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亦寒關上門,看向站在門外的蘇言閱和蘇言溪,「大哥!二哥!」他答應過瑾月,會等到新婚之夜再要了她,只是思念太甚,情到深處,難以自禁。還好蘇言閱他們阻止了他。

「戰亦寒,你答應過我們什麼?」蘇言溪一拳打在戰亦寒的胸口。要不是他和大哥發現,小妹非被這個臭小子吃干抹凈了不可。

「是我的錯。」戰亦寒沒有躲避,這一拳是他該受的。

「我們去外面談談。」蘇言閱淡聲道。他知道戰亦寒和小妹早晚都會在一起,但是在兩人沒有結婚之前,他還是希望兩人不要超過底線,他不希望小妹吃虧。

來到外面,蘇言閱看向戰亦寒道:「我們打一場。」他除了有些生氣外,也想試試戰亦寒現在的實力。

「好!」戰亦寒點頭應道。

蘇言閱微微勾唇,向著戰亦寒攻擊而去,「使出你的全力,我不需要你讓。」他知道戰亦寒肯定比他要強,只是還不確定戰亦寒到底有多強。

戰亦寒聞言,也不再退讓,迎向了蘇言閱的攻擊。

兩拳相交之下,蘇言閱倒退出了好幾步,而戰亦寒在原地未動分毫。

蘇言閱揚唇一笑,再次沖向了戰亦寒。

蘇瑾月穩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緒,起身走出門外,看到蘇言閱正坐在一旁的木椅上,看著對戰中的戰亦寒和蘇言溪。

「大哥!」蘇瑾月走到蘇言閱的身旁坐下。想到剛剛的事,有些不自在。

蘇言閱勾了勾唇角,「他的實力又提高了很多。」他在戰亦寒的手中只堅持了十幾招,若不是戰亦寒讓著他,他估計連三招都過不去。

正說著,蘇言溪也敗下了陣來。

戰亦寒和蘇言溪走過來,看到蘇瑾月,戰亦寒對著她溫柔的一笑。他那麼久不見她,才會情難自已的失控。

蘇瑾月吐了吐舌頭,對著戰亦寒做了個鬼臉,心中的開心無法形容。這些日子,她一直都在盼著可以見到他,沒想到他今天突然出現,給了她這麼大的一個驚喜。

蘇言溪和蘇言閱相視一眼,「看來我們是多餘的,大哥,我們還是回去睡覺吧。」他相信戰亦寒現在已經冷靜了下來,應該不會再做出之前的事了。

蘇言閱微笑著站起身,「小妹,不要聊的太晚了。」小妹和戰亦寒見面也不容易,只要他們不做出超出底線的事,他自然不會去做他們的電燈泡。他相信戰亦寒應該明白他的意思。

「嗯!」蘇瑾月微笑著應道。

戰亦寒對著蘇言閱和蘇言溪感謝的一笑,同時也給了他們一個保證的眼神。

夜風輕拂,帶著絲絲涼意。

戰亦寒將蘇瑾月攬入自己的懷中,脫下身上的衣服裹在她的身上。

蘇瑾月淺淺一笑,「你這次休假幾天?」有他在身邊的感覺真好。

「三天,正好可以去參加白爺爺的壽宴。」戰亦寒微笑道。白爺爺,魏爺爺,還有林爺爺對他都很好,他很尊敬他們。

「那我們送什麼壽禮呢?」蘇瑾月問道。她除了師父,還沒有送過長輩禮物,真的不知道該送什麼。 「晚上我來接你。」戰亦寒將蘇瑾月送到學校門口。這三天的時間,他會珍惜和她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好。」蘇瑾月微笑著點了點頭,有些捨不得的收回自己被戰亦寒握著的手。

戰亦寒微微勾唇,伸手揉了揉蘇瑾月長長的秀髮,「我看著你進去。」

「嗯!」蘇瑾月點了下頭,看了戰亦寒許久,才不舍的轉身向著學校走去,感受到身後注視著自己的那道溫柔視線,嘴角揚起燦爛的笑容。

「蘇瑾月,你今天的心情好像特別好,是不是有什麼好事?說出來大家一起分享一下。」林暮竹發現蘇瑾月從早上到現在,嘴角一直都掛著淺淺的笑意。

「有嗎?我怎麼不知道。」蘇瑾月裝傻道。她表現的有這麼明顯嗎?

