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別瞪著他啊,他都不敢說實話了」微琪說道自己姐姐

「我來試試」鍾漢庭說完找個把椅子,隨後自己坐到椅子上去,把槍擔在椅子靠背上,這樣最起碼不會晃

「你來··你到底看看是不是槍有問題」蘇珊說道

「你真是個討厭的傢伙,好心給你造槍你就這麼打擊別人」微琪說道

鍾漢庭深吸一口氣,均勻地呼出,隨後手慢慢的放在扳機上,槍托死死的頂著肩膀,另一隻手抓著槍的下護木

突突突···一陣連射,鍾漢庭感覺到除了第一發自己能夠控制住,其餘的子彈都不知道打到哪裡去了

「不錯啊,挺穩的嘛」微琪誇獎道,因為她們旁觀者的視角,子彈確實都是直著出去了

「槍好,哪像我那個破槍」蘇珊嘲諷道,怎麼兩把槍的質量還不一樣?

「打高一點,剛才的子彈全都曲射了」微琪說道

鍾漢庭再次瞄準,刻意的把標尺抬高几度

突突突突··又是一陣短點射,隨後只聽見咣的一聲,鍾漢庭嚇了一大跳,一屁股坐到地上,只見衝鋒槍直接從槍管的地方斷開了,伴隨著一股濃烈的爆炸所產生的的黑煙瞬間遮住了三個人的視線

「我擦,怎麼回事?」鍾漢庭感覺自己眉毛都燒著了,一股焦味,不知道是眉毛烤了還是頭髮燃了的

「嗯···應該是槍管問題,該死下次應該刻四條膛線的」微琪說道

「瞧,我就說吧,槍有問題」蘇珊扶起鍾漢庭說道

鍾漢庭撿起槍管炸成兩截的衝鋒槍看了看,槍管炸裂出有三顆彈頭擠在了一起,不爆炸才怪

「該死,明天我們就要出發了,你就給我們這個啊?」蘇珊責怪的說道

『這不是第一次試驗嗎?不試驗怎麼知道有這麼多問題』微琪解釋道

「你今晚別睡了,我監督你,趕緊的把問題都解決了」蘇珊說完把衝鋒槍一把塞給微琪後轉身就走了

「哎?我都幹了一天了,困死了啊」微琪說完跟著她姐姐進去了

鍾漢庭搖了搖頭,自己應該沒事了吧,回去睡覺唄,希望自己回去的時候那個不聽話的女僕已經走了

回到自己房間里,果然沒人,地上的被子也都不見了,鍾漢庭趕快脫掉濕了的衣服,拿著干毛巾擦了擦,窗外還是下著大雨,雷聲依舊是震得玻璃響

擦乾淨身子,鍾漢庭回到床上,被子里居然還有一絲殘留的香味···

剛躺下,鍾漢庭就感覺有什麼東西咕咚一下動了··

「什麼玩意?」鍾漢庭嚇了一跳,坐起來四下一看,也沒有什麼東西和人?哪來的聲音?

啪的一聲春雷,鍾漢庭被嚇了一大跳,到底怎麼回事?

看沒有什麼東西,鍾漢庭剛躺下只聽見又是咕咚一聲,好像聲音來自自己的床底下,聽起來就好像是有鬼似的,還不斷的在敲擊著自己的床板··

「誰啊?」鍾漢庭問道···但依舊是沒有聲音

「我去··老天啊,不要這麼懲罰我啊,我雖然欺負希爾達,但我可沒虐待她啊,而且我還把她買回來了,這還不行啊」鍾漢庭心裡說道

咕咚!又是一下,嚇得鍾漢庭趕緊裝睡,但又露出一隻眼睛看著情況,自己才出去這一會,到底怎麼了?

