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天一把將大金牙扔到了地上,「給我抓藥!」

「大哥,我、我抓不了啊!」

「你不是老闆嗎?」

大金牙欲哭無淚道:「我是為了騙、騙禮物,冒、冒充的,大哥,我錯了,我真的錯了……這、這主意都是那個小子出的,我、我只負責表演,您、您就放過我吧!」

自己竟然在兩個傻比身上,浪費了這麼長時間!

齊天氣的一腳將大金牙給踹飛了出去。

「這是怎麼回事?」

養生小餐廳 大金牙剛落地,一個中年人就從門口快步走了進來。

「叔!他……他打我!」

一見來人,社會哥立馬捂著臉痛哭起來。

「這位先生,我這侄子的個性是頑劣了一些,但你下手也未免太重了吧?」

中年人很清楚自己侄子是什麼鳥貨色,今天說要幫忙看店時,他就覺得事情不大對勁。

所以一早上都沒離開過,直到下午才抽空出去外面吃頓飯。

並且吃完就立馬往回趕,沒想到還是出事了。

齊天面無表情道:「重了嗎? 醫聖仁心葉皓軒 我倒覺得輕了!」

中年人自認已經是在用理性的態度來解決這件事,沒想到對方說話竟然這麼狂,不由生起一陣怒火,「一個巴掌拍不響,既然這樣,我們就找警察來解決這件事情吧!」

「對!報警!打掉兩顆牙就算輕傷,我這一嘴巴牙都沒了,至少能判他三年!」

社會哥本來已經爬起來了,聽到中年人要報警,又躺下開始裝死,「小子,你要麼賠老子一萬塊錢,要麼就等著吃牢飯吧!」

中年人眼中閃過一絲厭惡,將頭別過了一旁。

要不是因為對方是自己的親侄子,他都恨不得一把掐死這個混賬東西!

正是由於這個轉頭,讓中年人注意到了被扔在地上的名片。

他走進去一看,冷汗瞬間從毛孔中湧出,布滿了額頭。

唐、唐老的名片怎麼會在這裡?!

難、難道……

「咕咚——」

中年人艱難的吞了口唾沫,「這、這張名片是誰帶來的?」

「我。」

齊天的語氣很平靜,甚至沒有一絲感情的波動。

但中年人卻眼前一黑,差點沒當場昏死過去! 完了!

全都完了!

中年人怎麼都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竟然和唐老有著如此親密的關係。

整個商都……不!就算整個中州,都沒有幾個人能夠拿到唐老的名片!

沒人清楚唐老是什麼身份,包括他這個在優草堂工作了十年的店長。

也沒人知道,究竟要什麼樣的地位,才可以得到唐老的名片。

但他清楚的記得,那位被譽為商都之王的洪爺,曾經多次親自登門拜訪,就是為了獲得唐老的一張名片。

可惜直到最後也沒能拿到,只得鬱郁而返!

如果按照這個標準,中年人根本無法想象,眼前這個年輕人的來頭到底大到了什麼樣的程度!

一句話?

不!

或許只是一個眼神,就足以讓我們叔侄倆人間蒸發了吧?

該死!

自己這個愚蠢的侄子,究竟招惹到了一個什麼樣的存在啊!

中年人身上的冷汗不停地往下掉,顫抖的嘴唇動了良久,硬是說不出一個字來。

最終,他「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叔,你幹嘛呢!」

正一臉得意的社會哥,看到這情況,當場就坐了起來,「現在弱勢的是這小子,要跪也是他跪啊!」

中年人戰戰兢兢的趴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嘴中怒吼道:「不知死活的東西!給我跪下!」

「我連自己老子都不跪,反而要跪他?神經病啊!」

社會哥拿起櫃檯上的手機,盯著齊天冷笑道:「小子,看來你是不打算賠錢了,那你就別怪哥報警把事兒鬧大了!」

報警?

警察來了,只會死的更慘!

不能任由這個蠢貨繼續下去了,否則不光是他,可能連自己也要搭進去!

想到這兒,中年人拿起了架子上的搗葯杵,轉身對著社會哥說道:「跪下!」

社會哥沒好氣道:「叔,你膽子也太小了吧?反正店裡也沒別人,到時候警察來了,還不是咱們說什麼就是什麼?」

「我他媽讓你跪下!」

中年人大罵的同時,舉起杵子就朝社會哥的大腿砸了過去。

在齊天面前,他不敢有半點留手,甚至使用除了吃奶的力氣。

只聽「咔嚓」一聲,社會哥就跪在了地上。

伴隨而來的,還有那如同殺豬般的慘叫!

