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力輕微一盪,一桿青氣流轉的長槍出現在手中,弘浚搖頭冷笑:「你真是太過自信了,有些時候,數量並不代表一切,在鴻蒙靈寶面前,你那些人馬對本尊根本沒有威脅。今天,我就要讓你知道,本尊為什麼貴為北極大帝!」

卿顏隨手祭出一柄飛劍,對著嵐風輕笑道:「夫君,且看我如何對付他,水屬性鴻蒙靈寶,哈哈」

水屬性?

嵐風一楞,馬上想了起來,那弘浚的長槍不就是水屬性的鴻蒙靈寶么?然而,卿顏的本體就是鴻蒙所生的天幽甘露,也正是最為純正地水屬性,這件靈寶對她根本起不到任何增副作用。

簡單點來說,這件鴻蒙靈寶所特有的效果對卿顏無效,而沒有了靈寶特有的效用,那也就是一件極品仙器的法寶而已。

「修要猖狂,去死!」

弘浚冷喝一聲,長槍上泛起一大蓬幽藍色的氣霧,頓時有萬點寒星鋪天蓋地的灑向卿顏。

方圓千里的空間完全碎裂開來,那可是仙界那遠比下界穩定的空間啊!

萬道青芒在撕碎的空間里顯得那麼刺眼,卻有是那麼的清晰,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每一道光芒都是一柄長達千米的青色光槍。空間規則完全被打破,彷彿來自於九幽的寒氣瀰漫開來,所有人都在第一時間內退出了千里之多。

然而,在眾人驚訝地目光中,卿顏突然化身為一道淡藍色的水霧,無盡的寒氣對她連一絲阻擋都沒有,更別說是傷害。那水霧飄飄然的穿過九幽寒氣,又輕飄飄地避開萬道槍影,緊接著,一道劍光刺向弘浚,卻是比瞬移還要快上千倍!

一劍出,整個空間彷彿凝滯了,時間彷彿停止了。

只是一道淡藍色的劍光,卻掩蓋了萬千星辰的光彩,掩蓋了弘浚的萬道槍影,甚至掩蓋了她自己。好象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不再存在,只剩下那驚天一劍!

弘浚駭然色變,連連收槍防守,轉眼刺出漫天槍影,直迎上去。

「轟!」

一圈幽藍色的光波層層盪開,就像是靜湖中被投下了一塊石頭。

卿顏依舊巧笑倩兮,青蔥般的玉指輕輕地彈動著劍刃,發出丁冬之聲。另一邊,弘浚退出百米開外,臉上一陣紅一陣白,身體竟有點發抖。

「好強的寒氣!比起本尊的凝魂槍尤要強上三分,這女子到底是誰?鴻蒙靈寶的效用為何對她無效?」

弘浚心裡那是又疑又驚,他所依仗的鴻蒙靈寶竟然失去了效用,那足以把後期仙帝禁錮的九幽寒氣連對方的一根汗毛都沒凍傷。

凝魂槍作為鴻蒙靈寶,其最大的作用就在於以九幽寒氣短時間禁錮對手,而這段時間,足以把對方殺死一千次。當然,這是相對於強大的對手來說,如果對方實力達不到仙帝級別,單是這寒氣就能凍得他魂飛魄散。

鴻蒙靈寶的特性沒用了,那這件鴻蒙靈寶也就是比極品仙器稍勝一籌了,對方的仙力明顯比他強了不少,這還怎麼打?

卿顏看著有點驚慌的弘浚,冷笑著:「北極大帝,尊貴的北極大帝,我們繼續吧。當然,本座會昭告仙界,與北極大帝為敵實屬無奈,只是為了爭奪一塊生存之地而已。」

「你你」

「我怎麼了?」卿顏一副很無辜的可憐模樣,突然,臉色一變,冷喝道:「天幽門下聽令,把他們全部幹掉,此人自有本座對付!」

這些全部都是在卿顏的幫助下,才從普通天幽蟲修鍊到如此境界的妖族們,對於她的話只有絕對地服從。在他們心裡,卿顏就好象是他們的母親一般,如果沒有天幽甘露的滋潤,普通的天幽蟲又怎麼可能進化到這種恐怖的程度?

