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是他,他身邊的人也會跟著倒霉。

果然,剛才還是艷陽高照晴空萬里,下一秒就烏雲密布大雨磅礴。

李明勇心裡苦啊,同時心裡的不安越來越重。

看著大家都在忙,他當然不好意思躲進船艙里,只好出來幫著船員們固定甲板上的貨物,被天上的雨水和濺起的海水淋了個透心涼。

眼看著船體多處破損開始進水,船身吃水越來越重,大家都慌了。

狂風吹起一道十來米高的浪牆,洶湧的拍向貨輪。

貨輪再也承受不住這樣的打擊,頓時被浪牆壓倒,開始緩緩的側翻進海里。

「棄船,棄船,上救生艇。」

船長衝出來大聲喊道,所有人開始解開救生艇的繩索,趁著船還沒有顛覆之際,迅速的上了救生艇。

等到所有人都上了救生艇,風雨飄搖中駛離了那片狂暴的海域,突然有人問道:「唉,那個誰呢?」

有人點了一下人頭,奇道:「沒少人啊,怎麼總覺得少了什麼東西?」

「那個我們救起來的李明勇呢?他沒上救生艇嗎?」

眾人一陣翻找,當然沒有找到李明勇。畢竟三艘救生艇就那麼大,一個大活人能藏到哪裡?

看到前方出現了來救援他們的海船,船長沉默了一會兒說道:「忘記那個人,就當沒見過。」

其他人對視一眼,點了點頭。

可憐的李明勇,在船長叫棄船的時候,腳被繩子套住了,等到他解開時,救生艇都跑光了。

大風大浪之中,天又黑,逃命的人們哪裡能聽到他的呼喊聲?

李明勇抱著一截浮木,默默的在心裡自我反省:老子上輩子到底是造了多少孽,老天要這樣懲罰我? 正在李明勇在風雨中飄搖不定,覺得自己這次死定了的時候,他看到黑夜中出現了一點光明。

光明逐漸擴大,漸漸出現了遠洋游輪的輪廓。

李明勇愣了愣,一邊用力呼喊,一邊拚命向著游輪遊了過去。

那艘游輪明顯發現了他,但沒有向他開過來,卻也沒有離開。就停在哪裡,任由李明勇靠近。

等到李明勇榨乾了身體每一分力氣,終於游到游輪邊時,抬頭一看,便見到一張宜喜宜嗔的美人臉。

美人一雙秀眸饒有興趣的看著他,忽然沖他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李明勇看在眼裡,彷彿見到百花盛開,整個人都呆了。

冰冷的海水灌入了他的眼耳口鼻,李明勇頓時清醒過來,這才發現剛才自己竟被美人的一個笑容弄的神魂顛倒,硬生生的忘記了鳧水。

他暗道好厲害,這女人有毒,心裡有了戒備,低著頭不敢再直視對方的臉。

「西元,這個人好有趣。」

李明勇頭頂傳來美人輕柔若黃鶯的聲音,緊接著一個冰冷的年輕男聲開口道:「落水者嗎?不要管了,走吧。」

「不,這個人不一樣。」美人說道。

男人的聲音似乎有些不耐煩,卻又對女子出奇的包容,於是無奈的走了過來,低頭看了李明勇一眼。

李明勇也抬起頭,看向了游輪上的男子。

憑著先天直覺,李明勇察覺到這對男女恐怕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他有心想要游開,奈何全身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遊走的話肯定是死路一條。

男子背對著燈光,面容與玉質一般微微反光,劍眉長眼,隆鼻薄唇,面容俊美卻氣質清冷。

他的眼睛冷冷的看著李明勇,眼神里沒有一絲情緒,冰冷的彷彿一潭寒冰。

被他一望,李明勇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彷彿被一條毒蛇盯上一般全身都不舒服。

男子冷笑道:「果然有點意思,氣運很不錯。」

那美麗的女子笑了起來,聲若銀鈴,開心道:「這次我們比較倒霉,不知道那個臭丫頭從哪裡冒出一對古怪的輪子,把我活生生的累垮。現在又損失了黃月、赤月和藍月,組織實力大減,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復。」

「這個人氣運濃厚,帶著他上路的話,多少能夠轉點運道吧。」

沒錯,這對男女正是逃出了遠誅行動的金月和銀月,金月原名張西元,銀月名叫莫愁。

李明勇內心非常複雜,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他居然也能被人當成吉祥物。

吉祥物這種東西,不應該是那種毛茸茸,然後萌萌噠的東西嗎?

如果鬍子拉渣頭髮亂糟糟也算毛茸茸的話,那他還是勉強可以沾上邊的。

只是……

李明勇很想提醒這位美麗的姑娘,他的確是鴻運齊天,有時候他自己都懷疑他是幸運女神的私生子。

可是,但是,可但是……

幸運女神是他媽媽,但是衰神他老人家是他爸爸呀!

