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飛快的吃完早飯,提著鐵劍就往山下趕去。

他要去找秘籍!

洗劍閣共有六峰,小竹峰只有膳房,藏書閣,以及外門弟子的宿舍,是六峰之中最不起眼的一座。

像《截天七劍》這種絕學,小竹峰這種普通的藏書閣根本不可能有。

會在哪個峰呢?

其他峰上,會不會有妖?

換做兩個月前,他打死肯定不會下山,甚至去其他峰的念頭都不敢動一下,要不然他早就去找林雪薇了。

可現在不一樣了,他築基了。

他依稀記得,藏書閣的一本書卷里標註過洗劍閣六峰的位置,都不是很遠。

沿著山路,往下走。

山腳下有一座石碑,石碑上刻著硃紅色的三個字,「小竹峰」。

陸仁謹慎的走著,眼睛不時四下打量。

突然,他看見石碑後面露出一抹白色,心中咯噔一聲。

「不會這麼倒霉,出門就遇到妖了?」

似乎——

不對!

石碑后趴著的好像是個人?

妖也可以幻化成人,

會不會是妖變的?

妖變成人以後該叫什麼,人妖?

他遲疑了一下,還是壯著膽子走了過去。

當他看到那人的臉時,腦袋裡明顯蒙了,下一刻,他欣喜若狂。

是她!

林雪薇!

謝天謝地,兩個月了,終於見到她了。一個人獨自居住了兩個月,猛然見到同類,就像久旱逢甘霖一樣。

「你沒事吧,喂……喂……」

他蹲下來晃了晃她的肩膀,狗系統,別特么我剛看到同伴就讓她翹辮子了啊。

林雪薇似乎聽到聲音,肩膀動了一下。

陸仁這才看見,她壓在身下的肩上布滿了觸目驚心的血跡。

她雙目緊閉,已經陷入了昏迷。

他沒有遲疑,一把將她攔腰抱起,往山上跑去。 「是否對目標『林雪薇』使用金瘡葯*1,選擇【是/否】」

陸仁點了下道具欄里唯一的一瓶金瘡葯,面板上跳出來這麼幾個字,他看一眼躺在自己床上雙目緊閉的林雪薇,猶豫了一秒鐘最後還是選擇了「是」。

金瘡葯敷在林雪薇的肩胛的傷口上,傷口迅速的癒合。

陸仁看著眼前依舊昏迷中的林雪薇,眉頭輕皺。

她這段時間去了哪兒?

怎麼會受這麼重的傷?

這個世界的危險似乎超出他的想象。

這段時間他去了很多趟藏書閣,對於林雪薇的實力有了一個大概的認識。

林雪薇是人榜排行第三的高手。

人榜是專為三十歲以下的青年高手而排的榜單,共有五十人,排名前十的無一不是開竅境的高手。

陸仁現在是築基境,築基之後是煉體鏡,而煉體之後才是開竅境。

足足差了兩個境界。

連開竅境的林雪薇都被傷成這樣,那自己若是遇到同樣的危險,豈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林雪薇的臉顯得很憔悴。

很顯然這段時間她遭遇了難以想象的困境。

窗外的陽光斑駁的灑在地上,冷風透過窗戶縫隙吹了進來,林雪薇的身子不時打著寒戰。

陸仁嘆了口氣,脫下身上的長衫,蓋在她的身上。

「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抗的過去。」

林雪薇傷成這個模樣,他原本想去找劍譜的心思卻是不敢再有,還是老老實實躲在小竹峰比較實際一些。

他看了躺在床上的林雪薇一眼,輕輕掩上了門。

……

不知過了多久,林雪薇的手指輕輕動了一下,眉頭微微皺著,似乎從昏迷中醒來感受到了傷口的疼痛。

睫毛微顫,她睜開了眼睛。

結著蛛網的房梁映入她茫然的眼帘,她掙扎著起身,肩胛骨處傷口的痛楚讓她的眉頭皺的更緊了。

這是哪?

她環顧整個房間,似乎有幾分眼熟。

她想起來了,她被妖族妖女白芊楚一路追殺,好不容易逃到小竹峰,卻昏倒在山腳下……

這裡是?

小竹峰的膳房?

她曾經短暫的做過幾天外門弟子,也來這個膳房吃過幾次飯,只是此時的膳房很顯然被人改造過,她差點沒認出來。

我怎麼會在這兒?

忽然,她發現剛剛掀開的被子上面,是一件灰色的長衫,這是洗劍閣外門弟子的衣服,而且很顯然這是個男弟子的衣服。

是誰?