「噗~~~」一個聲音從床底下傳了出來,鍾漢庭一聽,頓時心裡火冒三丈,這聲音化成灰他都認得

「希爾達」鍾漢庭粗暴的把藏在自己床底下的希爾達拉了出來,希爾達果然躲在自己的床底下,氣的鐘漢庭像抓小雞似的把她提起來放在自己床上

「哈哈哈」希爾達捂著肚子大笑,鍾漢庭頓時滿臉憋得通紅

「夠了希爾達,我受夠你了」說完鍾漢庭一把抓著希爾達的手準備把她踢出去

「少爺少爺··開玩笑嘛開玩笑,我真害怕打雷,你別趕我走」希爾達邊說邊抓著鍾漢庭的胳膊,看上去像個粘人的小雞仔似的

「服了你了,以後你能不能別老玩這些?很嚴肅的事被你弄得這麼尷尬」鍾漢庭教育到,這個女僕才來了自己家兩天就發生了這麼多事,不知道是好是壞

「放心少爺,我以後再也不這樣了」希爾達說道

「我信你個鬼,剛才就因為你蘇珊都誤會我了,還以為我是什麼猥瑣的人渣」鍾漢庭說道

「噗··」希爾達又想笑,但在鍾漢庭凌厲的目光下,她又憋了回去

「少爺,我睡你床底下總行了吧」希爾達問道

「你隨便,真是的,就這麼想纏著我啊」鍾漢庭說道

「少爺你的腹肌還真不錯」希爾達說道

鍾漢庭低頭一看,真好!自己只穿著短褲 第二天鍾漢庭睡到中午才起床,一覺醒來后感覺昨晚睡得真死,今天就是要去廢棄都市的日子了

穿上衣服,鍾漢庭走出門,午餐已經擺在自己的門口了,一個小推車上面放著美味的午餐,煎的荷包蛋放在盤子里,看上去十分可口

鍾漢庭把午餐端到屋子裡,拿起一個饅頭剛要吃才發現···這個饅頭上怎麼有一個手印?在仔細看看自己的午餐,居然每一樣只有一點,煎蛋只有一個,饅頭也只有一個,就連湯也只有一半,半盤子捲心菜和一小塊雞肉,鍾漢庭用腳想都知道這個午餐的分量絕對不對

「希爾達?」鍾漢庭喊道

「哎?少爺你找我?」希爾達走進來,看了看桌子上的飯菜點了點頭

「我的午餐··好吃嗎?」鍾漢庭問道,這個死女人,還真就是沒法教育,好幾次了,她還這樣

「我沒有偷吃啊,少爺你別冤枉人啊」希爾達說道

「嗯,我覺得也是,你怎麼敢偷吃少爺的東西嘛?要是這樣的話我就讓張嬸他們把你賣掉了,不過我給你個任務,你給我查出來是誰偷吃了我的午餐」鍾漢庭說道,你喜歡裝傻啊,那我也跟你裝傻

「少爺,你怎麼這樣?就算這個是我吃的,你也不能趕我出去啊,昨天大小姐還說了,不能虐待奴隸的」希爾達小聲的說道

「哦?不是你偷吃的你給我扯這些幹什麼,不吃了,你把這些東西都拿走吧」鍾漢庭說道,大不了一會出去吃

「哎?那這是你自己不吃的啊,我是看著浪費,那我就替你吃了」希爾達說完走過來拿起筷子來大快朵頤起來,吃相別提多難看了

鍾漢庭搖了搖頭,走出房間下到客廳,鍾莉正在沙發上拿著一本書看,死孩子看見自己哥哥來了一點反應都沒有

「少爺··蔡司勒小姐來找你了,就在外面」張嬸走過來說道

「哦!好啊」鍾漢庭特意照了照鏡子,看上去還不錯

來到大門口,蘇珊已經武裝完畢了,她穿著一身黑色的衣服,反戴著一個黑色的鴨舌帽,一簇金髮從帽子後面的縫隙中流出來,背著一個包,還背著一柄弓箭和一把箭矢,腰上還挎著一把西洋劍

「蘇珊··這就走了?」鍾漢庭看著蘇珊穿的這一身,真是不怕別人知道她要幹什麼

「對啊,不然呢?你東西都收拾好了吧?」蘇珊問道,大大的雙眼皮藍眼睛瞪著鍾漢庭看到,好像是在吃驚鐘漢庭現在怎麼還沒有換好衣服?

