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倫三刀直接趴在地上:「來吧,肉盾都備好了,實在不行就躺下。」

大刀妹趴在呼倫三刀身上,精靈妹子趴在大刀妹身上,所以科利爾是要趴在精靈妹子身上?

男子漢大丈夫怎麼可以如此,所以科利爾一直堅挺著。

而直面葉初氣勢的公主,魂都要嚇飛了,她跪在地上兩眼無神。

恐懼佔據了她的一切。

葉初收回長槍,隨後氣息消散。

「你們有你們的制度,我有我的想法,我無權干涉你,但是我勸你還是別想的那麼理所當然。更不要把這種理所當然,施壓在我的身上,你太高看自己,也太小看這個世界了。我就在帝都,想找我應該不難,到時間了,自己來找我。」

說完這些,葉初頭也不回的離開這裡,至於公主怎麼想的?

關他什麼事。

至於他說的對不對,這種事葉初更不會管了,錯了也不能承認啊,還不如當不知道的好。

只是讓葉初詫異的是,在這裡,好像水晶槍也可以用了,裡面的力量並沒有被限制太多。

唯一可惜的是,力量貌似用了不少,一直沒恢復過來。

所以用槍,還不如用指甲卡鐵劍呢。

等葉初離開地下密室的時候,他又一次回到城堡中,這次出來時他看到了幾個人,這些人跪在地上不停的打顫。

他們所有人都察覺到有人出來了,可是一個敢抬頭的都沒有。

葉初瞄了眼這些人,然後來到列爾麗雅身邊道:「那個,能再給我一百金幣嗎?」

列爾麗雅驚恐的抬起頭,她就知道,她就知道能散發出那麼可怕氣息的,只有這個人,劍聖萬劍歸宗。

她親眼看見過的,那無盡的深淵,那浩瀚無邊的力量,完全超越了這個世界的認知。

列爾麗雅顫抖的交出身上僅有的幾枚紫晶,問道:「劍聖前輩,我們公主她…」

葉初收起紫晶淡淡道:「哦,她在樓下發獃,我先走了,到時候了,叫上我就行。」

說著葉初就快速的離開,八枚紫晶啊,這是八百金幣,夠他玩很久了,萬一對方後悔就不好了。

葉初走後,列爾麗雅跟精靈艾莫才快速往密室而去,當看到公主就跪在通道上的時候,她們心臟不由的驟停,萬一公主出事了,那綠蹤就完了。

******

葉初離開水晶古堡,他也不知道自己還要留在這裡多久,如果需要很久的話,他不介意直接殺到魔族跟天界。

要不是知道這裡時間跟外面存在差異,葉初真等不了太久。

現在都確定公主的水晶槍就是他的水晶槍,那就表明這裡的時間偏快了一些。

葉初離開古堡沒多久,就又找上了呼倫三刀他們。

一看到葉初,精靈小姐就立即問道:「劍聖前輩,剛剛的威壓是不是你散發出來的?」

葉初搖頭:「第一次不是我,是公主,第二次才是我。」

眾人無語,這是來炫耀的嗎?

葉初沒理那麼多,而是拿著紫晶道:「我們去吃好吃的吧,順便買點特產,我試試能不能帶回去。」

大刀妹驚訝:「劍聖前輩,你哪來的錢?」

「魔法師那要的。」

眾人:「……」

果然,這位前輩來錢的方式就這麼一種。

身為前輩,一點高人風範都沒有。

某高端貴族餐廳,一隻火鳥飛在餐桌上,他驚恐道:「你們走不走?你們不走我先走了,嚇不死你們。都說了,給你們狗膽也不敢跟我家主人對抗,體驗到了吧?要不是看在大家都是一族的份上,才懶得提醒你們。」

一長著角貴婦道:「那你還讓我們在這裡匯合?你是存心的吧?」

一長角的漢子道:「走不了了,珈藍,你家主人來了,如果你沒給錯畫像的話。」

這小火鳥就是珈藍,當它回頭瞄了眼后,全身毛都豎起來了,葉初居然來了,它驚恐道:「快,快,快把我藏起來,你們別暴露了,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只是珈藍剛剛藏起來,葉初就過來了。