十名仙帝,數百仙君,數以千計的九天玄仙和大羅金仙,紛紛祭出由卿顏親自煉製的仙器法寶,使出最強的招數,劈頭蓋臉的砸向對方的寥寥數十人。

仙帝的差距超過了一倍,仙君更是有近十倍的差別,更有那數千九天玄仙和大羅金仙,他們除了逃跑根本興不是抵抗之心。一片直徑數千里的虛空被撕成了碎片,巨量的星際塵埃被吸入空間黑洞中,面對這種強度的攻擊,就連堂堂北極大帝也只能先行避讓。

七名實力較弱的仙君被黑洞所吞噬,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就沒了蹤影。又有十餘個仙君口吐鮮血,如喪家之犬般遠遠遁走萬里,完全不同實力的較量,他們連反手的力量都沒有。

弘浚見這一擊之下就落得如此慘境,氣得一聲咆哮,身影劃出一抹弧光就要衝近那萬人陣營中痛下殺手。

突然,一道淡藍色的霧氣以比他還要快上三分的速度擋在了前面,光影一閃,飛劍直刺過來。

「陛下,您太過急噪了,就讓小女子陪你過上幾招便是,何必和小輩一般見識?」

隨著卿顏的戲謔嬌笑,又是一通巨響,堂堂北極大帝被擊飛數百米,臉上陰晴不定,就連仙力都被凍得有點凝滯了。

狠狠地一咬牙,怒喝道:「!本尊記住你了,放心,今日之局本尊定然討回!」

「你老娘才是!」

卿顏勃然色變,上萬屬下沒等她命令,所有的攻擊狂風暴雨般往弘浚身上傾泄過去。在他們心裡,卿顏是母親一樣的存在,有人罵自己老媽,他們不瘋狂才怪!

別說是一個北極大帝,就算是兩個,也不敢正面對抗這萬名精銳的同時攻擊,單是那氣息的壓制就差點讓弘浚窒息。身形瞬間提升了數倍,噴了兩口鮮血拚了命了向遠處遁去,就連恨話都不敢說了。

留下不知所蹤的七位仙君,帶著幾十個多多少少都掛了彩的部下,轉眼見沒了蹤影。

「哼!跳樑小丑!」冷哼一聲,卿顏身形一閃又挽起了嵐風的手臂,嬌聲道:「夫君,顏兒這樣做你滿意嗎?」

嵐風楞了楞,喃喃道:「你比我強那麼多,這麼問我,不是說明我很沒用了?」

頓時,卿顏露出一抹狡猾地眼神,嘻嘻笑道:「我問我夫君哦,你這麼一回答,就是承認你是我夫君了?哈哈」

「你」嵐風又是好笑又是無奈。

就在他不知該怎麼回答的時候,卿顏就當著這萬名屬下的面,櫻桃小嘴猝不及防的和嵐風的嘴唇碰在了一起。

她緊緊地抱著嵐風,就連他一身仙力也被瞬間禁錮了,儘管使出了全力又如何掙扎地開?

就像是一個被人非禮的小姑娘,一張英俊的臉龐全紅了。卿顏卻不管他願不願意,彷彿在沙漠里行走的旅者見到了清水一般,瘋狂地親吻著他的嘴唇。只是她的動作非常生澀,牙齒不時把嵐風的嘴唇咬的生疼。

「雪雲,玫琳,你們也看到了,我根本反抗不了。」嵐風暗暗地嘆了口氣,轉念想道:「既然無法反抗,何不當做是享受?」

於是,憑著自己稍稍嫻熟的方式,開始了卿顏期待已久的回應

上萬人走得一乾二淨,也不知這一吻過了多長時間。總之,當卿顏意猶未盡輕輕推開嵐風時,嵐風兩片嘴唇完全腫了起來,活像掛著兩條肥香腸。

纖指一點,一絲清冷地氣流鑽入嘴巴,轉眼見嘴唇的腫漲消失了,卿顏臉上浮起一片火熱的紅雲,低著頭用幾不可見的聲音說道:「風,我愛你。」

感覺到一身仙力的禁錮終於解除,嵐風苦笑了幾聲,仰天就是一陣長嘆。雖然算不上初吻,但是也就曾經和玫琳有過三五次而已,總共的時間加起來也不到這一次的十分之一。

好象也感到自己的行為太過霸道了,卿顏像個小女孩一樣,低著頭,輕輕地拉了拉嵐風的衣袖:「風,對不起,我只是一時之間很好奇,所以」

嵐風用一種古怪的目光看了她一眼,嘆道:「你有空和藍妮學學怎麼做女人吧。」

沒想到的是,卿顏竟然真的點了點頭,輕聲應道:「我會的,回去我就問她。」

幸好這虛空中重力很小,要不嵐風肯定會一頭摔下去。

面對北極大帝時,她是那麼的精明,那麼的威風凜凜,不但打得對方落花流水,就連嘴皮子上的工夫也讓弘浚吃癟。現在可好了,在嵐風面前她跟個傻瓜沒什麼區別,可能那一吻破壞了她的大腦神經,連智商都變低了。

