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歌站在溫家宅子外,一眨不眨看著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環境。

那雙深黑的雙眸里,隱隱掠過一道寒意。

溫立心扶著肚子走上前來,「小歌,怎麼不進去呢?」

「哦,我等立心姐你一起。」蘇歌伸手扶住溫立心的胳膊,難得溫立心挺著這麼大的肚子,還要來溫家走動。

溫立心笑了笑,兩人一起走進門,「還好有你陪著我,我這才剛到門口,就感覺有些不是滋味了,溫家要不是出了那麼多的事,何至於落得現在這樣門庭冷清呢。」

溫立心說完刻意看了蘇歌一眼。

只見蘇歌低垂著眼瞼,傷感的接了一句,「是啊,這才沒過多久,就物是人非了。」

溫立心靜靜的打量了她幾秒,「怎麼,小歌,你是想到立軒了嗎?」

「立心姐……」蘇歌沒抬頭,聲音卻一下子有些哽咽了。

正巧這時溫家二老從主宅出來,直奔溫立心而來。

「爸,媽,你們還好吧?」

溫立心看著明顯蒼老了不少的兩位老人,眼底到底是浮現出了些許不忍。

蘇歌悄悄鬆開了溫立心的手。

見溫家二老一路走過來也沒看她一眼,她默默的往一旁退了些。 「不可能!」莫權等人十分震驚,想不到聶甄才數十回合,就將莫氏一族除了他與莫少沖兄妹倆之外的其他高手全部擊斃了。

「你究竟姓甚名誰?!你竟敢殺害我莫氏一族的天才弟子,我族是不會放過你的!」莫權一邊應付著鬼鬼的攻擊,一邊朝聶甄吼道。

其實說起來,莫權他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聶甄的姓名,原本他們以為聶甄姓甚名誰並不重要,可現在他們不得不搞清楚聶甄的真實身份了,畢竟死了這麼多人,就算最後聶甄他們全部得死,莫權也需要把此事如實上報給自己的父親知道。

「殺了就殺了,有什麼敢不敢的,拿命來!」鬼鬼大吼一聲,手中長棍拼了命朝莫權砸來,棍棍不離莫權天靈蓋。

莫權心中無比憤怒,這個鬼鬼得理不饒人,每招每式都想要自己的命,可偏偏自己拿它沒有多少辦法,畢竟鬼鬼手中的兵器是元境一段的靈器,威力實在是太大了,他手中的靈器根本不是對手,而且莫權還要小心,避免自己的靈器被鬼鬼給打壞了,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莫權怒火中燒,大罵道:「藏頭露尾算什麼英雄好漢?!有本事通個大名!」

這時候聶甄已經解決了其他所有人,當即朝莫權沖了過來,同時冷笑道:「也罷!告訴你也無妨,我乃魔王聶甄!等你下了地獄,閻王爺問起來,莫要記錯了名字!」

「魔王?聶甄?你太狂妄了!」聽到聶甄報出的外號,莫權頓時大怒。

「他姓聶……不會吧……」另一旁的莫少沖眯起來眼睛,這個姓氏對他來說有些敏感,不過當下莫少沖又釋疑了。

「不可能是聶氏一族的人,如果他來自聶氏一族的話,肯定不會那麼低調,早就表明自己聶氏族人的身份了,哪裡還會和我們戰鬥!說不定他這個名字都不一定是真的!」

就在莫少衝心中狐疑的時候,聶甄二話不說,左手掌心凝聚出一道赤黑相間的燕子外形靈光,然後直接甩向莫權。

這門武技名叫燕雀,是聶甄殺了平沙派陳川之後,從他的手中奪得的一門武技。

而這門武技在聶甄的手中,威力更加強大。

當下,一道完全以修羅殺氣凝聚而出的靈力燕子,從聶甄的手中飛出去之後,雙翼一展,朝莫權竄了過去。

「什麼鬼東西?!滾!」看到燕雀朝自己沖了過來,大喝一聲,接下鬼鬼兩招的同時,單手凝聚出一道靈光掌朝燕雀拍去。

原本莫權以為這一道光掌必定能將聶甄的武技給破解,給自己爭取時間對付鬼鬼,可誰知道,在光掌即將命中燕雀的時候,那隻燕子突然往上一竄,躲開了光掌的攻擊範圍,然後再度朝莫權沖了過去。

「什麼?!」莫權沒想到這道武技居然還有自己的靈智,懂得如何避開攻擊,等他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燕雀已經近在咫尺。

