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不敢妄動,一來,晴雨三人落在年輕人手中,讓他投鼠忌器,二來,他本能的對年輕人產生了一股畏懼,此人的修為超過了蓮兒。

「見過四公子!」花容、花相兒女花容失色,連忙向年輕人見禮,不敢靠近,只能惶恐不安的站在蓮兒身後。

四師兄看都沒看風乙墨一眼,盯著蓮兒,俊俏的臉上顯出怒容:「七妹,你竟然拒絕了四哥我的好意,失身於這個廢物,太令我失望了。既然你如此看中他,那麼,我就當著你的面殺了他!」

說完,四師兄消失在原地,突兀的出現在風乙墨面前,一掌拍了下來。

風乙墨早就提防著他呢,見狀,身形一晃就要施展百里行遁走,可是他發現四周宛如銅牆鐵壁,百里行竟然失效,大驚之下,一揚手中的鈍拙劍,擋在身前!

咔嚓!噗!

從來沒有受損的鈍拙劍從中間斷為兩截,風乙墨被一掌擊飛,人在半空,就吐出了一口鮮血,這一掌,讓他五臟六腑都受傷了!

「咦,竟然能夠擋住本公子一掌?你再接一掌試試!」四師兄一愣,俊朗的面孔陰沉下來,又是一掌拍出。

「四師兄,住手!」蓮兒慌了,四師兄的厲害她是知道的,別看排名老四,實力卻穩居第二,甚至能夠在義父手中走過數十招。

風乙墨心沉了下去,自己與四師兄差距太大,想要正面擊敗他根本不可能,除非偷襲,他所依仗的無非就是神識箭、破軍刀!

想到此,他扔了半截鈍拙劍,手腕一翻,樣子普通的破軍刀出現,對準四師兄的手掌緩緩刺去。

四師兄一愣,沒想到這個人類還敢反抗,竟然拿出這麼一把破刀,心中更加鄙夷,手中卻毫不留情,正要一掌斃了眼前的修士,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三支透明的箭矢,一下子就撕裂了腦海,疼的他渾身顫抖。

噗嗤!

破軍刀勢如破竹般刺中了四師兄的右手,從其手臂穿透,刺中他的右胸之上!

啊?

蓮兒、花容、花相三人全都愣住了,這是什麼刀,竟然能夠刺破四師兄的身體?

四師兄更是不相信的呆立當成,難以置信的低頭看去,就見那把尋常的鋼刀刺在胸口上,雖然只刺進去兩寸,卻真實的傷到了他!

這怎麼可能?

風乙墨雙手緊握破軍刀的刀柄,發覺渾身的元力瘋狂的湧入刀中,無休無止,好似破軍刀變成了無底的深淵,要吞噬掉他一般。

風乙墨大驚失色,就要掙脫,可是,雙手被緊緊的黏在了刀柄上,竟然掙脫不開。

以往,可是不曾出現的現象,這是怎麼了? 風乙墨的身體快速的消瘦下去,眨眼就變成了皮包骨,一身皮鬆松垮垮,好像蒼老了數百歲,行將就木的樣子。

「風大哥!」蓮兒嚇的臉色煞白,就要撲上來,卻被風乙墨喝止了。

風乙墨知道,這是破軍刀奈何不了四師兄,只能吸收他了,破軍刀,是一把雙刃劍,欺軟怕硬,他忽然想起剛才看到的奪天換體大法,毫不猶豫的按照行功路線運轉,一股吸力從他雙手湧入破軍刀中。

四師兄驚駭的發現,自己身體內的本源在流失,妖元在流失,抬起左臂,就要拍斷破軍刀。

忽然,破軍刀爆發出一片燦爛的灰色光芒,幾乎瞬間就淹沒了四師兄,等蓮兒她們再一次睜開眼,發現四師兄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骨瘦如柴的風乙墨搖搖晃晃,撲通栽倒,不過,他強行掙扎的坐起,一揮手,扔出碧水蛟的屍體,雙手按在屍體上施展奪天換體大法。

嗡!!

一片光芒在他雙手間爆發,碧水蛟的屍體快速的乾癟,而反觀風乙墨,逐漸的豐盈起來,恢復了原狀。

蓮兒、花容、花相獃獃的看著眼前的一切,腦袋都轉不過來了。

四師兄莫非死了?

不到一炷香時間,碩大的碧水蛟被風乙墨以奪天換體大法吸收的乾乾淨淨,就剩下一具骸骨,生命本源盡數被吸收,風乙墨感覺自己肉身強大了許多。

這奪天換體大法果然非同一般!