「好了好了,我這就去拿,你稍等我一下啊」鍾漢庭趕快扭頭就往屋子裡跑,想不到蘇珊居然這麼期待著去廢棄都市,搞得自己都沒準備,昨天的槍都炸膛了她不等著衝鋒槍升級一下再去嗎?

衝進房間,希爾達剛剛吃完鍾漢庭的午餐,看著鍾漢庭這麼火急火燎的打開柜子開始找衣服塞進包里,拿出他珍藏的煤油打火機,時間緊急,帳篷就不帶了,但還是帶了一床毛毯

「少爺,你幹什麼啊,這麼著急?」希爾達問道

「你說幹什麼,我要去廢棄都市了,蘇珊已經在下面等著了,你趕緊準備準備」鍾漢庭說道,既然希爾達是從廢棄都市來的,那她應該熟悉那裡的環境,帶著她應該沒錯

「哦哦,我也沒什麼要收拾的啊,對了,昨天你們說的衝鋒槍怎麼樣了?」希爾達還像個沒事的人似的在哪裡看著鍾漢庭在忙活

「完蛋了,用刀吧」說完鍾漢庭快速的跑出屋子,徑直來到了父親的書房,書房的桌子上放著一把苗刀,這把刀長約五尺、刀長三尺八寸、刀柄一尺二寸,既能當長槍使,又能當砍刀用,既可單手握把,又可雙手執柄。因為單、雙手交換使用時便於發揮腰背整體力量,且結構優良,是鍾漢庭的父親的收藏品,不知道父親是從哪裡弄來的,只知道父親對這把刀愛護有加,經常擦拭保養,所以刀刃鋒利無比

帶上苗刀之後,鍾漢庭回到房間背上背包,差不多就是全副武裝了,因為家裡沒有弓箭和弓弩,所以只有這把苗刀算是鍾漢庭唯一的武器了

把背包和苗刀從窗外丟出去之後,鍾漢庭快速的下了樓,還好沒有碰見自己的老媽,父親也一大早去了煉油廠,家裡只有死孩子看見自己了

「鍾莉,我和蘇珊出去玩了,後天回來」鍾漢庭說道

「切!」鍾莉都沒抬頭看一眼

希爾達連忙跟在鍾漢庭後面,直到出了門之後才跑道鍾漢庭面前

鍾漢庭來到車庫,拿著汽油桶咕嘟咕嘟的裝了兩大礦泉水瓶的汽油,這玩意是做燃燒彈的材料,既然自己家有油田,那就要充分利用,把汽油打包好后,鍾漢庭拿著一個大包,把汽油裝進去后給了希爾達讓她背著

「你拿著這個」鍾漢庭說道

「少爺,我沒武器啊,你得給我發個武器什麼的」希爾達背上背包說道

「一會去集市上給你買,先走,別讓太多人看見了」鍾漢庭說完拉著希爾達和蘇珊趕緊走了

還好大中午的,沙漠里很熱,沒有人在外面溜達閑逛,鍾漢庭帶著蘇珊和希爾達徑直朝著集市上走去

「哎?你有一把武士刀啊,我看看?」蘇珊看到了鍾漢庭的苗刀,鍾漢庭把刀遞給蘇珊看了看

「這是苗刀,不是武士刀,瞧著刀柄多長」鍾漢庭自豪地說道

「很重啊,質量肯定很好」蘇珊摸著苗刀,還是第一次見到,之前武士刀,唐刀什麼的都見過,但苗刀還是第一次見

「不錯吧,我父親的,我偷拿出來的,只要我們帶著屍獒的頭回去,父親也不會說我什麼的」鍾漢庭說道

「來,這個給你」蘇珊從包里取出一個黑色的塑料袋遞給鍾漢庭,鍾漢庭接過來打開一看,居然是昨天晚上蘇珊打的那支衝鋒槍,他自己打的那一支炸膛了,還剩下這一支了,看樣子昨晚微琪也沒把槍修好,裡面還有兩個彈夾