他瞄了眼餐桌道:「我剛剛感知到珈藍的氣息了,你們看到了?」

兩位魔族大佬尷尬一笑:「珈藍?是什麼啊?」

精靈小姐在位置上摸索了下,然後抓出一隻小火鳥,「劍聖前輩,看,我抓到了只小珈藍。」

珈藍:「……」

這時候科利爾看著餐桌上的兩個人,淡淡道:「劍聖前輩,這兩個人也是魔族的魔尊。」

葉初點頭:「我知道,不過為什麼魔族魔尊這麼多,人類的劍聖法神卻那麼少?」

科利爾解釋:「大多數都去了天界,但是天界是個不歸出,那裡早就被統治了。而且他們最強也不過七階而已,只是上面的聖光有些特殊罷了。」

葉初一下子想到了密室那個光,隨後道:「跟信仰之力類似嗎?話說這裡難道沒有宗教存在嗎?」

「信仰之力?」科利爾一愣,隨後恍然大悟:「真的可能是信仰之力,而且我知道這次戰亂的起因了,還有參加戰亂的不一定只有魔族,天界可能也參與了。

而且極有可能跟魔族聯手,他們要開創信仰,突破天地限制。」

珈藍鬼叫道:「喂喂,你真的是廚子嗎?你確定你是猜出來的,而不是偷聽了我們的計劃?」 葉初他們找了個包間,然後把三位魔尊請了過去。

按科利爾說的,天界那些人其實是打算推廣信仰,而信仰意味著封神。

對於信仰之力葉初不理解,也不知道他們會有多強,但是在現世,他也沒見過什麼信仰之力。

所以得問問這些人。

女魔尊搖頭:「其實我們也不太懂,反正是天界牽頭的,他們說會教我們怎麼做,而且他們還說,信仰足夠是可以化神國,並且封神永生。」

科利爾道:「而凝聚信仰最容易的辦法,就是在普通人絕望的時候,給予希望,將他們救贖。所以魔族才大舉入侵,是這樣嗎?」

珈藍點頭:「差不多就是這樣了,但是真正核心計劃我們也不知道,魔族跟天界一直都是最高的兩個人在交流。」

那麼天界跟魔族的嘴臉大概明白了,擒賊先擒王,把那兩個砍了,大概就完事了。

葉初問珈藍他們:「告訴你們一件事,公主請我幫忙平定戰亂,如果你們要加入,我不介意一劍砍了你們。」

珈藍立即討好道:「主人說笑的,我是您這邊的,我是您忠實的奴僕。」

帶角的兩個魔尊也道:「我們是珈藍推薦過來投靠前輩的,就算是封神,也應該是萬劍歸宗前輩成為主神。」

現在給他們十個膽子,他們也不敢跟葉初對這干,剛剛的威壓他們可是感受到了,簡直要人命啊。

雖然不是親眼所見,但是珈藍都說是它主人了,假的可能性很低。

葉初搖頭:「我不需要這些東西,你們要怎麼開創宗教是你們的事,我管不著,平定戰亂之後我就要離開了。」

科利爾問道:「離開?是去天界?」

葉初搖頭,他沒有過多的解釋,說了這些人也不信,還不如不說。

飯後葉初就讓那三魔尊離開了,科利爾他們畢竟不強,而魔尊難說是不是假裝投降。

把他們放一起是很危險的。

葉初還沒天真到他們可以愉快相處的地步。

第二天呼倫三刀就一身正裝的等待葉初他們,今天是他封爵的日子。

本來應該是葉初的,但是葉初不要,這些人要就送給他們了。

爵位是這裡的貴族,聽說貴族是可以有自己的領地的,所以就當送給他們的禮物了。

至於到底是什麼爵位,他們都不知道,但是呼倫三刀倒是沒什麼要求,就是個男爵他也無所謂。

反正都是撿來的。

能不能分到領地都兩說,他都做好繼續為榮耀獻身了。

「呀,隊長,這樣一打扮還真有個人樣。」大刀妹笑著說道。

呼倫三刀摸了摸自己的鬍渣,帥氣道:「本隊長還單著,要不要我們互補一下?」

然後大刀妹的招呼了呼倫三刀一記大砍刀。

