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知道羅征的實力,但這下子似乎得到人皇那等存在的關注,甚至那名黑衣青年還來自於這小子的體內世界?

這樣的人還是少招惹為妙……

一向張狂的離淵族人,邁開步伐,不過幾個呼吸時間,已消失在黑霧之中。

「羅嫣說她在右邊等我?」

他催動彼岸之力后,就在煙霧中穿行而去。

雖然三十神鈞的力量就足以在煙霧內活動,可無處不在的煙塵還是極大的限制了羅征的活動,這樣他的爆發力和速度都會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

好在這種限制是針對於所有人的,大家在同一個起跑線上還算公平。

朝著右邊走了一段距離后,羅征只看到一片片灰褐色的大石頭,並沒有發現羅嫣的蹤影。

「怎麼回事?」羅征的眉頭一皺。

羅嫣既然說好了在此地等候自己,她一定會做到。

現在人不見了蹤影,是遇見了什麼麻煩?

羅征心中難免一陣擔憂。

偏偏他並未在羅嫣身上留下靈魂印記,自然無從尋找她。

站在原地徘徊了一會兒,他心念微微一動,就已靈魂印記感知鳳歌的方位,這一感知之下他的臉色赫然一變。

鳳歌進入渾源大世界根本沒多久,竟距離自己有四萬多里之遠?

如果是在外界,施展大挪移羅征絲毫不會吃驚。

但渾源大世界內無法進行大挪移,在這黑色煙霧的阻滯之下,也不可能爆發出如此速度,鳳歌是如何做到的?

就在羅征困惑之下,渾源大世界內起風了。

「呼……」

與此同時,他感覺一股強大的推力施加在自己身上。

這股力量幾乎不容抵抗,羅征尚來不及尋找一個掩體,整個人就被風卷上半空之中。 每一粒塵埃,都是細小的個體,形成渾源大世界內這片直徑寬達數三百萬里的黑色煙霧地帶。

這些塵埃本身的重量極重,所有的生靈在其中行走都即為困難,何況是風?

在渾源大世界中颳起的風,自然需要更加強大的力量!

羅征被這股大風卷在半空之際,他終於明白鳳歌為何在短時間內,已深入渾源大世界數萬里。

那根本不是鳳歌自己深入的,她和自己一樣被這大風裹挾著前行,根本是身不由己!

