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玉繞了一圈,正要把身後跟著的兩頭風狼領回到陳彤和歐陽夏那去。卻發現他們二人還沒有解決掉那隻風狼。

唐玉心裡一沉,心道:「看起來他們二人也不輕鬆,如果我把他們引過去,豈不是雪上加霜?」

於是唐玉決計不能讓陳彤陷入險境,咬了咬牙,打算繼續跟這身後的倆條風狼兜圈子。

說時遲那時快,唐玉又極為驚險的躲過一擊。

「不行,這樣下去,遲早會體力不支。得像個辦法才是!」

唐玉奔跑間,看到了一顆一人合抱的樹,身形一閃,跳到了樹上,開始往上爬。果然,風狼上不了樹,停在了底下。這樣一來,時間算是拖住了。

「也不知道陳彤師姐他們那邊怎麼樣。」想著,唐玉突然想起,歐陽夏的那種笑容在什麼地方見過。

就是在唐熙義的臉上,那個對唐玉下手的無恥小人臉上。

隨即,唐玉神色一變,想到了一種無限接近真相的可能。就是歐陽夏動機不純,想要置他於死地。

可為什麼呢?唐玉一時間想不明白。

在唐玉看來,歐陽夏沒有動機。可唐玉不知道,陳彤這種絕色尤物,對於歐陽夏這樣視色如命的人來說,是多麼的具有吸引力。

而且歐陽夏實力也高,完全有實力達成這樣的事情。

就以目前的形勢來看,歐陽夏成功的機會很高。

唐玉看著樹下兩頭露著尖牙,兇惡無比的風狼,當真是異常的著急。 冷情總裁的退婚新娘 尤其是想到陳彤有可能還面要對一條人面獸心的色狼,唐玉更是急上加急。

忽而間,唐玉想起了無道子的一句話:蛇毒雖然害人,也能防身。

而此時,不就是最好的時機嗎?唐玉小心翼翼的從包袱里拿出所剩不多的毒烈蛇毒,又用白猿在牛肉乾上切下一小塊,那毒液均勻的塗抹了上去。

隨後,唐玉又用白猿把大塊肉乾切成一條條的肉條。不時的丟一條下去,起初都是無毒的,那兩頭風狼也很是警覺,嗅了半天也沒有下口。

可沒過多久,其中一條就有些按耐不住對於食物的渴望,張嘴吃了進去。

唐玉一瞧有戲,就繼續扔著,很快,唐玉就將那些帶毒的也丟了下去。

一來擔心毒的濃度不夠,二來擔心毒的效果。總之心裡很忐忑的唐玉死死的盯著那兩頭風狼。幸運的是,毒烈蛇沒有讓唐玉失望。

在那兩頭風狼吃下最後幾塊肉乾之後,幾個呼吸之後,其中的一條風狼就搖晃著倒下了。而另外一條看著同伴倒下,張開大嘴,兇狠的叫了幾聲,也沒有了動靜。

唐玉擔心這兩個傢伙詐降,又觀察了一陣,見兩頭風狼口吐白沫,顯然不像裝的。唐玉從樹上下來,手持白猿緩緩的接近著。

來到其中一條風狼身前,沖著風狼的脖子,抬手就是一劍。

唐玉小時候可聽說過關於狼的順口溜,叫「銅頭鐵尾豆腐腰」。說的就是狼頭貼別堅硬,一般利刃根本無法洞穿,鈍器才好用。

狼頭應聲從脖子上離開。

唐玉又試了試另外一頭風狼的呼吸,果然已經徹底停了。

「這毒果然霸道!」 之後唐玉顧不得收拾戰利品,趕忙朝著陳彤二人的地方跑去。

跑到還有幾十米院的地方,唐玉停了,唐玉想起來剛剛自己心中的念頭。如果這個歐陽夏真的想要害死自己,那麼自己貿然出現,豈不是讓他有了戒備?

