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她打不過嬈嬈,出來了竟然連新姑爺都那麼厲害。

也正因為如此,嬈嬈貼身的女子軍護衛團都是單身小姐姐,貌美如花卻又重上暴力,嬈嬈和秦琛的結合給他們豎立了一個不怎麼正常選夫標準,那就是起碼要和自己能打成平手…

聽完玉玲對自家偶像的崇拜,沈茵茵徹底服氣了。

她終於知道為什麼嬈嬈那麼雲淡風輕,也明白了嬈嬈最後說的那句話。

女人啊。

一定要自己強大,不管是哪方面。

而且玉玲教她的功夫也很奇特,並不會像是電視上那些健身教練徒有一身肌肉,相反,這些姑娘們身材都特別的好。

就算是現在是孕婦的嬈嬈,也不過是肚子大了些,臉蛋微微有些圓潤。

可那細長的腿,飽滿的肌膚,無一不在昭示著嬈嬈的美麗…

沈茵茵在瞬間也改了目標,原本只是想要強身健體,這會子倒是真心的想要跟著玉玲學武。

尤其是當她聽說龍衍之前的那位夫人便是不擅長這些防身術被算計的很慘,她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決心。

不管是為了什麼,起碼不能成為任何的人負擔。

她本就是個能吃苦的人,玉玲也樂意收個大齡徒弟。

倒是龍衍看著她日日折磨自己有些不忍,前天勸說,卻被沈茵茵一句話給堵了回來。

「你護得了我一時,難不成能護得了我一世?」

龍衍頓時被噎的啞口無言,心頭一堵,偏生還反駁不了… 眼前的女人輕佻的語氣,微微揚起的嘴角和嬈嬈坑人時幾乎如出一轍。

龍衍一陣恍惚,愣了幾秒才無奈的斂起眼瞼。

「那你加油,不要太拚命了,畢竟還有我們呢。」

沈茵茵點點頭,一轉身便投入了刻苦的訓練里。

她的起步算很晚的了,如今想要達到同齡人的水平,她便要比別人吃苦吃的更多。

她的專註和堅持是嬈嬈都沒料到的。

她原本找來玉玲也想過要沈茵茵知難而退,畢竟誰都不知道深山老林會出現什麼危險。

若是在她不懷孕的巔峰時刻,嬈嬈萬萬不會想這麼多。

可孩子都是上天賜予的最特別的禮物,也是她和秦琛愛的結晶。

。。。

一直到拍賣會開始的三個小時前,沈茵茵還在努力的訓練上,她就像是一塊海綿,身體里蘊藏著極大的能量,不斷的在一次次透支體力後進步。

原本嬈嬈只為她找了一個傳授功夫的,後來看她對經商十分感興趣,便又讓鐵牛教她一些商業方面的。

若是真的能學有所成,以後倒是又能多一份助力。

自打嬈嬈懷孕后,最新事業的秦琛也沒心情做生意了,若是嬈嬈真的能把沈茵茵培養出來,出任QID的高管也不是可以。

而且QID真正的管理層許可權和自由度都是很高的,

只要你有能力,你哪怕天天不來上班,明顯做自己的產業都行。

不過這一切都要等到他們去找齊五行珠再做打算,畢竟當下最重要的事情是拯救世界。

也正因為沈茵茵的堅持,讓嬈嬈在她身上找到很多美好的品質。

只要秦琛去辦公事時,嬈嬈便會端著小馬扎坐在一旁看沈茵茵訓練,偶爾手癢還會和玉玲切磋幾下。

也正是因為她和玉玲的切磋,越發的刺激了沈茵茵上進的心。

甚至連龍衍主動請她吃飯,他都拒絕了…

兩個女人親密的像是連體嬰兒一般,讓本就中年危機的秦琛童鞋又長出了不少白頭髮。

。。。

拍賣會是在南城的自貿區舉辦的。

規模可以說的上宏大二字。

拍賣會9點開始,晚宴則安排在拍賣會之前7點半就開始了。

沈茵茵弄來了四張門票,和嬈嬈秦琛一起進了會場。

她本以為自己穿著素凈的晚禮服已經夠隨意了,可當她下了樓,看到同行的三人,頓時吃驚的楞在了原地。

