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天門,有些怪異。當他們成立的時候,我就覺得這個天門門主很是不凡。看來,我的感覺是非常的正確的。天門迅速崛起,擁有眾多強者,現在已經值得雲家與其有牽扯了。我要去會會這個天門門主。」雲長空自言自語。隨即,他就親自給鐵牛回信。他要去天門。

天門。後山別墅群當中的一幢獨院別墅里。鐵牛現在完全就是一臉的蒙圈。他不敢相信自己收到的消息。雲家家主雲長空要親自來天門見天門門主。這太不可思議了。在他看來,雲家出面一個長老那就算看的起天門了。再者,就算是出一個長老,也是天門門主去混亂皇城拜訪才對。

現在呢,雲長空卻要親自來到這裡。雲長空那是什麼人?雲家的傳奇,混亂之地的傳奇,乃至神界的傳奇。多少強者排著隊都想要和雲長空見上一面卻根本就沒有機會見到。

雖然心裏面很是驚訝。但是,他知道,這消息絕對是真的。自己得告訴天門門主了。只是這樣一來的話,他的身份就曝光了。

鐵牛和雲長空比起來,那差的可不是一點半點。雲長空通過消息就看出來,鐵牛早就暴露了。而鐵牛現在還覺得自己沒有暴露呢。

「必須得給門主說下了。天門,雖然呆的時間很短,但是還真有那麼一點捨不得離開啊。」帶著這樣的感慨,鐵牛離開了自己的屋子,走出了自己的別墅,來到了楊風的住處。他到的時候,門已經開,楊風從自己的屋子裡面走了出來。

「鐵牛,這是要動身前往混亂皇城嗎?」楊風揣著明白裝糊塗。

「門主,我是向您坦白的。」鐵牛有些尷尬的說。雲家家主雲長空都親自來天門,這說明雲天空都非常的看重天門,看重這個天門門主,自己又有什麼資格在這個天門門主面前擺譜呢?因此,鐵牛的態度也是相當誠懇。

「哦,你做錯了什麼需要和我坦白?難不成是你將我給你的消息傳遞給了其他勢力?」楊風有些玩味的看著鐵牛。

「是的。」鐵牛一愣,然後老實的點了點頭。這天門門主果然厲害,竟然都看出來了。這遠遠的超出了他的想象。

「你找死嗎?」楊風的眼睛當中射出了駭人的光芒。

隨即,劍皇出現在了楊風的身旁,直接的將鐵牛困住了。

鐵牛想要移動一下卻是做不到。

他想張嘴,卻發現自己無法說話了。

「劍皇,殺掉這個叛徒。我這輩子最恨的就是叛徒。」楊風對著劍皇說了一眼,然後回到了屋子裡面,不再理會這個鐵牛。

鐵牛臉上全是汗水。

他話都沒有說出來呢,如果要是這樣死的話,那就實在是太冤枉了。

「鐵牛,我們也算是並肩作戰過,有什麼遺言,就說下吧。下輩子記著,無論如何都不能當叛徒。」劍皇將氣勢稍微的收了一下,讓這個鐵牛能夠說上幾句話。

「門主,我是雲家的人啊。我們家主想見你,他將會親自來天門一趟的。」

鐵牛非常感激的看了劍皇一眼。

多虧這劍皇啊,讓自己能夠將這話說出來。

「既然已經將遺言說了出來,那就受死吧。」讓鐵牛大跌眼睛的是,自己說完這句話之後,劍皇沒有收手,而是朝著自己發動了攻擊。

「完了。」鐵牛腦海裡面僅僅這樣一個念頭。

在他看來,楊風的屋子可能隔音,所以沒有聽到。

這個劍皇,不知道雲家所代表的意義。

自己這次死的真虧啊。

「慢著。」就在劍皇一道劍光就要來到鐵牛身前的時候,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歐陽若蘭從遠方走了過來。

隨著歐陽若蘭這道聲音的落下。

那道劍光速度被劍皇收了回去。

這一幕讓鐵牛目瞪口呆,劍皇真不愧是劍皇,這攻擊都能收回去。

在剛才那瞬間他自己都覺得徹底的完了。

歐陽若蘭喊的晚了,因為攻擊是收不回去的。

「大長老,他可是叛徒,門主說了,對叛徒不能收下留情。他竟然將二類紫金石礦告訴了其他勢力。這不是置我們天門於死地嗎?這樣的人,一定不能放過的。」劍皇看著歐陽若蘭,顯得有些不解。

「他剛才說了,雲家家主要來了,給雲家家主一個面子,我給門主說下,門主肯定會同意的。」

說到這裡,歐陽若蘭測過身子,看向了鐵牛:「你說雲家家主要來,有沒有說時間呢?」

歐陽若蘭心裏面也是有些驚訝的。

她預測到雲家肯定會來人的。但是卻沒有想到傳說中的雲長空會來。

天門值得雲長空如此的重視嗎?

