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澤端坐在無限網的源頭,這裡隨著他的心意變幻成一個黑色宮殿,坐在主位上,吳澤感覺自己很閑了。

無限網在無窮數宇宙當中蔓延,穿越者大軍通過無限網交流,實力逐漸變強。

所有人都有事情做,無論他們的追求是出於理想還是慾望。

端坐在主位上,吳澤聯通無限網,默默的窺視一切。

「感覺我現在就像是一個大boss,哈哈。」

吳澤自我調笑,可是根本沒用,他能夠感覺到,本體殘頁對自己的影響,漠然,或者說情緒在消失,要將他化作高高在上的存在。

現在他總算是明白了,縱橫無窮數宇宙的強者們為什麼都情感淡漠了,作為永恆的存在,總有一天,什麼事情也勾不起心裡的情緒反應,直到熟悉淡漠,習慣淡漠。

愣愣的坐在座位上,一愣就是十年。

然而十年對於吳澤來說,跟十秒沒什麼區別。

「要怎麼做才能勾起興趣呢?」

吳澤有些煩躁,他不知道自己心裡對什麼感興趣。

想著想著,吳澤又想了一千年。

時間對於他來說,失去了意義。

某一刻,吳澤忽然驚醒,眨巴著眼睛望了四周一圈,起身活動一番身軀,發出一連串的骨爆聲響。

通過無限網,吳澤找上了系統之主,這時候,它正在刷一個宇宙副本,作為穿越者大軍中的某個穿越者,正開啟征服模式征服所見的宇宙,可是在這個宇宙吃了癟,修鍊強者太多,打不過,只好藉助無限網的幫助,找上了系統之主。

對於這麼一個億級宇宙,系統之主完全是無敵的,這個宇宙里,穿越者的對頭是很強,但再強,也是沒有超脫宇宙的存在,在系統之主的打擊下,被法則力量禁錮,以死亡為鞭,正在感受強者的愛……花式吊打。

吳澤找上來的時候,系統之主教育小朋友正起勁呢。

「咦,閣下找我什麼事?」

感受到吳澤的氣息,系統之主瞬間將所有注意力投射了過來。

「沒什麼,就是來問問,你遊盪無窮數宇宙當中的時候,有沒有遇見什麼有趣的宇宙。」

吳澤眨巴著眼睛,想從系統之主這裡找點啟發,畢竟說起來系統之主也是老牌主權者了。

系統之主微微一愣,瞬間回想,過往記憶如流水般被掃描一遍,他遲疑了一下,「對於我來說,倒是有些,就是不知道你感不感興趣。」

「哦,沒事兒,傳給我。」

吳澤想先看看再說。

系統之主身體里跳出顆光球,那是記憶信息,吳澤法則之力一掃,瞬間解析,其中十幾億宇宙都被他看光,瞭然於胸。

「不錯,哈哈哈。」

吳澤找到一些宇宙符合他的興趣,也不打招呼就離開了。

系統之主看向禁錮在時空維度上的強者,死亡之力化作鞭子,繼續啪啪啪響了起來。

吳澤回到黑色宮殿,調出幾個宇宙進行探測。

無窮數宇宙當中的宇宙,時時刻刻處於時空變幻當中,雖然從系統之主那裡得到了坐標,但這麼久過去了,這些宇宙也會脫離原本的位置。

無限網作為觸手擴展,以串移為跳板,突破無窮數宇宙的限制,無限網瞬間出現在極其遙遠的時空,黑暗虛無當中的信息被無限網接收,解析,整理之後,形成坐標信息,推算目標宇宙的所在。

轉眼,萬年時光飛逝。

吳澤探索的十個宇宙,卻只有一個宇宙的坐標被找到,這大大打擊了吳澤的信心。

他沒想到,哪怕有過時的坐標點,推算地點也這麼難。

不過這個宇宙吳澤還是滿意的,根據系統之主給的消息,這個宇宙也屬於恆沙河宇宙,它的特別之點就是……這個宇宙是活的。

準確來說,這是一個偉大的法則生命,各種法則是它的身體組成,它的內部法則無時無刻不在演變,這是法則本身的演變,而不是法則的衍生演變。

就比如一棵樹是法則,它不是從幼樹苗成長為一顆大樹,而是樹的品種隨時都在變,上一刻是楊樹,下一刻就變成了葡萄樹,在下一刻又是蘋果樹……變化無窮無盡。

對於這個宇宙當中的文明和強者來說,這是極其絕望的,因為這相當於真理不斷變化,他們想要超脫,除非逆天到能夠跟上真理的變化速度,然後瞬間領悟,在真理下個變化,又瞬間領悟,不過這樣的只能說有可能存在,要論出現的概率,還是別想了。