若是這樣,恐怕羅嫣也被這大風颳走了……

「呼呼呼……」

羅征整個人騰在半空中,速度是越來越快。

「在前來渾源大世界之前,沒聽他們提及過如此強大的風,難道渾源大世界有變?」羅征心中思忖著。

而且女媧族的那個女人提示自己,羅嫣在一旁等他。

從這點可以看出,那個女人恐怕也不知道這等變數。

這一陣大風足足持續了一炷香的時間后,才漸漸平息。

羅征也十分平穩的從半空中穩步降下,落在一塊褐色的岩石上。

他再度以靈魂印記感知鳳歌的方位,就發現鳳歌距離自己依舊有五六萬里之遙,看樣子她剛剛同樣也被那陣大風颳了起來。

想要在短時間內縮短几萬里的距離,自然不可能。

羅征倒是也不著急,畢竟大家都是剛剛進入渾源大世界,需要一段時間來適應,應該不至於有什麼危險。

他站在岩石上觀察了一圈,周圍一片死氣沉沉,連一株植物都看不到。

渾源大世界內的黑色煙霧太過沉重,對於尋常生靈而言,這裡的環境太嚴苛了,估計除了渾源之靈外別無他物……

「在出發前,曾聽凌霜說過,渾源之靈喜好藏匿於地下和岩石中,不知這些岩石內有沒有渾源之靈的存在?」

想到這裡,他抬腳猛然朝著下方的岩石跺去。

「嘩!」

隨著一道脆響聲傳來,岩石表面綻放出細密的裂紋,轟然塌陷,化為了無數碎石。

凌霜曾告訴羅征,脆弱的石頭中,必定是沒有渾源之靈的,若有渾源之靈藏身其中,岩石必定極為堅固。

即使如此,羅征還是在岩石碎塊中一陣翻找,並沒有見到渾源之靈的蹤影。

羅征一躍而起,又跳到了另外一塊岩石,同時猛然踩下去。

「嘩……」

岩石再度應聲碎裂。

這一次羅征也不再翻找了,又跳向下一塊岩石。

一連踩碎了二十多塊岩石,這些岩石都盡皆化為了碎塊,他自然也是一無所獲。

羅征倒是也不氣餒。

他現在還處於渾源大世界的外圍,何況渾源之靈也不是那麼容易獲得的。

可就在羅征再度跳起,踩向第二十八塊岩石時,發出「砰」的一聲悶響,這塊巨岩竟沒被羅征踩碎!

羅征這一腳也蘊藏上百神鈞之力,而岩石表面連一道裂紋都不曾出現。

他的眼角微微一跳,瞳孔深處露出一絲喜色,這岩石內部該不會藏著一隻渾源之靈?

運氣太好了吧?