「就在一個月後。」鐵牛擦了擦臉上的汗水,連忙的回答。

剛才真的是怕了,現在都沒有恢復過來,直到他身上的冷汗還是不斷的流著。

「你先下去吧,我和門主說下就行。」歐陽若蘭對著鐵牛輕輕的點了點頭。

鐵牛立刻的離開了這裡,現在看到劍皇他就渾身顫抖,剛才真的被嚇壞了。

鐵牛走遠之後,劍皇和歐陽若蘭都是不由的笑了。

剛才不過是演戲嚇唬一番這個鐵牛罷了,他們早就知道鐵牛是雲家的人了,這消息也肯定會告訴雲家的。這也是他們的目的。

只是,這傢伙畢竟是有出賣天門的行為,必須要略微懲戒一番。 h3>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從來沒有錯過/h3>

歐陽若蘭,劍皇走進了楊風的屋子裡面。.

「劍皇,有你的。鐵牛估計被嚇壞了。以後見到了你就好像老鼠見了貓一樣。」楊風和劍皇的身體撞了一下,笑著說道。

剛才的嘲他也在裡面看著。

這本來就是楊風幾個制定好的計策而已。

「那杏就欠收拾。」劍皇笑道。

以前他還真沒有發現鐵牛會是其他勢力來的卧底。

「若蘭,你覺得雲家家主來這裡到底是什麼意思呢?」楊風不由的看著歐陽若蘭。

雲家家主竟然親自要來,這超出了楊風的預料。

「就是啊,那個傢伙其他人想見一面都難,為何會親自來我們天門呢?就算是再看好我們天門,頂多也就是讓門主去混亂皇城拜訪他啊。」劍皇也是感覺很奇怪。

「兩種可能,第一種可能,他極其重視我們天門,想要和我們進行合作。第二種可能,來者不善,很有可能會直接的突然對我們下手。」歐陽若蘭分析了一下,沉吟道。

「哪種可能性更大一些呢?」劍皇立刻的問。

「第一種可能有九成的可能。第二種可能大概有一成的可能。」歐陽若蘭輕笑著回答。

「第一種可能性那麼大?」劍皇不敢相信的問。

他覺得第二種可能性應該有九成的可能性才對。

「若蘭,我也覺得第一種可能大,但是我覺得第一種可能性也就七成。你卻覺得九成。真有這麼大的可能性嗎?」楊風也是不由的詢問。

「如果對方要是想要對付我們的話,根本就不用他們家主親自過來。再者,我們天門前途無限,他來這裡自然是要和我們合作的。未來雲家說不定還要依附我們天門呢。」歐陽若蘭說到這裡,也是不由的掩嘴而笑。

「我們自己知道我們前途無限,但是這雲家家主也能看出來?要知道咱們天門相對還比較弱小啊。」楊風沉吟道。

他們不過是傳遞出去了一個二類紫金石礦的消息而已。

這就能被認為前途無限嗎?

如果這樣的話,那雲家家主的聯想力未免太豐富了吧。

「雲家家主雲長空這個人不但實力高強,而且判斷力非常的恐怖。所以才被人稱為神斷手雲長空。雲家發展的這麼快,基本上都是因為雲長空做出的判斷從來沒有出錯,每次都能做出正確的判斷,從而大踏步的快速崛起。」歐陽若蘭笑著解釋。

「這倒是真的,這個雲長空的判斷簡直太恐怖了。從來沒有錯過,有一次他的判斷很離譜,就連雲家眾人都非常的反對。最終卻都證明雲長空是對的。從此後,無論雲長空做出什麼判斷,雲家都是堅決的支持。」提起雲長空的判斷力,就連劍皇都非常的佩服。

「如此說來,我倒是非常期待見到這個雲家家主了。」楊風說話的同時,臉上也是帶著期待。這樣的人物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物呢?