「你們…就穿這個去晚宴?」

嬈嬈是孕婦,穿著舒服的背帶褲也就算了。

可秦琛和龍衍這是什麼鬼,上面潮牌短袖,下面阿迪運動褲,腳上踩著AJ,再發頂帽子都能去參加洛華有嘻哈了。

「對啊…有什麼問題?難道這外賣會還規定必須穿禮服了嗎?」龍衍不以為然道,伸手還衝沈茵茵比劃了一個手勢。

瞧著他的動作,沈茵茵越發哭笑不得。

「不是…可你們這會不會也太隨意了點?」

「還好吧…」龍衍接道。

秦琛依舊面無表情。

見沈茵茵都快哭了,嬈嬈看不下去,連忙拉著她的手道;「運動裝穿的方便,你也去換個吧。」

「可…」沈茵茵的五官糾結在了一起。

「別可了…財不外漏啊小姐姐。」嬈嬈一面說著,一面沖沈茵茵眨了眨眼。

哪怕沈茵茵是個女人,也沒能成功扛得住嬈嬈這個風情萬種的魅惑眼神。

「那…那好吧…」沈茵茵點點頭,紅著臉跑去換衣服了。

瞧著她有些踉蹌的步伐,龍衍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下巴。

「你這樣忽悠她真的好嗎?」

「什麼叫做忽悠,這叫智謀。」 重生日本做監督 嬈嬈沒好氣的哼哼道。

「呵呵噠,就你歪點子多,好好的一個大家閨秀就快被你練成男人婆了,你倒是無所謂,可這世界上只有一個秦琛。」

「那又如何,嫁不出去娶一個男人不就行了?」

嬈嬈沖著龍衍揚起了一個鄙視的微笑:「再者說了,我教我的小姐妹,關您老人什麼事?難不成你喜歡她啊…」

「別胡說!」龍衍反駁的極快。

然而剛說完,他就生出了一分悔意。

沈茵茵已經換好衣服下來了,此刻正在他一米開外靜靜的笑著…

見龍衍看她,沈茵茵笑眯眯的朝著他一步步靠近。

「阿衍放心,我嫁不出去也不霍霍你。」

龍衍:「…」

。。。

四個穿著運動裝的人一進拍賣行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不過讓沈茵茵沒想到的是,有些人打扮的比他們還奇怪,甚至還戴上了面具。

瞧著展廳里放的價值數千萬的非賣品,沈茵茵終於明了嬈嬈所說的財不外漏是合意了。

這個拍賣會的東西動輒便是上千萬,乃至上億的東西,那麼一會拿出來拍賣的價格只會更高。

除非你有絕對實力和背景,否則低調是最佳的選擇。

不過也正因為他們身上的牌子都不貴,也就自動被很多人忽略了。

嬈嬈懷了孕胃口便出奇的好,加上他們本就只是為那個疑似是水屬性的寶石來的,這閑下來,也就只能吃了。

加之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嬈嬈還給四個人都易了容,平庸的外表低廉的服裝,更讓那些來參加拍賣的客人都把他們給忽略不計了。

嬈嬈吃的還多,什麼貴吃什麼,若不是他們手裡的邀請函實打實是真的,服務生都要以為他們走錯門了。

於是當拍賣會開始,隨著一件件名貴的展品被拍出天價,也就更沒人注意到角落裡的四人組了。

見沈茵茵看的入神,龍衍轉了轉眼睛,暗暗算了下手中目前的流動資金,除了最後一件展品,其他的都應該吃的下。

思極至此,龍衍輕輕碰了碰沈茵茵的胳膊,咳嗽了兩聲小聲道:「你有沒有特別喜歡的,我送你。」

沈茵茵一怔,回過頭凝望著龍衍淺褐色的眼眸,輕輕的搖了搖頭。

「沒有喜歡的嗎?」

龍衍又道,他是真心實意的想要送她些什麼,畢竟這個女人幫了自己不少忙,過去沒有那個條件,這幾天因為隱世家族病毒的那些事情,他的許可權重新給解開了,自己在家族裡的小金庫也能用了。