可莫權好歹也是元境強者,戰鬥經驗雖然不及聶甄他們,但好歹也不算差,剛要施展身法避開燕雀第一波攻擊,接著再想辦法對付。

但誰成想,死亡花蕾已經在不知不覺間纏住了他的雙腿,而與此同時,鬼鬼與聶甄的攻擊同時落到了他的身上。

「糟了!」莫權大呼不妙,自己突然遭到四面夾攻,任何一方面都不能輕易躲開。

到這時候,莫權才真正了解聶甄戰鬥力的恐怖之處,他原本還覺得,聶甄只不過是區區天境八段的修鍊者,哪怕戰鬥力再怎麼強悍,也不該是三聖境的對手,莫連山等人居然會被聶甄斬殺,實在是太廢物了。

可當莫權自己面對聶甄的攻擊,才深刻體會到聶甄的戰鬥力絕對堪比地聖境,甚至是天聖境的修鍊者。

而且,聶甄手中的殺神劍,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莫權看不穿其品質,但至少可以肯定是堪比元境級別的靈器,這無疑讓莫權十分忌憚。

當下,莫權一邊揮舞自己的靈器去抵擋鬼鬼的攻擊,一邊施展身法避開聶甄的殺神劍,同時運轉靈力去掙脫死亡花蕾的束縛。

一心三用,這已經是莫權能做到的極限了,至於那道燕雀,他是真的沒有精力去抵擋了,只能指望憑藉自己身上的防禦靈器和肉體去硬抗嚴闕的攻擊。

「轟!」

燕雀毫不意外地命中了莫權的後背,頓時將他身上的防禦靈器打得粉碎。

莫權的防禦靈器不過是地境九段,根本無法完全抵擋燕雀的攻擊,莫權拼著防禦靈器毀壞,硬抗了一擊燕雀,就這樣,還是轟得他吐出一口鮮血來。

「好小子!你已經徹底激怒我了!」莫權殺紅了眼,朝著聶甄低吼道。

而就在這時候,莫權震驚得看到,聶甄的手中居然又凝結出了三道武技燕雀,同時從不同方向向莫權襲來。

「該死!王八蛋,我要你死得很慘!」莫權大吼一聲,一邊應付鬼鬼,一邊在空中打出一道靈力屏障,想要藉此擋住燕雀。

「劍指蒼穹,破!」 奸臣媚國:邪王,別太壞 聶甄大吼一聲,雙手緊扣殺神劍。

這一次聶甄施展劍指蒼穹,乃是全力一擊,體內靈力全部注入殺神劍內,隔空自上而下猛地一劈,一道驚天動地的劍芒從殺神劍中沖了出來,直撲莫權而去!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為什麼他的武技威力會這麼強?!」莫權面對這道劍芒,徹底正視起聶甄來,此刻對他來說,聶甄給他的壓力一點都不比鬼鬼帶給他的要小。

「給我擋!」莫權大吼一聲,此刻已經顧不得鬼鬼了,當下將全身靈力完全注入靈力屏障內。

而與此同時,劍指蒼穹的劍芒已經落到了屏障上,劍芒四周的空間甚至都開始有些扭曲起來。

「這個人的武技威力怎麼會這麼強?!」不只是莫權,就連不遠處另一邊戰局的莫少沖和莫少霞,都被聶甄施展出來的劍芒所吸引,而凝重的神情也第一次出現在他們的眼神中。 反瓊瑤之格格千歲 果然溫家二老一人一邊扶住挺著個大肚子的溫立心,溫母心疼道,「立心啊,這孩子都快生了,怎麼也不在家裡好好養著呢?」

「家裡要是養得住,我何至於往娘家跑。」溫立心輕輕嘆了口氣。

溫父一聽臉色就是一變,「怎麼,是楚家讓你受什麼委屈了嗎?」

「沒有沒有,天睿一直對我很好,在楚家,能受什麼委屈啊。」

溫立心牽強的笑了笑,然後看了蘇歌一眼。

蘇歌安靜的走在一旁,並未應聲。

甜妻萌寶寵上天 「楚家要是讓你受什麼委屈了,你就告訴我們,雖說家裡現在不如以前了,但你到底是楚家明媒正娶過去的媳婦兒,他們敢給你委屈受,我和你父親可不會放過他們。」

看得出來,溫母是一直很疼溫立心的。

溫立心笑著朝她點了點頭,一家三口走在一起,畫面十分溫馨。

蘇歌看著這一幕,心底卻莫名的刺痛。

為什麼你們都知道心疼自己的孩子,卻要對原本幸福美滿的家庭那麼殘忍?

那場大火,那些凄厲的喊叫,那些燒焦的屍骨,不知道你們做夢,還會不會夢到?

這麼多年,有過一絲半點的後悔嗎?