上次與淳遠交手之後,羅征對渾源境也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

理論上渾源境並不是讓自己的肉身變得更加結實……

渾源再造的本質,是將渾源之靈融合在自己體內,而自身受到的攻擊則都由渾源之靈來承擔。

渾源之靈承受的力量不是無窮無盡的,當力量超出渾源之靈的負載后,就會陷入疲勞狀態,無法再幫自身承擔更多力量,這時的渾源再造之體就失效。

這塊岩石中若是藏匿著一隻渾源之靈,那麼它是代替岩石承受了自己的力量,所以岩石才會顯得堅不可摧,實際上堅不可摧的是渾源之靈,而不是岩石本身。

「看看你能承受多少力量……」

羅征的嘴角微微一翹,雙腳猛然彈起,整個人在空中倒掛一圈,以雙拳朝著下方狠狠砸去。

「轟!」

這一擊之下,羅徵用上了五百神鈞之力。

偌大的一塊岩石微微顫抖了一下,依舊將羅征這一拳接了下來。

「有意思……」

「轟!」

「轟!」

「轟!」

他不再有任何猶豫,一拳一拳朝著下方的岩石猛砸。

一連砸出七八拳后,一條細細的裂縫從岩石的中央崩開。

「咕咕咕……」

一隻灰褐色宛如圓球一般的東西,從這細細的裂縫中擠了出來,朝著一旁彈跳而去。

即使羅征是第一次見到這東西,他也能肯定,這就是渾源之靈。

承受羅征多次攻擊后,渾源之靈終於忍受不住,只能從岩石中蹦出來逃遁。

「想跑?沒門!」

羅征飛躍而上,宛若一隻展開翅膀的大鷹,緊追在其後。

瀰漫的黑色煙霧極大的阻礙著羅征的速度,但這渾源之靈逃逸的速度也不算快。

它剛剛代替岩石承受羅征的攻擊后,也是極度疲憊,東奔西竄之下速度也是越來越慢。

眼看羅征與這小東西的距離越來越近時,前方忽然竄出了三道身影,其中一人身形貼著地面高速滑行,竟一把竟那隻渾源之靈抓在了手中。

這三人皮膚一片赤紅,渾身上下籠罩著一層鱗片,背後拖拽著一根粗大的尾巴,這三人皆是海龍族人。

「嘿嘿嘿,好運氣,沒想到剛剛進渾源大世界就能撿到一隻渾源之靈!」那名海龍族人臉上露出喜色,渾源之靈在他手中徒勞的掙扎著。

渾源之靈的總數是二十萬隻,不多一隻不少一隻,這麼多人就是為了角逐這二十萬隻渾源之靈。

剛進來不久,就能獲得其中一隻,自然極為高興。

新娘:首席的億萬陷阱 自己追了半天的渾源之靈,竟落入他人之手,羅征的臉色微微一沉,「這隻渾源之靈是我從岩石中發掘,麻煩閣下將其還給我。」

這三名海龍族人當然看到了羅征。

雖說它們也知道羅征身份非同尋常,可這裡不是外界,是渾源大世界。

TFboys之少爺駕到 真的將羅征殺了,就算黎山的人注視著這裡,他們也不可能出手干預,更加不能追究他們三名海龍族人的麻煩,這是女媧親自立下的規矩。

「嘿,這位人族的朋友是不是腦子燒壞了?渾源之靈在這大世界內遍地都是,自然誰搶到就是誰的,」那海龍族人笑道。

不管羅征背景再怎麼強大,他終究只有一人。

而海龍族人則有三位,他們自然有恃無恐。 不如隨心 海龍族在母世界中算不上超級勢力,資源自然無法與身為超級勢力的太一天宮相比。

但海龍族人的身軀異常強大,尤其是一身龍鱗,更是一件天然的至寶。

這一次他們三人的運氣極好,分配的數字相差不過一百之內,儘管剛進入渾源大世界就颳起了大風,但海龍族的三人是最先集結在一起的。

另外兩位海龍族人更是面露不懷好意之色,一隻渾源之靈固然精貴,但這人族小子既然頗有背景,身上應該有不少好東西。

「你的意思是不願意放下那隻渾源之靈?」羅征的眼睛微微一眯。

那位海龍族人將渾源之靈塞入須彌戒指,朝著身後兩位海龍族人使了一個眼色。

兩名海龍族人身形一晃,已閃到了羅征的身側和身後,呈三麵包夾之勢。

隨後就聽為首的那名海龍族人獰笑道:「在外面的時候,看到你好大的來頭,沒想到竟是這樣一個蠢貨,見到我們的瞬間你就該逃走,現在沒有機會了……嶸二,嶸三,動手!」

在這名叫嶸大的海龍族人看來,羅征見到他們三人最聰明的做法就是迅速逃走,保全性命。

糾纏這渾源之靈唯一的下場,就是被他們三兄弟聯手圍殺。

嶸二,嶸三粗大的手臂一翻,兩人手中已多了一把銀光閃閃的長刀,洶湧的彼岸之力順著他們全身流動,當力量順著鱗片流動時,泛出一片片亮晶晶的藍光,這是海龍族人興奮的標誌。

「不逃走……就是愚蠢么?」

羅征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

參加渾源大世界的生靈有很多,幾乎所有大族,超級勢力都來了。

不過值得羅征警惕的不過那麼七八位而已,這三隻海龍族人顯然不在其列。

「劈碎他!」

「海龍斬!」

刀芒如雪一般劃破那黑色的煙霧,八百神鈞的力量幾乎能劈天裂地。

無論是嶸二,還是嶸三,他們對自身都極有自信。

或許他們海龍族人一族實力較弱,拿到的彼岸信物不算是最頂尖的,他們一族中連上上品的彼岸信物都少有。

但這個世界是公平的,他們擁有更強大的肉身彌補這個缺陷。

當兩把長刀迎面砍向羅征時,羅征竟舉起了雙手。

「嗯?」

嶸大站在不遠處,眼中露出一絲喜色。

重生燃情年代 他竟以雙手迎白刃?

人類的肉身在海龍族人看來一向是很脆弱的,除非經過渾源再造,否則在諸多大族中根本不值一提。

這小子比自己想象的還要愚蠢……

這兩道若是劈下去,足以順著他的手臂,足以將他開膛破肚!

嶸二與嶸三心中的想法與嶸大差不多。

他們還擔心羅征會祭出什麼稀奇古怪的彼岸信物,那樣的傢伙反而不好對付,萬萬沒想到羅征竟徒手硬拼!

「哐,哐!」

伴隨著兩道脆響傳來,兩把長刀硬生生的卡在羅征的雙手中。

他的雙手在這一瞬間化為一片純黑色,宛若兩隻堅固的鉗子,將兩把刀硬生生卡在了虎口。

嶸二,嶸三尚且還在發愣,他們想不出有什麼能擋住他們的刀,而在一旁觀察的嶸大差點連眼珠子都瞪出來了。

若是渾源境強者徒手接下兩把長刀,嶸大或許相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