兩人回到了地宮之中,還沒等嵐風說話,她馬上把藍妮拉到了一邊,低聲問道:「藍妮,嵐風說我不像女人,他讓我問你,那你告訴我,怎麼樣才算是女人?」

「我我」藍妮吶吶地看向嵐風,看到他一臉的苦笑,差點沒哭出來,無奈道:「這個,女人就是女人呀,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菀霞一心想著師姐雪雲,眼見又來一個搶師尊的,臉色頓時寒了起來:「女人就是要溫柔,一切以男人為主,你哪裡還像個女人?我師尊是不會喜歡你的,那麼霸道!」

「你」卿顏就待發火,不過,馬上反應過來,嫣然一笑,慢慢地湊到菀霞面前,眨巴了幾下眼睛,用甜地可以膩死的聲音說道:「你說,我這樣像女人嗎?」

說完,又走到嵐風面前,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把頭依在他肩膀上,柔聲道:「夫君,這樣像不像女人?」

「唉」

肖克搖了搖頭,轉身就走。

神術靈醫 「唉」

瑞凌和斯萊卡師兄弟二人對視一眼,也嘆了口氣選擇離開。

身形一閃攔在三人面前,嵐風有點生氣的瞪了卿顏一眼,沉聲道:「大家都別鬧了,眼前應該商量一下該怎麼應付接下來的局面才是。」

「夫君,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卿顏聽你的。」卿顏溫柔地說著,向菀霞遞過去一個挑釁的眼神,彷彿是在說:「小樣,看你還說我不像女人,我溫柔吧?我一切都以嵐風為主了吧?你能奈我何?」

肖克想了想,說道:「按照你以為告訴我的,四方大帝手下高手如雲,四人更是擁有仙帝頂峰,甚至快要突破到大圓滿之境的實力。加上他們的法寶,我們如此匹敵的了?」

「不錯!」

嵐風皺著眉頭,說道:「卿顏這次能大獲全勝,一是因為弘浚那廝太過輕敵,不但沒和其他三方聯手,就連自己的手下也只是帶了一小部分。另一方面,他的鴻蒙靈寶凝魂槍正好和卿顏同源,根本發揮不了效果。受了這麼大的屈辱,當他再次過來時,肯定是四方大帝同出,若是聯手使出最強的那件鴻蒙靈寶封天隕神印,就算卿顏再強一倍也難以應付。」

「可是」卿顏掃了一眼大殿,有點不舍的說道:「我在這裡住了那麼多年,都已經有感情了,捨不得放棄啊。況且天幽蟲辛苦建立了很多年的巢穴也在這裡,剛剛孵化的天幽蟲實力低微,數量又龐大異常,怎麼帶它們走?」

眾人頓時都陷入了思索之中,過了好一會,嵐風突然眼前一亮,拍手道:「我和卿顏離開這裡,然後故意在其他地方顯露蹤跡,他們一定以為我們全走了,自然不會在來天幽星,而是追著我們兩人。」

「這樣太危險了!」肖克第一個不同意。

「沒問題的,只要我們一直不正面抗衡,到處留下蹤跡,他們根本沒辦法。」說到這裡,嵐風冷冷一笑:「偌大一個仙界,想抓住我們不把他們累死才怪!」 北極大帝弘浚轄地東部,衍虹星域,白衡星。