「哈哈哈!」風乙墨大笑著長身而起,收了破軍刀,又撿起半截鈍拙劍,暗道可惜,這把劍跟隨自己多日,已經順手了,剛要收起,卻發現斷面是齊刷刷的,不像是被震斷一樣。

他連忙撿起另外一截,發現亦是如此。

莫非這兩截原本不是一體,后安裝上去的?因為震斷的截面是不規則的,根本不會像鏡面一樣光潔。

看著兩截斷劍,風乙墨突然鬆手,然後用出九龍之力,以拳頭對準兩截斷劍轟了過去。

七十二萬斤的力量驟然爆發,拳風攪動起來,落在兩截斷劍上,嘭!的一聲,下半截斷劍爆裂,變成無數碎片,而上半截斷劍嗤!飛出,刺中在遠處的山壁之中!

風乙墨身形一晃,來到斷劍前,拔出了斷劍,他確定,這劍尖部分才是最厲害的。

忽然,他想起來自任寧奇儲物戒中的劍柄,取出來,把短劍下部插入到劍柄內,竟然嚴絲合縫,非常的吻合,變成了一把一尺長的短劍!

就在風乙墨驚訝的時候,短劍劇烈的顫抖起來,爆發出一片刺目的光芒,似乎要脫手而走。

風乙墨一驚,隨後施展全力,一邊緊握短劍,一邊以強大的神識覆蓋在短劍上,開始煉化!

嗡!嗡!

光芒越來越盛,以風乙墨的力量,竟然有失控的徵兆,令他十分震驚,這是什麼寶物?

來不及細想,風乙墨張開噴出一道血箭,以精血進行血煉,同時,腦海中僅有的一道神識箭飛出,對準了短劍轟了過去!

轟!!

透明的神識箭轟在短劍上,竟然發生了劇烈的爆炸,風乙墨只感覺識海轟鳴,好似炸開了一樣,整個人倒飛了出去,七竅流血,腦袋暈暈乎乎的,那短劍也脫手而出,射中那凸起的圓柱平台之上。

噗嗤!

短劍的劍身完全插入圓柱平台上,平台發出咔咔的細微聲音,接著,轟隆隆的坍塌了。

「風大哥,你有沒有事!」看到風乙墨的慘狀,蓮兒淚流滿面,撲到風乙墨身邊,攙扶起他來。

風乙墨晃了晃腦袋,頭疼欲裂,沒想到神識箭竟然反噬,這還是頭一遭,他取出兩枚辟神丹和一枚盈元丹服下,滋養受損的識海。

「蓮兒,放心,我沒事。去把晴雨三人放開吧。」風乙墨虛弱的說道。

「好!」蓮兒應了一聲,來到被禁錮的晴雨、獨狼面前,一揮手,解除了三人身上的禁錮。

那四師兄並沒有為難三人,也僅僅是當成人質罷了。

塵囂過後,凸起的圓柱變成了廢墟,短劍就躺在廢墟中,劍身與劍柄完全合二為一。

風乙墨忍著疼痛,來到短劍旁,撿起了短劍,此時的短劍恢復了平靜,不再掙扎。

當風乙墨的神識再一次落在短劍上,短劍嗖的鑽入他身體內,懸浮在丹田之上,與黑白色的陰陽圖並駕齊驅。

「昆吾劍!」風乙墨驚喜交加,竟然是昆吾劍!

在修真界,最著名的十大仙器中,昆吾劍排名第三,僅次於太虛神甲,開天斧,後面的則是尊神刀,極樂弓,驚夜槍,無量尺,損魔鞭,含沙劍,辟邪劍。

只不過這十大仙器早已失蹤百萬年,沒有人見過,所有信息都是道聽途說。

誰能想到一把尋常的武者佩劍加上一個不起眼的劍柄,便能湊成昆吾劍。據說,昆吾劍的一劍之威便能斬天破地,無人能及!

可是,這樣的一把劍,風乙墨目前根本無非駕馭,剛才如果不是神識箭奏效,昆吾劍早就飛走了。

想要真正的操控昆吾劍,至少得是渡劫期修為!

「風大哥,四師兄他……」蓮兒到現在還不相信強大的四師兄竟然死在風乙墨手中。

「他死了,如果他不死,死的就是我!」風乙墨淡淡的說了一句,現在還十分后怕,破軍刀那種吞噬之力,比噬靈蠶還要強大,如果不是學會了奪天換體大法,恐怕已經被吸幹了。

他揮了揮拳頭,沒想到奪天換體大法如此強大,難怪東方星可以以武證道成仙!