蘇歌來之前已經做了心理建設,這會兒雙手卻有些失控的握緊。

正當這時,溫父突然轉過目光看了她一眼。

蘇歌幾乎瞬間收起臉上的冷意,朝他投過去一抹淡淡的笑容。

溫立心好像這會兒才想起蘇歌,連忙甩開了溫家二老的手,走過去將蘇歌的手挽住,「對了,忘了告訴你們,我把小歌帶回來看你們了。」

「伯父,伯母。」蘇歌立馬禮貌的朝二人打招呼。

二人對視了一眼,不冷不熱的朝她點了個頭,「嗯。」

幾人都沒再說話,一起進入了主宅。

剛剛進去就有人過來泡茶。

溫家二老一直在找溫立心搭話,卻始終沒有順帶著和蘇歌說一句。

面具嬌妻 溫立心瞧著兩人對蘇歌態度冷淡,想了想,「爸,媽,小歌這兩年雖說沒時間回溫家,可是對於你們,她可是一直都放在心上的,她一直啊,都把你們當成她的親生父母,你們想必,也是十分想念她的吧?」

溫父聞言冷著臉看了蘇歌一眼,卻怎麼瞧怎麼不喜歡。

溫母倒是聽溫立心說過要靠蘇歌拿回溫氏企業執行權的事,可面對如今的蘇歌,她也是橫豎覺得怪怪的。

總覺得現在的她,和曾經在溫家的她,有些不一樣了。

她待在楚家兩年,當真喜歡的人,還是立軒嗎?

哪怕立軒已經走了,她也還是鍾情於立軒?

作為過來人,她覺得這種感人肺腑的真愛,世間極少。

可以說幾乎沒有。

再者楚亦寒又是一表人才,她和楚亦寒在一起兩年,當真對他毫無感情?

若她對楚亦寒有一絲感情,對他們溫家,就是一個莫大的威脅。

「伯父,伯母,小歌這兩年一直受制於人,沒能有機會回來看你們,辜負了你們的養育之恩,是小歌不孝。」

收到二老的目光,蘇歌愧一臉歉疚的低下頭。 「轟隆隆!」

聶甄的劍芒與莫權的靈力護盾瞬間撞擊在了一起,現場頓時爆發出璀璨的光芒,令元境強者都感到震驚的靈力氣浪,以二人為中心爆發出來。

「妹妹,我們要盡全力了!」莫少沖感應到聶甄這邊的戰鬥波動,一邊應付墨麒麟的攻擊,一邊對莫少霞傳音道。

「要這麼認真么?」莫少霞狐疑道,雖然這回莫氏一族死傷慘重,但畢竟都是來自歸化城的族人,。莫少霞總覺得是他們太過沒用所致。

見莫少霞還不清楚嚴重性,莫少沖連忙傳音道:「不要大意!這幾個元境強者很不一般,莫權還是有些大意了,這次可能會涼啊!」

「莫權不行了?!」莫少霞詫異道,她原以為莫權的修為只不過比她低一級,就算最後不行了,應該也不會那麼快才對,可現在自己的老哥居然說莫權要悲劇了。

莫少沖點了點頭,對莫少霞道:「咱們趁現在大部分人注意力都放在莫權那邊的戰況時候,儘快會合,然後施展聯合武技殺出去,現在我們處於劣勢,先保住命再說!」

在莫少沖看來,自己這邊不斷有人隕落,而且他又極度不看好莫權,一旦莫權戰敗,到時候聶甄和鬼鬼都會騰出手來,到時候還能不能走的掉就沒人知道了。

當下,莫少沖與莫少霞兩兄妹一邊與神獸戰鬥,一邊悄悄互相靠近,並且開始準備他們兄妹倆的聯合武技。

而另一邊,莫權在面對聶甄攻擊的時候,已經滿頭都是冷汗了,自己竭盡全力施展的靈力護盾,此刻在劍指蒼穹的攻擊下,居然開始出現一道道裂縫,眼看著隨時隨地都要被攻破。

可千萬不要小看這道靈力護盾,就算是天聖境強者,哪怕對方施展出最強的武技,也不太可能打碎莫權的靈力護盾,更不用說攻破了。

然而,就連天聖境強者都打不碎的靈力護盾,居然在只有天境八段修為的聶甄攻擊下不斷破碎,靈力護盾上出現了一道又一道裂縫,這結果讓莫權根本無法接受。

當下,莫權更是拼盡了全力,將體內的靈力毫無保留地注入到靈力護盾中,他的直覺告訴他,如果自己不擋住聶甄的這道劍芒的話,自己說不定真的會折在這裡。

「嗖嗖嗖!」

就在此時,聶甄先前發出的三道燕雀,此刻在天空中已經饒了一圈,現在正極速朝莫權的背後襲來。

「給我滾!」莫權單手繼續朝靈力護盾注入靈力,另一隻手不斷甩出一道道靈光,以求能擋住燕雀。

而就在這電光火石的瞬間,鬼鬼的長棍居然也朝莫權砸了過來!

