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校,我看清了,是安德魯森中士!他怎麼冒著這麼大的危險闖入了賊窩?那裡太危險了,需要趕緊把他叫回來!」

「不!」亞爾弗列德的經驗何其豐富,他何嘗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危險,但是他也因此在海賊中打開了一個缺口。

「傳令下去,讓所有士兵加大火力,給安德魯森提供火力支援,並且隨時準備衝鋒!」

亞爾弗列德雙目炯炯有神,他的臉上還露出笑意:「真不愧是老子的兒子,有種!」

在這種對峙的局面,派遣少數精英士兵發起突襲,無疑才是最正確的做法,但是他早就考慮到了這個情況,所以提前分出了四隊海軍繞后,這才沒有派出額外的海軍突襲,只要安心等待羅嵐他們包抄過來,勝利自然屬於他們!

可以說,安德魯森這個做法算是違抗了軍令,但是也打破了眼前的僵局!

海軍的火力更加兇猛起來,海賊們就算有掩體庇護,一時間也不敢露頭。

抓住這個短暫的機會,安德魯森衝到了海賊頭子艾狄升的面前,但是同樣,海賊們也發現了他!

「去死吧,可惡的海賊們!」

他把注意力都放在了艾狄升的身上,「砰砰」兩聲槍響,子彈射向了艾狄升,但是並沒有如他所想的那般擊中這個海賊頭子的腦袋,反而是被他手上的機械臂擋了下來。

「嘎嘎嘎,毛都沒長齊的小鬼,你以為憑藉一把破槍就能殺死得了老子嗎?沒想到你居然能幹掉老子那麼多的手下,悄悄來到這裡,那麼你也給老子下地獄去吧!」

艾狄升的獰笑聲響了起來,他的另一隻機械手臂抬至胸前,掌心對著安德魯森吐露出一個槍口。

安德魯森臉色一變,暗叫一聲糟糕,他並不知道這個海賊頭子的基本信息,擁有什麼手段,但是看到這個槍口便是產生了一種危機感,他想要找掩體躲避,但是為時已晚。

洶湧炙熱的火焰,從那個噴口裡迸發出來,瞬間席捲了安德魯森的身體,他全身燃著火焰,慘叫著從三層樓高的地方摔了下來。

「安德魯森!!!」

亞爾弗列德目眥欲裂,他大叫了一聲:「所有人跟老子衝上去,宰了那群王八蛋!!」

他以為安德魯森只是為了給海軍發起總攻製造機會,萬萬沒想到,他兒子的目標從一開始就是艾狄升!

亞爾弗列德哪還不了解自己的兒子,頓時明白了他是想要迫切的證明自己,並不比羅嵐差。

安德魯森自大的性格根本就不把四海的海賊放在眼裡。

可是一個懸賞800萬貝利的海賊哪是那麼容易就能殺死的?!

他的自負,終於讓他嘗到了沉重的代價!!

亞爾弗列德一馬當先沖了出去,爆發出了他作為海軍本部中校的驚人實力,海賊射出的子彈完全跟不上他的移動速度。他衝到了安德魯森的身邊,看著他身上燃燒著的大火,哀嚎著不斷翻滾的身體,臉色陰沉。

周圍並沒有可以用來滅火的水,情急之下,他頂著火焰把安德魯森身上燃燒的衣服扯下來扔掉,這才止住了火勢。

但是安德魯森此時已經是嚴重燒傷的狀態,還有部分骨骼斷裂,必須馬上治療,否則就會有生命危險。 「嘎嘎嘎,看樣子老子好像幹掉了一個地位不低的小鬼啊。」

艾狄升出現在陽台上,他看著那個披著正義大髦的海軍,眼中出現一絲嘲弄:「喲喲喲,亞爾弗列德中校,你這麼生氣,難道這是你的兒子嗎?」

「真是給老子送了好大一份禮啊,既然如此,老子就送你去和這個小鬼團聚吧!」

他的兩隻機械臂高高舉起,頓時,無數子彈如同漫天雨點傾瀉而下!這雙機械臂就好似兩挺重機槍!他一個人的火力就堪比一隻人數眾多的軍隊!