「當然有,你現在的表現,像極了那些愛情小說里戀愛的女人。」丁思安壞笑道。

「我也覺得。」錢茉莉點頭贊同。雖然她不知道蘇瑾月為什麼這麼開心,但是看到她開心,她的心情也莫名受到了影響,變的開朗了起來。

蘇瑾月白了兩人一眼,拿起書看了起來,嘴角的笑意卻怎麼也無法收斂。她現在只想早一點到放學的時間,早一點見到亦寒。

莫雙雙看到校門外一道熟悉的高大身影,愣了愣。他不是戰亦寒嗎?他怎麼在這裡?

仔細確定了一下,見真的是戰亦寒,莫雙雙快步向著戰亦寒走去。對於戰亦寒她一直都很有好感,雖然他來自山村,但是這卻不影響他的優秀。不說她爺爺,就是白爺爺,魏爺爺他們都對戰亦寒十分看重。

「戰亦寒,你怎麼在這?」莫雙雙走到戰亦寒的面前,微笑著與他打招呼。她很喜歡戰亦寒身上的那種穩重氣息,讓她覺得很有安全感。

戰亦寒淡淡的掃了莫雙雙一眼,再次將目光轉向了校門口。

「戰亦寒,我是莫雙雙,我們見過面的。」見戰亦寒不理自己,莫雙雙也不生氣。戰亦寒本就有著『冰疙瘩』的綽號,他要是理她那就太不像他了。而且越是這樣,她征服起來就越有成就感。

她可以肯定,這樣的男人一旦喜歡上一個人,就會全心全意的愛對方,眼睛里絕對不會容下其他的任何一個女子。而她希望自己就是那個被他喜歡的人。

戰亦寒只是淡淡的點了下頭,卻沒有看莫雙雙一眼。

莫雙雙並不氣餒,揚起一抹優雅的美麗笑容,「戰亦寒,這次白爺爺的壽宴你也會去吧?聽說晚上會有一個舞會,不知道我到時有沒有這個榮幸和你跳一支舞?」戰亦寒這樣的男人,必須要主動出擊。

見到戰亦寒的目光變的溫柔,嘴角勾起淺淺的弧度,莫雙雙的心跳猛地加速。他笑起來也太好看了吧!這個男人她要定了。

戰亦寒抬步向著校門走去,他看到蘇瑾月正向著他走來。

莫雙雙見戰亦寒突然向著校門走去,有些詫異的轉頭望去,看到蘇瑾月正滿臉微笑的對著戰亦寒揮手。她那天回去之後,就查了一下蘇瑾月的資料,知道她的醫術很厲害,而且奶奶的病就是她治好的。所以也就沒有再去找蘇瑾月的麻煩。

戰亦寒走到蘇瑾月面前,伸手握住她的手,另一隻手從口袋裡拿出一隻油紙包遞給蘇瑾月,「我買了蘿蔔絲餅。」瑾月上了一天的課肯定餓了。

蘇瑾月接過油紙包打開,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笑容,「這個我最愛吃了。」她已經不記得有多久沒有吃過蘿蔔絲餅了。

滿足的咬了一口,蘇瑾月將蘿蔔絲餅遞到戰亦寒的嘴邊,「你也嘗嘗,可好吃了。」

戰亦寒就著蘇瑾月咬過的地方咬了一口,微微一笑,牽起她的手向著家裡走去。

看到兩人甜蜜的互動,莫雙雙終於明白了戰亦寒來這裡的原因,不甘地跺了跺腳,轉身向著停在不遠處的車子走去。沒想到自己竟然晚了一步。不過她不會就這麼放棄的,明天白爺爺的晚宴,她會讓戰亦寒看到自己的優秀。

蘇瑾月回到房間,立即就看到了桌上雕刻好的一隻壽桃,「這麼快就雕刻好了。」

走上前,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雕的真好!以後你就憑這一手藝,都餓不死了。」

戰亦寒淺淺一笑,從口袋裡拿出一串項鏈遞到蘇瑾月的面前,「送給你。」這一串項鏈也是用粉色翡翠打磨而成的,每一顆珠子都是一樣的大小,不知道她會不會喜歡。

他在雕刻壽桃的時候,一直在想著該送瑾月什麼好,想到他昨天留在她脖頸上的那個草莓印,他心中一動,就決定做一條項鏈送給她。 「晚上我來接你。」戰亦寒將蘇瑾月送到學校門口。這三天的時間,他會珍惜和她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好。」蘇瑾月微笑著點了點頭,有些捨不得的收回自己被戰亦寒握著的手。