可是不能說,李明勇深深的明白,他說了的話會被船上的一對帥哥美女毫不留情的丟棄,任他在海水中活活淹死凍死。

李明勇擠出一張難看的笑臉,大聲說道:「對對對,我這人特別幸運。不是跟你們吹,我從小就是班裡的吉祥物,長大了就成了社團的吉祥物。帶上我,我就是你們船上的吉祥物。」

聽到李明勇自吹自擂,莫愁大笑起來,扔下一根繩子,讓李明勇自己爬上來。

李明勇費勁吃奶的力氣好不容易爬上了甲板,便見到兩個神情冰冷的男人走上來,二話不說把他拖了下去,到了一間小小的艙房。

李明勇不敢動,他能感覺到兩個男人身上的煞氣,絕對是殺人不眨眼的兇徒。

他有一種剛出了狼窩又進了虎洞的感覺,不過他已經習慣了,誰讓他有一個幸運女神當媽,偏偏他爸是衰神呢?

一個男人從艙房裡找出一套衣服,扔給了李明勇,冷冷的說道:「換上衣服,然後去打掃衛生。」

李明勇愕然,不是說老子是做吉祥物的嗎?怎麼又變成打掃衛生的了?

特么的誰家的吉祥物還兼任清潔工了?

兩個男人再次看了李明勇一眼,轉身出了艙門。

在他們轉身的瞬間,李明勇眼角餘光瞄到他們腰間別著一把奇怪的匕首,形似彎月,鋒寒猙獰。

勾魂。

李明勇腦子裡霎時跳出了這個名字,記憶深刻。

能不深刻嗎?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曾經就被勾魂殺死過,至今仍然清晰的記得勾魂冰冷的觸感。每當想起時,他的手腕、咽喉還有心臟隱隱發疼。

儘管那是在夢裡,卻清晰的仿若現實。

李明勇頓時知道救他的人是誰了。

死神,東南亞最神秘的殺手組織,業務遍及整個世界,暗殺的名人數之不清,在黑市上,人人談死神色變。

作為一個曾經被死神列為目標的人,李明勇欲哭無淚,不知道是應該感到驕傲呢,還是該感到害怕。

更讓他崩潰的是,他居然自己跑到死神組織的面前。

如果讓死神組織發現他的身份……

李明勇不敢想下去,此時此刻,他覺得兼任清潔工的吉祥物這份兒工作,也不是那麼難以接受。

他現在只有一個希望,不管是做吉祥物還是做清潔工,一定不能刮鬍須。

如果可以的話,連洗澡最好都不要。

……

正在便宜李明勇膽戰心驚的時候,柳夕迎來了大學開學的日子。

她是被丁敏直接開車送去了學校,白師大的李主任早早的等在學校門口,帶著她飛快的辦完了入學手續。

直到所有手續辦完,李主任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終於放下了吊在心上的巨石。

妥了,這下人總不會跑了吧。

李主任飛快的打了一個電話給學校宣傳部,學校官網可以名正言順的在首頁最明顯的位置上,放上柳夕的入學照片,同時以最大的字體宣布:今年全國高考狀元,以總分成績745分碾壓歷年高考狀元20分的柳夕同學,入讀白師大。 辦完入學手續后,李主任問柳夕想要選擇什麼專業?