「不行,得找個地方躲起來,看看這個人到底是什麼居心。」其實唐玉選擇了躲起來的時候,已經確定了這個歐陽夏一定有問題了,只不過還不確定他到底是什麼目的。

不然沒有道理這麼長時間還解決不了那頭風狼。

唐玉俯下身子,躲在矮草里,慢慢的靠近著。

「陳彤師妹,這畜生眼看就要不行了,我們再加加油!」歐陽夏還裝模作樣的攻擊著風狼。

這一回,陳彤也覺得有點不對勁了,按理說一開始能打傷風狼,之後也應該能攻擊到才對。可陳彤的數次攻擊都被風狼躲開,而且歐陽夏這個實力比陳彤還高一重的人,好似完全沒有作用一般。

可另一方面,陳彤著急想去營救唐玉,無法分神想那麼多,畢竟風狼兇殘的利爪,哪怕只是在身上蹭了一下,那也絕對是一道疤。

對於愛美的女孩子來說,疤痕絕對是一件非常難接受的事情。

終於,后腰已經留了很多血的風狼,還是體力不支的倒下了。由於受傷還要不斷的戰鬥,風狼的血都快要流乾淨了。

「呼,終於,歐陽師兄,我們趕快去接應小玉吧!」陳彤連風狼的屍體都來不及處理,收起長劍就要走。

歐陽夏也知道不能再拖延,而且按照他的估計,一個黃色靈骨的武徒三重的小子,斷然無法在這個森林裡獨自面對兩頭風狼的。

歐陽夏應了一聲,跟著陳彤就去了。

可很快的,他們兩個人發現了那倆具風狼的屍體,看著這兩具屍體跟前沒有唐玉的痕迹,陳彤心裡一松。放心了不少。

「還好小玉沒有出事。」

「嗯,看來是遇著別人了。」歐陽夏俯身查看兩頭風狼,一頭整個腦袋都被砍下,另一頭則是口鼻流出白沫。

「很有可能是遇到了另外一對人馬,但是為什麼這些人不要著戰利品呢?真是奇怪。」歐陽夏很是好奇的說著。

「那我想要去找一下小玉,不然我還是不放心。」陳彤雖然看到了兩頭風狼的慘狀,可是她剛剛也是交過手的,也知道風狼的厲害。小玉實力還不如她,萬一這兩頭風狼死之前已經把小玉擊倒了呢?

歐陽夏眼睛一咪,「師妹,你這樣想,如果小玉沒有遇害,他要麼回被人帶回營地,肯定平安無事,要麼就會回到水池跟前找我們。」

「營地太遠,不然這樣,你先回去水池邊上等他,我在這裡收拾完戰利品,就來跟你匯合。」

此時的歐陽夏已經大概率的斷定唐玉已經出事,不然不會放著這戰利品不管。而且這兩頭風狼的死法極其慘烈,動手的很有可能是外面來的高手,貪婪的歐陽夏,已經做好了連狼帶人全部都收入囊中的準備。

「好,我先回去找找小玉。」陳彤沒有猶豫,甚至都沒有看那地上的戰利品。

而歐陽夏看著陳彤一搖一擺的卓絕風姿,舔了舔嘴唇,露出了一個淫邪的笑來。

陳彤火急火燎的回到池水跟前,唐玉見歐陽夏沒有跟來,連忙從草叢中站起。「陳彤師姐!我在這!」

一看見唐玉,陳彤神色立馬回暖,鬆了一大口氣說道:「小玉,你嚇死我了,還以為你出什麼事了呢。對了,那兩頭風狼你是怎麼解決的。」

「陳彤師姐,你聽我說,那個歐陽夏絕對不是什麼好人,肯定有問題。正常情況下我一個人對上兩頭風狼,早死透了!他故意拖延時間,目的絕對不單純。」唐玉著急的解釋著。

「那怎麼辦?」陳彤也是聰明人,唐玉一說,立馬就想通了。

「我看這樣,待會我就說遇到別人了,我偷溜了,然後就回到這裡了,那兩頭狼,我也不知道。然後看他的反應見機行事,早點脫身回去營地。」唐玉做出了一個比較穩妥的決定。

唐玉知道,如果立刻回去營地的話,萬一歐陽夏一不做二不休,他們反而更加危險。

「行,就按你說的辦。我們在這等他過來吧!」陳彤表情重新回到非常鎮定的樣子。

唐玉則是暗自緊了緊懷裡的毒,想著說不定待會還能派上用場。

不多時,歐陽夏回來,見到唐玉第一反應就是驚奇,可驚奇的神情瞬間被換走。換上了一副慶幸的表情。

「哎呀,小玉,還好你沒有事,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怎麼跟你們天瑕宗交代了。對了,你怎麼跟那兩頭風狼繞開的呢?」歐陽夏拋出了自己的疑問,看向唐玉的眼神中多了一絲謹慎。

「嘿嘿,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當時跑著跑著,遇見幾個人,他們一閃而過。我身後的狼就沒有了,我就來這裡等你們了。」唐玉說著還露出傻笑,看起來當真是人畜無害,從鄉下來的孩子不知道怕。