戰亦寒微微勾唇,伸手揉了揉蘇瑾月長長的秀髮,「我看著你進去。」

「嗯!」蘇瑾月點了下頭,看了戰亦寒許久,才不舍的轉身向著學校走去,感受到身後注視著自己的那道溫柔視線,嘴角揚起燦爛的笑容。

「蘇瑾月,你今天的心情好像特別好,是不是有什麼好事?說出來大家一起分享一下。」林暮竹發現蘇瑾月從早上到現在,嘴角一直都掛著淺淺的笑意。

「有嗎?我怎麼不知道。」蘇瑾月裝傻道。她表現的有這麼明顯嗎?

「當然有,你現在的表現,像極了那些愛情小說里戀愛的女人。」丁思安壞笑道。

「我也覺得。」錢茉莉點頭贊同。雖然她不知道蘇瑾月為什麼這麼開心,但是看到她開心,她的心情也莫名受到了影響,變的開朗了起來。

蘇瑾月白了兩人一眼,拿起書看了起來,嘴角的笑意卻怎麼也無法收斂。她現在只想早一點到放學的時間,早一點見到亦寒。

莫雙雙看到校門外一道熟悉的高大身影,愣了愣。他不是戰亦寒嗎?他怎麼在這裡?

仔細確定了一下,見真的是戰亦寒,莫雙雙快步向著戰亦寒走去。對於戰亦寒她一直都很有好感,雖然他來自山村,但是這卻不影響他的優秀。不說她爺爺,就是白爺爺,魏爺爺他們都對戰亦寒十分看重。

你好,詭夫大人 「戰亦寒,你怎麼在這?」莫雙雙走到戰亦寒的面前,微笑著與他打招呼。她很喜歡戰亦寒身上的那種穩重氣息,讓她覺得很有安全感。

戰亦寒淡淡的掃了莫雙雙一眼,再次將目光轉向了校門口。

「戰亦寒,我是莫雙雙,我們見過面的。」見戰亦寒不理自己,莫雙雙也不生氣。戰亦寒本就有著『冰疙瘩』的綽號,他要是理她那就太不像他了。而且越是這樣,她征服起來就越有成就感。

她可以肯定,這樣的男人一旦喜歡上一個人,就會全心全意的愛對方,眼睛里絕對不會容下其他的任何一個女子。而她希望自己就是那個被他喜歡的人。

戰亦寒只是淡淡的點了下頭,卻沒有看莫雙雙一眼。

莫雙雙並不氣餒,揚起一抹優雅的美麗笑容,「戰亦寒,這次白爺爺的壽宴你也會去吧?聽說晚上會有一個舞會,不知道我到時有沒有這個榮幸和你跳一支舞?」戰亦寒這樣的男人,必須要主動出擊。

見到戰亦寒的目光變的溫柔,嘴角勾起淺淺的弧度,莫雙雙的心跳猛地加速。他笑起來也太好看了吧!這個男人她要定了。

戰亦寒抬步向著校門走去,他看到蘇瑾月正向著他走來。

莫雙雙見戰亦寒突然向著校門走去,有些詫異的轉頭望去,看到蘇瑾月正滿臉微笑的對著戰亦寒揮手。她那天回去之後,就查了一下蘇瑾月的資料,知道她的醫術很厲害,而且奶奶的病就是她治好的。所以也就沒有再去找蘇瑾月的麻煩。

戰亦寒走到蘇瑾月面前,伸手握住她的手,另一隻手從口袋裡拿出一隻油紙包遞給蘇瑾月,「我買了蘿蔔絲餅。」瑾月上了一天的課肯定餓了。

蘇瑾月接過油紙包打開,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笑容,「這個我最愛吃了。」她已經不記得有多久沒有吃過蘿蔔絲餅了。

