起的。

意味不明的看著她們,「如此這般,甚好。」

兩人:……

甚好是什麼意思!

你給解釋清楚!

沈音第一個反應過來。

震驚的看著蘇眉,都開始結巴了,「杜師妹,你,你竟然是……」

蘇眉:……

糟糕,暴露了。

她眉頭一皺,一臉嚴肅,聲音沉穩而有力,「既然都被你發現了,那麼我也就不隱瞞了。沒錯,我就是傳說中的極品爐鼎。」

爐鼎是個什麼樣的存在已經不必複述,沈音這才想起來,杜師妹自回來以後就從未施展自己雷元素的屬性,她也才意識到了什麼……

「可是,你之前的雷元素……」

蘇眉也很絕望啊,「我本就是主水副雷雙屬性,上次受傷正巧斷了雷靈根。所以……」

她就變成純正的爐鼎了。

這也就能夠解釋得通,為什麼宗主如此「寵愛」自己的女兒,甚至把最好的極品法器都給了他,方便她逃跑。

若是杜師妹的這個消息傳開,杜師妹早就自身難保了。

認識到嚴重性的沈音表情都變得嚴峻起來。

從而這群鳳凰被無視得一乾二淨。

鳳凰們:……

該死的人類,還從未有人像這樣敢大膽的無視她們。

若非此人是凰心轉世,她們肯定就一爪子上去了!

不過這不是重點,她們開始搞事:

「凰心,既然這裡正巧有個爐鼎,你與之雙修,縱然沒有鳳身也能不死不滅!」

沈音:……

你們這是在逼著她們百合!!

蘇眉也怒了,「你們怕是不知道外面還有個魔修也在打凰心的主意吧!」

鳳凰無所謂,「那又怎樣,我們這裡可是神殿,他進不來。你們雙修以後再出去,還怕一個小小的魔修?」

蘇眉再次補充:「那個魔修可是比太乙境還厲害的!」

太乙境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