「一個月後就知道了。」歐陽若蘭笑著說。

「幻盟盟主向天明還有幻盟大長老不知道如何了。」楊風對於向天明和幻盟的大長老也是比較關注的。

這倆人始終是隱患。

「那幻盟大長老能夠遮蔽天機,根本就推測不出來他們在哪⊥算是天眼也觀察不到的。那大長老肯定會找天眼都看不到的地方。」歐陽若蘭微微的搖了曳。

想要在神界找人,那就好比大禾針一般,太難了。

再者,派一般人去找向天明兩個,那就是去送死,向天明兩個人的實力那可絕對不是蓋的。

就算是劍皇,琴帝等幾個聯手,他們也能逃脫。

因此,派人去尋找他們也是很不現實的。

「我總覺得他們會主動出現的。如果他們出現之前妞妞能醒來的話,真希望能將他們留下,消除心頭之患。」楊風沉聲的說。

因為不知道向天明和幻盟大長老在哪。

現在天門的強者都不敢單獨行動了。

基本上都留在天門。

這也是楊風擔心他們落單之後被向天明擊殺。

「妞妞這丫頭,都這麼久了,還沒有醒來。」提起妞妞,歐陽若蘭也是不由的無語。

這個丫頭,關鍵時候卻是睡著了。

楊風也是無奈的苦笑。

在紫荊山脈不遠處的一座山上,一間並不起眼的屋子建在上面,這裡著兩個人。

這兩個人有些特別。

婚後被大佬慣壞了 他們不做其他事,卻總是朝著天門的地方眺望。

這兩個人正是向天明和幻盟大長老。

「可惡,一敗塗地。」向天明握著拳頭,怒聲的說道。

這一次失敗是他所無酚受的。

這麼多年的準備,就這樣付之東流了。

「盟主,只要您在,我們總歸有東山在起的一天的。」幻盟大長老安慰道。

「大長老,你覺得我還有東山在起的一天嗎?」向天明看向了幻盟大長老,聲音極其冰冷。

「肯定有。」幻盟大長老很是自信,他的眼睛一直盯著向天明,眼神當中有著一絲溫柔。

「釁現在一定對我很失望吧。她可是說過,如果我要是能在混亂之地建立一個比肩八大勢力的宗門的話,就會嫁給我。結果,我卻失敗了。現在一無所有啊。」向天明額頭上青筋暴漲,這個時候,他已經快要控制不自己了,他想立刻的殺向天門,將楊風給徹底的擊殺了。

「盟主,她一定會理解你的。」幻盟大長老連忙的說道。

當向天明提起釁的時候,這幻盟大長老的身體不由的輕輕的顫抖了起來。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為了她,我願意付出一切代價。天門現在勢力正盛,我們可以找機會滅殺天門門主,然後入主天門。這樣的話,能夠節受長時間。」向天明再次的眺望天門,眼睛當中的怒火直接的射了出來。

「宗主,我們還是找其他勢力吧,找其他的中型勢力,哪怕排名前二十,我們都可以輕易的做到。但是天門,有著未知的因素。我擔心你的安全。」幻盟大長老連忙的勸道。

「你的感覺不一定是對的。這一次,如果要是按原計劃殺了王淼,而不是招降王淼的話,我們怎麼可能慘敗呢?大長老,你有時候也會糊塗。再說,再找一個中型勢力,那得花費很長時間。」向天明厲聲的說道。

他拿定的主意是不會輕易修改的,,而且經過那場慘敗,他對幻盟大長老已經不是那麼的信任了。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h3>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你就是楊風?/h3>

幻盟的大長老臉色不斷的變幻。

他想說些什麼,卻不知道該怎麼說。

招降王淼確實是他的失誤。

實際上,當王淼投靠幻盟后,他當時也暗中試探了很多回。

試探的結果都讓他很滿意。他才相信了王淼。

「大長老如果不願意跟著我的話,離開我就行了。我就當你是和王淼一樣的人就行了。」瞥了幻盟大長老一眼,向天明淡淡的說道。

「盟主,我永遠跟在您身邊。」幻盟大長老立刻的表態。

他為了陪在他身邊,付出的太多了。

怎麼會離開呢?

「那就聽我的。」向天明冷冷的說。

「是。」幻盟大長老低下了頭,不敢再說什麼了。

「再等幾個月我們就動手,只要棋子安排足夠,贏的一定是我。」說話的時候,向天明的眼睛當中發出了冷光。

幻盟大長老張了張嘴吧,卻沒有說話。

他硬生生的將自己的話憋在了肚子裡面。

他想說,向天明控制別人的方法是厲害,但是控制的多了,難免會被天門看出破綻來。

不過他更加知道,這樣的話如果說出來的話,向天明不但不會聽他的,反而將會對其更加的不滿。

一個月的時間很快的就過去了。

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天門裡面一切如常。

每個人都在做著自己的本職工作。

在這一個月里,又有一名神帝巔峰強者投靠天門,天門的強者數量正在增加著。

而在這一個月當中,最讓天門眾人所期待的就是雲家家主雲長空的來訪。

這消息早就傳遍了天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