滿足的咬了一口,蘇瑾月將蘿蔔絲餅遞到戰亦寒的嘴邊,「你也嘗嘗,可好吃了。」

戰亦寒就著蘇瑾月咬過的地方咬了一口,微微一笑,牽起她的手向著家裡走去。

看到兩人甜蜜的互動,莫雙雙終於明白了戰亦寒來這裡的原因,不甘地跺了跺腳,轉身向著停在不遠處的車子走去。沒想到自己竟然晚了一步。不過她不會就這麼放棄的,明天白爺爺的晚宴,她會讓戰亦寒看到自己的優秀。

蘇瑾月回到房間,立即就看到了桌上雕刻好的一隻壽桃,「這麼快就雕刻好了。」

走上前,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雕的真好!以後你就憑這一手藝,都餓不死了。」

戰亦寒淺淺一笑,從口袋裡拿出一串項鏈遞到蘇瑾月的面前,「送給你。」這一串項鏈也是用粉色翡翠打磨而成的,每一顆珠子都是一樣的大小,不知道她會不會喜歡。

他在雕刻壽桃的時候,一直在想著該送瑾月什麼好,想到他昨天留在她脖頸上的那個草莓印,他心中一動,就決定做一條項鏈送給她。 蘇瑾月泡好茶,四人在堂屋坐了下來。

戰亦寒將魏源星拿來的大包遞給蘇瑾月,「裡面是參加壽宴穿的衣服,你去試一下。」

「嗯。」蘇瑾月點頭接過大包。

「瑾月,我和你一起去。」白麗娜站起身,跟上蘇瑾月。

兩人走進房間,蘇瑾月關上門,將大包打開,只見裡面放著一套男式的西裝,還有一套女裝、鞋子,以及一隻木盒,取出木盒打開,只見裡面是一套首飾。

「好漂亮的首飾!寒哥可真細心,我好羨慕呢!」白麗娜羨慕的說道。要是她以後也能找像寒哥那樣的一個男朋友就好了。

蘇瑾月拿起衣服,走到鏡子前在身上比劃著,「不用羨慕,你以後的男朋友可是不會差的。」她大哥可是很貼心的,這一點從大哥對她的愛護就能看出來。

「你怎麼知道?」白麗娜眨了眨眼,笑著看著蘇瑾月。她也想啊,可是這不是她想就可以的。

蘇瑾月轉過頭看向白麗娜,「我能夠預知未來,你未來的老公是一名神醫,他溫柔體貼,英俊帥氣,絕對是上上之選,你和他會幸福美滿過一輩子。」

「我信你個鬼。」白麗娜笑著白了蘇瑾月一眼,「快去試衣服吧。」她身在那樣的家族,婚姻大事從來都不是她能夠決定的。她只希望自己未來的丈夫,不要讓她太討厭就行。

蘇瑾月走進洗手間,將衣服換上,看了一下鏡子中的自己滿意的一笑。

戰亦寒正和魏源星說話,聽到腳步聲轉頭望去,看到蘇瑾月,他微微一怔,眼中露出了驚艷之色。他的瑾月好美啊!

蘇瑾月身著一襲紅色禮服,合身的剪裁將她窈窕曼妙的身材襯托的玲瓏有致,在禮服的外面,披著一件白色的狐裘,紅色的艷麗,白色的清冷,在她的身上體現的相得益彰。

她的一頭長發綰成了髮髻,露出了她白皙如玉般的頸項,特別是在那串粉色翡翠項鏈的映襯下,更是美的驚心動魄,恍若虛幻,讓人移不開視線。

看到戰亦寒和魏源星的神情,白麗娜壞笑著走到兩人的面前拍了一下手,「喂!回神了。」別說他們,就連她看到瑾月換上衣服時,都是驚艷不已。瑾月平時不打扮就已經很美了,這一打扮后簡直驚如天人。她已經可以想象到,今晚會有多少目光落在瑾月的身上了。

看了一眼正皺眉的戰亦寒,白麗娜偷偷的一笑。寒哥今晚估計是要抱醋缸狂飲了。

戰亦寒看到魏源星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蘇瑾月身上,心裡有些不舒服。他有些後悔,訂禮服的時候聽了設計師的話訂了V字領。

站起身,走到蘇瑾月的面前,牽起她的手向著房間走去。

走進房間,戰亦寒關上門。

「怎麼了?不好看嗎?」蘇瑾月疑惑的看著板著臉的戰亦寒。她明明看到他看到自己時,露出了驚艷的神情,怎麼突然就不高興了呢?

