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巨大的龍威也讓莫宇辰心神處於隨時崩潰的狀態。

「識海中的神塔?」神龍自言自語的呢喃道,心裡不由得嚇了一跳:「難道他是聖主的……」

繼而,神龍激動得渾身微微顫抖。

一雙碩大的龍眼不斷的打量著莫宇辰,想要從莫宇辰身上看出一點什麼倪端。

莫宇辰不知道神塔是何物,可眼前的神龍可知道這是一座什麼樣的塔。

它可是被混沌神塔囚禁了無盡歲月的老怪物了。

突兀間,莫宇辰身子一緊。

隨後整個人慢慢的懸浮了起來,緩緩的升到神龍跟前,身上的衣袍跟頭髮被龍息噴得獵獵作響。

莫宇辰看著那巨大無比的龍鬚自顧飄動,心中被那無力的恐怖填得毫無細縫。

跟龍鬚相比之下,莫宇辰就猶如那忽略不計的螻蟻。

只要那龍鬚稍微一震,他將被龍鬚震得化為粉粒。

「神龍前輩,您這是何故!」

莫宇辰掙扎著,無力的詢問道。

可那翻滾的神龍絲毫不理會莫宇辰的掙扎與詢問,只見那龍神微微泛起金光。

繼而,那金光對著那莫宇辰籠罩了過去,將莫宇辰籠罩在內。

「咦!」

「天台路迷,命格竟然看不透,他會不會是那老傢伙選的傳人?」

「但是這小子弱得跟雞似的,怎麼看又不像是老傢伙的傳人!」

「可他又是被混沌神塔傳送了進來,這分明是被神塔認了主,應該就是那老傢伙的傳人!」

那神龍驚呼一聲,心中不斷思索著。

看著威風凜凜的神龍,莫宇辰實在想不明白,眼前這神龍到底是什麼樣的實力境界。

莫宇辰心裡充滿疑惑,暗自想道:

「這大傢伙不會一口把我吃了吧?」

想到這裡,莫宇辰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心裡不由的發憷,戒備的看著這條紫金色的神龍!

就在這時,思索中的神龍突然回過神來,眼神不善的瞪著莫宇辰,瞪得莫宇辰心裡都有些發毛。

莫宇辰此時可能還不知道,他的那點小心思在神龍大神通面前,已經是一覽無遺。

腦里想的,心裡念的都被這眼前這條神龍看得一清二楚。

「嗷嗚!」

「你這齷蹉的玩樣,竟然敢這麼想你聖龍爺爺!」

神龍憤怒得狂吼道。

只見那神龍齜著龍嘴,露出巨大無比的龍牙。

隨後伸出爪子將莫宇辰輕輕抓在兩指只間,遞到自己的巨牙邊上,不停的比劃著。

「臭不要臉的,你夠你祖龍爺爺塞牙縫嗎!」

紫金色神龍憤怒的吼道。

就在這剎那間,眼前這條神龍在莫宇辰心目中的高大形象瞬間崩塌。

他一直以為神龍是高傲,神聖的,可是他眼前這條神龍此刻就像一個地痞流氓一般。

還齜牙咧嘴,滿嘴口水亂噴。

「不夠不夠,神龍前輩還是饒了小子吧!」

莫宇辰滿臉黑線,無奈的回應道。

「哼,算你小子識相!」

「別以為你是那老傢伙選中的人,祖龍爺爺就不敢弄死你!」

神龍將莫宇辰放開,鼻子不斷哼氣,狂妄的說道。

「是是是,神龍前輩無所不能,是小子不對!」

莫宇辰終於逃離了獸爪,實在不願意再被噴得滿臉口水,只能順著應道。

此時此刻,在莫宇辰心中,眼前這條神龍已經不是神龍,而是一隻禽獸。

「也不知道那老傢伙怎麼會選了你這麼個傳人,瞎了他的狗眼!」

那神龍鼻孔朝天,不可一世的對莫宇辰喝道。

現在的莫宇辰也算看明白了,這神龍好像就是被困在這混沌神塔之中。

而自己就是被什麼大人物看中,這條神龍根本就不會將自己怎麼樣。

突然間,混沌神塔劇烈震動起來。

一道不知從何而來的雷電,對著無賴龍的頭狠狠的轟了過去。

就像是在懲罰無賴龍對混沌神塔主人的不敬。

只見那無賴龍被神秘雷電轟得不斷抽搐,一點也沒有剛剛不可一世的樣子。

「嗚嗚!」

「嚇死本龍了,該死的老傢伙,陰魂不散,就算死了也纏著本龍不放」

無賴龍搖頭晃腦的說道。

可它話剛一說完,三道紫色神雷又莫名其妙的出現在無賴龍頭上,毫不留情的轟在無賴龍身上。

「嗷吼!」

隨著雷光的消散,只見那無賴龍猶如一條大泥鰍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嘴角隱約之中泛起了淡淡的泡沫。

站在一旁的莫宇辰看得目瞪口呆,驚訝得連嘴巴都合不上了,這還是剛剛那不可一世的神龍嗎?

