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顧珊珊只能出去找阿九去了。

隨後,然後她去花園裡面走一走,透透氣。

她終於成功嫁入了夢寐以求的蕭家,雖然丈夫只是一個殘廢。

可這些她都不介意,她只希望,自己的地位能夠穩固,就好像白鳳說的,給蕭逸楓生一個孩子。

不然的話,總有一天,蕭逸楓會將自己給踢開的。

她只是蕭逸楓的一顆棋子而已,一顆用來對付顧言馨和蕭逸晗的棋子。

等到棋子沒有用了,她的好日子也結束了。

顧珊珊望著這偌大的蕭家,可是心裡卻空蕩蕩的,這才第二天,蕭家每個人都不是省油的燈。

蕭家比她想的遠遠要複雜。

突然間,她好像看見前面有一個人坐在那邊喝茶。

顧言馨走了過去,她一看,居然是蕭逸晗。

難怪剛才她覺得這個身影好熟悉。

雖然蕭逸楓也很帥,可是他畢竟是殘廢,相對而言,她還是比較喜歡蕭逸晗。

「逸晗哥哥……」顧珊珊走了過去,輕聲地喊道。

蕭逸晗抬眸,看見顧珊珊來了,優哉游哉地說道:「原來是大嫂啊,大嫂也來透透氣嗎?」

「是啊,看來,我們還真是有共同的喜好呢。」

「呵呵!」蕭逸晗輕輕地笑了兩聲,然後沒有說話。

一邊喝著茶,一邊拿起來了手裡的雜誌看看。

兩人之間,一下子變得安靜了。

顧珊珊頓時感覺有些尷尬。

最後,蕭逸晗放下雜誌,準備起身離開。

「大嫂,你自己慢慢欣賞這月色吧,我先走了。」

「等一下!」顧珊珊喊道。

她只是想要和蕭逸晗多待一會兒,這個男人,總是這麼的吸引人。

「大嫂還有事情嗎?」蕭逸晗問道。

「逸晗哥哥,我……」

「大嫂,你現在還這麼稱呼我,應該不對吧,你畢竟是大哥的人啊!」

顧珊珊篡緊了手指,然後鼓起勇氣說道:「逸晗哥哥,雖然我和蕭逸楓在一起了,但是我從來沒有忘記你,你知道嗎?自從你解除婚約以後,這些年,我過的好痛苦……」

「是嗎?那你的意思是想再續前緣嗎?」這時候,顧言馨的聲音響起了。

顧珊珊望著從那邊走過來的顧言馨,然後心裡是恨得牙痒痒的。

若不是她的話,現在站在蕭逸晗身邊的女人應該是她才對啊!

「老婆,你來了?」蕭逸晗溫柔地笑著。

看見顧言馨過來了,然後輕輕地摟住了她的腰肢。

然後顧顧言馨依偎在蕭逸晗的懷裡,在顧珊珊看來,這是多麼的諷刺啊!

兩人竟然在她面前秀恩愛,這簡直不能忍。

「大嫂,你現在已經是大哥的女人,你居然還惦記著小叔子,這要是讓奶奶知道了,你說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呢!」顧言馨對顧珊珊說道。

「顧言馨,當年若不是你的話,我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現在和逸晗哥哥在一起的人應該是我!」

「呵呵!是嗎?那可不一定啊!」顧言馨笑了笑。

這時候,蕭逸晗說道:「顧珊珊,我就這麼告訴你吧,就算沒有言馨的話,我也不會娶你的,我遲早都是要和你解除婚約的,只是時間的早晚而已,所以,你還是安守本分,好好的和蕭逸楓過日子吧,若是你想要耍什麼花招,我能夠讓顧氏破產,我也能夠讓你們一家人在海城裡面待不下去。」

「你……」顧珊珊氣的說不出話來。

這時候,蕭逸晗摟著顧言馨,然後離開了。

「老婆,已經很晚了,我們該回去好好睡覺了。」

顧珊珊看著顧言馨和蕭逸晗離開的方向,真是恨得要死!

手指甲陷進了肉裡面也渾然不知。

「顧言馨,蕭逸晗,我不會善罷甘休的!」顧珊珊厲聲對自己說道。

隨後,她自己才慢慢地回到了房間。

這時候,蕭逸楓在阿九的幫助下,他已經洗完澡了,現在正躺在床上看雜誌。

「來了。」蕭逸楓輕聲問道。

「恩。」顧珊珊點了點頭。

「去哪兒了?」

「就是去花園裡面走走。」

「都見誰了?」

「沒……沒有見誰。」顧珊珊吞吞吐吐。

啪!!

這時候,蕭逸楓重重地將雜誌扔到了旁邊的柜子上面。

把顧珊珊給嚇了一跳,連說話都是顫抖的。

「逸楓,你……」 「顧珊珊,我說過,你只是我的一顆棋子,我需要一個很乖很聽話的女人,我讓你來蕭家,不是讓你享福的,就算你要享福,你也要付出相應的代價。你還想騙我,你以為你那點事情,能夠瞞得住我嗎?」

顧珊珊嚇得顫抖了一下,蕭逸楓真的是太可怕了。

「對不起!」 奇門聖醫 顧珊珊低頭說道。

「哼!你現在還對蕭逸晗余情未了吧!」蕭逸楓的聲音傳來。

「我……」

「怎麼了?是不是不甘心啊?原本屬於你的一切,現在居然沒有了?被顧言馨給佔據了。」

蕭逸楓提及了顧珊珊心裡的痛,讓顧珊珊再次露出了恨意。

怪物召喚師 「對,我就是恨,我就是不甘心!這一切是屬於我的,可是都被顧言馨給毀了!憑什麼!憑什麼!」顧珊珊大聲地吼道。

心裡的仇恨,已經讓她無所畏懼了,哪怕是在蕭逸楓的面前。

「過來。」這時候,蕭逸楓對顧珊珊勾了勾手指。

顧珊珊過去了,臉上掛著淚珠,她心裡也很痛啊!