歐陽夏點點頭,見唐玉說的跟他自己猜測的差不多,也慢慢放下心來。

「小玉你當真是運氣好,遇見了高人。看,這風狼都替你解決了,這下我們三個人可就都能有一個完整的風狼了。」歐陽夏動了動手裡的狼頭。

相如他們這樣不完全把狼帶回去,簡單的取個證物也是可以的。

「嗯,大家也都累了,我來弄點吃的,我們休息休息,再說吧!」陳彤適時的發言,吸引著歐陽夏的注意力。

「嘖嘖,師姐做吃的很棒的。歐陽師兄你有口福了!」唐玉看起來很親昵的叫著歐陽夏。

「哦?是嘛,那我可得好好嘗嘗!」歐陽夏也笑的很燦爛。

笑完又掃了一眼到陳彤身上,看著陳彤妖嬈的身段和精緻的容顏,歐陽夏心裡有點急,想要儘快的體驗體驗其中滋味。

表面上笑的開心的兩個人,實際上早已經暗懷鬼胎。接下來,時間將會見證,是誰的手段不夠高,會徹底的完蛋在這個森林裡,成為那些動物的餐食! 三人吃喝休息了一陣之後。

歐陽夏提議道:「剛剛情況的確有些危險,我們這個三人小隊實力還不足以面對兩頭以上的風狼,下面就嘗試著找找落單的吧。」

歐陽夏擔心陳彤和唐玉要回去,所以竭力的想繼續深入。

而唐玉則是想看看這個人到底是什麼目的,裝出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樣子回道:「行啊!說不定今天能一人兩個狼呢!嘿嘿!」

歐陽夏笑著點點頭,心裡卻想道:「就憑你也想分的狼頭?真是白日做夢!」

三人繼續出發,朝著森林深處走去。

其實說是森林深處,他們現在這裡還遠遠算不上,整個山谷巨大,哪怕他們三個再走上三天三夜,連森林的中間都到不了。

一中午時間很快過去,出了之前那三頭風狼之外,三人可謂連根狼毛都沒有見過。

「哎呀,這地方也太大了,還是說風狼都給人殺完了。怎麼一天也見不到啊!」陳彤抱怨著。的確在這森林裡一直行走,也是一件累人的活計,更別說還要時刻防備歐陽夏了。

「陳彤師妹,這話你就說錯了,殺完是不可能殺完的。聽長老說,這數百頭風狼分佈很廣,就我們這些人,起碼得殺一個月。這才第一天,已經有所斬獲,很不錯了!」歐陽夏現在生怕二人萌生退意。所以一直鼓勵著陳彤和唐玉要多殺些。

「陳彤師姐,歐陽大哥說的對,要是都那麼好遇見,那我們豈不是一點機會都沒有?」唐玉說話的時候兩眼放光,充滿了希望,好像只要再堅持堅持,就能奪得第一,然後成為先鋒團的成員一樣。

歐陽夏也沒有點破,順著唐玉的話說下去。

「我去給咱們弄點野味什麼的去,你們現在弄些乾糧吧!」歐陽夏一走。

陳彤立馬皺起了眉頭,「小玉,現在怎麼辦,我們已經距離營地越來越遠了,如果他心術不正,我們很危險啊。」

「嗯,我有預感,他會在吃的東西里做手腳,你盡量不要吃。咱們隨機應變,想法子脫身!」唐玉一邊寬慰著陳彤,另一邊心裡已經在想,怎麼把蛇毒放進歐陽夏的食物里了。

不多時,歐陽夏歸來。

「實在不好意思,我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什麼野味,只能弄了點水果,解解渴。」歐陽夏懷裡捧著不少果子,朝陳彤和唐玉走過來。

