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襲?不存在的。」 檮杌深吸一口氣,正想說話,卻被饕餮打斷,他看著玄武:「你真想和我打?」

玄武慢吞吞的看了一眼饕餮,然後才道:「我不和你打,你的對手是他們。」

無論是曾經還是如今,玄武只和饕餮動過一次手,那是在他發現饕餮居然用他的名義欺騙其他至尊神獸,對他們動手之後。

玄武壓著饕餮打了一頓,或者說,是饕餮沒有還手,自願被玄武打了一頓。

自那之後,玄武再也沒有和饕餮動過手,見了面不是無視饕餮的存在,便是疏離的說上幾句話,連陌生人都不如。

而這,也恰恰是讓饕餮最無法接受的。

饕餮沉默了一會兒,然後目光對上其他至尊神獸的:「……動手吧,浪費的時間已經夠久了。」

在時間的流逝下漸漸緩和下來的氣氛在饕餮這一句話下,驟然緊繃到了極點!

……

溫珏皺眉望著封印之地的方向,那裡一片平靜:「這已經半個時辰了,他們還未交上手?還是說,四大凶獸已經脫身?」

容華也望著那裡:「大抵是,許久未見的老朋友,見面之後,總要說上幾句話敘敘舊的。」

聞言,一邊一直靜默聽著的夜翊等人就不由抽了抽眼角,以四大凶獸和尊上他們之間的關係,敘舊?怎麼敘?冷嘲熱諷嗎?

溫珏也是看了自己徒兒一眼:「他們之間,有什麼舊可敘?」

被九大至尊神獸聯合天道封印的四大凶獸衝破封印之後見到九大至尊神獸的第一反應不該是衝上去開打嗎?

反正無論是溫珏,還是夜翊他們,都是覺得,在有那個實力的前提下,見著仇人,那絕對是先開打再說,有話可以邊打邊說。

容華唇角勾了勾:「世人皆知,四大凶獸為九大至尊神獸聯手天道所封印,卻不知,四大凶獸之首饕餮曾與九大至尊神獸之一玄武交情莫逆,與其他至尊神獸關係亦是尚可。」

「而檮杌,窮奇與混沌當時與九大至尊神獸之間的關係雖然比不得饕餮,卻也稱得上是井水不犯河水。」

銀杉驚訝開口:「可是我等傳承記憶中卻並未有此事傳下。」

溫珏挑了下眉:「便是翻遍神界典籍,也是尋不到此事記載,應當是相當久遠之前的事了……是君臨告訴你的?」

容華輕咳一聲,默認了。

溫珏哼了一聲:「看來封印之地那邊的情況不算太糟,以至於他居然還有心情和你傳音。」

話音方落,暴躁強悍的力量從封印之地的方向衝天而起,便見四大凶獸齊齊化作原型,投下巨大的陰影。

另一方,至尊神獸也是毫不相讓,青龍,朱雀,白虎,麒麟亦是化作原形與四大凶獸對峙。

不過,這對峙也並未持續太久,下一瞬,他們便兩兩相對,轟然對撞在一起!

這一幕,怕是整個神界所有神王及以上修為的神人都能瞧的清清楚楚。

至於神王以下的,到底修為不夠,神識亦不夠,但是那強悍的能量波動卻是傳遍了整個神界的。

溫珏神色微微一凝:「真不愧是混沌時便孕育的存在,對戰之時的波動,便是同為神尊,也是不敢妄動分毫。」

對戰波動讓整個神界都能感知到,還真是……便是神尊,也沒有幾個能做到的,還得傾盡全力。

可是就溫珏來看,無論是四大凶獸,還是與之交戰的四位至尊神獸,卻都是未盡全力。

畢竟,還未到決戰之時。

九嬌眨了眨眼:「其他的尊上並未出手呢。」

銀杉哼了一聲:「那是自然!同階而戰,其他尊上若出手相助,那不僅僅對正對戰的尊上來說是一種侮辱,對出手相助的尊上來說也是侮辱。」

九嬌不以為然:「兩方為敵,不死不休,自然是千方百計打死對方才是,哪裡還用計較得了那麼多?又不是單純的切磋,比試。」

在九嬌看來,既然都已經不死不休了,那弄死對方才是最重要的,時間拖的越久,越容易出變故,為了所謂的公平正義和驕傲,一對一廝殺,多出來的在旁邊觀戰?