「好看。」戰亦寒道。好看到他想把她藏起來。

「那你為什麼不高興?」蘇瑾月不解道。

「這裡太低。」戰亦寒的目光落在了蘇瑾月白皙修長的脖頸上,吹彈可破如凝脂般的肌膚,讓他的喉結上下滾動了一下。

蘇瑾月低頭看向自己的衣領,「我覺得還好啊,你就為這個不高興?」

「這是我的。」戰亦寒霸道的說道。

蘇瑾月噗嗤一聲笑了起來,伸手環上戰亦寒的脖頸,紅唇勾起嬌媚慵懶的弧度,「那你想怎麼樣呢?」

她的聲音帶著一絲魅惑,如無形的觸角輕輕地撩撥著戰亦寒的心,讓他忍不住心頭一顫,再也忍不住攫住了她的唇,熱烈的狂吻著,將他所有的熱情,全部傾注在了兩人貼合的唇瓣間…

許久,戰亦寒才放開了蘇瑾月的紅唇,他緩緩的將唇滑到蘇瑾月的耳畔,輕吻了一下她如貝殼般的耳垂,霸道的開口道:「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

蘇瑾月緩緩揚起唇角,環住戰亦寒脖頸的手微微收緊,「你也是我的。」這一世他們只屬於彼此。

夜色漸漸深沉,白家的熱鬧卻才剛剛開始。

一輛輛私家車駛入白家,在空地上停了下來。在這個極少人擁有車的年代,這樣的陣仗足夠讓人震撼了。

蘇瑾月挽著戰亦寒的手走進宴會廳,戰亦寒的內斂沉穩,蘇瑾月的美麗高貴,都緊緊的吸引著周圍人的矚目。

莫雙雙坐在莫非堯的身旁,正聽著莫非堯說著他和蘇瑾月認識的經過,瞥到蘇瑾月挽著戰亦寒的手臂進來,她的臉色不悅的沉了下來。她之所以想知道,大哥和蘇瑾月認識的經過,主要就是想要了解蘇瑾月的為人,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莫非堯看到莫雙雙的神色,詫異的轉頭望去,在看到盛裝出席的蘇瑾月時,他的眼中露出了驚艷之色。他一直都知道蘇瑾月很漂亮,但是沒有想到,她打扮起來絲毫不遜色於任何大家閨秀,反而更加出色。心中不禁有些失落,如果他能在戰亦寒認識之前,認識她該有多好。

蘇瑾月挽著戰亦寒的手臂,落落大方的向著今天的老壽星白老爺子走去,有人向她點頭時,她也會有禮貌的點頭微笑。她身上穿的還是那件紅色的禮服,不過她在領口處加了一條同色系的絲巾,若隱若現,更顯妖嬈。

注意到有人正看著蘇瑾月,戰亦寒冷冷地掃向了對方。

莫非堯見戰亦寒看向自己,舉起手中的紅酒杯,對著他優雅的一笑。

蘇瑾月轉頭看了一眼莫非堯和莫雙雙,眼中劃過一抹厭惡之色。她知道今天肯定會遇到莫家的人,只要他們不來惹她,她會將他們當成空氣。若是他們非要惹她,她也不介意讓他們在大庭廣眾下出醜。

兩人走到白老爺子的面前,戰亦寒將賀禮遞給白老爺子,與蘇瑾月一起禮貌的對著白老爺子行了一禮,「祝白爺爺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蘇瑾月泡好茶,四人在堂屋坐了下來。

戰亦寒將魏源星拿來的大包遞給蘇瑾月,「裡面是參加壽宴穿的衣服,你去試一下。」

「嗯。」蘇瑾月點頭接過大包。

「瑾月,我和你一起去。」白麗娜站起身,跟上蘇瑾月。

兩人走進房間,蘇瑾月關上門,將大包打開,只見裡面放著一套男式的西裝,還有一套女裝、鞋子,以及一隻木盒,取出木盒打開,只見裡面是一套首飾。

「好漂亮的首飾!寒哥可真細心,我好羨慕呢!」白麗娜羨慕的說道。要是她以後也能找像寒哥那樣的一個男朋友就好了。

蘇瑾月拿起衣服,走到鏡子前在身上比劃著,「不用羨慕,你以後的男朋友可是不會差的。」她大哥可是很貼心的,這一點從大哥對她的愛護就能看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