嗯,不對啊,如果奪天換體大法就是東方星成仙的秘密,計長老他們為什麼不來此地,反而去了洞中洞?

他們應該是為了東方星成仙秘密而來的,不可能會放棄奪天換體大法,不僅僅是計長老他們,還有卻離等人,也都放棄了這裡,難道東方星真正的秘密不是奪天換體大法?

剛才為了療傷,快速的吸幹了碧水蛟的屍體,並沒有認真仔細的感受,只不過肉身的確強大了許多,應該達到了八級中階妖獸的級別。

顯著變化的還是丹田內的妖丹,又大了一圈。 這說明奪天換體大法對自己還是有用的,可計長老他們為什麼無視這奪天換體大法呢?

他想了想,叫過獨狼、許木、晴雨三人,認真的看著他們,道:「我在這裡獲得了一部煉體的功法,如果你們想學,我現在就傳授給你們。」

獨狼、許木、晴雨三人大喜,能被老大看上的功法肯定不一般,連忙點頭。

隨後,風乙墨便把奪天換體大法的口訣一字一句的傳給了三人。口訣不多,只有一千多字,以三人的才智,很快就記住了,接下來就是刻苦的修鍊,當然,得需要妖獸進行輔助才行。

休息了一個時辰,風乙墨感覺識海恢復了七八成,便帶著蓮兒等人離開了原地。

轉悠了一圈,沒有碰到任何修士,卻看到了幾具妖獸屍體,不知因為什麼死去的。

蓮兒臉上現出悲戚之色,讓風乙墨放棄了吸收它們生命本源的想法。

轉遍了石鐘乳林,幾人再一次來到了洞中洞石門之外。

「風大哥,要不要咱們也進去看看?」蓮兒試探的問風乙墨。

一路上,風乙墨越想越不對勁,如果那「奪天換體大法」就是東方星證道的秘密,計長老他們肯定不會無視,而且,如此珍貴的秘法為什麼刻在可以一眼就能看都的石柱上呢?

難不成這裡面是一個陷阱?可自己為什麼成功的吸收了碧水蛟的生命本源而強大了肉身呢?

他想了想,在須彌鐲呢找出一具生命本源畢竟強大的一具骸骨,放在晴雨、許木、獨狼三人面前,讓三人運轉奪天換體大法,如果三人都能吸收骸骨內的本源能量,說明此法是管用的。

三人依言行事,盤坐在骸骨之前,伸手貼在骸骨上,運轉奪天換體大法。

風乙墨安靜的觀看,發現三人行功一個時辰,連一星半點的生命本源都沒有吸收進去,這是怎麼回事?

他伸手貼在骸骨上,稍微行功,骸骨內的本源便如同決堤般湧入了他身體內,勢不可當!

風乙墨看了看蓮兒,取出了一具剛剛得到的妖獸屍體,讓晴雨三人試著吸收妖獸屍體的本源,結果還是一樣,而他卻十分輕鬆的就能吸收了屍體本源!

看來問題出現了,是自己與晴雨他們三人有所區別,或許是因為自己身體內的妖丹!

妖獸屍體的生命本源含有妖元,以妖元影響人的元神,才能吸收妖獸血肉來強大自身,可現在連妖獸生命本源都吸收不了,更別說吸收妖獸的血肉了。

只能說明奪天換體大法不能廣泛的推廣,只適應少數特殊的人群。

那麼,東方星成仙的秘密還另有他法?莫不是就在兇險的洞中洞之內?

收起骸骨,風乙墨猶豫了,此前,用天機盤推演過,石門內就是大凶之兆,要不要進去?

自己獲得了奪天換體大法,此行算是圓滿了,可獨狼、許木、晴雨三人以及蓮兒沒有任何收穫,為了他們,要不要拼一次?