九嬌覺得,這種行為,嗯,有點傻。

都相處了幾百年了,九嬌不以為然的表情下潛藏的那點想法,夜翊他們自然也是能猜個七七八八的。

當即夜翊就在九嬌的頭上敲了一下:「尊上他們的決定也是你能置喙的?」

九嬌摸了摸被敲疼的地方,瞪了夜翊一眼,不服氣:「本來就是嘛,明明人比對方多,還一對一講究什麼公平正義……這不奇怪傻是什麼?」

「明明都不死不休了,當然是一擁而上,先打死對方比較重要嘛。」

九嬌覺得自己不是一般的委屈。

夜翊:「……」雖然他也覺得是這樣沒錯啦,但那是他們獸族的至高存在,怎麼能這麼說他們呢?

銀杉默默開口:「……我倒是覺得,幾位尊上,怕是被憋壞了。」

銀杉這話,將在場其他人的視線都吸引了過來。

銀杉不由得縮了下身子:「……那個,咱們都知道的啊,尊上他們在神界修為強悍,位高權重,一般人是不敢對尊上他們動手,當然也打不過他們。」

「我記得在某個玉簡中看到,尊上他們上一次打架,還是在數百萬年前,天堂鳥尊上和重明鳥前輩的那一場架,所以……」

說真的,以九大至尊神獸的實力,除了他們彼此,放眼整個神界,那還真是沒幾個神尊有膽子和他們提出挑戰。

畢竟,獸族的神尊因為血脈壓制的緣故,天生在九大至尊神獸面前矮一頭。

而人族的神尊……要知道同階之中,獸族的戰鬥力要比人族強悍許多,更何況,九大至尊神獸,那還是獸族中最強悍的,自然沒哪個人族神尊願意和他們對上了。

所以,九大至尊神獸他們基本上就是彼此之間切磋,但老就他們九個,也是會煩的,以至於他們上一次打架還是幾百萬年前的事……所以這可不就是憋壞了嘛。

夜翊他們:「……」哦,感情他們選擇一對一,不是秉承著君子作風,而是純粹的憋壞了,覺得二打一不能盡興?

偏偏的,夜翊他們聽了銀杉的話,還真的覺得,就這個最有可能啊。

而就在他們說話間,已經有不少大能者往封印之地的方向飛過去,一道白衣身影落在他們面前,正是劍凌:「封印之地的熱鬧,你們不去瞧瞧?」

聞言,容華默默看了一眼劍凌,看熱鬧這話,還真不像是冷清凌厲的劍凌會說出來的話,但偏偏的,這話還就是他說出來的。

溫珏沒好氣的看了劍凌一眼:「請維持好你冷清凌厲的模樣,別再說出這麼不符合你形象的話,嚇著我徒弟。」

劍凌看了一眼容華:「無妨,她早晚會知道的。」

……

無甚表情的看著其他至尊神獸百無聊賴,有一下沒一下殺凶獸的君臨豁然抬頭看向天際,眸中神色頓時柔和下來。

他身邊同樣沒動手,盯著天邊戰況的玄武慢吞吞的回頭看了君臨一眼:「怎麼了?」

一邊說著,他一邊往君臨正看著的方向看去,指尖掐動了幾下:「哦,原來是你的小伴侶要來了。」

「嗯。」君臨清冷的聲音也是染上了溫度。

玄武點點頭:「我有給她準備見面禮。」

聞言,君臨看了他一眼。

玄武唇角上翹,露出個笑容來:「我給你們每個都準備了賀禮。」

這賀禮,還是許久許久以前,玄武和饕餮關係正好時,玄武突發奇想,然後拉著饕餮一起去準備的。

只可惜後來物是人非,好友終成陌路,而他悉心尋找準備的賀禮,直到如今,也只送出了無殤和流火那對的,然後,也就今日,能見到君臨的伴侶,然後送出給他們預備的。

至於其他人的,還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送出,或許,他再也沒有那個機會親手送出去了。