「六式·鐵塊!」

亞爾弗列德沒有任何猶豫,他隻身擋在了安德魯森的面前,用身體替自己的兒子擋住了這貫穿力極強的子彈。

隱藏在皮膚之下的肌肉頓時全部硬化,論硬度,足以堪比鋼鐵!

子彈打在他的身上發出了如同金鐵撞擊的聲音,無數子彈的彈頭被撞得凹陷,散落了一地。

一輪掃射下來,把艾狄升機械手臂中的子彈全部打光,他知道眼前這個男人是南海名聲極高的中校,實力強大,幹掉的海賊團用一雙手都數不過來,他對得起這個「禮遇」。

然而。

艾狄升只聽到了叮叮鐺鐺的聲音,以及看到子彈殼被彈飛時的場景,想象中他被無數子彈撕裂的一幕並沒有發生,甚至連鮮血飛濺也沒有看到!

那個男人的身體竟然連子彈都無法擊穿!

艾狄升慌了,他怒吼道:「你是怪物嗎?」

他縱橫這邊海域,還沒見到過子彈都無法對付的敵人!

但是子彈終究是子彈,一枚子彈的力量或許無法擊穿鋼鐵,可是,當這個數量達到一定的程度,便是可以把鋼鐵撕裂!

現在的情況就是如此。

亞爾弗列德中校嘴角染血,他的背上焊進了一十八顆子彈,重機槍掃射的無數顆子彈,連續不斷爆發出來的巨大力量,終究還是擊穿了他鐵塊的防禦。

然而也僅僅只能做到把子彈頭打進他的血肉里,沒有傷到他的臟腑,更無法貫穿他的身體!

「嘎嘎嘎,看來,也不是完全沒有用嘛!亞爾弗列德中校你再如何厲害,到底也還是人啊!」

亞爾弗列德咳出一口鮮血,他轉頭用冰冷的目光盯著艾狄升,後者心頭猛跳,好像是被毒蛇野獸盯上了一般。

他旋即臉上掛出獰笑來掩飾心中的害怕:「別急,馬上就送你上路!」

他不斷的往機械手臂里裝填著彈藥,就算亞爾弗列德在南海里有「海賊殺手」之稱,但是現在他已經受了傷,就不再是那頭讓所有海賊都害怕的猛虎了!

「小的們,跟老子衝出去,殺了這群狗日的海軍!」

亞爾弗列德中校趁著個空隙,抱起安德魯森的身體,健步如飛,回到了海軍的陣地上。

「快,叫隨行的船醫過來,馬上給安德魯森進行治療!」

「中校,你的身體……」

有海軍士兵忍不住說道,此時亞爾弗列德中校的上半身衣服已經被子彈撕碎,十八顆子彈彈頭扎進了他的血肉里,留下蛋殼在外面,鮮血把他的後背染紅,看起來非常慘烈。

亞爾弗列德中校是在保持「鐵塊」的狀態下被子彈突破了防禦,他的後背肌肉被硬生生撕裂,每動一下都會產生極大的痛處,但是他都咬牙忍住了。

「中校,需要下令暫時撤退嗎?你的身體已經不能再撐下去了!」

「不用!一個懸賞才800萬的海賊而已,若是退了,回去指定會被甲程笑死的。」

「讓所有士兵準備好戰鬥,艾狄升交給我!」

亞爾弗列德短短休息了幾十秒鐘,便是帶著數百士兵對著朝他們衝過來的海賊發起了反擊!