「不是…」

「嗯?」

「我自己可以買,嬈嬈說的對,我不能總活在過去,要向前看,可能一輩子我都找不到像他一樣的男人了,但是我可以掙錢,實在不行找個小狼狗也是極好的…」

龍衍:「…」

「你在開玩笑吧?」

沈茵茵抿著唇沒說話,只是給了他一個你懂的眼神,隨後便轉頭繼續和嬈嬈聊天去了。

這還是龍少爺第一次被一個女人接連拒絕了好多次。

上趕著送禮,竟然還有人不要的。

一時間,挫敗感湧上心頭,龍衍無奈的盯著嬈嬈看了許久。

唉…

「家門不幸」啊…

很快,拍完會進行到了尾聲。

他們心心念念的拍賣品被人小心翼翼的台上了中間的高台。

更讓人沒想到的是,拍賣場上還多了一個高大的水箱,水深兩米五。

就在所有人都詫異時,拍賣師開口了。

「各位貴賓,下面進行本次拍賣會最後一件展品的拍賣,這枚藍寶石又名鮫人的眼淚,是傳說中鮫人公主流下的最後一滴眼淚。」

「這顆藍寶石不僅色澤鮮艷純凈度高,而且還有一個神奇的功能,那就是戴上它的人可以在水下自如的呼吸,像是魚兒一般。」

「眾所周知,我們拍賣行出品必數珍品。在本寶石正式開始之前,現在先為大家做一個實驗,有沒有哪位貴賓自願來感受一下的…這水箱里有繩子,若是你感到受不了直接拉一下,我們就會拉你上來,絕對的安全。」

拍賣師說著,伸手拽了拽手裡的繩子…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拍賣會。」沈茵茵小聲和嬈嬈吐槽。

「是嗎?那下次我帶你去參加一些別的,有些拍賣會還拍賣一夜風流呢。」嬈嬈笑眯眯道。

「一夜風流?」

「就是春風一度,類似於小說里拍賣女主初ci那樣。」

「真的嗎?那有機會你一定要通知我啊,不瞞你說,我雖然之前有未婚夫,但是還不曾…」沈茵茵的聲音愈發小了,依稀間只能辨認出幾個模糊的字眼。

可偏偏,龍衍聽力極好,坐在距離沈茵茵這麼近的位置,他的臉不可抑止的紅了又紅。

見嬈嬈沖自己努了努嘴,龍衍直接就氣樂了。

「你怎麼不讓秦琛去?」

他看懂了嬈嬈的意思,丫的這是讓自己去那水池裡泡一泡,順便鑒定一下那珠子的真假的。

「因為他要留下來保護我們啊…」嬈嬈一本正經道。

「我也可以保護你們。」龍衍立刻接道。

「可你打不過我…不是嗎?」秦琛施施然的端起茶杯,給嬈嬈倒了杯參茶,抬眼,黑色的眼眸充滿了挑釁。

龍衍只覺得自己的胸口被人狠狠的捶了一拳,一口氣卡在那裡上不來下不去的…

最終,他還是認命的在一干人敬佩的目光中站了起來,然後都到了檯子中間。

這拍賣行也很專業,還給他換了一件連體的潛水服。

準備就緒后,龍衍戴著珠子跳進水池。

與此同時,水池外面的計時器亮了。 「目前迪尼斯的憋氣記錄是22分鐘,但是我們這位先生顯然不是經過專門訓練的游泳運動員,所以…我們的目標是30分鐘,而他在裡面,也是聽不見和看不見計時器的。」拍賣師的聲音透過音響傳遞到了這裡的每個角落。

看著水中龍衍的五官變得模糊,沈茵茵緊張的扣緊了手指,死死的掐著座椅的把手。

「別緊張,阿衍不會有事的。」嬈嬈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臂,輕聲道。

看著女人濃郁的關切,她越發感慨龍衍命不好,若是沒有表姐,倒是可以撮合他和沈茵茵…

「可這看起來也太嚇人了,這玻璃真的能從外面打碎嗎?」

「還有,半個小時啊,天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