「來,小玉,解解渴。」歐陽夏說著,遞給唐玉一個青色的果子。

唐玉接過果子聞了聞。

「這種香氣,昏迷果!」唐玉心裡暗道。

而唐玉又看歐陽夏遞給陳彤的果子,卻不是,這下唐玉有點明白歐陽夏的目的具體是什麼了。

「聽說,吃完飯再吃果子比較好!還能減肥。」唐玉拿著果子,卻並沒有打算現在吃下去。

「減肥?」陳彤一聽,也把到嘴的果子放下了。

歐陽夏眉毛挑了挑,不動聲色的繼續說:「嗨,你們正長身體呢,減肥可不好。」說完他又擔心露出馬腳,也沒有繼續說。

「啊呀。肚子有點痛,你們等等我!」唐玉一把捂住肚子,朝樹林里走去。

出了歐陽夏視線範圍的唐玉,連忙開始在地上找尋起一種草藥來。「根據醫術記載,一般這種毒果附近,都是生長著某種解藥的。那麼昏迷果的解藥應該是,清明草……」

「清明草,清明草!有了!」

「葉碧綠,一指寬,一尺長!沒錯,就是你了!」唐玉在草叢中間找到了清明草,連根拔出,稍微用靈氣淬鍊了一番,一口吞下。

這草藥,但凡稍微萃取,效果提升就會很大。

這時,唐玉才裝作一副舒服的模樣,回到了歐陽夏和陳彤的跟前。

「歐陽大哥,你別說,在這天地之間方便,還真的別有一番滋味呢。你要不要待會也試試看?」

歐陽夏翩翩公子,自詡風流雅士,聽見唐玉的這話,不禁挪了挪身體,想要距離唐玉遠一點。似乎距離近了,就有某種味道一樣。

陳彤倒是沒有嫌棄,還是跟唐玉坐的很近,毫不在意的樣子。

很快的吃完乾糧,唐玉則是很快的拿起之前歐陽夏給的那顆果子,大口大口的咬了上去。

「嘿嘿,好吃!真好吃!」吃著,唐玉還拿起咬過的果子,遞給歐陽夏。

「歐陽大哥,你要不要試試看,真的好吃呢!」

歐陽夏想起唐玉方便完之後,也沒有洗過手,就又吃飯,又吃果子的。心裡一陣噁心,暗道:「哼,吃死你個臭小子,待會要你好看!」

「沒事,我這不還有么?你吃你吃!」歐陽夏表面笑的很燦爛。

歐陽夏盯著唐玉把果子全部咽下去,這才算放心。

「啊呀!」唐玉打了一個大大的瞌睡。

「怎麼突然好睏啊,歐陽大哥,不然我們先休息一會,一定是今天跑的太累了!」說話間,唐玉的眼睛都睜不開了,很快靠在一棵枯樹上,就睡著了。

沒過幾下,鼾聲如雷。

陳彤都來不及反應,推了唐玉幾下,唐玉一動不動。

而後陳彤看著歐陽夏笑著朝自己走來,心中暗叫不好。

歐陽夏已經有點控制不住嘴角的得意,在他看來,陳彤這個絕色美人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

他在陳彤果子里下的是一種散靈氣的藥物,能讓人在半個時辰里聚集不起靈氣。

也就是說,陳彤在這半個時辰中,就是那沒有靈氣的普通姑娘。面對上歐陽夏,可以說是如同案板上的魚,毫無抵抗力。

「陳彤師妹,要不然我們也休息一會?」

「我還不困,要不你先休息,我來望風吧。」陳彤不自覺的往後挪了挪,想要提起靈氣應對。可是任憑靈骨怎麼發力,靈氣如同睡著了一般,絲毫沒有反應。

而這個事情,也表現在了陳彤的臉上,隨著陳彤臉上的驚慌。歐陽夏笑吟吟的走了過來。

「小彤兒,你看這地方荒無人煙,又有天當被子,地當床。我們還是上床休息一會,保證讓你舒舒服服的!」歐陽夏已經不再遮掩,狼子野心展露無遺。 「別過來,再過來休怪我動手了!」陳彤運靈氣不成,轉而抽出了自己的長劍。橫在胸前,試圖擋著歐陽夏的腳步。

「嘿嘿,乖乖的束手就擒吧!你現在沒有發現渾身的靈氣都提不起來嗎?我可是實實在在的武徒五重,收拾你,他簡單了。」歐陽夏搓搓手,眼睛里的好色,已經泛濫。

「歐陽夏,我是許配了夫婿的,他是先鋒團的人!你要是敢動我,你就死定了!」陳彤見武力威脅沒有用,換了一個方法。

「先鋒團?呵呵。」歐陽夏不屑的笑了笑。

「先鋒團不過是藍宇府的走狗,就算它制衡藍宇上下八百宗門,可誰能知道是我乾的呢?啊?小美人。」 美女的妖孽兵王 歐陽夏雙手來回搓動著,似乎對於一會的事情非常期待,因此有點激動。

「你無恥!當真不怕先鋒團把你碎屍萬段?一旦事情敗露,不光是你,就連你們純陽閣都會死無葬身之地!」陳彤還要挾著,可是陳彤越是這麼說,歐陽夏就更不能放過她了。

「小傻瓜,你是真的傻。」歐陽夏已經走到了陳彤跟前,伸出手想要在陳彤的頭髮上摸了一下。

陳彤一把擋開,長劍直指在歐陽夏臉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