並且這還不是最絕望的,最絕望的是,內部的無垠星空,一切物質,一切能量,一切精神……全部建立宇宙的夢裡。

它睡著,法則演變,內部才會出現時空,生命,乃至一切事物,它醒來,一切都將終焉,直到睡著,才會開啟一個新的紀元。

也就是說,宇宙內部的存在,全是夢中的存在,這更讓他們沒有了超脫的希望。

甚至連終焉之時,都察覺不到終焉。

「有趣。」

吳澤眼放精光,來了些興趣,法則生命,雖然和他這個規則生命比起來幾乎沒有可比性,但好歹也是他出生以來見過最接近自己的存在了,他準備好好去瞧一瞧。

召喚出大黑,吩咐了幾句,吳澤就消失在黑色宮殿之中,通過無限網為橋樑,瞬間出現在一片黑暗虛無當中,他看向遠方,璀璨的眸子看穿黑暗虛無,只見到遙遠之處,一個龐大的宇宙像是果凍一樣搖曳,內部的法則交織,碰撞,一個個時空在生滅起伏。

吳澤直接來到法則生命宇宙面前,雖然宇宙內部反應劇烈,但他知道這正是宇宙睡著的表現,要是醒了過來,法則演變會停止,內部一切歸於寂無,反而不會如此璀璨。

吳澤思索了一下,倒是沒打擾對方的睡覺,準備進入內部看一看夢中的世界。 每一個虛空紀元都無比漫長,每一個紀元,沉睡宇宙都將不同演化,法則重演。

這一個虛空紀元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個紀元。

在這一個時代,無盡的維度屏障,猶如線條般將一個個小宇宙分割,像是一塊巨大棋盤,生命的誕生猶如棋子般。

在這無比浩瀚的世界里,一個個文明發展科技,修鍊法則,超脫小宇宙,遨遊虛空海。

這個時代,是神的時代,強大的神族建立神國,屹立在文明之巔,乃是一切文明的頂點。

神族每一個個體,都是由法則構建的身軀,天生強大,他們的一言一行,都是真理體現,他們的話語,就是世界的律言,他們的身體,就是法則的具現化,是真理的組成。

可以說,在這個虛空紀元,神族一誕生就是整個虛空的唯一主角,只需要掌握自身的法則力量,他們的偉力,就足以開天闢地,構建宇宙,設定穩定的法則,穩定的真理。

作為完美的種族,沒有繁衍限制,這也是這一紀元神族能夠快速稱霸的原因之一。

而神族的神國,建立在維度表面,延伸無盡宇宙時空,可以說,神隨時都能降臨任何宇宙時空。

每一個虛空紀元都很長,以凡人而言,說是永恆也不為過。

神國125區,天平山界光城海東路。

這裡是神族的一個城市,不僅僅有神族,還有一些超脫宇宙的強者和虛空文明的公民活動。

經過漫長的時間,整個虛空的文明早已經發展成熟,神國便是所有神級文明和超脫者所聚居的地方。

吳澤走在街上,一雙眼睛看穿一切。

他能夠發現,這些所謂神族,便是法則無序演變當中出現的有序存在,演化生命,某種意義上來說,甚至可以稱之為沉睡宇宙的代言種族。

行走在寬闊無比的大道上,吳澤好奇的閑逛,來到一間寵物店鋪,裝修極為絢麗,大部分都是採用透明晶石和彩色晶石構建。

而店鋪內部,則布滿了透明晶石,裡面封存著一頭頭模樣怪異的生物。

「客人你好,您想買什麼樣的寵物。」

店鋪里空曠,只有一個青年迎了上來,帶著笑臉。

吳澤瞥了他一眼,發現這是一個白髮精靈。

「這裡的貨幣是什麼樣的?」

吳澤先問。

白髮精靈一愣,上下打量一番吳澤,「你是才來神國的?」

他沒感覺到吳澤身上有什麼強大的氣息,以為吳澤是一位虛空文明的成員。

「算是吧!」

吳澤點頭。

「可現在虛空基本上都在神族的掌控里,如果有文明跳出自己的宇宙,成為虛空文明,應該會在神國登記,得到一些常識知識啊!難道你的文明沒有登記。」

「是嗎?在哪兒登記?」

吳澤眨眼,他可是從外界偷渡的,自然不會被神國的探測系統發現,也就沒有接引登記的程序。

「界光城就可以,這裡是一位強大女神的城市。」

白髮精靈倒是好心,拉著吳澤來到街道上,指著城市裡一處顯眼至極的白色高塔,「看到沒有,那座白塔就是城市事務所,你竟然出現在這裡,想必宇宙的管理權也應該是界光城的某位神的領地,你可以去那個登記,然後回給你一本記錄整個虛空常識都書籍。」