已然幻化回本身相貌的嵐風被卿顏挽著手臂,遙遙踏雲而下,落在了雲霞城的城門口。

守城的仙兵都是老油條,一見這兩人神態舉止便知是高手,剛剛露出一絲獻媚的笑容正準備迎過去時,一個仙兵頭目尖叫起來。

「清華!他是清華!快傳訊給城主!」

「來不及了。」

嵐風輕笑一聲,飛劍從頂門噴了出來,劃出一道百丈長的劍虹當場把一眾仙兵劈成碎片。接著身形電起,留下一道刺目長嘯向城內撲去,卻是故意留下了那仙兵頭目一命。

仙兵頭目哆嗦著取出傳訊符,然而,嵐風此刻已在城主府中。

一道道劍光彈射出來,整個府邸實力最高的,也就是這大羅金仙後期修為的城主,短短三五息的時間,府內仙兵仙將連同城主被殺了個精光。一團大大的蘑菇雲從城主府從升起,府邸頓時化為飛灰,又有兩道身影從那蘑菇雲從騰空而起,向虛空中馳去

「什麼白衡星?衍虹星域的白衡星?」

弘浚陰著臉,看著其他三方大帝,一腳把前來報訊的九天玄仙踢飛出去,冷喝道:「從葛蔓星到風海星,現在又到白橫星,他們的方向就是從那天幽星開始,一路東行,而且速度極快。該死!沒想到清華真的和那女人在一起!」

西極大帝齊澩陰冷地笑了笑,喃喃道:「那女子實力到底如何?」

「強!很強!不下於當年的清華!」說到這裡,弘浚老臉竟是一紅,苦笑道:「仙界何時出了這麼一個人物,我等卻連半點風聲都沒收到,那女子在我凝魂槍下連半點損傷都沒有,鴻蒙靈寶根本傷她不得。」

其他三人紛紛大驚失色,他們也是剛剛受弘浚之邀趕來,整件事情也就了解個大概。一說到細節,說到對方的真正實力時,由不得他們不驚訝。

鴻蒙靈寶生於鴻蒙初開之際,每一個擁有靈寶的人莫不是一方霸主,就是因為鴻蒙靈寶擁有著強大的效用。而今,出了這麼一個不懼鴻蒙靈寶的人,單是從這方面來說,即使是當年的清華真君也做不到!

東極大帝天霄連聲道:「那我等還留在這裡做甚?速速去拿他們才是!」

他自然是最急的,從對方的行動路線可以看出,一路直行定然要到達東部,也就是他的轄地。一個擁有如此強大實力的人,若是任由他們破壞,結果堪虞!

南極大帝雷泯站起身,沉聲道:「這一次,怕不又要上演300多年前的大戰了。」

弘浚右手一揮,憑空出現了一張虛擬的星空圖,指著那星圖說道:「調集所有高手,並聯繫儘可能多的各方勢力,以他們所行的路線由兩邊和後方包圍,強行把他們壓制著往前方而去。我們四人布下聯手布下大陣,請君入甕!」

「又是當年的方法?」

「那麼,除了這個方法你還能不能找到另一個方法?」弘浚冷笑道:「偌大一個仙界,想找他們手下的那些人做人質?怕不早就跑的沒影子了。」

齊澩用手指輕輕地敲擊了幾下桌面,陰笑道:「諸位,何必如此麻煩?難道你們都忘了當年為防萬一留下的那個籌碼了?」

三人齊齊一愕,隨即,雷泯最先反應過來,哈哈大笑道:「我們怎麼都把這件事都忘了?雖然只剩一絲元神,可是只要擁有大圓滿的實力還是能重塑肉身的,以清華那廝的性情很可能會涉險而來!」

說完,手中青光一閃,多出了一枚巴掌大小的青色玉符。

那玉符懸浮在他手上三寸處,散發著淡淡地草木氣息,正是四方大帝各得一份的封天隕神印。單此一印效用還不及普通靈寶,一旦四印合一,那就根本不是其他靈寶所能相比的了,當年清華真君就是被這封天隕神印給打敗了。

雷泯隨手掐動了幾個手印,一縷幽藍色的氣流從玉符中飄出,竟發出微弱地怒斥聲:「惡賊,有本事就殺了我,堂堂四方大帝連這麼一點勇氣都沒有么?怕清華哪天找來你們」

「哈哈還真被你說對了。」雷泯大笑著,說道:「當年我們還只是有點懷疑他會不會突破到了大圓滿,沒想到竟然是真的,只不過現在他還是個垃圾,就是姦猾了一點。放心好了,雖然他有了另一位紅顏知己,而且那比你這小實力強得多,但本尊相信他會念舊情的。」

「你」

「回去吧!」掐了個指印,那藍色氣流頓時被玉符吸了進去,雷泯舔了舔嘴唇:「可惜了!真是可惜了!這小還真是個尤物,只可惜不止被毀了肉身,連元神都消散了大半,否則嘿嘿」