「神龍……前輩,您沒事吧!」

莫宇辰尷尬的關心道。

「該死的小子,別跟本龍說話!」

「都怨你,要不是你出現,本龍也不會這麼慘,你小子就是個掃把星!」

無賴龍鼻青臉腫的哀嚎道。

「那……行,神龍前輩,您將我送出去吧,晚輩實在不知該如何離開這混沌神塔!」

莫宇辰憋紅著臉,盡量將自己的語氣調整得尊敬一些,弱弱的應道。

此時莫宇辰見到無賴龍的慘樣,雖然是開心得不得了。

但是莫宇辰並不敢明目張胆的嘲笑無賴龍,他也擔心無賴龍要是一發瘋,將自己吃了。

「哼哼,想出去,門也沒有!」

「當初那老傢伙妒忌本龍天賦異稟,想讓本龍給他教徒弟,本龍誓死不從。」

貪戀你又不是我的錯 「最後那老傢伙竟然設計坑害本龍,硬生生將本龍的龍魂撕裂,一分為二鎮壓在這混沌神塔之中!」

「還許下什麼狗屁諾言,只要本龍將神通傳給他弟子,這混沌神塔自然會讓本龍這一半龍魂回歸主體!」

「等了好幾十萬年了,終於見到有個活人進入神塔中,本龍怎麼也不會放任你離開!」

無賴神龍有板有眼的說道,臉上的表情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莫宇辰聽無賴龍的訴說,心裡不斷的暗爽。

這可是天上掉下的餡餅,一想想是神龍的神通,莫宇辰就忍不住要流口水。

但是莫宇辰卻故作痛心的嘆了一口氣! 「哎!」

「神龍前輩,您有所不知,晚輩的丹田已廢,今生將註定與修鍊無緣!」

「您還是繼續等下一個人吧!」

莫宇辰苦著臉,惋惜的說道。

此時雖然有個天大的機遇擺在莫宇辰面前,但是莫宇辰丹田已廢的事實也讓他心裡沒底,要是不能修鍊,那天大的機遇也是枉然。

「哼,屁大點事,看把你那窩囊樣,就這麼點眼界。」

「真不到你是怎麼走的狗屎運被那老傢伙選中!」

無賴龍用鄙視的眼神看著莫宇辰,嘴裡哼哼唧唧的說道。

「小子,看到中央的那個陣眼沒,走過去坐下!」

無賴龍指著神塔一層中央的說道。

莫宇辰聽無賴龍這麼一說,也不再有任何做作。

直接走到陣眼中,盤膝而坐,只是眼神略帶疑問的看著無賴龍。

「別這麼看著本龍,本龍要是想害你的話還需要這些小伎倆嗎?」

「這個陣法是那老傢伙布置的,待會你將會得到我的傳承,如果你不想爆體而亡的話,就老老實實的坐在陣法之中。」

「陣法會幫你將本龍的一些傳承暫時封印,慢慢的隨著你的實力增長逐漸解除封印,讓你得到更多的神通!」

無賴龍沒好氣的跟莫宇辰解釋道,神情中滿帶著嫌棄與不耐煩。

「多謝神龍前輩,晚輩還有一個疑問,望前輩解答!」

此時莫宇辰發自內心的感謝無賴龍,也是畢恭畢敬的詢問道,猶如一個虔誠的信徒一般。

「趕緊問,本龍沒那麼多時間於你耗著!」

無賴龍揮了揮爪子,沒好氣的應道。

「神龍前輩,晚輩在外邊進來時,看到寶塔分明有好幾層,為何進來之後就只看到一層?」

莫宇辰抱了抱拳,詢問道。

在七年前,混沌神塔就一直處在莫宇辰的識海之中。

神塔的樣子早就深刻的印在莫宇辰腦海之中,可是今天走進神塔之中,卻發現神塔只有這麼一層,莫宇辰怎麼想也想不明白。

「你以為混沌神塔跟樓梯一樣,想上就上嗎?」

無賴龍像看白痴一樣的看著莫宇辰,繼而解釋道:

「神塔總共分為五層,想要上到更高的層次,是要有相應的要求跟實力,以後你自己慢慢摸索!」

「晚輩明白了!」

「那……神龍前輩,您口中的老傢伙指的是誰?」

莫宇辰尷尬問道。

「那老傢伙……哼,你提他幹什麼!」

無賴龍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然後一雙龍眼忌憚的掃四周,神秘的道:

「以你現在的境界,根本不夠資格知道,除非有一天你突破這片天地的規則,那時候你才有資格知道那老傢伙的名字!」

「廢話少說,趕緊集中精神,本龍將傳承傳授於你,也可以早日離開這個破塔!」

愛上人造美女 無賴龍不耐煩的吼道,整個龍身也隨著怒吼不斷翻滾。

而莫宇辰聽無賴龍這麼一說,隨即抱元歸一,收斂心神,將自身調整到最佳狀態。

無賴神龍見那莫宇辰逐漸進入空冥狀態時,也不再耽誤,神情一凝。

頓時一個個古老而又生澀的聲音不斷從無賴神龍嘴裡發出,回蕩在混沌神塔之中。

伴隨著那古老而又生澀的秘語,無賴神龍盤大的龍軀緩緩的縮小。

從一開始的千丈變為百丈道最後縮小為米粒那般大小血珠。

而此時莫宇辰已經全然不知外界所發生的一切,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里。

突然間,一個浩瀚的聲音在莫宇辰耳邊響起:「固守本心,開放識海!」

繼而,那米粒般的血珠猛然鑽進莫宇辰的識海之中,莫宇辰所在的陣法也隨著血珠進入莫宇辰識海而觸動。

轟的一聲!

陣法劇烈的運轉起來,而身在陣法之中的莫宇辰面目瞬間也變得猙獰起來,顯然是承受著難於言語的痛苦。

這時候,一股古樸狂霸的氣息從莫宇辰身上散發而出,莫宇辰也隨著這個氣息的散發,臉色也蒼白了起來,整個人在不停的顫抖。

他隱約中看到一條彷彿是遠古傳說中的聖龍。

這條聖龍龐大的身軀伴隨著天罰神雷不斷翻湧,對著蒼穹憤怒的咆哮,那震天的龍吟聲似乎要將蒼穹震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