看著獨狼三人渴望的眼神,風乙墨下定了決心。

他來到洞中洞石門前,幾乎是瞬間,就破開了上面的靈禁,推開石門,「咱們進去!」

等七人來到裡面,頓時驚呆了。

因為,在他們面前,不是灰土土的石鐘乳林,也不是冰天雪地,而是一望無際的大森林!一輪太陽高懸,照耀著大地。

「老大,這、這是不是幻覺?」獨狼結結巴巴的問道,不相信眼前所看到的。

風乙墨施展大智眼,搖了搖頭:「不是幻覺,是真的!這裡是另外一個獨立的空間!」

「是真的?太好了!」獨狼、許木二人高興的沖了出去,抱住了一棵大樹,接近一年了,所看到的不是冰雪就是石頭,根本沒有見過綠色,自然十分親切。

然而,兩個人剛剛抱住了大樹,那大樹竟然活了,揮舞著兩根粗大的樹枝,捲住了二人,向森林深處拖拽。

「老大,救命!」

獨狼驚恐的喊叫起來。

風乙墨大驚,毫不猶豫的一揮手,修羅黑芯焰便嗖的飛出,化為一道火線,輕輕在樹杈上一繞,便燒斷了卷著二人的樹枝。

原本變成大手的樹枝立即恢復了樹杈的樣子,許木、獨狼二人驚魂未定的掙扎爬起來,恨恨的踹了幾腳,把樹枝踹的稀巴爛,然後抽出武器,就奔大樹砍去。

風乙墨哭笑不得,兩個傢伙還真記仇啊,可是不等二人靠近大樹,樹榦搖晃,更多的樹枝刺了過來,嚇的二人哇哇大叫,轉身向風乙墨這邊跑來:「老大,救命!」

這一次,不等風乙墨出手,跟在蓮兒身後的花容動了,也不見她怎麼動作,那株張牙舞爪的大樹就帶著一蓬泥土,飛到半空,接著嘭的炸開,變成了無數木屑、斷枝。

「是木靈族的人!」蓮兒沉著臉,說道。

木靈族,與冰靈族同歸為變異人族,只不過他們更加詭異,可以是一棵樹,可以是一棵草,還可以是一朵花,一根山藤,讓人防不勝防。

不過,這棵樹人級別太低,僅僅相當於人類的金丹期修士,如果許木、獨狼二人不是被嚇到了,完全可以應付得來。

見二人狼狽的樣子,晴雨抿嘴笑了:「你們啊,凈給老大添麻煩,下回可得小心了!」

「嗯,知道了!」二人訕訕的答道。

風乙墨收回修羅黑芯焰,環顧四周,這裡雖然有了一些元氣,可是非常稀薄,神識也僅僅能夠離體丈許,不能延伸太遠。

而且,從進來后,並沒有發現打鬥的痕迹,說明計長老他們進來后,便匆匆離開了,沒有遇到木靈族的人。

他們去了什麼地方?

「走!」風乙墨一揮手,帶頭向前方走去。

為了許木、獨狼三人的安全,風乙墨放出了佛陀傀儡,讓三人跟著佛陀傀儡,一旦有意外,也好能保護他們。

佛陀傀儡是五級高階傀儡,在凈天界是無敵的存在,可到了小寰界,根本就是不夠看的了,所以風乙墨打算找時間,以須彌鐲內的妖獸骸骨,多煉製一些高級傀儡。

風乙墨告訴獨狼、許木、晴雨三人,遇到剛才那樣的樹人,不要慌,以他們的能力,完全能夠殺死樹人的,三人頓時有了底氣。 接下來十餘里的路程,遇到了兩個樹人,都被獨狼、許木、晴雨三人聯手殺死了,令他們十分的興奮。

花容看到手舞足蹈的三人,蔑視的撇撇嘴,她不明白,風乙墨為什麼要帶著三個廢物,影響了進程。

風乙墨雖然覺察到花容的想法,卻沒有理會,展開大智眼,並以八陣圖記錄下來所經過的地圖。

天色漸暗,到了傍晚,在這個陌生的地方,不宜夜間行走,風乙墨決定找一個安全些的地方,住下,第二天再走。

可四下里都是一棵棵參天古樹,一望無際,連山丘都沒有,風乙墨只好飛身來到一棵真正的大樹之上,揮手斬斷了茂密的樹枝,以樹枝在樹冠上搭建了一座巨大的床,然後布下了靈禁,讓眾人在樹上對付一夜。

眾人都已經習慣風餐露宿,也沒有特殊的要求,各自找地方躺下。

夜幕降臨,蓮兒與風乙墨坐在高處的樹杈上,依偎在風乙墨的懷裡,看著從烏雲中探出的半邊月牙,心裡十分的恬靜。

「風大哥,你說,咱們二人找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就這樣安安靜靜的生活下去,該多好?」蓮兒輕聲說道。

風乙墨笑了笑,「傻丫頭,只要有人在,紛爭就無處不在,如果想要獨善其身,不可能的,除非你強大到可以自己創立一個世界的地步,在那裡,你就是主宰,不用擔心、害怕,你可以制定一切規則,完全按照你的心愿建立各種秩序!」

蓮兒長長嘆了一口氣,不再說話,創立一個世界?開玩笑,誰有那麼大的本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