「這···你給我你用什麼?」鍾漢庭問道

「我有弓,而且這東西不靠譜,容易炸膛,我不敢用,給你用吧」蘇珊說道

「給我給我少爺」希爾達搶著要,畢竟衝鋒槍在這個末世可是不常見的

「什麼都有你,一會去集市自己買去」鍾漢庭說道 到了集市上,由於太陽太大了,很多人都搭了個棚子什麼的在裡面待著,喀戎是奴隸制部落,自然也有很多賣武器的商家,一把把弓掛在攤位前面,面前有幾個竹簍,裡面插著價格不一樣的箭矢

「你想要什麼武器?」鍾漢庭問道希爾達

「嗯··你倆都有一長一短,我也要,我要一支燧發槍和一把砍刀就行了」希爾達說道

「呵呵,還想要火槍?」鍾漢庭說道,不過既然是去廢棄都市,那自然裝備要跟上了,就給她買一支吧

來到一個火槍的攤位前,老闆賣的有燧發槍,火繩槍和擊發槍這三種,這些槍又分為線膛槍和滑膛槍,線膛槍打的遠一點,滑膛槍射程近一些,火繩槍最古老,用一根繩子點燃後去引燃火藥,射擊有所延遲,燧發槍稍微好一點,槍的擊發機里裝有打火石,利用彈簧撞擊去引燃槍里的火藥,這種方式很容易出現瞎火的現象。最好的就是擊發槍了,它在擊發器上在安一枚雷汞擊發葯,擊錘撞擊雷汞起火后引燃槍內火藥,可以說基本上不會出現瞎火的現象

「嗯···老闆滑膛火繩槍怎麼賣?就是這一把」鍾漢庭指著一支火繩槍問道,這應該是這個攤位上最便宜的火槍了

「120金幣」對方看鐘漢庭是小孩,也就沒當回事,隨便說了一個價

「啊?這麼貴?」蘇珊吃驚的說道,鍾漢庭也沒想到,一把火槍居然這麼貴?

「那個!線膛擊發槍,就是你屋子裡的那一把,怎麼賣?」鍾漢庭說道,因為其他的槍都這麼擺在外面,不怕曬,就那支槍被老闆放在棚子里遮陽,相比應該是最好的了

「那個?你要買?」老闆樂呵呵的看著鍾漢庭,不知道這是哪家的公子哥,想買這麼好的槍,不過他身邊的那個金髮小妞長得倒是真漂亮

「對,我要買,麻煩開個價?」鍾漢庭問道

「600」老闆說道

600金幣,夠買30個希爾達了,她才20金幣買回來的,就算是蘇珊蔡司勒也覺得這個價格不可理喻,600金幣夠他們家賣多少蘋果的了,要是給微琪做估計60金幣都用不了

「送多少子彈?」鍾漢庭問道

「100發米尼彈,200發圓子彈,火藥送10斤,全部都是上好的黑火藥,再送一套裝填杯具」老闆說道

「你拿出來我看看」鍾漢庭說完從口袋裡摸出一沓紙,隨後再上面寫了一些東西撕下來交給老闆

「這··這是汽油兌換卷?」老闆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這個人居然是鍾家的人,鍾世石油在喀戎部落的名聲可是很大的,而且單子上足足給自己開了1000升,這已經快到一噸的汽油了,這年頭汽油可比金子都要值錢啊,這1000升汽油買他20把槍都不嫌多