無數子彈被在艾狄升的一雙機械手臂擋下,這雙機械臂是全部用精鐵打造,對子彈幾乎免疫。

反而從他手臂中掃射出來的子彈對海軍造成了大量的傷亡。

艾狄升一手噴射著火焰,一手機槍掃射,這個兇殘的海賊身邊,無一人是他的對手!把一眾海軍的火力都壓制了下去。

「嘎嘎嘎嘎,小的們,殺光這群自大的海軍吧!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厲害!」

亞爾弗列德中校安置好安德魯森之後,手中握著一把西洋佩刀凜凜的從海軍中走了出來,他的後背鮮血淋漓,散發著驚人的殺意。

「亞爾弗列德中校,你還真是厲害啊,受了十幾槍,居然還能夠站起來,真以為你這種狀態還能夠殺得了我嗎?老子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殺了你,把你的頭顱掛在海賊旗上了啊!」

艾狄升露出血腥的笑容,他的兇殘性格早已扭曲,殺掉海軍軍官,想必能讓他的內心得到極大的愉悅。

「六式·剃!」

亞爾弗列德強忍著從背部傳來的疼痛,一閃之下出現在艾狄升的面前,後者臉上露出驚慌的表情,他的速度怎麼可能這麼快?

懂得海軍六式的海軍對於四海來說,基本就是無敵的存在,儘管他只在本部學會了六式·剃和六式·鐵塊,這也足夠讓他在南海將海賊們悉數鎮壓。

但是,後背的子彈扎進了血肉里,讓亞爾弗列德中校的實力大損,他的力量爆發,卻停頓了一瞬才揮刀砍下!

艾狄升雖然驚慌,也揮出右臂轟出了一拳!

刀與機械臂的碰撞,兩者竟然是勢均力敵!

亞爾弗列德中校眼中閃過一抹無奈之色,他若是沒有受傷的話,這種程度的垃圾海賊在他手中根本就沒有半點機會。

「嘎嘎嘎嘎,中校,老子可不是你想的那樣弱啊!」

「給老子去死吧!」

「鐵拳炸裂!」

機械臂上忽然爆發出璀璨的光芒,亞爾弗列德中校甚至還聞到了一股濃郁的炸藥味道。他暗叫一聲不好,準備抽刀退走。

艾狄升臉上揚起一抹狡猾的獰笑,炸藥在此時轟然炸開,震耳欲聾,濃郁的黑煙將兩人籠罩,一道人影從黑煙之中被狠狠的轟了出來。

正是亞爾弗列德中校!

「嘎嘎嘎嘎,老子說過,你們這些討厭的海軍今天都要死在這裡!」

「聽好了小的們,一個都別給老子放過!」

海賊們士氣頓時大盛,悍不畏死的朝著海軍衝過去,短兵相接!

亞爾弗列德中校狠狠吐了一口鮮血,他從地上爬起來顯得非常狼狽,佩刀被炸斷,胸膛也有不小程度的被炸傷,若非他關鍵時候用了鐵塊,傷勢估計還得更重。

「居然還有力氣站起來嗎?真是個強悍的男人啊!殺了你,老子的懸賞金會大漲吧!嘎嘎嘎嘎……」

艾狄升眼中凶光畢露,腦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殺了他!

就在這時,幹掉了鱷魚的羅嵐終於率兵及時趕到戰場!