莫權的瞳孔一陣收縮,連忙不顧燕雀的攻擊,出手抵擋鬼鬼的長棍。

燕雀畢竟是以襲擾為主的武技,哪怕用肉體硬抗也可以,但鬼鬼可是真正的元境強者,外加元境靈器增幅,威力簡直不同凡響,莫權可沒有膽量讓身體去硬抗。

「轟轟轟!」

三道燕雀攻擊幾乎同時落到莫權的身上,頓時產生了大爆炸,莫權這下終於忍不住,口中再度噴出一大口鮮血。

但是莫權的經驗十分豐富,他知道就算受傷,手中的靈力不能有半分遲疑,否則一旦氣勢完全被壓制,武技又被壓制,自己想不死都難了。

然而,莫權萬萬沒想到的是,他終究還是忽略了一點,那就是聶甄的死亡花蕾。

整個戰鬥過程十分激烈,到處都是靈氣縱橫,莫權在同時面對諸多攻擊,形勢無比危機的時刻,已經斗得昏天黑地,居然把死亡花蕾給徹底忘了。

而這時候,莫權分身乏術,根本就無暇顧及死亡花蕾,而這正是死亡花蕾發威的好時機!

就在三道燕雀同時命中莫權,令其大口噴出鮮血的同時,死亡花蕾也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時候,偷偷纏繞上了莫權的下半身。

在這種關鍵時刻,任何一個細節往往都能決定戰鬥的勝負,所以當莫權發現自己的雙腿又被那種詭異的灰黑色藤蔓纏住的時候,頓時心中大呼不妙。

死亡花蕾一纏住莫權,瞬間就開始吸收莫權體內的生命力。

雖然元境強者修為與天地之道相連,理論上已經可以做到不死不滅壽數無窮,但是死亡花蕾卻十分詭異,它所吸收的生命,並非尋常的壽命,而是修鍊者體內的生命精華,其中還包括血脈中的血氣,到最後,哪怕是連靈魂力量都會被死亡花蕾所吸收。

所以,哪怕是元境強者,一旦任憑死亡花蕾去吸收體內生命力的話,與之前的修鍊者一樣,到最後都會被死亡花蕾吸收成一具沒有靈魂的乾屍。

死亡花蕾貪婪地吸收著莫權體內的生命力,莫權心中大駭,知道如果任憑死亡花蕾這麼吸收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自己就會死得非常難看,立馬運轉靈力想要掙開。

可誰成想,死亡花蕾還沒有完全被震開,鬼鬼已經手持長棍一棍子打在了莫權的背後。

所謂兵敗如山倒就是這樣,自莫權被燕雀命中后,又被死亡花蕾擊中,戰鬥節奏已經被完全大亂,而鬼鬼的實力本身就不下於他,當下瞄準破綻直接給了莫權一悶棍。

這一棍實在是不得了,頓時就將莫權給徹底打懵了,在棍子命中他後背的瞬間,莫權就感覺眼前一黑,喉嚨口頓時充斥著一股股血腥味,鮮血從嘴角、口中流了出來,頓時天旋地轉,感覺耳邊有無數人吹鑼打鼓,有各種金屬碰撞的聲音響起。

就是這一愣神的工夫,莫權的靈力徹底失去的輸送,原本被他全力施展的靈力護盾頓時失去了靈力不濟,後繼無力的情況下,根本無法阻擋聶甄施展的劍指蒼穹。

「給我破!」聶甄大吼一聲,不斷催動靈力注入殺神劍中,一個呼吸的工夫,就將莫權的靈力護盾徹底轟碎。

空中靈力護盾破碎的一瞬間,莫少沖的心中大呼道:「不好了!莫權這下死定了!」 二老頓時相互看了一眼,都沒說話。

溫立心卻忙道,「小歌,你怎麼能這麼想呢,什麼不孝啊,你這兩年身不由己,待在楚亦寒身邊受盡了委屈,好不容易才取得楚亦寒的信任才能有機會跟我回來,爸媽又怎麼會怪你呢。」

「立心姐……」蘇歌一臉感動的看著溫立心。

溫立心當真像知心姐姐一般溫柔的安撫她,「小歌,這裡就是你的家,不管你離開多久,這裡既是養育你的家,就是你永久的家,只要你想回來,隨時都可以回來,爸媽都是歡迎你的。」

溫立心說著又扭頭看向溫家二老,「爸媽,你們說是嗎?」

「是,是啊。」溫父沒說話,溫母收到溫立心的目光,卻趕緊點了點頭。

蘇歌眼一下子就紅了,像是感動不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