「啊——」

社會哥抱著骨折的小腿,在地上來回打滾,哪裡還有之前半點囂張的樣子。

中年人似乎沒想到,這一擊竟然會造成這麼嚴重的後果,當即嚇得丟掉了手裡的搗葯杵。

不過很快,他眼裡的慌張便被一股前所未有的堅定所取代。

中年轉身再次跪到了齊天的面前,恭敬的問道:「不、不知道公子消氣了沒?如、如果沒有,小人這就打斷他的第二條腿!要是兩條腿還不行,就再來,直到您滿意為止!」

齊天沒有吭聲,從這突如其來的轉變來看,很明顯是老者的名片起到了作用。

若是沒有這張名片,中年人絕不會是現在這樣的態度!

「小、小人明白了……」

中年人在社會上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察言觀色這種生存的基本技能還是有的。

見齊天不予,他就知道,想要簡單了事是不可能的了。

面對這樣的大人物,說出去的話,又豈有收回的道理。

他咬了咬牙,撿起地上的搗葯杵,便打算再來一次。

「叔……別、別動手……我、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

自打記事以來,社會哥從來沒有見過中年人這般瘋狂過。

在他看來,自己的叔叔已經完全瘋了。

如果再不求饒,絕對會被活活打死!

可惜,他搞錯了哀求對象。

現在這種情況,放不放過他,只有齊天說了算!

「不……不要……」

社會哥眼淚嘩嘩地往下流,他掙扎著想要逃跑。

但只剩下一條腿的他,又能跑到哪去?

霸道總裁的小甜妻 看著步步逼近的中年人,社會哥身體不住地顫抖起來,褲襠也隨之多出了大片大片的濕跡。

他整天在網上以「嚇尿了」來嘲諷對手,卻不曾想在現實中,竟真的會有被嚇尿的一天。

眼看中年人手中的搗葯杵就要落下之際,齊天的聲音忽然響起,「夠了!」

「謝謝,謝謝公子!」

公主嫁到:莫少,請接招 中年人如釋重負,癱坐在了地上。

至於社會哥,早已嚇得昏死過去!

「我只是不想在一個人渣的身上,浪費過多的時間罷了……抓藥!」

儘管中年人已經身心俱疲,但聽到齊天的話以後,還是立馬起身照做,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沒一會兒的功夫,他就把齊天所需的藥材,打包的整整齊齊。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中年人也沒敢再要錢,恭恭敬敬的目送齊天離開。

一直沒敢吭聲的大金牙,總算是鬆了口氣,怯生生道:「叔、叔,他應該不會再報復我們了吧?」

一想到之前自己在齊天面前裝的比,他就怕的要死。

他是蠢沒錯,可不傻啊!

身為優草堂的店長,少說也有百萬身價。

連這樣的人物都得下跪,用腳指頭都能明白那年輕人的來頭有多恐怖!

富家少爺?

官宦子弟?

幫會太子?

人家真要計較起來,他和社會哥的下場根本無法想象!

「應、應該不會了吧?」

中年人也不敢肯定,不過大金牙的話倒是給他提了個醒。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即使那個年輕人不說,唐老日後也肯定會知道。

與其被人給捅出來,還不如自己主動彙報,落得一個從輕處置。

大金牙看著社會哥的慘狀,不由一陣哆嗦,「咱們是不是先叫一輛救護車比較好,要是再不送醫院,他、他這輩子估計就廢了。」

「那是他自找的!」

中年人雖然生氣,但社會哥畢竟是自己親侄子,話到一半又開始心軟起來,「你幫他叫吧!」

正說著,電話另一頭傳出了一個男人的聲音,「什麼事?」

對方並不是唐老的,不過中年人並意外。

唐老從不使用手機,這號碼向來都是他身邊的一個下人在用。

「白、白先生,是這樣的,剛才有位公子拿著唐老的名片來到店裡,然、然後……」

中年人結結巴巴的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還好。」

在聽到齊天最後並沒有堅持付錢后,被稱為白先生的男子稍稍鬆了口氣,「放心,你在店裡工作這麼多年,唐老不會因為這件事就辭退你。」

看來能夠持有唐老名片的人,也不一定是有大背景的存在。

否則,怎麼會如此輕易的了事。

中年人心中剛生出這個想法,對方話鋒卻忽然一轉,「至於你的侄子,我覺得他沒有必要再存活在這個世界上了。」

「啪嗒——」

中年人瞬間嚇得面無血色,連手機掉在了地上都渾然不覺! 回到家后,門口已經沒了萬家興的影子,應該是放棄了拜師的念頭。

進屋后,齊天和往常一樣,關好門窗,拉下帘子,便開始了沖氣丸的煉製。

丹火是煉製丹藥的必需品,其品階越高,淬鍊出的藥液純度也就越高,但掌控難度與其品階成正比。

不過這種高端的東西,齊天暫時還用不到。

因為……沖氣丸的品階實在太低了。

茯苓、枸杞這些藥材,根本無法承受丹火的威力。

即便是百年份的野山參,往最低階的丹火里一扔,也會瞬間化成齏粉,連點藥渣都不剩下。

所以沖氣丸的製作方法,和中藥蜜丸基本上是一樣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