玄武想著,抬頭看向了饕餮的方向,其實,他和饕餮關係正好時,曾為饕餮推衍過天機,然後,他推衍出,饕餮終究會因他而死,而他,死期和饕餮會是同一日。

他們同階,玄武能算出的也就這一點點,當時他還真想過,他們會是因何而死,但直到今日,玄武漸漸明了,他和饕餮終成陌路,饕餮不甘,所以,打上了與他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念頭。

君臨卻看了玄武一眼:「還有轉機。」

玄武回頭看著君臨,慢慢露出一個笑容:「你知道?也是,你推衍之術與我不相上下,雖然涼薄漠然,但我們同根同源,到底也讓你有幾分在意。」

「心有所感,你自然會去推衍,尋求一個答案。」

說著,玄武頓了頓:「……我知道有轉機,但我不想要了。」 玄武話中之意不言而喻,一邊的天堂鳥詫異的轉過頭,沉下臉:「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玄武露出一抹淺淺的笑:「不過是從頭再來罷了。」

「從頭再來?」天堂鳥都要被氣笑了,「你說的到簡單!重歸本源之後,你此世記憶全消,便是混沌再孕育出一個玄武,那也不再是你!」

「我知道,我不在乎。」玄武一字一頓。

天幕之下 「你!」天堂鳥難掩憤怒,但對上玄武的眼睛,卻又什麼都說不出來了,那雙素來澄澈的能夠倒映出浮世萬千的眸子中,帶著不可動搖的執拗與堅定。

天堂鳥嘆了口氣:「罷了罷了,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我們除了支持還能怎麼樣?」

最重要的是,便是反對,玄武這傢伙也不會放在眼裡的。

天堂鳥看了眼執明:「不過我倒是沒想到,執明那麼討厭饕餮,居然會同意你這個荒謬的決定。」

可不就是荒謬么,當初玄武和饕餮兩個斷交的時候,恨不得老死不相往來,見面就當做是從未相識過——雖然只是玄武單方面的。

再到如今,饕餮想死,還想拉著玄武一起……他們以為,這只是饕餮單方面的想法,卻不知,原來,玄武早已決定,心甘情願入死局。

重生之超級仙帝 執明聞言,嘶嘶了兩聲:「沒辦法,我與他,總該是一起的。」同生,也同死。

一直靜默不言的重明鳥開口問:「你竟如此在意饕餮,當初又為何要與他陌路?」

「若是為了他對我等動手之事,卻是大可不必,你心中也是明白,我們並不太在意這個。」

天地初開和天地未開那段時間,是最混亂的一段時間,哪怕是九大至尊神獸彼此之間,也沒少向對方下死手過,只不過最後都留手了。

對他們來說,打架時如同生死仇人,停了手又好的如同一人這種事,再正常不過。

所以,說實話,當初玄武因為饕餮想吃掉他們,並且付諸行動這件事就和饕餮斷交這種事傳開之後,其他至尊神獸們還是挺意外的。

他們真不覺得這是什麼大事,畢竟實力放在那兒,就算真被饕餮吞下去了,以他們的實力,其實也是能剖開饕餮肚子跑出來的——想消化他們,饒是無物不吃的饕餮,也得費上好大一番功夫。

而有這功夫,他們早就脫困了,所以明知死不了,他們就沒那麼在意了。

可是玄武和饕餮卻因此鬧翻了,這不得不讓他們意外啊。

玄武偏了偏頭:「唔……有他在,我睡不好。」

玄武記得,他和饕餮關係正好時,睡眠總是會被打斷,這就讓玄武記仇了,畢竟,玄武的起床氣還是很嚴重的。

玄武慢吞吞的說出了當初和饕餮絕交的真正理由:「打擾別人的睡眠是件很不地道的事,所以我要給他個教訓。」

玄武親眼瞧見饕餮和其他至尊神獸和饕餮絕交那次,玄武剛睡著一會兒,就被兩者交戰的動靜給吵醒了,火氣正大,再加上之前累積的怨念,玄武就爆發了……

所以,饕餮以他的名義欺騙其他至尊神獸,對其他至尊神獸下手這件事,其實就是個玄武發作的由頭罷了。

天堂鳥,重明鳥,白澤:「……」

君臨眉尾也是動了動。

這理由還真是讓人想打死玄武啊……雖然除玄武之外,君臨他們在玄武和饕餮絕交后不久,也大概猜到了原由,但實在不想承認自家兄弟是這麼個不靠譜的,所以就全當玄武是生氣饕餮對他們動手才絕交了。

只可惜,今天到底沒辦法再繼續欺騙自己了。

只是,天堂鳥和白澤到底忍不住瞪了重明鳥一眼,看破不說破,你究竟是為了什麼要問呢?

