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卻做起驅小三,為人挽救情感問題的工作。

實在是被逼梁山。

口袋裡掉出那張相機儲存卡。

不耐煩看到它,慣性地提起腳,將它踢到床底去。

結果,她提起的是崴到的那隻腳,疼得她大腦一片火花。

電光火石間,她瞬間悟到了什麼。

乾脆衣服也不換了,打開電腦,將「M.E集團」幾個字輸入進去。

伴隨著回車鍵,顧立夏直接淚目,想去死一死–

果真惹上大麻煩了。

世界末日一般的心情,繼續瀏覽著信息。

看著,看著……

她發現了一個有趣的問題――

網上除了福布斯財富榜上掛著一張司傲霆穿著西裝,一本正經的照片。

其餘,居然沒有一張別的照片!

這意味著什麼呢?

頓時喜從心中來,一拍桌子。

「嘿,發了!」

急急忙忙趴在地上,從床底下找出那張被她踢走的卡。

「mua!」

忍不住大大地親了它一口,插入電腦查看。

照片里的人,要多帥氣有多帥氣,要多性感有多性感。

不過――

這細看,怎麼隱隱約約有種熟悉感呢?

顧立夏癟癟嘴,趕緊收起照片。

帥哥都一個模子,她可沒有舔屏的習慣。

找到相熟的娛報記者。

對方識貨,很快將照片賣了個好價格。

足足,比王先生「沖房」給的價還多了整整五倍!

顧立夏得意地握著手機,查閱支付寶賬號多出來的那筆可觀收入,對著屏幕再次大大啵了一口。

真是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咕……」

肚子響起一陣腸鳴,唱起了空城計。

顧立夏揉了揉早已餓得前胸貼後背的胃,忍著腳疼,在家裡翻箱倒櫃地找食物。

一直到再三確認,家裡空得連蟑螂腿都沒一條后。

她認命地拖著瘸腿,一瘸一拐地下樓。

夜色,更深了。

顧立夏大老遠就聞到路邊攤麵湯的香味兒,肚子里饞蟲都給勾了出來――

「老闆,給我一碗不加芫荽……唔……」

「小夏來了!」

老闆聽到熟悉的聲音抬起頭。

卻發現攤邊一個人都沒有,只一輛黑色的賓士SUV一閃而過。

「咦,人呢……」 私家別墅內。

一間裝飾奢華的房間里,一個絕美的女子,躺在冰涼的地板上,悠悠轉醒。

「嚶……」

顧立夏緩緩睜開眼睛。

觸目,是一盞兩米高的水晶大吊燈。

稍稍側頭,看到牆上掛了許多的字畫。

就算她眼拙,那也看得出這些字畫,絕對是真跡。

再一環顧,發現整間房奢華精緻,每一處都價值不菲,彷彿無數的$正在她眼前不停跳躍。

她心裡第一反應是,屮,真被猛子哥把她給賣了!

大腦一受刺激,徹底醒了過來,忙不迭地從地上爬起來。

「醒了!」

簡短的兩個字,低沉沙啞,似曾相識的悅耳。

顧立夏心口狠狠揪了起來,回頭望過去。

千萬不要是……

她拚命地祈禱,腦子裡一晃而過那個讓她恐懼的微笑。

這可是,比被猛子哥賣掉,還要恐怖一百倍的一件事!

房間內靜悄悄的。

唯有水晶燈的暖光,透過琉璃輕飄飄地灑下來,讓整個房間顯得唯美而夢幻……

男人斜斜地倚靠在法式落地窗前,背對著她。

他望著窗外,一隻手隨意地插在口袋。

一隻手端著高腳杯。

不緊不慢地搖晃。

是他!

僅僅一個背影,顧立夏眼尖地認出了他。

下意識地頓住了呼吸,內心一陣哀吼。

陰魂不散呀!

司傲霆轉過身,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卻莫名讓人感覺如墜冰窟。

他穿著手工西裝,玫瑰金袖扣在燈光下,晃著她的眼。

西裝筆挺,身姿欣長。

隨意一個動作,盡顯優雅。

全身上下,都透著一種高貴的貴族氣質。

「顧小姐好手段!」

他懶懶地出聲,臉上勾起一抹極淡的笑。

但那笑容,卻沒有絲毫溫度。

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自認最軟萌的笑。

「一般一般,四……四少,您好!打過招呼,沒事兒,我就先走啦。」

「不說我是牛郎了?」

暗啞磁沉的嗓音說道。

顧立夏心裡頭都要哭了,恨不得給這哥哥跪下。

面上卻笑得更加燦爛。

「四少別開我玩笑了,小女子眼拙,沒有認出您是人中龍鳳,大人不記小人過,還望海涵!」

司傲霆漫不經心地將杯子里的紅酒,一飲而盡。

猩紅的紅酒,殘留在他的薄唇上,顯得愈發俊美薄情。

將杯子隨意放下。

他緩緩朝她走了過來。

渾身上位者的震懾感,無形壓迫著她的心臟。

「把東西交出來!」

照片才剛剛賣掉,這麼快就被發現了?

顧立夏懊悔得想去死,面上極力保持著完美的笑容。

鎮定!

一定要鎮定!

「相、相機不是已經被你拿走了嗎?卡都被你給掰斷了,我保證,我絕對沒有備份!」

「別給我混淆視聽,你知道我說的不是照片。」

聲音涼得能結冰。

「不是照片是什麼?」

顧立夏絞盡腦汁地回憶,自己還有哪裡不小心得罪了這尊神、

然後,就想到了……

「嗚嗚……你不會真的要砍我的手吧!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亂摸了。」

她急忙將手藏到身後,怯生生地看著他。

「嘴硬!」

司傲霆看著她藏手的動作,心底忽然閃過一絲異樣的感覺。

那處似乎又有一雙滑若無骨的手,不輕不重地撫在上面……

轉瞬反應過來,眸底閃過一絲狠戾,右手往房間某個地方按了一下。

房內忽然響起「滴」的一聲。

水晶燈猝然暗了下去。

「啊!」

顧立夏剋制不住地嚇得尖叫,心裡頭一瞬間閃過無數個可能–

黑燈瞎火,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天雷勾地火…… 還沒想完,身後的牆上閃起亮光。

她好奇地回頭。

看到身後那堵沒掛任何字畫的牆,幾乎一整面牆都是屏幕。

而屏幕里播放的畫面,堪稱國際大片――

一個蒙面女子身著全黑夜行服,身姿手段極其靈活地正穿越重重防守,將擺放在一間密室的一個小盒子一樣的東西,順利盜走。

被人發現后,身手了得地和一群黑衣保鏢酣戰……

哇,刀光劍影,快意江湖!

這不正是顧立夏從小幻想的畫面嗎?

她都忍不住要跪舔這蒙面女子了。

「精彩嗎?」

顧立夏笑嘻嘻地回答:

「精彩精彩,這蒙面女子身手真不……」

賴字還沒出口,顧立夏的笑容頓時僵住。

指著畫面,說不出話來!

「這……這這……」

司傲霆慢條斯理地按下暫停。

屏幕里,蒙面女子的黑色面罩被人扯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