其他三人頓時一楞,隨即同時發出一聲長笑,眸子里殺氣迸發

虛空中,嵐風和卿顏哈哈大笑著飛馳。

剛剛滅了摩羅星上幾個大城的城主,這點損失對於四方大帝雖然不算什麼,可是一想到他們氣急敗壞的神色,就忍不住心情一陣舒暢。

卿顏指著不遠處的一顆星球,笑道:「風,我們再去那裡吧?」

「不!」嵐風連忙搖了搖頭,止住了笑聲,沉聲道:「一路向東,連入五顆星球,就是要給對方造成錯覺。如果我們還傻傻地一直殺過去,他們肯定已經埋伏好了圈套,直等著我們鑽進去了。」

「那你說該怎麼辦?」卿顏溫順地看著他,臉上盡的崇拜的神色。

「嗯」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嵐風的臉上露出一抹陰冷地笑容,過了好一會,嘿嘿笑道:「恐怕他們已經出兵追拿我們了吧?精銳盡出,老窩自然就空虛了,打殺這些小城也就是讓他們生點氣,如果端了他們的老窩,那才是往他們臉上扇耳光!」

拉著卿顏,一聲長笑,轉向西南方向飛馳:「我們這就去毀了弘浚那廝的宮殿!」

卿顏咯咯嬌笑,反手抱著嵐風,一個虛空閃發動,頓時遁出百億里之遙,這速度又哪裡是嵐風可以企及的?

發往下界搜尋嵐風的兵馬早已被調回,四方大帝麾下大軍飛速往北極大帝轄地的東部靠攏,如此大規模的星際行軍消耗了無數的仙石,不過這對於財大氣粗的四方大帝算不了什麼。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將近一個月過去了,仙界大軍依然從四面八方往此處彙集。另人奇怪的是,再也沒有嵐風的消息,沒有城池遭受攻擊的呈報,兩人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

北極星,北極大帝轄地的中星,也是他的皇宮所在。

往日這裡可謂是守衛森嚴,一般人根本不允許靠近,隨處可見大羅金仙和九天玄仙來回巡守,甚至偶爾還有仙君和仙帝級高手巡查。

作為四方大帝之一的北極大帝的首都星,現在的北極星可不比從前了,除了百十個大羅金仙、十來個九天玄仙和兩個仙君,哪裡還有其他高手存在?全部被抽調到圍剿清華真君的人馬之中。

光影一閃,嵐風和卿顏出現在北極星外萬里的虛空中。

看著眼前這顆直徑超過千萬公里的超級大星,嵐風發出冰冷地彷彿來自九幽的冷笑聲。

卿顏連忙輕輕地拍打著他的後背,柔聲道:「風,別生氣,我們毀了它就是。」

話一落音,一件極品仙器飛劍出現在手中,蘊涵著一絲鴻蒙之氣的仙力瞬間爆發,飛劍曳出數十萬里的極細藍影當空落下,直劈向北極星。

「轟!」

驚天巨響中,卿顏頓時睜大了眼睛,看著下面那顆安然無恙的星球,簡直不敢相信。

與此同時,遠在億萬萬里之外的弘浚臉色大變,暴喝道:「誰敢動北極星?快!快給我趕回去,一定是清華和那個妖女!」

虛空閃瞬時發動,以最快的速度往北極星飛去,其他三位大帝和一眾高手不敢怠慢,一邊對於清華的狡詐氣憤異常,一邊暗暗發狠。只不過他們也都清楚,這麼遠的距離趕回去,很難抓到清華,也許等他們到了的時候北極星已經不存在了

卿顏甩了甩手,低聲道:「好強的防禦陣法!我用了足足八成力道,竟然破不去!」

仙力一動,嵐風手中多了一柄金芒閃爍的飛劍,沉聲道:「用我的飛劍試試,十成力。」

「極品仙器?」

卿顏皺了皺眉頭,一路上嵐風使用的都是這柄飛劍,她自然看得出飛劍的品質只是級品飛劍,而且比自己的極品飛劍還差了一線。

雖然她知道嵐風有一柄鴻蒙靈寶級別的紫霄斬仙劍,可是她也知道紫霄斬仙劍不是這個模樣的,還以為他那件靈寶在300年前已經丟失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