她終究也是個女人!

蕭逸楓伸出手指,抬起了她的下巴,然後突然間間很溫柔地說道:「珊珊,聽話,只要你好好聽話,我會對你好的,一定不會比蕭逸晗差。」

看著蕭逸楓俊朗的臉,他溫柔起來的樣子,讓顧珊珊心裡一暖。

是的,她也是需要人安慰啊!

這四年以來,只要是她看上的男人,都不會要她,因為嫌棄她的骯髒。

這是她第一次和蕭逸楓這麼親密的接觸。

隨後,顧珊珊把頭埋在蕭逸楓的懷裡,蕭逸晗抱著顧珊珊,嘴角揚起一抹笑意。

「乖,不哭了,再哭就很難看了,快去洗澡吧!」蕭逸楓說道。

然後,顧珊珊才起來,走進了浴室裡面。

她心裡暗暗發誓,她一定要報復顧言馨和蕭逸晗。

所以,她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穩固自己的地位。

看著鏡子中一絲不掛的自己,她對自己的身體,還是比較有自信的。

她很確定,蕭逸楓是個正常的男人。

如果她和他發生了關係,那麼自己再生下一個孩子,母憑子貴,她就不相信,到時候蕭家她會分不到一杯羹

想到這裡,顧珊珊快速地給自己洗完澡,然後裹著浴巾便出來了。

她看見蕭逸楓似乎已經睡著了,然後她躡手躡腳地走過去,將房間裡面的燈給關掉了。

隨後,她悄悄地躺在了蕭逸楓的身邊,用自己的身體貼近了他。

蕭逸楓只穿了一件睡袍,顧珊珊的手,立馬便伸了進去。

蕭逸楓感覺有人在動自己,然後翻身,觸摸到一個女人。

他立馬將她壓在了身下,然後開始吻著她。

顧珊珊睜大了眼睛,蕭逸楓居然吻了她!

看來,她今天晚上是可以將蕭逸楓給拿下的。

蕭逸楓的吻,溫柔而又深沉,慢慢地,顧珊珊居然有了反應了。

她雙手勾住了蕭逸楓的脖子,想要和他進一步的發展。

誰知道,蕭逸楓一邊吻著她,嘴裡一邊喊道:「言馨……言馨……言馨……」

顧珊珊像是被刺激了一樣,一下子冷到了極點。

原來蕭逸楓是把她當成替身了!

當初顧言馨的替身。

他口口聲聲說,要和她一起報復顧言馨,誰知道,他心裡念念不忘的還是顧言馨!

顧珊珊心裡真的恨透了顧言馨。

為什麼她看上的男人,心裡想著的,都是顧言馨啊!

但是她不管了,就算是顧言馨的替身,她也要和蕭逸楓發生關係,她必須要懷上蕭逸楓的孩子。

於是,她主動解開了自己的浴巾,然後抱住了蕭逸楓。

當她想要進一步發展的時候,蕭逸楓竟然猛然地推開了她。

顧珊珊嚇了一跳。

隨後,蕭逸楓將房間裡面的燈給打開了。

蕭逸楓看見身下的人是顧珊珊,然後臉色驟然變了。

「顧珊珊!怎麼會是你!」蕭逸楓怒吼道。

顧珊珊喊著眼淚,「本來就是我啊,我是你的女人……」

「滾!」蕭逸楓厲聲呵斥道。

他方才在做夢,夢見了和顧言馨在一起睡覺的時候,於是……他便情不自禁了。

誰知道,當他吻上顧珊珊的時候,這感覺和之前是不一樣的。

因為顧珊珊太主動了,和顧言馨冷漠的樣子一點也不像,於是,他這才反應過來。

「逸楓……就算我是你的棋子,可是你不要推開我好不好?我甘願做你的棋子,我甘願做你的女人啊!」顧珊珊說著,一下子撲過去,抱住了蕭逸楓。

顧珊珊身上現在什麼都沒有,毫無保留地靠在蕭逸楓的懷裡。

蕭逸楓突然間有種噁心的感覺,然後一把將顧珊珊推到了地上。

「啊!!」顧珊珊喊叫了一聲。

她身上什麼都沒有穿,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可疼了。

她的眼淚再次流了出來,她沒想到,蕭逸楓竟然是如此的狠心。

居然拒絕了她。

剛才和他親吻的哦時候,她明顯地感覺到他有了反應了,所以更加的證明,他根本就不是半身不遂,他是一個正常的男人!

顧珊珊很是不甘心!她暗暗發誓,一定會爬上蕭逸楓的床!

但她看到蕭逸楓這副暴怒的樣子,然後默默地撿了浴巾,然後重新回到了沙發上面。

這一天晚上,蕭逸楓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中。

他這是怎麼了,竟然將顧珊珊當成了顧言馨……

差點……差點就和她發生了關係,顧珊珊真是讓他感到噁心。

……

最近這兩天,顧言馨發現,蕭逸晗總是回來得很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