……

求收藏,推薦,闊憐。 羅嵐加入了戰場,他看到了亞爾弗列德中校正在和海賊頭子艾狄升激烈的戰鬥。亞爾弗列德中校用出了海軍六式中的兩式,但是並沒有佔到上風。

艾狄升在這時候表現出來的戰鬥力可不像懸賞只有800萬的海賊,居然和亞爾弗列德中校打了一個旗鼓相當。

但是這種情形只是堅持了片刻,他就被海賊艾狄升用機械臂內藏的爆炸物狠狠炸飛了出去。

艾狄升還想對中校再來第二次。羅嵐從側面狂奔而來,運用起全身力量朝著艾狄升一拳重重打了出去,把他擊飛了數米遠。

「亞爾弗列德中校,您還好嗎?」

中校喘著粗氣站起來,他的胸膛被炸得一片漆黑,看起來有些凄慘。

「呼……還成,沒想到這次陰溝里翻了船。這個傢伙的傢伙……嘶……」似乎是牽扯到了後面的傷口,他疼的一陣齜牙咧嘴的。

「你那邊怎麼樣?」

「『鱷魚』還有他養的寵物都被我幹掉了。」

「上校相信你果然是沒錯的,現在我們的軍心有些不穩,等其他人到來我們先暫時撤退,我們錯誤的估計了他的實力。」

「中校,受傷了所以有些糊塗了嗎?這個時候可不能後退了,撤退只會讓損失更大!您先指揮其他海兵們戰鬥就當做休息一會兒,這個傢伙交給我對付。」

「你?」亞爾弗列德詫異的看了他一眼,旋即咧嘴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心一些,這個傢伙沒有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艾狄升從地上站起來,他承受了羅嵐一拳,除了半邊臉好像有些浮腫,並沒有受到多大傷勢。

他吐出一口血水,看著羅嵐發出獰笑:「小鬼,居然敢偷襲我,你是找死嗎?」

羅嵐望著他,情緒漠然:「上一個這麼對我說的,已經死了。」

說著,他把伊拉克的腦袋朝著艾狄升扔了過去。

「伊拉克?」艾狄升大驚,「你殺了他?」

「他養的鱷魚呢?」言語之中分明有些不信。

「當然……也死了。」羅嵐咧嘴,笑容有些冷,「接下來,是你!」

「小鬼,你找死!」

艾狄升怒極,機械手臂頓時捏緊,把伊拉克的腦袋捏碎,紅的白的如同漿糊帶著令人噁心的味道從他的指縫見滑落。

機械手掌對準羅嵐,從他的槍口裡噴出高溫火焰,能夠在一瞬間就把衣物點燃。

羅嵐之前還在船上就看過他的基本資料,所以早有了準備,他動了,用一種遠超旁人的速度圍繞著艾狄升狂奔起來,火焰只能跟在他的屁股後面瘋狂吃灰。

「小子,你可別高興得太早了!等著燃燒吧!」

他不再追逐羅嵐,而是反向逆轉發出了火焰噴射,如果那個小子不停下他的步伐,勢必會被火焰掃中!

在火焰與他接觸的一剎那,羅嵐彎曲雙腿,驚人的彈跳力瞬間飛躍到了艾狄升的頭頂上空。

「看你這時候還怎麼跑!給老子去死吧!」

艾狄升把噴射口對準了天空,炙熱高溫火焰瞬間洶湧而出把羅嵐吞噬。

「痛苦利刃!」

羅嵐手握亞托克斯,纏繞在劍身上的兩道猩紅螺旋劍氣,立刻激射出去!把這道朝他噴射過來的火焰從中間劈開。

劍氣的鋒銳連帶著把安裝在機械臂掌心裡的噴射器都劈成兩半!

火焰。

戛然而止!

艾狄升反覆的按著火焰噴射的按鈕,然而並沒有高溫火焰噴出來。他還沒感覺到已經有一股遲緩Debuff徹底籠罩了他!

雖然只有兩秒鐘,但是已經足夠羅嵐發起他的攻擊!

他從空中落下,順勢一劍斬在了機械手臂之上,亞托克斯的鋒利在這個時候體現得淋漓盡致,一劍削去了機械臂的一塊碎片,露出了裡面複雜的電路元件。

第二劍,他已經落到了地上,反手揮劍一個簡單的上撩,在空氣中留下一道驚人的白光!

艾狄升想要用手臂阻擋,然而他的身體卻好像是在無形中被放緩了數倍,只能眼睜睜看著那柄模樣怪異的骨劍從他的肩膀切過。

下一瞬。

一條手臂高高飛起,重重砸落在地上。

艾狄升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鮮血止不住的從他的斷臂流出,把地面染紅。

亞爾弗列德中校時刻注意著羅嵐那邊的情況,聽到艾狄升的慘叫聲,進而看到了他捂著斷臂鮮血淋漓的一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