「哦,那單體跳出世界的強者呢,也能在那裡登記嗎?」

吳澤詢問。

「嗯,可以,基本上白塔關於文明和強者,什麼事物都能辦理。」

雖然不知道吳澤為什麼這麼問,但白髮精靈還是回答了。

「謝謝。」

吳澤琢磨著,離開了,來到這裡,他先得準備了解一下這個宇宙是什麼情況。

白塔看上去並不大,最底層,四周都是門戶,看上去似乎很安靜,一些人來來往往。

吳澤能夠看穿,這裡的時空是疊加的,看上去只有一個白塔,實際上有上萬個場景疊合在一起,每個面,都有人不斷進出。

吳澤選了一個門戶走進,可出現在他面前的不是大廳,而是一個純白的空間,身後就是一扇憑空立著的門戶。

「您好,我是白塔3366號服務終端,請問陌生的強者,有什麼需要幫助的?」

一個柔和的女聲響起,眼前光芒匯聚,形成一道女性身影,她面容微笑。

「我需要註冊。」

吳澤眨眼。

「文明還是單體?」

3366詢問。

「單體。」

「請報上您來自的世界,放出一縷靈魂氣息即可。」

3366說,每個生命體出身都帶著各個維度時空的氣息,白塔作為和神國總資料庫連接的城市級端點,自然能夠加以分析,找到準確的維度時空,哪怕你是穿越者,都能準確無誤的檢查出來。

「我不知道哪個維度時空。」

吳澤沒想到還有這麼一層檢測,頓時犯難了。

3366卡住了,每個生命都有出生的維度時空,哪怕是殘破的,可吳澤的話頓時讓她不解了,「請稍後,正在連線神工輔助。」

3366微笑,這樣不能做決定的事情,自然要丟給上一級。

很快,紫色光斑匯聚,美麗的身影出現。

「你好,我叫喬娜,是界光女神的信徒,同樣也是白塔的工作人員。」

「你好,我叫吳澤。」

吳澤好奇的看著,伸手摸了一把,可穿透了過去。

「這是神術投影,我並不在這裡。」

喬娜解釋,她微笑詢問,「那麼,您的情況我也知曉了,能否告訴我們,您來自哪裡,或者將一縷靈魂氣息給我們分析一下,看能不能找到契合的維度時空。」

「好吧。」

吳澤也不想惹麻煩,忽然靈機一動,想到了白髮精靈小哥,他所見的,都不會忘記,頓時模擬出那位小哥的靈魂氣息,交了出去。

叮!

「已經確定,是456665552號維度時空,那是魔法的世界,根據記錄,這個世界目前已經有一個虛空文明超脫,兩個單體超脫。」

3366報出回答。

通過了,吳澤心裡一喜,不過也在意料當中,雖然吳澤是模擬,但這可是法則層面的合成,跟真的靈魂氣息也沒區別了。

「這個世界,您是一位強大的魔法師?」

喬娜看了一眼報表,見到吳澤報的是單體,頓時有些驚訝了,他完全沒有感受到吳澤的強大,身體的力量甚至跟普通人差不多。

吳澤笑了笑,「好像有什麼常識書籍吧,在哪兒?」

喬娜抬手,一本書凝聚而成,跟著從虛幻變成真實,這是造物神術。

吳澤結果,只是念頭一掃,就對這個沉睡宇宙了解了很多。

「那麼,沒什麼事我就先離開了。」

吳澤擺手,他來這裡的目的已經達成,沒必要繼續留在這裡了,他通過常識,已經想到了自己接下來要去的地方。

「嗯,再見。」

喬娜告別。

…………

離開了白塔,吳澤來到一個偏僻角落,渾身一變,背後一對金色翅膀凝聚,金色,這是代表神聖法則,雖然外貌沒有什麼不同,但實際上,已經改換了種族,原本是人類,現在,是神聖神族。

對於之前來沉睡宇宙的決定,吳澤無比慶幸,因為他現在對神族很感興趣。

神族,乃是沉睡宇宙這個法則生命的延伸法則生命種族。

雖然和他的生命形式差得老遠,但好歹也是跟則沾邊的生命形式,他還是很有興趣了解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