「鍾大少爺··這太多了吧?」老闆趕快把鍾漢庭他們請進來,把自己的椅子搬出來給他們做,隨後拿著那幾支槍擺在鍾漢庭面前讓他挑

「你去選一吧你喜歡的」鍾漢庭對希爾達說道

「好嘞少爺」希爾達趕快蹲下,拿起一支槍看看又放下

「你們的膛線都是怎麼刻上去的?」鍾漢庭問道老闆

「自己有機器,自己拉出來的,這些槍都是我們作坊造出來的」老闆說道,聲音也驚動了其他的軍火商人,紛紛走過來上門推銷自己家的槍,但無一例外都是黑火藥槍,無煙火藥槍是軍用的,他們是不允許買賣的,而且也沒那個技術造出來

「我要兩倍的彈藥,四倍的火藥,不要圓子彈,全都要米尼彈,還要你挑一把線膛擊發槍送到蔡司勒莊園去,給一個叫微琪蔡司勒的人」鍾漢庭說道

「這都好辦鍾少爺,都好辦」老闆說道

蘇珊看了看鐘漢庭,他是在給自己妹妹送樣品過去,好讓她改進改進那個所謂的微琪衝鋒槍,想的還挺周到的

「還有以後子彈打完了,我就到你的攤上來補充」鍾漢庭繼續說道,有錢人的感覺就是好

「好辦好辦鍾少爺,您來就是了」老闆收好汽油劵,生怕鍾漢庭反悔

「我要這個少爺」希爾達高興的說道,隨後把槍背在身上,看上去槍都快比她人還高了

「刺刀有吧?」鍾漢庭問道

「有的有的,給」老闆拿過來一把刺刀遞給希爾達,看上去希爾達已經全副武裝了

走出攤位,很多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他們三個人,不知道他們要幹什麼去

「會用嗎?」鍾漢庭問道希爾達

「會的少爺,我可是在廢棄都市待過的」希爾達說道

啪的一聲槍響,三個人嚇了一跳,隨後就是一股濃烈的火藥味飄了過來,原來是有人在試槍,這附近都是賣火槍的,有人試槍也不足為奇,喀戎這方面放的比較開

「我們也試試」鍾漢庭說道

「好嘞」希爾達說完把槍取下來,從腰包里掏出一小包火藥,用牙咬開后把火藥從槍口裡倒進去,藥包的前面就是一顆米尼彈彈頭,火藥倒進去后把彈頭放進去,裡面的膛線成八角形,隨後拿著槍的通條把米尼彈頭捅進去塞緊裡面的火藥,隨後她拿起槍,又從胸包里拿出一個雷汞,撥開擊錘把雷汞放在擊發機的位置上,看上去動作相當嫻熟

「你以前打過?」蘇珊問道希爾達

「打過」說完希爾達舉起槍,不過槍好像太重了,她有點舉不動,雙手一直在發抖

「行不行啊」鍾漢庭還沒說完就聽見啪的一聲!一陣煙霧從槍管里噴出,巨大的后坐力震得希爾達整個人後仰了一下,子彈噌的一下飛出去,筆直的彈道打在了遠處的沙子里,濃烈的火藥味竄進鍾漢庭的鼻子里

「唔··真爽啊少爺」希爾達笑著說道

「嗯,至少槍沒問題,那我們走吧」鍾漢庭說道

希爾達背上槍,趕快跟著鍾漢庭後面,真沒想到少爺這麼捨得,給自己買了一支這麼好的槍,雖然少爺平時有點脾氣,但人還是很好的

三個人來到關口,這裡來來往往的人很多,大多都背著槍出關,出去之後就是中立地界了,再往前走幾公里就到了讓這個時代的人聞風喪膽的廢棄都市了,從這個關口出去的人大多都是一些賞金獵人或者去廢棄都市淘寶的人,門口還有集市,都是一些從廢棄都市裡找到東西的人來這裡擺攤叫賣的 邊防軍看了看鐘漢庭和蘇珊的ID,沒什麼問題就放行了,各大部落除了艾奧那樣以人為本的部落會派出探路者有組織的去廢棄都市尋找補給物資之外,其餘的部落對這些散人進出廢棄都市都採取默許的態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