精靈小姐笑道:「隊長其實不是單身。」

葉初點點頭,那被砍也是應該的。

科利爾解釋道:「實際上紅炎是隊長的未婚妻,只是隊長一直不承認,額,也不同意罷了。至於調戲,完全是隊長嘴欠,換個人都一樣。」

葉初:「……」

這些人的關係真亂。

最後葉初招呼一聲,他們才往水晶城堡而去。

水晶城堡,等同於皇宮,是王室居住的地方,受封什麼的,也都在那裡。

精靈小姐好奇道:「前輩,你怎麼也去?難道你也要爵位?」

葉初搖頭:「我只是無聊而已,順便逛逛城堡。」

公主不出平定戰亂的方案,葉初也不好輕舉妄動,如果再拖幾天,指不定葉初就自己去搞定戰亂了。

只要把天界跟魔族領頭的幾個殺了就行,這樣也算平定戰亂了。

唯一可惜的是他不會傳送,不然現在就可以去了。

……

當初在飛船上下達任務獎勵,可不是開玩笑的,尤其是珈藍直接被俘虜了,這種人是強的沒邊,誰敢出爾反爾?

船已經辦好轉交手續了,現在就差爵位了。

而這件事的主負責人就是列爾麗雅,對此她可是盡心儘力,尤其是昨天事件后,她更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雖然她對王室給出的爵位並不滿意,但這個她真沒辦法,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幫忙爭取到領地。

偏是偏了點了,但是有領地總比沒領地的強。

在她以為自己安排還算合理的時候,她驚恐的發現,那位強的沒邊的劍聖,他居然也來了。

如果是他來受封的話,那天不得塌下來?

列爾麗雅萬分驚恐。

葉初他們被人帶到了大殿,大殿上坐著自然是國王,兩邊則坐著為數不多的,高層官員以及貴族。

這時候葉初就尷尬了,要行禮嗎?

行禮需要下跪嗎?

身為現代人,下跪是不可能的吧?而且他還這麼的炸天。

跪是不可能跪的。

好在這些人也沒有真跪,只是低頭行禮而已。

葉初也輕微的點頭,至少面子給了。

這時候國王開口了:「飛船的事我們已經知曉,任務獎勵有我們王室的印章,現在是兌現承若的時候,那麼誰接受爵位?」

呼倫三刀向前一步。

那個國王繼續道:「好,本王將為你受封男爵,東境蘇齊城城鎮將是你的領地。」

還真是男爵,不過葉初並沒有說什麼,反正是白得的,不要白不要,況且還有領地。

夠了。

不過讓葉初比較驚訝的是這個國王,國王看起來已經年邁,但是葉初卻一點都不覺得他老,這國王身上蘊藏著強大的能量,已經到了准七階的地步了。

要麼是王室深藏不露,要麼是國王個人扮豬吃老虎。

至於是不是天界卧底,葉初覺得可能性很低。

簡單來說,就是感覺不太一樣,沒有任何那種白光或者說聖光的感覺。

這實力是純粹修鍊出來的。

呼倫三刀辦完手續后,國王就轉眼看向葉初:「這位就是三百年前,名滿天下的劍聖萬劍歸宗?」

葉初抱拳:「都是虛名,當不得真。」

葉初覺得自己抱拳很正常,但是那些人完全看不懂。

就當是三百年不同文化吧。

國王笑道:「不知道劍聖閣下願不願意加入王室?公主未有婚約在身,劍聖要是不嫌棄,本王可以做主。當然,如果閣下不願意加入王室,那公爵如何?公主下嫁公爵,也是合情合理的事。」

說白了,國王就是要把公主嫁給劍聖萬劍歸宗。 國王的話一出,葉初先不震驚了,其他人是驚了又驚。

一邊的列爾麗雅是外焦里嫩,這是跟雷劈了一般。

嫁公主,虧國王想的出來。

Leave a Comment