門外傳來輕微的動靜,雖然很輕但是對於已經開了耳竅的林雪薇來說,卻是聽的清清楚楚。

她站了起來,單手捂著肩胛,謹慎的走到門前。

她不得不小心,這兩個月來她所經過的城鎮,無一不被妖族佔領著,她能從千里之外逃回小竹峰已是萬分僥倖。

如果不是謹慎,她只怕已經死了很多次了。

透過門縫,她看見院子里一個穿著洗劍閣外門弟子衣服的男人,站在陽光底下,擺弄著竹架上的鹹魚干。

鹹魚干隨風擺動,發出簌簌的聲音。

她鬆了口氣,推開門。

陸仁聽到門開的「吱呀」聲,連忙回頭,見到楚楚動人的林雪薇扶著門站在門口,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醒了?」這是一句廢話。

「嗯。」

「那邊有條凳,你先坐一會,我捉了一尾鯽魚,一會給你熬湯。」

「哦。」

林雪薇坐在凳子上,沉默的看著陸仁在院子里忙碌著。

陸仁把魚鱗刮掉,掏出魚的內臟,把魚洗乾淨拿進了屋裡下了鍋,不一會又走了出來。

「我叫陸仁,外門弟子,咱們聊聊?」他搬了一個凳子坐到林雪薇的對面。

他需要了解更多關於外界的情況。

「好。」林雪薇點頭。

陸仁想了想,問道:「你是怎麼受傷的?」

這是他比較關心的問題,是不是真的有妖族的存在關乎他能不能在這個世界活下去的唯一障礙。

「被妖族打傷的。」林雪薇道。

陸仁心裡一緊,原來真的有妖族存在,系統沒騙人。

「那你又是怎麼碰上的妖族?」

陸仁心底還是很疑惑,他躲在小竹峰兩個月了,連個妖族的影子都沒見到。

難道是主角光環?

歐皇附體?

半路殺出個侯夫人 不可能!系統既然給了任務,肯定是有什麼原因導致妖族還沒搜索到這裡。

林雪薇娥眉輕蹙,神情痛苦。

陸仁很顯然也觀察到了她表情的變化,以為是傷口又疼了,可自己唯一的一瓶金瘡葯已經給她用了,他實在是無能為力,剛要開口安慰,卻聽見她開口說道:「我醒來后,發現死了很多人……」

陸仁怔了怔,這和他醒來的情形一樣。

「我發現了妖族的蹤跡,他們正在找什麼東西。」說出第一句話,她便放下了心裡的包袱,接著說道:「我制服了一個妖族,從他口中得知妖族大軍正在攻打純陽宗,純陽宗是正道魁首,我以為門派里還活著的人都去了那邊,我便往純陽宗趕去。」

純陽宗在江北,距離洗劍閣千里之遙,這一路上妖族只怕不在少數,憑她一個人想趕過去,難於上青天。

「一路上的城鎮空無一人,還經常會碰到妖族集結的妖軍,我一路殺到純陽宗,卻發現純陽宗同樣慘遭滅門。」

純陽宗也沒了?陸仁心裡一驚。

「在純陽宗,我被妖族妖女白芊楚發現,我當時趕了一路,體力本就不支,最終被她打成重傷,一路逃了回來。」林雪薇說完這句話,蒼白的臉色泛起一絲紅暈,似乎為自己不敵妖女而羞赧。

「那你為何會跑來小竹峰?」陸仁眉頭輕皺。

按理說就算林雪薇逃回來,也該逃回她熟悉的龍泉峰,而不是只是供外門弟子食宿的小竹峰。

林雪薇警惕的看了他一眼。

沉默了起來。

白日夢 陸仁知道她是仍舊對自己不放心,只能說道,「你要不想說也沒關係……」

「因為戮仙劍陣。」林雪薇嘆了口氣。

畢竟眼前的男人救了她,或許以後會是她的同伴,最關鍵的是他在小竹峰的時間更長,對小竹峰比她更了解。

「戮仙劍陣?」

陸仁眉頭緊皺,他從未聽過這個名字。

「我師父曾說過,守護洗劍閣的戮仙劍陣威力強大,足以毀天滅地,而開啟戮仙劍陣的陣眼就在小竹峰。」林雪薇突然抬起頭,語氣中帶著希翼的問他:「你在小竹峰,有看見過類似一把劍柄樣式的石像嗎?」

「劍柄?石像?」陸仁搖搖頭,「我沒見過。」

涼風習習吹過,院內更添了幾分冷清。

「你來小竹峰要找劍陣的陣眼對付的是那個白什麼妖女,不會是被那個白妖女追了過來吧?」陸仁猛的想起這個問題。

原想救了她是多了個同伴,可是會不會因此給自己帶來災禍呢?

林雪薇聽到他沒見過石像有幾分失望,又聽到他問的話更覺得人心冷漠。

她眉頭一挑,聲音冰冷說道:「放心,我故意繞了一圈,她根本不可能追過來,就算追過來,我也不會連累你。」

陸仁尷尬的撓撓頭。

這時,屋裡飄來一陣魚湯的香味,他連忙站起來。

「我,去端魚湯。」

他手忙腳亂的逃進屋子。

林雪薇挑眉的模樣就放佛刻在腦海里一般,俏生生,冷冰冰,一時難以抹去。

就是脾氣臭了點,翻臉比翻書還快。

心不在焉的端著一盆魚湯,陸仁忽然發現自己很搞笑。

她翻臉快不快,和我有關係嗎?

忽然,他的手猛的一抖,他聽到半山腰傳來銅鑼的響聲…… 小竹峰山腳下。

兩個人身狗頭的妖怪,一胖一瘦,一前一後,扛著刀大搖大擺的走在山下小路上

「你說白聖女讓我們找的人到底藏在哪?都找了好幾天了連個影子都沒見到!」胖狗妖垂頭喪氣的道。

「我怎麼知道,她是人榜高手,來無影去無蹤不是很正常嗎?」瘦狗妖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