別人是在填報志願的時候就選擇了專業,柳夕不同,雖然她的志願表上選擇的是歷史專業,但學校早就表示她的專業可以任選、多選。

於是柳夕又選修了法學、英語、高等數學和電子信息技術。

對柳夕來說選什麼專業不重要,反正不管選什麼專業,她都能拿到第一名。

丁敏在白師大附近給她租了一個單身公寓,裡面生活用品一應俱全,她只需要拎包入住。

辦完入學手續后,柳夕給丁主任打了一個電話請假,丁敏就匆匆忙忙的戴著柳夕離開了學校,直接前往機場,坐飛機又回到了魔都。

招收了蘭寧做小純陽觀劍道館的大弟子,好處馬上就呈現了。

蘭寧家裡開的是全國知名連鎖餐飲店福滿居,有著長期合作值得信賴的裝修公司。蘭寧一個電話打給裝修公司的老總,不到兩個小時,對方就派來一個裝修顧問隊。

了解了小純陽觀想要的裝修風格后,對面加班加點,第二天就拿出了三份裝修方案,讓妙音等人選一個。

如果不滿意,他們還會再行設計,直到妙音等人滿意為止。

作為知名的裝修公司,有著自己的設計團隊,每一名室內設計師都是響噹噹的業界精英,拿出來的裝修方案當然水準極高。

柳夕看后,以她的眼光也點頭表示滿意,便隨意點了一張她最喜歡的設計圖。

至於風水布局,這些她會親自動手,布一個招財進寶福澤綿延的風水局。

其實當初她看上這個休閑山莊,本身就是看中了休閑山莊所在的風水。

后靠青山,前有河水,可謂藏風納氣。又毗鄰世紀廣場,人氣充足,可鎮妖魔鬼怪。

柳夕只需要藉助一些溫泉、假山、植物和花草,就能夠輕易的鎖住劍道館的氣運。

使其陰陽互通,五行輪轉,財源滾滾,福澤綿長。

經過近一個月緊鑼密鼓的裝修,小純陽觀劍道館大體已經裝修完畢,相關手續早已辦妥,只差正式開業了。

柳夕和丁敏來到劍道館時,只見門口兩個巨大的鎮宅石獅,兩扇仿古式的大木門上銅釘閃閃發亮。

門匾高懸,上面金漆書寫「小純陽觀劍道館」,還是柳夕親筆所提。

進入大門,左右兩條長廊,中間是空曠的廣場,廣場中間一座巨大的音樂噴泉,隨著音樂的播放,噴射出漂亮的水柱。

妙音等人已經等在前台,見到柳夕和丁敏前來,便擁了上來。

蘭少跟在四人後面,邀功似的說道:「師叔祖,看看還滿意嗎?哪裡不滿意的話,我馬上打電話叫他們改。」

柳夕四下打量了一眼,又聞了聞味道,並沒有什麼異味。

可見裝修材料質量都是最佳的,並沒有剛裝修后難聞的味道。

柳夕誇道:「蘭寧,難為你了,這麼短的時間內把劍道館裝修成這樣,你用心了。」

蘭少不在意的說道:「師叔祖,這不算什麼,怎麼說我也是劍道館的開山大師兄,為劍道館出力是應該的。」

說起來這次裝修的錢全是蘭少掏的腰包,妙音等人問他花了多少,他只是笑笑不開口。

妙音等人心裡清楚,能這麼快將劍道館裝修完畢,花費的錢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

妙音不想占自己徒弟的便宜,一定要把裝修的錢給蘭少,也不管自己能不能給得起。

但蘭少堅決不說,她只好免了蘭少的學費,並且下定決心一定要教蘭少真正的本事。

柳夕好奇的看了他一眼,打趣道:「不錯嘛,很有覺悟。不過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說吧,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你這麼出錢出力的?」

蘭少尷尬的笑了笑,低聲說道:「其實裝修的錢是我老爸給的,還讓我一有空就來劍道館幫忙,最好一直待在劍道館里。」

「你爸爸?為什麼?」柳夕詫異道。

蘭少說道:「那天我回去跟我爸說,有人說我是衰神附體,必須拜入一個我們劍道館學武修心法才能壓制衰神附體。我爸沒聽完就罵我,說我是草包,肯定被人騙了。」

說完,蘭少小心的看了一眼柳夕的神色。

柳夕神情不變,問道:「然後呢?」

「然後我就跟我爸解釋,他不聽。非要說他曾經帶我拜訪過什麼『鐵口神斷』張大仙人,說張大仙人看過我的命格之後,都說沒有辦法化解,雖然一輩子小災不斷,卻沒有大難,只能就這麼將就吧。我爸說連張大仙人都不能解決的問題,一個小姑娘怎麼有能耐解決,所以他肯定我被騙了。」

聽到『鐵口神斷』張大仙人八個字,柳夕眼神古怪,想到了張晨陽的爺爺張遺仙。

「我爸為了讓我死心,當著我的面又給那個什麼張大仙人打電話。」

蘭少說到這裡眉飛色舞起來,興奮道:「誰知對面那個老頭聽到我說了你的名字后,就跟我爸說我走運了,既然你說能解決我的衰神附體命格,那就一定可以解決。又說你是道門高人無塵大師的弟子,小純陽觀乃是真正的道門正統,能拜在小純陽觀門下,是我的福分。」

「我爸對那個張老頭特別信任,聽他這麼說,果斷就信了。於是他讓我打電話給裝修公司給我們劍道館裝修,花費都算他的,讓我別省錢。」

柳夕聽完后默然不語,心道又欠了張老爺子一個人情。

蘭少又說道:「師叔祖,我還讓人給咱們劍道館弄了一個官網,點進去就可以看到我們劍道館的介紹,還有網上報名。不僅如此,我爸還在我們連鎖餐廳給劍道館打廣告,保證每一個吃飯的客人都能看到我們劍道館的廣告。」

蘭少又說道:「師叔祖,我還讓人給咱們劍道館弄了一個官網,點進去就可以看到我們劍道館的介紹,還有網上報名。不僅如此,我爸還在我們連鎖餐廳給劍道館打廣告,保證每一個吃飯的客人都能看到我們劍道館的廣告。」 九月二十八號,小純陽觀劍道館正式掛牌營業。

丁敏有事在忙,並沒有過來,卻早早的讓助手定了許多花籃擺放在小純陽觀劍道館門口。

蘭少作為小純陽觀的第一個弟子,充分發動了自己的人脈優勢,挨著把自己圈子裡熟悉不熟悉的朋友和同齡人都打了一通電話,讓對方來捧場。如果可以的話,最好現場報名交學費,打九折哦。

不僅蘭少在開業典禮上忙前忙后的幫忙,他的爸爸媽媽也親自前來捧場。

蘭寧的老爸名為蘭天浪,在魔都乃至整個華夏商界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誰都知道福滿居從來不在店內打廣告,蘭天浪在這方面的相當的堅持。可是前段時間蘭天浪卻破天荒的在各個連鎖店內打起了廣告,而且是以最醒目最頻繁的方式廣告。

廣告的內容是一家正在籌備開業的劍道館,什麼名氣都沒有,而且好像還是幾個小姑娘開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