重明鳥:「……」你們自欺欺人也怪我咯?

天堂鳥忍不住抹了把臉:「你這也太任性了。」

他又抬頭看了眼正對戰的饕餮:「他也挺任性的。」

天堂鳥不信饕餮後來猜不到理由,可是他還是賭氣一般的拉著凶獸一起走上了全民皆敵的道路……簡直了!

玄武也抬頭看了一眼饕餮:「嗯……做錯了事是要受到懲罰,所以我和他都會死。」

這是天道早就給他們安排好的結局,也是饕餮所希望的結局。

在饕餮看來,既然玄武喜歡睡覺,那麼,沒有什麼,能比一睡不醒能更讓玄武喜歡了。

所以,饕餮在天地之初掀起腥風血雨,在如今成為大劫源頭,為的,就是天道容不下他,然後,拖著玄武一起死,一起陷入永眠。

而雖然不主動救誰,卻也沒主動害過誰的玄武,卻選擇了冷眼旁觀,看饕餮作死,也無視了那些被饕餮害死的無數生靈的怨氣哀嚎,任由饕餮一步步行動,最後將他也扯入深淵。

玄武唇邊帶著微微笑意:「這個世界本就與我們無關,只是對天道而言,這世上無數生靈,得它庇佑,以參悟它而修行,是它子民,所以,它容不下曾傷它子民無數,如今還要傷它子民的四大凶獸。」

「而我,作為當初激起饕餮心中惡念,且不曾阻止的存在,天道自然也容不得了。」

「只是,無論是四大凶獸,還是九大至尊神獸,出生於世便是功德,你激起饕餮心中惡念,且故意放任的那點罪孽,對你的功德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

白澤說著嘆了口氣,才繼續:「而饕餮他們,雖然罪孽深重,但依舊不足以壓過自身功德,所以,饕餮的打算,應當是大劫過後,利用禁術,將檮杌他們身上的罪孽轉移到自己身上。」

「集四大凶獸之罪孽於一身,然後再用禁術將你與他命運相連……罪孽盈頂,外加禁術反噬,才能換一個死亡。」

玄武給白澤拍了拍手:「果然是以無所不知的知識傳播者而聞名的至尊神獸。」

這話叫素來溫和的白澤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什麼無所不知啊,其他至尊神獸知道的不比他少,之所以會是他得了個無所不知的名頭,還不是因為他戰鬥力低,打架輸了,才會在天地初開,生靈蒙昧時被推出去教那些蒙昧的生靈一些基本的東西,比如修鍊,比如認識靈植等。

說話間,遠處的一道道神靈力包裹的身影也到了。

天堂鳥無趣的看了一眼那些停的遠遠的獸族神尊與人族神尊:「從封印破解的動靜到如今,都有兩個時辰了吧?這些傢伙居然才到?速度真慢!」

白澤也看了一眼:「他們應該是在流火四個和饕餮四個打起來之後才出發趕來這裡的,速度也算不慢了。」

天堂鳥嗤了一聲:「所以他們這是還想找什麼麻煩?」

天堂鳥說著,手底下一放,十多隻凶獸便沖了出去,方向正是那些神尊停下來的地方。

白澤無奈的看了天堂鳥一眼,天堂鳥當沒看見白澤的眼神:「不過,既然已經有人到了,怎麼沒見君臨的小戀人?聽說君臨的小戀人長得很好看,我挺想……」

話未說完整,君臨一個冷眼掃過來:「你想怎麼樣?」

天堂鳥一哆嗦,手底下又放出去了十來個凶獸,還是沖著那群剛來的神尊的方向,保管讓那群神尊沒辦法作壁上觀,只看熱鬧。

做完小動作,天堂鳥才沖著君臨訕訕的笑了笑:「別這麼暴躁啊,我就是想認識一下,看看是什麼樣的姑娘居然有勇氣往你這個看著就不帶一絲煙火氣,只適合高高供起來的傢伙身上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